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类小说主角是昭夏与暮子 恶梦手札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时间:2018-10-05 09:26 /灵异悬疑 / 编辑:顾颜
主角是昭夏,暮子的书名叫《恶梦手札》,它的作者是火舞妖娆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说下载尽在mozhua.app-

恶梦手札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4万字

预计时间:约2小时读完

《恶梦手札》在线阅读

《恶梦手札》试读

小说下载尽在mozhua.app---魔爪阅读网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恶梦手札》

更新日期:2011-05-16 19:06:45

作者:火舞妖娆

简介:在恶梦中苦苦挣扎,用尽一切努力,只为摆脱恶梦的纠缠,但是真的能摆脱吗?

第一章 首语

人生在世,只要是拥有生命的生物,都会做梦,美梦、恶梦、或者是一些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梦……在所有的生物中,当然也包括我,我偶尔也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有好的,也有坏的,不过,那些梦对于我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不会刻意地去记住它,但有些梦又不得不去记住,不是我不想忘记,而是根本没有办法去忘记,从开始到现在,循环又循环,它一直折磨着我,所以,我写下这些文字来告知世人,梦,并不一定就是虚幻而飘渺的,也不要完全无视它的存在,因为,当你一旦忽视,它就可能悄无声息的钻进你的生活,打乱你的思绪,吞噬你的心灵,最后以华丽而震撼的收场来迎接生命的终结。我,现年25岁,是一个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人类,我用我短暂的一生来警示人类,请你一定要相信,当你睁开眼迎接新一天来临的时候,恶梦也随之苏醒,并悄无声息的进入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人能够逃脱这命运般的厄运,然后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好好的活下去,就当是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可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第二章 我的生活

我叫暮子,今年25岁,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我很有自信,毕竟,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嘛,就像所有我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通病,我很喜欢看恐怖小说,看到精彩的部分,偶尔也会废寝忘食一下,妈妈老是说,你再看这种书,总有一天也会变得不正常的,而我只是听之任之,心里想着,我们这一辈和上一辈还真是有不浅的代沟啊,但我并没有因为妈妈的唠叨而放弃看恐怖小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毕竟人生在世,要在那么多事情里面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我不想放弃。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早上一起床,太阳光就照到了我的房间里,虽然现在只有六点钟,但那种暖暖的感觉还是让我心情大好,我利索的收拾好自己后,就骑着电瓶车出门了,你问我要去干吗?当然是去上班了,像我这个年纪如果还没有工作,早就被我妈拿豆腐砸死了。一路上,我哼着小曲,摇头晃脑的,看着路上来来往往赶着去上班的路人,鼻子里嗅着早晨特有的清新空气,我别提多开心了。很快,我就到了单位,我的工作其实并不累,对于我来说还有那么一点无聊,但赚钱哪那么容易啊,更何况我还有一点点的私心,那就是我的小说,如果太忙碌,我就没时间看小说了,虽然这样说好像不太人道,但那是我真实的想法,所以,莫怪莫怪。

上午又是无聊乏味的,我左手拿着抹布,右手拿着扫帚,我只能用打扫卫生来打发上午无聊的时间,我干的很慢,要是完成得太快,我又不知道要干嘛了,所以,基本上可以用形容乌龟的速度来形容我此时搞卫生的进度,最后终于在十一点的时候我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擦了擦额头上细细的汗珠,虽然天还没有完全热,但那么多个小时的打扫下来,能不热吗?我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拿出了我的午饭,没什么好吃的,我只是拿了一些小零食而已,我打开电视,嘴巴里还不忘运动,吧唧吧唧的吃的可欢了,就这样,难熬的上午过去了,虽然下午时间比上午长,但我一点也不担心,下午我就能做我最喜欢的事了,那就是看小说,只要我带了手机,啥小说都能看,所以,可想而知,上次有一天我忘了带手机,那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我都不知道那天是怎么过的,反正就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以然,嗯,不说这个了,那会影响我待会看小说的心情,我熟练地按动着手机上的键盘,屏幕上很快就跳出了我要看的那部小说,之后,我就津津乐道的看了起来,现在想想,我妈说的还真对,我只要一看起小说来,哪怕有十头牛也拉不走我,哎,没办法,谁叫小说是我的最爱呢!

