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五小五罗恪缚吾之契目录精彩阅读 初晢

时间:2018-10-06 07:27 /灵异悬疑 / 编辑:萧红
经典小说缚吾之契是初晢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主角赫五,小五,罗恪,内容主要讲述:与家人团圆半年之后,赫五也回到了罗谖身边,作为妖

缚吾之契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8.9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缚吾之契》在线阅读

《缚吾之契》试读

与家人团圆半年之后,赫五也回到了罗谖身边,作为妖类,家中成员彼此之间的独立性要比人类强许多,所以除了每年比较特别的一些时日团聚,其余时间并不共同生活。平日里,赫五跟随罗谖修行,罗谖也将自己那个时代学到的、现代早已失传的功夫教给了赫五。每当林俢筠接到委托时,赫五总是自觉的同行,渐渐的,二人已经成为配合十分默契的同伴。

偶尔,会有一位身着黑色唐装的年轻人前来拜访,带来一个四五岁、却十分调皮的孩童,交给罗谖照料,小孩子每次都要腻着罗谖一两个月,然而每逢罗谖提到让他学习飞行时,便要吵着让年轻人来接他回去。

沉重的束缚已解,渴求的契约既得,破茧的孩子,应该会寻得更为辽阔的天空。

…………………………………【完结】……………………………………

☆、番外·林家往事

天还未亮,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便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给熟睡中的妻子盖好被子。穿上衣服后,来到另一个房间,将两个儿子从暖暖的被窝里拎出来,扯过还睡眼朦胧的一个儿子,胡乱的套上几件衣服,又告诉另一个嘟着嘴自己默默穿衣服的儿子五分钟之内带着弟弟洗漱好下楼。

仔细一看,两个小孩子都是三四岁的年纪,长相身高没有任何差别,想必应该是孪生兄弟。已经清醒过来的那个是哥哥,叫做林俢筨,穿好衣服后,帮弟弟林俢筠把几个系错的扣子重新系好,就拉着弟弟来到了洗手间。

两个孩子踩着小板凳在洗手台洗脸,一直迷迷糊糊的林俢筠被哥哥沾着水的手在脸上抹了抹才彻底清醒过来,苦着脸道:“好凉好凉!”拿袖子在脸上蹭了蹭,跳下小板凳就跑开了,站在另一头的林俢筨差点踩翻了小板凳,水也淋了一身,然而他只是好脾气的拿起毛巾擦了擦,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孩子的父亲林元琢,本来已经打开了车门,然而抬头看了看无云的朗空后,转而又回到家中,推出一辆自行车来,四月的天气已经转暖了,应该让两个小家伙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每周一次的爬山,是林元琢给两个儿子安排的“亲子活动”,无论小家伙们多么不情愿,寒冬酷暑都必须坚持。

看到父亲推着自行车,林俢筠便嚷道:“爸爸,我要坐前面!”林元琢笑道:“好,爸爸让你坐最前面,把你塞车筐里怎么样?”不知父亲是在开玩笑,林俢筠认真的打量着车筐,嘀咕道:“好是好,但是有点小啊……”

一个小时后,山腰上,林元琢站在一块休息的平台处看着两个儿子费力的爬着石头台阶,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这些台阶对于刚满三岁的孩子来说,的确是有些高,林俢筨气喘吁吁的走在前面,林俢筠则在后面偷偷的拉着哥哥的衣角,似乎指望着能借一点力气。

爬到平台上以后,林俢筠便耍赖道:“爸爸,我脚疼,不能走了”,然后伸出两只小手,仰着头望着林元琢,撒娇道:“爸爸抱!”

林元琢将小儿子抱起,大笑道:“不错,比上次又多走了四十个台阶。”

听到父亲的称赞,林俢筠开心的笑了,随即又说:“哥哥也累了,爸爸背着吧”。林元琢捏了捏小儿子的脸颊,转而问林俢筨道:“要不要爸爸背着?”

大儿子却老实得很,抹了一把脸上的汗道:“我应该还能走一会儿。”林元琢便鼓励道:“那就再坚持坚持,咱们今天到山顶上去。”

就这样,怀中抱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父子三人来到了山顶。这座山并非旅游胜地,因此有许多草木的精灵栖息于此,林元琢一路上给两个孩子讲解着这些精灵的特征与脾性,林俢筨听得认真,时而会问几个问题,然而一向活泼的小儿子却出乎意料的安静,林元琢本来以为孩子睡着了,谁知看向林俢筠时,才发现孩子正满脸的困惑不解,问道:“爸爸,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啊?梳着小辫子的人参娃娃在哪里?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啊?”

