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好看的小说推荐?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精彩大结局在线阅读龙崽

时间:2019-07-24 00:25 /灵异悬疑 / 编辑:理惠
主人公叫龙崽的小说叫《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王晋康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黑蛋和英子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一点,我们交换着眼色,心虚地看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9.2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零2小时读完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在线阅读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试读

黑蛋和英子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一点,我们交换着眼色,心虚地看着龙崽塑像对面那处空荡荡的地方。龙娃也发现了这一点,发现自己的塑像被塞在角落里,它的双目中冒出怒火,脸上开始隐现杀气……

说实话,那会儿我还无暇考虑我们处境的危险——它毕竟是一个刚改邪归正的冷血杀手,怒火冲溃理智时会不会拿我们开刀?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对不住小龙娃,我们的新朋友,我尴尬地说:“龙娃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

两天来我对付惠特曼时智计百出,口舌便捷,但这会儿我真的编不出什么好解释。不过龙娃也不想听什么解释,它的怒火突然消失了,低下头,悲伤地说:

“你们讨厌我。”

我们喊道:“胡说!我们怎么会讨厌你?你是我们的新朋友,是龙崽的好弟弟。不许胡说八道。”

我们七嘴八舌地劝它,发出许多关于友谊的庄严的誓言。龙娃仍低着头,固执地说:“你们讨厌我。”

我们真没辙了,英子已经急哭了。黑蛋一急,就口无遮拦地说起来。事后我才知道,黑蛋这番不讲一点策略的大实话反倒能起作用。黑蛋说:“龙娃,我们真的喜欢你。实话说吧,我们确实曾讨厌过你,在你干坏事时,在你咬死那么多鸡鸭猪羊时,在你吓唬陈老三的小孙子时。现在你学好了,我们为什么讨厌你?喜欢还来不及呢。这座塑像搬下来是因为……”他也卡壳了,一拍脑袋说:“管它为啥,再搬上来不就行了吗?来,咱仨一块干!”

我们三个一齐上去,按说这座石像的重量超出三个少年的能力,但情急力生,肾上腺素加速分泌,三人呼尔嗨哟一使劲,硬把它送上祭坛了!我们得意地喊:龙娃,来,看看,已经摆好了!

我们忙乱时,龙娃一直悲凉地看着我们。这会儿它低着头,怏怏不乐地走出庙门,来到黑龙潭边,呆呆地望着水面。我们悄悄追过来,想安慰它,但一时无法措词。英子走过去,轻轻地抚摸它的长颈,就像我们爱抚猫咪那样。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龙娃始终不动,静立如石像。后来它回过头,忽然呲出两排白牙,头一甩,猛地把英子叼在嘴里!

它的兽性发作了!它要吃掉英子了!我的两腿发抖,但男子汉大丈夫的豪气战胜了恐惧,想起对英子作过的许诺,我一步跨过去,大声喝道:

“放下英子!——要吃就吃我,把英子放下!”

黑蛋也没孬种,这时已悄悄从龙娃身后摸过来,准备卡住龙娃的脖子。但已经晚了,龙娃带着英子猛地一窜,闪电般跳入潭中,激起很高的浪花。我和黑蛋都没有迟疑,立即跳入水中,水花四溅地向它游去。透过水花,我看见龙娃放松了口中的英子,然后再次噙住,往背上猛力一甩,然后……然后英子在咯咯地笑:

“黑蛋,龙崽,龙娃让我在骑它,它逗我们玩呢。”

我的妈呀,我全身一松劲,几乎沉下水。龙娃一脸鬼笑(这句话有点儿夸张,不过我们确实看到它的促狭目光),驮着英子在前边跑,英子抱着它脖子笑疯了。我和黑蛋不约而同,恶狠狠地扑上去,骂道:

“你这条臭龙,臭长虫,臭泥鳅,敢跟我们开这样的玩笑!打死你打死你!”

我们追着它打,它不反抗,只是开心地驮着英子跑,转着圈跑。我们追不上它,我们的蛙泳自由泳都没法跟它比。但我们的援军非常及时地赶到了,身后卟通一声响,是龙崽在向我们游来。我们欢喜地喊着:龙崽,快来,驮我们追它,打它个臭泥鳅!它敢骗我们!

