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诡异往事已完结版 分类:现代

时间:2019-08-09 09:42 /灵异悬疑 / 编辑:薇拉
小说主人公是玉铃儿的小说叫《乡村诡异往事》,它的作者是岁月地瓜派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九十章 浑身解数战婴灵 换血灭魂损

乡村诡异往事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35.3万字

预计时间:约6天零1小时读完

《乡村诡异往事》在线阅读

《乡村诡异往事》试读

第九十章 浑身解数战婴灵 换血灭魂损元神

婴灵的出手也愈加凌厉,只见他噗噗向林瞳连喷了两口血雾,林瞳身体一震,急速后退,弯下腰去,手捂胸口,好像很痛苦。

我见林瞳受伤,很是挂念,手里桃木剑加紧,想把婴灵逼退,先去看看林瞳。可是这婴灵自从变得血红之后,功力似乎也涨了一倍,我的剑别说是刺到他,就是连他的身边都难接近。

我见如此打下去,也是难逃一死。到时候不但自身难保,明珠的寨子也是会招来灭顶之灾。也罢,我心里坚定了一个想法,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和婴灵死拼的最后一招。虽然我没用过,但是以目前的处境,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婴灵见就剩下我一个,不断地加紧攻势,两只利爪已经变得赤红,我面前红光暴涨。我知道已经不能再拖了,照这样下去,随时我都有命丧爪下的可能。

我心里急忙默念起了火阳诀,师父说过,火阳是至刚至阳的属性,对于一切阴体都有克制的作用。我默念了一遍后,突地咬破了舌尖,一股血腥味冲鼻而来。我明显地感到身体的各个地方同时暗生了许多暖流。

眼见着婴灵欺到我身前,我张嘴一口血也喷了出去。

我这可不是在和婴灵斗飙血,喷出的一口血,不仅仅是咬破舌尖而来,而是通过火阳诀,把身体里的纯阳的精体激发出来。这是我曾经听师父提起过的一种死里逃生的方法,叫换血灭魂术。师父说过,这种方法只能用于逃生,而不适合用于对敌,因为虽然这口血会对敌人造成打击,也会降低他的护体防御,同时还能短时间内增强自身的功力,但是也会对自身造成极大的损害。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逃掉,等这换血灭魂的功效没了之后,自己会元神大伤,受损无穷。但是现在我用在了对敌上,我只能用最短的时间,把婴灵解决掉。不然,就是自寻死路。

婴灵离我的距离很近,我这一口血正喷在他的脸上。只听见婴灵嗷地一声怪叫,同时喷在脸上的鲜血迅速渗入了婴灵的体内,婴灵连着后退了几步。

我一看此法奏效,心中一喜。同时我也感觉自己体内力量增强,热流布满全身。我迅速舞剑重新与婴灵缠斗在一起。

这次我明显感觉到了变化,婴灵步步后退,我的剑几乎要把婴灵罩住了。但是短时间内仍然不能伤到婴灵。我不免有些着急。如果不能趁着婴灵防御下降的机会除了他,势必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婴灵虽然被我逼得手忙脚乱,但是仍然能抽出空来反击。我的剑在他的防御下降了之后又,已经变得威力足够强,如果能刺到他,肯定会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

经过这段时间的打斗,我发现婴灵虽然四肢频频舞动,但是总是会护着他身上的一个地方,那就是心口。因为我知道,但凡这些魂魄或是异灵想控制人的身体,一般都会暗藏在心脏之中。如果我能刺破他的心脏,估计就能成功地把婴灵除掉。

可是婴灵对其心脏的保护已经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任凭我怎么施招,他的心口处从不暴露出来。看样子,我得另想个办法了。

我与婴灵顺着河滩一路打过来,地上很多地方都被河水打湿了。突然我脚下一滑,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那婴灵一见有机可乘,欺身向前,伸出两只爪子直抓我的胸口。我躺在地上,两只肘支撑着地面,使自己没有完全躺下,同时左腿直立,右腿屈膝。在婴灵抓过来的时候,我右手手肘一点地,将桃木剑冲着他的心口猛扎,同时右腿在他身后弹了起来,一脚正踢在他的后心。

此时,婴灵的双手奔着我的胸口,他显然也没料到我能不顾自己被抓伤,反而对他下杀手。他的心口位置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的桃木剑下。

前扎后踢,这两下的力量集中在一起,使桃木剑一下子就穿透了婴灵的胸膛。但是他的双爪也没落空,直刺进了我的肩窝。好在我后面的一脚力度十足,使他身体前冲,双爪没有抓正我的胸,否则我是必死无疑。即便是这样,我仍然疼的差点失去知觉。

我强忍着痛,去看婴灵。他被我一剑洞穿心口,身子一颤,那似叫似哭的怪叫随口而出,此时听着格外凄惨。

我见一剑得手,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拼着力拔出桃木剑,又连续扎了几下。

那婴灵被我连续扎穿了心脏,看起来是不能活了。我心里一松,直接躺在了地上,同时对林瞳喊道:“林瞳,你没事吧。”

林瞳被喷了两口血雾,身体有些受伤。但是还能回答我的话:“放心,我没事。”

我叹了一声:“不是叫你把他引过来就躲开嘛,怎么不听话啊。不过你学那婴灵的叫声,真是太像了,真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两下子。”

没想到林瞳的一句话,又让我心生寒意。

她居然说:“那不是我学的。”

“什么?”我吃惊道:“不是你学的?那是谁?”