林元琢心中一惊,指着距三人不足五米远,一个穿着红布兜兜,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问:“筠儿,看不到吗?”

林俢筠更是疑惑,“只有一丛小花啊。”

直到此刻,林元琢才意识到,小儿子竟然是看不到这些未曾实体化的妖灵鬼怪的。

········································

林家后院,六岁的林俢筠跑到正在站马步桩的林俢筨身边,摇晃着他的胳膊问道:“哥哥,妈妈要带我去海边玩,你为什么不去啊?”林俢筠想不通,自己也是练过两天站桩的,腿又酸又痛,这么枯燥乏味,哥哥为什么还要每天早起练习?

林俢筨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父亲,微微咬唇,道:“我还要练功……”

“哦……”林俢筠顿时有些失望,又打起精神道:“那我回来给哥哥带小螃蟹和小贝壳”。

望着弟弟离去的方向,林俢筨有些出神,他也没有看过大海呢……突然,臀上被父亲用小木棍不轻不重的抽了一下,呵斥道:“凝神静气!”

林俢筨被父亲吓到,身子不由抖了一下,随即腿上又被打了一下,林元琢再次警告道:“站稳!”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委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待他和弟弟就不同了,每天弟弟和其他小朋友玩耍时,他却要在父亲的书房里学画符咒,背书写字,弟弟觉得练功辛苦,父亲便不再强求,而自己若稍有想要退缩的念头,却会被狠狠斥责一通。

这种愤愤不平的情绪在心中积压着,林俢筨一整天都是闷闷不乐,直到睡觉前,因为降魔咒背错了两句,手心又被父亲拿着小竹板打了两下后,终于爆发了。林俢筨将书扔到地上,赌气道:“我不要背了,为什么小筠可以出去玩,我就不可以?我不要练功,不要学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行!”林元琢蹙眉,坚定的回绝。

对于愠怒的父亲,林俢筨不敢忤逆也不想妥协,转身就向外面跑去,却被林元琢抓住,扔回沙发上,“别胡闹,像什么样子?去把书捡起来!”

“我不捡!”父亲的疾言厉色让林俢筨心中更加难受,便也少有的吵闹起来,两条小腿乱蹬着,都踢打到坐在沙发上的林元琢身上。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也让林元琢十分恼怒,把孩子扯过来按趴在膝上,重重一巴掌就要打上去,感觉到孩子吓得身子一颤,终是忍住了。只是长叹一口气道:“行了,睡觉去吧,书明天再看。”

林俢筨整晚辗转难眠,已经平静下来的他,总觉得自己不该那么蛮横任性,天快亮时,悄悄从床上爬起来,想回到书房把地上的书捡起来。谁知,蹑手蹑脚来到书房门口,却发现父亲仍坐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印象中,父亲是不沾烟酒的,是不是自己让父亲难过失望了?

“过来”,林元琢察觉到儿子站在门外。

林俢筨迟疑一下,就走了进去,本以为父亲会生气的打他几下,谁知却被父亲抱着坐在膝上,林元琢的声音有些沙哑:“俢筨,若非无从选择,我也不会这么为难你。孩子啊,爸爸现在告诉你原因,你也听不懂,还是那句话,坚持下去。我和你妈妈不能时刻伴随在你们兄弟左右,以后还需要你们二人相互扶持,林家人都有自己无法逃避的责任,但是小筠他……你是哥哥,能不能替弟弟承担几分?”

听到父亲的声音,林俢筨心中竟莫名的疼了起来,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似乎隐约的察觉到父亲的无可奈何与迫不得已,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但是他再也不想看到父亲整晚坐在沙发上愁闷的样子,便微微点头,暗暗下定了决心。

········································

除夕前夜,傍晚,罗霙带着从城镇采购的年货回到林宅。

进了院子,看到小儿子林俢筠与其他几个禓祓师家的孩子正在放烟花,八九岁的小孩子,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一个个仰着小脑袋,看着天上绽放的绚丽花朵,拍着手高兴的又笑又跳。

罗霙抓了一把糖果分给孩子们,嘱咐他们玩的时候要注意安全。走进宅子,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后,拿出一袋曲奇饼打算给林俢筨送去。林俢筨的房门微掩着,罗霙轻轻敲了两下门,便走了进去。

本来站在窗边的孩子,听见动静,慌忙拉上了窗帘,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才转过身,瞥见进来的人是罗霙,似乎稍稍安心一些,规规矩矩的站在窗边问候道:“母亲回来了……”

看着孩子脸上居然带着未干的泪痕,罗霙心中一疼,走过去坐在床边,把俢筨拉到身前,柔声问道:“怎么哭了?”

