(SN同人)半朵栀子花小说大结局 作者:江边一朵云

时间:2018-09-19 00:26 /灵异悬疑 / 编辑:锦月
小说主人公是杨尼,陈石的小说叫《(SN同人)半朵栀子花》,本小说的作者是江边一朵云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喂?还有什么事?”语气不善,那头

(SN同人)半朵栀子花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5.5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零2小时读完

《(SN同人)半朵栀子花》在线阅读

《(SN同人)半朵栀子花》试读

“喂?还有什么事?”语气不善,那头是一贯的轻笑。

“哟,翔啊,好久不见。”

“你有什么事?”

“那个,想跟你说一声,你一直想要的那个店,今天开张了。”

“你……”翔皱起眉,“关老子屁事。”

“啊呀,别急,你听我说。”那头谄笑的声音丝毫没变,“买下来的人不是原来那个和你抢的人。”

“嗯?”

“是另一个人,而且啊——他是用你的名字买的哦~”

“你……你说什么?”翔忽然一怔,将烟取下来捏在指间。

“那个人死活不让我告诉你,不过呢,因为是用你的名义买的,所以法律上还是要你过来签字才行。我说,你可是摊上天大的好运气了,那人是用一口价买下来的。”

“他……叫什么名字?”

“这个嘛……因为……”

“说!”

也许是答案过于明晰,所以在老板吞吞吐吐将那两个字透露出来时,翔感觉到的不是震惊,而是莫名。

为什么还会关注他的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又为什么不给他知道?

将老板的声音隔绝,翔揣上手机。记得经过书店时看见宣传说今天是那小子的签名售书会,翔深吸一口气,拔腿朝那个方向跑过去。

【尾】

签售会上人山人海。

保安忙着维持秩序,六月的太阳高悬,翔用手扇着风,挤在一群少女中间,每向前一点就觉得心脏离嗓子更近了一步。

终于,远远地看见了。

然后是近距离的看见,俯视。

那人低着头,穿着白色的T恤,瘦的有些脱型,头一直没有抬起来,头发还是一如既往地柔顺着。

翔的手有些颤,他轻轻将书递上去,没有开口。

那人接了,放在自己面前。

“谢谢,请问你叫什么——”奈义将头抬起来,猛一下呆住,“名字……”

“翔,飞翔的翔。”

翔紧紧盯着他。

奈义的唇有些微微的颤,他的睫很长,于是就好像被风吹动一样,贴在眼睛上方,显出湿润的味道。

“请问……你想签什么?”

“我只要解释,拿什么钱给我买的店,为什么。”

奈义的手抖了下,钢笔里甩出一点墨水,沾在书的扉页上。他忙低头拿纸巾擦了擦。

“没什么……”

“什么是没什么!”翔忽然一下愤怒,他不喜欢这种被奈义牵着鼻子绕的感觉。

他将手撑在奈义签书的桌上,狠狠瞪着他。

“你!”奈义的脸色更白,咬着牙没有说更多的话,手颤了又颤,终究还是没有下笔,“不关你的事,我乐意。我败家子,我高兴。”

“你说不说!”

翔一下来了气,出手拧住奈义的手腕。奈义哼了声,保安上前要拖开翔。

奈义忽然站起来。

“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他的双腮有些红,眉梢气鼓鼓地拧着。

他瞪着翔,翔毫不示弱地又瞪回去。

两个人眼神交流了好半天,奈义哼了声,低下头刷刷两笔,在翔的书上画了只鳖。

“王八蛋!”奈义将笔一砸,也不顾排着队的人的惊呼,扭头从后门离开。

翔接着书哭笑不得地看了看,一转身,挣脱保安的钳制,跟着奈义急匆匆地也跑了出去。

在经历半小时的长途追逐后,奈义终因体力不支被翔一把拽住。

“你混蛋啊,你到底想怎么样!”奈义横眉。

“我还想问你呢,你到底想怎么样?”翔一顿委屈犯上心口,“拿我当白痴这么耍很好玩?耍了我不说还跟着别的人去开房?说你两句也不会过来认个错,还给我玩失踪?你皮痒了?”

翔话音一落,奈义的眼眶瞬间泛红。

“滚!我不想跟你这么个流氓说话!”

“要我滚也行,你的跟我把话顺清楚!”翔立场坚定地一把抱住奈义的腰。

奈义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咬出个红色的印后,满意地抬头欣赏了下,再将头搁上去,找个舒服的地方睡着。

(173 / 174)
(SN同人)半朵栀子花

(SN同人)半朵栀子花

作者:江边一朵云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身体是忘记的,味道是记得的。 味道是忘记的,指尖是记得的。 指尖是忘记的,温度是记得的。 温度是忘记的,心脏是记得的。 心脏是忘记的……所以我在寻找你。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SHO,NAGI(中途换了无数次人名) ┃ 配角: ┃ 其它: 题记 【萌生】 大雪封城。 城中有城隍,城隍渡城民。 世人愚昧,总在杜撰的城隍老爷生辰那日,开坛祭奠。 祭品少牢,佐以百里之外的栀子花枝,以求来年康顺。 那一年,SHO成了精。 修道一千载,谁给他那么大的毅力和耐心。 成精后第一件事,就是下山来所谓的繁华世界混个眼熟。 其实妖与人一样,修道不过为了长生不老。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这样漫长的修为。 是为了在岁月不曾凋零的瞬间里等待什么? SHO听人说过,花开的瞬间,花瓣会有一种张裂的寂寞。 其实那人不知道,最寂寞的不是花瓣,是等着看花开的人。 一年又一年,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结果。只是执念起了,便断无根绝可能。只是一个人孤独的守候在花前,静静的凝听那一刻的响动。在这其中,很多人渐渐习惯了失望,于是在花开的瞬间,也忘记驻足观赏。 SHO是一只被狼群遗弃的野狼。 出生那年,不懂嚎叫,只是窝在狼窝里嗷嗷待哺,便有生人靠近。 一人一箭,狼群惊散。 那年的SHO,眼中尚存着精致的干净,只是瞪大眼,看着狼群被人捕猎到最后一只。 最后一只就是他。 猎人手中刀起,SHO只顾着观看那些猎器的华美,忘记华美的边缘会带来凌厉的伤口。他的一只眼被砍中,努力瞪大去看,世界被渲染成红的一片。 而后,不知为何,那两个猎人竟匆忙逃走。SHO独自一匹蹲坐在雪地里,数着脚下绽开的栀子花数,竟就会开口说话。 是个穿着白衣的少年为他驱散了猎人。 似乎是开口说了什么,然后那些猎人伏地跪拜,少年的眼中既无怜悯,亦无高傲。 平静的像水,连一匹狼也不敢接近的水。 他低头看着SHO,轻轻拿手抚过它受伤的眼睛。伤口愈合,却永远成了红色。 少年盯着SHO看,SHO盯着少年看。SHO从少年的眼中看见自己另一边的眼睛,颜色是一种深沉的墨绿。 少年的声音清淡,不着任何感情的痕迹。 “小狼,你不是普通的狼,去修仙吧。” SHO不知那少年是否还记得他当时抱着自己时,手心里传来的温度。 是适合人的体温,却带着一点不容接近。 SHO那时不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是天庭的仙人。 他只是记得那次手心抚过眼睛的温度,骇人的温暖,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