反正,言而总之,总而言之,我的生活其实是很空闲的,小事没多少,大事我也尽量不会让它发生,所以,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我真的很无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就在这无聊的日子里浪费着我的青春,但只要有小说的陪伴,我何乐而不为呢!

第三章 美丽童话

最近的天气总是很奇怪,要么白天热的要死,要么晚上冷的要死,实在太不正常了,害的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该穿衣服呢,还是脱衣服,所以,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我终于光荣的感冒了。此时,天已经完全的黑下来了,只有对面点点的灯光还在闪耀着,人们大概都要休息了吧,虽然我关着阳台的门,但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窗户外那时起彼伏的风声,它正不断的撞击着我的窗玻璃,好像下一秒就要冲破障碍冲进我的房间一样,我走到窗边,拉上了帘子,因为窗户就在我床头的斜上方,所以,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总会有光照到的的床上,尤其是晚上,当月亮完全露出脸来的时候,我的床上就像镀了一层银霜,看上去格外耀眼,此时,我没有开灯,只有床头还有一丝亮光在忽明忽暗的闪耀着,那是我手机的灯光,不用说也知道,我准是又在看小说了,尤其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看小说别提有多入境了,我可以完全进入状态,就好像我就是小说中的其中一个人物似的,正当我看得起劲,突然,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妈妈,她在催我赶快睡觉,哎,没办法,被她这么一敲,我顿时兴致全无,要想再进入状态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我只好关了手机,躺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暮子,”睡梦中,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我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谁?”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只觉得刚才还是黑暗一片的眼前,忽然变得很亮,我一时适应不了,努力地眨了一下眼睛后,才总算看清楚了面前的状况,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生,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高高的个子,精致的五官,他现在正笑着看着我,我有点吃惊,现在是什么状况啊?我不是在睡觉吗?难道我在做梦?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问号,但我没有做声,也是回了他一个微笑,之后,我看到他向我走过来,轻轻地牵起了我的手,让我跟着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乖乖的跟着他走了,大概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吧,看到帅哥就会完全沦陷吧,也不管他是坏人还是好人,只要一个微笑,就能把你迷得团团转,我此时就是这种情况,我已经完全被他吸引住了,就这样,我被他牵着走了一会儿,一幢房子出现在我们面前,这幢房子出现得很突然,就好像凭空变出来的一样,而且除了这房子,周围没有任何东西,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现在,我终于确定,我真的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这种事情,至少在现实生活中,是不会有那么一个大帅哥牵着我满街走的,但就算是在梦中也不错,因为我很少有机会和帅哥独处,梦中的机会那就更不能放过了,于是,我想都没想,就跟着他进了房子,房子里很亮,墙上的灯都打开着,让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清楚地展现在我面前,真的好漂亮,虽然算不上豪华,但很温馨,即使在生活中,我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正当我被里面的装饰吸引住的时候,那个男生说话了,“暮子,发什么呆啊?快坐下吧。”我看了看他手指的方向,那是一个沙发,是我很喜欢的那种款式,还有颜色,我定了定神,缓缓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软软的,真舒服啊,此时,那个男生也坐下了,就坐在我旁边很近的距离,我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是我很喜欢,我转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柔情,我有点不知所措,脸上感觉热热的,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于是赶忙转到了别处,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说道:“昭夏,我饿了,有吃的吗?”“当然,我这就给你做,你等着。”他说完,起身向厨房走去,嗯?昭夏?我怎么会突然喊出这个名字?难道是我梦中自己的想象?我顿时有点疑惑,算了,不想了,反正都是做梦,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正这么想着,厨房里飘出了阵阵香味,馋得我直咽口水,不一会儿,昭夏就把做好的食物拿了上来,我一看,都是我爱吃的,我高兴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大吃起来,“慢点吃,看你吃的跟个小花猫一样,哈哈。”我一边吃着,昭夏就一边帮我擦着脸上的油渍,眼里充满了宠溺的味道,待我吃饱喝足后,我休息了一会儿,只见昭夏拿着一个小盒子走到了我身边,我不解的看着他,很好奇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忽然,昭夏单漆跪地,并打开了那个小盒子,里面居然是一只钻石戒指,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暮子,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只能鼓起勇气把你抱回家,希望你不会觉得太唐突,暮子,你愿意嫁给我吗?”昭夏说完这些话,期待的看着我,此时,我的心里波澜起伏,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在向我求婚吗?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感动吗?或许吧,至少我此时此刻是知道的,我是多么爱昭夏,我的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了,我激动的点点头,就连我愿意都说不出来了,昭夏看到我答应了,兴奋得不知所措,他站起身,紧紧地抱住了我,然后他拿出戒指,牵起了我的手,啊,大概所有女人都一样吧,当爱人和你求婚,当只觉得世界上只有他一个的时候,你怎么能不答应,怎么会不想和他一直到老呢,生活中并不需要太多的轰轰烈烈,只想与爱的人白头到老,永不分离,此刻,我就是这样的心情,我热泪盈眶的看着昭夏拿出戒指朝我的手指上套过来,却突然看到一阵耀眼的亮光闪过,之后,面前的一切都消失了,没有房子,没有晚餐,没有戒指,更没有我最爱的昭夏,我缓缓的张开朦胧的眼睛,暖暖的太阳光照耀到我脸上,哎,原来一切都是梦啊,要是带上了那个戒指该多好啊,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了起来,脸上一副无奈的表情,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也将忘记那个像童话一样的美丽梦境,还有那个让我深深爱着的昭夏,我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之后,拎着包出门了,只是那个帅气的笑脸却在我脑海里久久挥散不去,一路上,我的心里都默念着:昭夏,昭夏。