“没有……”小孩子忙否认道,脸上也泛起一些红晕。

虽说是长子,俢筨也不过早出生那么一会儿而已,现在也只是个九岁的孩子,奈何自幼便肩负重任,家中对他各方面的要求都极为严格,因此比同龄孩子早熟一些。罗霙爱怜的将俢筨抱起坐在腿上,谁知小孩子却忍不住悄悄的吸了口气。

做母亲的自然注意到了孩子细微的小动作,不禁皱眉,询问道:“怎么了?让爸爸打了?”

本着坦坦荡荡承认错误的精神,俢筨这次没有否认,微微点头道:“我不小心把一个小鬼放跑了。”然而或许是十分委屈的,小孩子虽忍着,泪水却仍然在眼眶中打转,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

罗霙轻轻叹息,哄骗着不住躲闪挣扎的俢筨查看了身上的伤,只见小孩子臀肉红红的,稚嫩的肌肤上还留着指痕,虽然并不严重,罗霙仍是十分心疼,然而她只是将俢筨揽在怀中抱了一会儿,并没有说什么安慰劝说的话语。

回到自己的卧室,罗霙见到林元琢正烦躁的踱步,不禁嗔怒道:“小筨还那么小,有点失误慢慢教他不就好了,打他做什么?孩子已经够懂事了,你让他背书就背书,让他练武就练武,根本没有玩闹的时间。你知不知道我刚才过去时,孩子就站在窗边看着其他孩子放的烟花,心中该有多羡慕,有这样的孩子你还不知足……”

罗霙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流下眼泪,林元琢见状忙扶着妻子坐下,无奈笑道:“瞧你把我说的像个后爹一样,我也就用手打了几下,没怎么用力,疼那么一会儿就好了。阿霙你知道,这祓除凶鬼恶灵的差事,是半点错都不能出,否则可能连性命都会赔上,孩子小,口头上嘱咐多少次他也不当回事,打两下却立即就记住了。”

罗霙当然知道林俢筨作为禓祓世家的直系长子,将面临着怎样的未来。如今的林家已不同于从前那般家大业大、子嗣繁盛,幼子俢筠天生看不到鬼怪,无法辅助俢筨,其他禓祓师并没有契约束缚,早已不让自己的孩子再沾染这个行当。延续到这一代,族中也再无其他子弟,从前一个家族承担的使命,现在都落在俢筨一人身上,不习得一身真本领,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因此,无论林元琢如何培养磨练俢筨,罗霙明白他也是为了孩子好,所以很少插手父子间的事。但此番仍难免抱怨道:“孩子委屈得自己躲在房间里哭,你不心疼我还心疼……”

闻言林元琢也略有诧异:“儿子哭了?刚刚挨揍的时候可是硬气得很,一声不吭!行了,我也不在这里端架子了,去瞧瞧那小崽子。”望着林元琢匆忙离去的步伐,罗霙哭笑不得,任凭他嘴上再怎样义正言辞,原来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待到俢筠玩累了回家时,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俢筨被父亲强行抱着坐在膝上,嘴里被塞了一瓣又一瓣的橙子,想躲又不敢躲,母亲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二人。

见俢筠回来了,俢筨似乎有些尴尬,立即从父亲膝上跳下来。林元琢看了一眼玩得浑身脏兮兮的小儿子,不禁呵斥道:“你这疯小子还记得回家?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等这寒假过去后,说不定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了!”

(39 / 43)
缚吾之契

缚吾之契

作者:初晢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世代作为禓祓师祛除强鬼恶妖的林家,却将一位仙人束缚在地下石室近五百年之久…… 背负的契约束缚了前行的轨迹,却指引了师徒四人的相遇 一个有关成长、温情与救赎的故事 (含训诫内容,慎入)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谖,罗恪,林俢筠,赫五 ┃ 配角:林俢筨,湛,袤远 ┃ 其它:M/M,训诫,sp,师徒,兄弟 原文地址: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