林瞳说:“我躲在暗处,正想弄出点动静去吸引婴灵。结果就听见了另一面发出的叫声。我还以为你又安排了别人呢。”

我一头雾水,不是林瞳学的,难道,难道还有另外一只婴灵?

我正想的没有头绪,突然林瞳喊了一声:“快看那婴灵!”

我吓得急忙回头看,发现那婴灵本是通体血红,但是桃木剑扎到身体里,却没有出一滴血,反而随着剑眼冒出一股股的清气。最后那清气竟然在空中凝聚起来,形成了一只拳头大小的气团。那气团飘飘忽忽,随风游荡。而眼前的婴灵,身体已经迅速变白,似乎已经没有了重量,轻飘飘躺在了地上。

我暗叫一声不好,婴灵已经化成了那个气团,看样子要飘走。

如果让婴灵逃跑,他找到本体,还会再来发难。我急忙褪下手腕的锁魂白玉环,想要把他收进来。可是那换血灭魂的功效,似乎不合时宜地消退了,我感觉到身体里的热流迅速流失,丹田处一股刺痛,我根本就无法去收这个婴灵。而且我被他抓伤的肩膀,现在也是刺骨地疼,周围已经开始发黑了。

那气团还在空中飘浮着,我似乎看到了气团里浮现了一张诡异的脸,仍然是那对无神且空洞的眼珠,还有那张嘴角微微上翘的血盆口。他在对我笑,似乎是在讥笑我最后的胜利仍然属于他。

我已经坐了起来,想要站起来收魂。可是体力已经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手里掐着白玉环,又直直地后仰了下去。

那婴灵虽然没有被扎死,但是好像也受损不小,也没有能力来攻击我。我躺在地上,望着空中的那个气团,他似乎是要飘走了。我虽然心急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我身前掠过,他的到来无声无息,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更主要的是,他在我身边经过的时候,顺手从我手里拿走了锁魂环。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没看清是谁,白玉环就被他抢走了。

我刚想开口,却发现那人居然拿着锁魂环对着婴灵,嘴里念起了收魂的口诀。更令人惊喜的是,她居然是失散多时了的玉铃儿。

我经历大悲大喜,同时身上又受了重伤,如此地折腾,从见到了玉铃儿后,支撑我清醒着的最后一点意识也消失殆尽。我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血,一口纯阳精血,吐完血我直挺挺躺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第九十一章 萧英雄卧床七日 玉铃儿诉说前情

我记不清这是我最近的第几次失去意识了。见到了玉铃儿,似乎让我的心里有了依靠,这次昏迷,是我主动的成分多一些,我太累了,我想歇歇。我不再去管那个该死的婴灵,我也不再去管什么寨子,师父那边我也顾不上了,甚至什么阴阳玉如意,我都不去想它。我现在只想睡觉,美美地睡上一觉。

我似乎又开始做梦了,我梦到我又回到那座神秘的地宫前。凌云飞微笑着看着我,他对我说:“兄弟,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我急忙回道:“你不能叫我兄弟,你比我大了几百岁。”

凌云飞说:“无妨,现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就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你看,刚才我不是帮你杀掉了婴灵吗?你来一趟不容易,我领你到地宫里走一走吧。”

我在凌云飞的带领下,就要走入地宫了。可是就在凌云飞步入了地宫,那地宫竟突然在眼前消失了,留下了一面山体。把我生生隔在了外面。

我在外面拍打着山体,大声喊着:“凌云飞,凌云飞!”

这时有人在我耳边喊:“萧阳,萧阳,你怎么了?”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好像围着好几个人,都关切地看着我。我刚要说些什么,眼睛一翻,又昏了过去。

紧接着,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填满了各种人和事,杂乱无章,理不清个头绪。我就一次又一次醒来,又一次又一次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这次终于没有再昏睡过去。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在哪?所以我说出的第一句话也是:“我在哪?”

(90 / 125)
乡村诡异往事

乡村诡异往事

作者:岁月地瓜派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黑岩VIP完结 文案: 一切都从我临近大学毕业时,惨遭女友抛弃,而我感情崩溃,毅然决定去东北山区支教开始的。 一切似乎都是定数, 时隔多年,我仍不愿提及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在那个东北小山村,我遇到了太多太多的诡异事件, 在那里我受女鬼困扰,又无意中放走了村里封住的厉鬼,由此引发的人鬼斗,几历生死轮回; 在那里我进入了几百年前的地下宫殿,是无意还是被蓄谋; 在那里我游走阴阳,又有什么奇缘;一切的谜团都将在此书揭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