第四章 朋友

小妖,今年25岁,她跟我一样,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兼死党,每次我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和她分享,当然这次也不例外。今天是星期天,我休息,早上一起床,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小妖的单位,她还真是辛苦,双休日也不休息,我老是抱怨他们单位太不人道,而小妖只是无奈的笑笑,毕竟要找一份待遇高的工作不容易啊,所以,她只能做下去,为了那个高待遇而奋斗,虽然今天她们单位也上班,但因为是星期天,老板休息,所以,小妖就有了偷懒的机会,决定和我约一下会,我们约在她的办公室见面,我像做贼一样地溜进了办公楼,都没惊动门口的保安,实在佩服我自己,我不敢乘电梯,怕碰到这里的人,所以只好走楼梯,7楼啊,那可不是盖的,我看了看自己发软的双腿,发誓下次再也不来了,至少对这次而言,我一路小跑到了小妖的办公室,冲进门就一把抢过桌上的茶杯猛灌,小妖嘻嘻的看着我,“小姐,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不就是爬七层楼嘛,有这么累吗?”小妖调侃地说着,此时我已经喝完了一杯水,正拍着胸脯咽气呢,一听小妖这么说,差点没让我晕过去,我故作生气的说:“是啊,一点都不累,有本事你去跑跑看,而且还要像做贼一样的跑……”我故意拖长了尾音,意思是我在抱怨当中,小妖当然知道我的意思,赶忙陪笑道:“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向你赔不是总行了吧?”“那还差不多。”看到小妖给我赔礼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刚才的怨气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笑过之后,小妖故作正经的问我,“也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呗,还有……”我顿了顿,“还是有事吧?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来看我。”小妖一副我了解的表情,“嗯,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前两天做了一个梦而已,想跟你说说。”小妖听我这么一说,立马来劲了,“什么梦啊?快说来听听。”刚才还正经危坐的小妖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挪到了我身边,我真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八卦,哎,没办法,谁叫我们是死党呢,于是,我把那天晚上做的梦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她,她听得津津乐道,偶尔发出一两声感叹词,弄得我好像在说相声一样,差不多半小时过去了,我终于说完了那个梦,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小妖,希望她给点意见,谁知,小妖沉默了一分钟后居然说道:“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妮子,居然也会做这种梦,我还以为你只会做恐怖小说的情节呢,想不到你还有少女情怀啊,是不是春心荡漾了啊?”说完,她坏笑的看着我,我差点没被她气得背过气去,“你瞎说什么呀,我只是觉得很可惜,要是再晚一秒,我就可以戴上戒指了,哼,真是的,嘻嘻,不过,那个叫昭夏的男生真的长得很帅哦……”我摆出一副回味的表情,小妖点了点我的头,“喂喂,看你都流口水了,真是个大花痴……”小妖还没说完,我就向她扑了过去,居然说我花痴,看我怎么饶你,我们在沙发上闹成了一团,头发散了,衣服也乱了,简直像两个疯婆子,我们看着对方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在这个办公室里久久回荡。