龙崽驮上我俩,欢欢喜喜地同它的弟弟疯闹,闹得昏天黑地。欢闹中我没忘问龙崽:那个老外和那个大个子呢,你把他们引到哪儿啦?龙崽的口舌不如龙娃伶俐,只会重复着:领到了,领到了。当时我们没理解,龙崽把惠特曼领到龙洞后,为什么又急匆匆赶回神龙庙。后来想,可能它仍在担心着塑像被移走的事,怕坏脾气的龙娃失去控制,这才急匆匆赶回来。

两条龙、三个人在潭里玩得忘了时间,花脸在岸上催着我们。晨色慢慢在潭水上撒开,几只鸟儿啾鸣着从头顶飞过去。忽然,闪光灯连续地闪起来,有人在岸边大声叫好:

“好呀,好呀,双龙戏水!”

那当然是惠特曼,郭洪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他们探索到龙窝后,肯定是跟踪急着往回赶的龙崽又赶回来。一夜之间走了40多里山路,真有他们的。当60岁的惠特曼在岸边欢呼雀跃时,我们都大眼瞪小眼,傻了。

惠特曼为我们(主要是龙姊弟)劈里啪啦照了许多相,龙姐龙弟倒很有汉官威仪,从容大度,仪态万方,一点不怯场。照完相,惠特曼温和地责备我们,说我们恐怕没有把所有实情告诉他。因为看我们和两条龙的亲昵劲,今天绝不会是第一次见面。郭大哥呢,估计他已经看穿了所有的谜底(毕竟他事先就认识蛟哥和曼姐),但他很讲义气,只是深不可测地微笑着,不来揭我们的底。我吭吃了一会儿,黑蛋爽快地说:算啦,别藏着掖着了,实话实说吧。于是他讲述了为什么把龙娃藏起来不愿让他看见,还很傻气地问:有体臭的龙娃让外国人看见不算丢人吧?你身上有体臭,也没自卑,还满世界跑呢。我直皱眉头,使劲瞪黑蛋。俗话说揭人不揭短,你怎么当面说人家有体臭?老惠倒不以为忤,温和地说:

“对,我也不赞成这种做法,那对龙娃太不公平了。”

他沉思片刻,说:“我想,在21世纪,没有人会相信什么神龙,也不会有人相信龙崽龙娃的父亲是6000年前大战蚩龙的应龙。它俩是这样的温顺善良,这样的聪慧和善解人意,我看它像是家养的,不像是野生的。”

惠特曼先生太历害了,一下子点中了我们的要害!我们知道已经瞒不住,也不打算再狡辩。惠特曼接着说:

“也许大自然中真的有这种传说中的中国龙?但我不大相信这一点,我想,更为可能的是,”他字斟句酌地说:“它是基因工程的产物。用基因技术造出一条龙是极为困难的,但从目前基因工程的水平来说,有这个可能。”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我们,“你们三位都是聪明诚实的孩子,能和我一块儿解开这个谜吗?”

羞愧之色漫过我们的面庞,一直延伸到脖子和胸口,我们真不想再欺骗这位惹人喜爱的惠特曼先生,可是……我们预期计划不是要泡汤了吗?郭大哥忙使出外交辞令为我们解围:

“跑了40里山路,我是累坏了,快回家休息,明天咱们再商量,好吗?”

我们放走两条龙崽,赶回村里,吃了丰盛的早饭。惠特曼确实累惨了,躺在竹床上很快入睡。我让郭大哥暂且睡到我的床上,他含意颇深地看看我,什么也没多说,顺从地接受了我的安排。把客人安排好后,我和黑蛋、英子藏在厨房压低声音商量着:怎么办?看来我们准备兴办“中国龙公园”的宏大计划要泡汤了。可是,我们不想再欺骗外国客人——他是那样精明,骗也骗不住。我们三人商量半天也没商量出一点儿办法,只好请示蛟哥和曼姐。

上次我对蛟哥提过建议后,他俩已把指挥所移到回龙沟,那里有电话。我怕睡在院外的惠特曼听见,用手捂着话筒,先告诉他,一个叫郭洪的人在找他们,是丹江库区派出所的。听陈蛟小声对何曼说了一句什么,何曼笑着说

“郭所长?这家伙竟找到这儿来了!”