第五章 第一次的梦境

今天是2011年4月15日,早上一起床就觉得空气闷闷的,抬眼看向窗外,也证实了这一点,外面的天很阴沉,看起来好像将要有一场大雨降临,不一会儿,就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的闷雷声,我的天哪,难得我今天不上班,居然天公不作美,难道要我呆在家里不成?我郁闷的盯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下雨,只是恐怕这种祈祷希望渺茫啊,果然,才过了一个小时,外面的地上就渐渐地湿了一片,“好吧,我放弃外出了,我呆在家里还不行嘛。”我嘴里喃喃自语着,又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窗外,然后转身朝房间走去。

今天绝对是一个无聊加烦闷的日子,我呆呆地坐在房间里,电视打开着,现在正在播放舞动奇迹,我偶尔会看上那么几眼,看到台上的的明星们像花蝴蝶一样的翩翩起舞,我的头就一阵眩晕,奇怪,我平时可是很喜欢看这个节目的啊,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我没精打采的按着遥控器,外面的天也越发的暗了下来,就好像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看着有点恐怖兮兮的,现在真的只有八点多吗?我转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上面显示八点二十分,从早上起来家里就没有人,周围也是一片寂静,电视也被我按了静音,这样就更安静了,突然,外面冷不防的传来一阵雷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此时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甚至打开了我的台灯,我想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天还没亮吧,尤其是喜欢睡懒觉的那些人,又是一声炸雷在天空中炸响,然后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起身走到窗边往外看,也许是因为这场雨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路上的人们措手不及,全都作鸟兽散朝着周围狂奔,大概因为大雨的关系,天亮了不少,就好像一个压抑的孩子瞬间爆发出来后,下一秒就会变得眉开眼笑,但我现在可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雨景,对于我来说,这场雨打破了我所有的好心情,听着外面栏杆被雨水打得噼啪作响,我脸上一阵苦笑。

雷阵雨不愧为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少时间,天就亮了,但此时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出去了,只好呆在家里上网,我打开了QQ,没有多少人在线,我与其中一个聊了起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完全没有主题,只是瞎聊,就这样,一天很快过去了,我还奇怪,我居然这一天都没看小说,真是创纪录了,但一到了晚上,我就忍不住手痒了,看着手机静静地躺在我的床头柜上,终于还是把它拿了起来,随着夜色中手机灯光的忽亮忽暗,我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在晚上看起来格外诡异,我不知道看了多久,只觉得眼睛越来越酸,眼皮也耷拉了下来,我似乎都没有关手机的时间,就睡了过去,看来真的累了。不知睡了多久,“咚咚咚,”一阵敲打声远远的传来,我抬起头看了看斜上方的窗户,似乎是风的声音,于是我又闭上眼准备睡过去,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我听到我的门开了,奇怪,我明明锁住的啊,不可能是风把它吹开的,但我懒得睁开眼睛去看,因为我觉得好累,累得眼皮都抬不起来,我又听了一会儿,四周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但就是因为这种安静,反而让我有点不安,人的第六感是很奇怪的,即使没有自己亲眼看到,还是能够感觉到周遭所发生的一些变化,而此时,我的第六感就在告诉我,在这个房间某个黑暗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虽然我没有看到他,但我感觉到了,没有声音,没有气息,但我却分明感觉到他在移动,他在靠近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快睁开眼,我心里呐喊着,可就是怎么努力也动不了,他要做什么?一丝凉意从我心里缓缓升起,他要对我不利吗?我的心一下子降到了零下,我在想着,这下完了,就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个黑影移到了我的面前,虽然没有睁眼,但我感觉到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到了我的面前,因为我是侧着睡得,哪怕是半个手臂都麻了,但我就是动不了,我心里焦急万分,突然,那个黑影朝我上面的肩膀快速的移动过来,猛地推了我一把,我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身体像装了弹簧一样从床上一跃而起,此时的我完全清醒了,我警觉地环视四周,什么也没有,只有淡淡的月光照在我的脸上闪着银光,如果别人看到我现在的脸,一定会吓一跳,因为此时我的脸惨白无比,我不知道在怕什么,反正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惶恐的看了看房间的周围,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家具,但在此刻看来却透着一阵莫名的凉气,难道是做梦吗?我转头看了看房门,它没有开,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房门好久好久,终于确定,刚才自己是在做梦,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很真实,我的肩膀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疼痛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疑惑着,并翻身躺进了被子里,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敢真正的睡着,我一直警觉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动静,稍有一响动,我就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明明知道那是梦,但却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那个黑影真的给我一种真实的感觉,或许别人不能理解,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此时,我的睡衣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即使躺在被子里,即使外面的温度不是很低,但我却感觉全身冰凉,凉气从我的头顶传遍全身,一阵又一阵。

第六章 第二次的梦境

自从那晚做了那个恶梦后,我连续好几天都睡不好觉,睡觉前总要仔细地检查一下房间,然后再锁好房门,待一切都确定看过了之后,我才能安心的上床睡觉,本来每晚睡觉前都要看小说的我,这几天也没再看了,因为没有那个心情,于是只好早早的躺到被窝里,关上灯,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然后在嘴里轻轻的数着绵羊,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几天晚上安心的睡着,我没有告诉家人我做的那个恶梦,小妖也没说,我沉默着,并且有意无意的做着睡觉前的一些安全检查,我不想让家人发现我怪异的举动,不然妈妈又要找到借口说我了。那只是个梦而已,没什么好怕的,此刻的我看着天花板,心里安慰着自己,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我并没有睡着,只是觉得如果不看到就会有安全感一些,有时想想自己挺傻的,一个恶梦就能把自己吓成这样,但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检查房门有没有锁好,想想都觉得可笑,要是让小妖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取笑我到什么程度呢,我这么想着,渐渐有了些睡意,脑袋也开始有点迷糊了,我想我就快睡着了吧,可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巨响,差点没把我吓出心脏病来,我赶忙起身,看了看周围,心里想着刚才是什么声音,房间里很安静,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会发出声音,我看了看地面,也没有东西掉下来,奇怪,我正疑惑,“嘭”又是一声响,这次我听清了,这声音是从窗户外传来的,我转向窗口,什么也没有,我慢慢的走近窗边,想仔细的看看,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冲着我的窗玻璃快速飞来,“嘭”的一声撞上了玻璃,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鸟,一一只乌漆码黑的鸟,它在我的窗口停了一会儿,眼睛不停地朝窗里张望着,然后快速的飞走了,我定了定神,心想,前面的声音大概也是这只鸟搞的鬼吧,还真是一只瞎鸟,撞了两次还会撞第三次,哎,幸好我关着窗,不然它就飞进来了,我摸了摸胸口,吐了一口气后,爬上了床,准备重新进入睡眠状态,我刚闭上眼睛,一种奇怪的感觉顿时从我头顶传遍全身,那种感觉很熟悉,又来了,我清楚的记得这种感觉,就是那晚我做梦时的感觉,四肢无力,身体很疲惫的感觉,我想动一下,可完全动不了,想睁开眼,可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重的完全抬不起来,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又是在做梦?虽然我完全动不了,但意识却无比清楚,我心里有一点害怕了,就在这时,“吱~”,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我的房门开了,应该说是再次开了,当我听到这个声音后,我不知道该想什么,只能安慰自己,也许是我忘了把门锁好了吧,可心里却使劲的在否认这一想法,我明明知道,我是锁好门了的,我感觉有一阵冷风吹到我的脸上,冰冰的,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季节应有的风,我感到有点彷徨,是谁?到底是谁?我在心里呐喊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感觉到我在冒汗,冒冷汗,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吧,但对于我而言却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的漫长,除了门声,我没有听到任何其他的声音,就像那晚一样,没有气息,但我却分明感觉到有人在靠近我,是那晚那个人吗?他到底要干什么?我的眼珠在眼皮里不停的滚动着,但就是挣脱不出来,最后,我放弃了,心里想着,随便吧,随便你要怎样,那个黑影离得我更近了一些,就像那晚一样,我感觉到黑影移到了我的面前,我以为他又要狠狠的推我一下,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没有这么做,我只是觉得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抚摸着我的脸,但我又分明感觉不到那种触感,反正就是很诡异,痒的感觉从我头上到脸颊上,一遍又一遍,就好像他在安抚我一样,但那更让我恐惧,你想想,如果你在睡觉的时候有一个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东西正一下下的抚摸着你的脸颊,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事啊,我尽量屏住呼吸,尽量不去感受那种痒的感觉,我只在心里祈祷,不管你是谁,或是什么东西吧,请你赶快离开吧,不要再来恐吓我脆弱的心脏了,也许是我的祈祷生效了,真的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里,那种感觉消失了,人也一下子轻松了下来,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觉无比疲劳,就好像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眼睛酸疼酸疼的,我慢慢坐起身,习惯性地看了一下周围,还是一副我熟悉的场景,我总是害怕有一天醒来,我就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地方,一个冰冷又陌生的世界,但应该不可能会发生那种情况吧,毕竟这是在现实世界,又不是写小说,我坐在床上,背靠着墙,把被子拉到了脖子底下,我想好好想清楚刚才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盯着房门又是看了好久,它还是紧紧的关闭着,丝毫看不出有开过的痕迹,我甚至都有点糊涂了,人家都说,如果是做梦,是没有触觉、听觉、嗅觉的,可是我刚才明明在做梦,却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在抚摸我的脸,我想到这,顿时打了一个冷战,那个东西?我为什么要称呼他为那个东西呢?难道在我的潜意识里根本就认为他不是人,而是某种具有思想的生物吗?我不敢再往下想。