我又小声向蛟哥详细汇报了惠特曼对“基因工程”的猜测,我想蛟哥也一定傻眼了,因为电话中有五分钟没回话。我小声地催促:喂?喂?蛟哥在电话里忽然笑起来,

“狡猾的外国大鼻子!看来,咱们生来不适合作生意。干脆,你这样办吧……”

我决定先把底细捅给郭大哥,这也是爹开会的规矩,先党内后党外嘛。郭大哥没有睡,枕着双臂在想心事,看见我们,他含笑坐起身。我言简意赅地介绍了有关龙崽龙娃的曲曲弯弯,郭大哥听得直点头:

“这就是了,这就对了,我当时就怀疑他们为什么饲养那么多的痘物,原来是挑选有用的基因啊。我曾看见龙娃凶狠地把何曼扑倒,而奇怪的是,何曼似乎并不怎么恐惧。现在我全明白了。”

“对,龙娃根本不是什么性情凶暴,它只是一个脾气有点怪戾的孩子,而且——主要是当爹妈的处事不当,伤了它的自尊心。”

“现在呢,是否要把真实情况告诉惠特曼?”

“嗯,瞒不住了。”

“好吧,咱们去把他喊醒。”

惠特曼从梦中醒来,看见我们三人并排站在竹床前,便用臂肘支起身子,含笑看着我们:“嗯?”

我说:“惠特曼先生,你想找到龙崽的真正巢穴吗?你想找到它的父母吗?”

“当然!你们……”

“你现在还有力气吗?”

惠特曼一下坐起来,“当然有力气!”

“那好,随我们走吧,我们全知道,这就为你揭开宝盖。”

惠特曼兴奋得像个孩子,欢呼着,手忙脚乱地背上他的全部行头。我们五个人,还有花脸,在山路上急行,一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惠特曼也识趣地闭嘴不问,耐心地等待着揭宝的时刻。我们来到那个荒僻的山坳时,西天上已是半天红云。那座简陋的龙宫静静地卧在夜色中,透着肃穆和神秘。在惠特曼疑惑的目光中,我们走近大门,我拍了三下手掌,屋里的电灯刷地亮了,栅栏门洞开,蛟哥和曼姐含笑立在门口,龙崽和龙娃则偎在他们中间,用聪慧的目光安静地瞪着我们。

“请进吧,这就是龙崽和龙娃,这两位是它们的父母,这座房子是它们的龙宫。陈蛟博士和何曼博士会把全部情况一点不漏地告诉你,请吧。”

惠特曼欣喜地盯着龙姐弟,龙崽和龙娃小跑步迎上来,拽住了惠特曼的裤脚。而郭洪已经紧赶几步,哈哈大笑着用拳头捶陈蛟的肩窝。

三天后,惠特曼从美国向我家的电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是他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将要发表的文章。蛟哥为我们翻译成中文。文章中说:

“……在中华民族一万年的文化中,处处浸透着龙的气息。龙的形成,反映了华夏各部族融合为汉族的过程。在中国历史上,以龙为图腾的朝代,有黄帝、炎帝、共工、祝融、尧、舜、禹,到商朝后,龙干脆成了帝王的象征,成了华夏文化和华夏民族的象征。

当然,龙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它只存在于传说中,存在于中国人的心目中。但今年五月份,位于中国腹地的潜龙山突然爆出一条惊人的消息:一条真正的龙在潜龙山黑龙潭出现了!一条真正的龙,而不是恐龙——虽然在中国语言中,恐龙和龙使用着同一个汉字。本杂志立即派了记者惠特曼先生赴潜龙山,经过认真考证,确认这条消息是完全真实的,它绝不是尼斯湖怪兽那样虚无缥缈的东西。本期杂志独家登载了这条龙的一组照片,拍摄者为惠特曼和中国潜龙山的一位男孩贾云龙。

(20 / 21)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寻找中国龙+无奈的追杀+追杀K星人

作者:王晋康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寻找中国龙》 楔子 一 传说复活 二 神龙现世 三 龙穴追踪 四 牙牙学语 五 善焉恶焉 六 恶龙 七 外国大鼻子 《无奈的追杀》 故事发生在22世纪中叶。于平宁今年38岁,身材欣长,五官端正,面部棱角分明。额角刻着一道深深的伤痕,鬓边有一绺醒目的白发。 8年前,他参加世界刑警组织西安“反K星间谍局”(局内人常称反K局),从一名无名小卒已晋升到中校。 《追杀K星人》 01基地载有6名科研人员的飞碟突然从雷达上消失了近两分钟。总部怀疑是K星人劫持了机上的科研人员,将他们复制后又重新放入01基地以从事破坏活动。于是总部派出精明的军官于平宁前去调查。这6名科研人员真的被劫持过吗?他们真是K星人吗?看过这篇小说后,你就明白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