外面的月光还是很亮,透着银光照到我的床上,但我却不敢走到月光底下,而是卷缩在床头的黑暗角落里死死地盯着那扇房门,我不知道那扇门后到底有什么,但我相信,只要我一直盯着它,就一定会知道门后到底有什么,所以,我不敢再闭眼,不敢再有睡意,只是惊恐的躲在角落里窥视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我知道,我做这个梦绝不是巧合,他会一直缠着我,剥夺我的睡眠,剥夺我的精神,甚至我的生命,我脑海里闪过这些可怕的想法,于是紧了紧抱着双腿的手臂,然后再次盯着那扇让我害怕的房门,眼里充满了恐惧。

第七章 迷惑

经过昨晚的梦,早上刚起床的我有点浑浑噩噩,精神明显不佳,因为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昨晚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我只记得我很害怕,只记得我定定地看着房门的方向,但我却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许是撑不住了吧,如果一直盯着一样事物,有时候会让自己产生错觉,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我现在就是这样,我看了看窗户,没有阳光,哎,又是一个阴沉沉的天气,突然,我好像记起了什么,对了,就在昨晚,就在我做那个恶梦之前,好像有一只鸟撞到了我的窗玻璃上,一只黑色的鸟,这点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还把我吓得不轻呢,我慢慢靠近窗户,眼睛注视着玻璃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任何痕迹,就算那只鸟没有被撞出血,也应该会有一些污迹啊,比如像羽毛之类的,可现在玻璃上什么都没有,就像我擦干净之后的样子,清清楚楚的,丝毫没有证据表明,昨晚这块玻璃遭受过鸟的撞击,难道那也是梦?我顿时迷惑了,那种撞击的声响,那只鸟的样子,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是梦呢?难道,就像那个恶梦一样,这些都是虚幻的?我看着透明的玻璃窗,想起了昨晚的那个黑影,想起他抚摸我脸颊时的触感,我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我闭上眼使劲的晃了一下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不晃还好,一晃之下,立即让我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摔倒在地上,我赶忙找了个柜子支撑住自己,定了定神后,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自己的身体又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虚弱了,就好像快要死掉一样,我嘲笑着自己,并朝着衣柜走去,我要出去散散心,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忘掉那个让我害怕的恶梦,于是,我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一套衣服换上后,就匆匆走出了房门。

天气显然不怎么好,没有阳光,没有白云,有的只是那一朵朵黑漆漆的乌云,乌云遮盖了大部分的光亮,让外面的世界看起来灰蒙蒙的,就好像要世界末日一样,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我的脑子里就竟是些死啊,末日啊的词汇蹦出来,弄得我心情更加的沉闷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当我抬头看的时候,小妖的办公楼赫然的矗立在我面前,哎,还是去找小妖吧,说不定和她聊聊会让心情变好一点,于是,我一头扎进了楼里,这次,我没有躲着保安,也没有忌讳与楼里的人见面,而是光明正大的杀到了小妖的办公室,此时的小妖正拿着杯子喝水,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差点没被自己的水给淹死,小妖腾地站起来:“小姐,你要死啊,就这么冲过来,也不打声招呼,想让我被老板拍死啊!”小妖显得有点生气,“是啊,我就快死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在死之前我都得来见你最后一面,所以,我就来了。”我平静地说完,也不理会小妖的反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小妖看我怪怪的,也顾不得生气了,她走过来,给我递了一杯水,然后在我身边坐下,“暮子,怎么了?很少看到你这种忧郁的表情啊,难道是失恋了?”小妖打趣道,但我完全没有心情理会她,还是面无表情的坐着,小妖看出了我的不对劲,赶忙收起了嬉笑的表情,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没有看她,而是看着手中的水杯,里面的水被我晃得溅出了不少,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还是开口了,“小妖,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不相信,我可是个无神论者,我又不像你……”小妖看了我一眼,立马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本来我也不相信的,可现在,我倒是有点糊涂了。”我还是头也不抬的说着,“到底怎么了?你见鬼了?”小妖有点不耐烦,声音顿时响了不少,于是,我就把我那几天做的梦告诉了小妖,可没想到,小妖听完,竟然笑了起来,我疑惑的看着她,脸上一副这很好笑吗的表情,小妖笑了一会儿后,喝了口水说道:“你呀,就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才会有那么莫名其妙的梦,其实很简单,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只要你停一段时间的小说,我保管你不会做恶梦了。”小妖笑着说,我则半信半疑,“真的?真的有效?我可不想再做那种恶梦了,不然我的寿命都要缩短了。”我皱了皱眉,“放心吧,听我的没错。”小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一定就像小妖说的那样,是我小说看多了才会这样的,那我就不看了呗,我这么想了之后,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我在小妖那玩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她最后赶人了,我才不情不愿的出了办公室的门,但此时的我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郁闷了,我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乌云中透出了一丝光线,就像此刻我的心情,即将褪去阴霾,迎接新的阳光。

我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看着外面来往的路人,嘴巴里哼着小曲,似乎我又回到了做梦之前的状态,突然,一个片段从我脑海里闪过,我清楚的记得,我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恐怖小说了,自从第一次做到那个恶梦之后,我就没再看了,可为什么我还会做第二个梦呢,而且又与第一个有所不同,我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影子,顿时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

第八章 第三次的梦境

虽然和小妖谈过之后心情放松了很多,但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心来,尤其是我一个人的时候,如果人多,我就可以让自己融入到别人的话题中去,不会去想那个恐怖的梦,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就很纠结了,我总是时不时的去想那个梦,那个黑影,还有那种被他触碰的感觉,一想到这,我又是一阵发冷,我赶紧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好让自己恢复精神,我走到洗手间,想洗把脸,我看着面前镜中的自己,突然有点恍惚,这是我吗?黑黑的眼袋,略显浮肿的脸庞,一看就知道是没睡好的表现,“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那只是个梦而已,别这么自己吓自己。”我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着,我看了一会儿镜子,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一直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好像镜中的人对我笑了一下,我当时的心跳一下子加速到了100次每分钟,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又向镜子看去,我很怕我看到的是另外一副样子,很怕镜中的自己真的在对我笑,我鼓起勇气,猛地抬头,镜中的人是我没错,而且和我一样,一副惊恐的表情,我用手捋了捋头发,镜中的我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我顿时松了口气,心里想着,我真是个傻瓜,自己都会被自己吓住,胆子真是小的可以了,一定是我这个礼拜都没睡好,所以产生了幻觉,于是,我赶紧用冷水洗了把脸,精神顿时好了很多。

夜晚又降临了,这是我现在唯一害怕面对的情况,但我又不得不面对,我总不能让老天阻止夜晚降临吧,所以,这就意味着,我又要惶惶不安的度过一个晚上,离上次做梦已经过去两天了,我每晚都会祈祷,今夜千万别再做梦了,我还真的就没有做梦,这让我安心不少,而且我也没再看小说了,现在,我不能让任何外界因素来扰乱我的思绪,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睡一觉,只要一晚就好,难道这也是奢望吗?我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月亮还是那么明亮,只是我的心却不再平静,但愿我今晚能睡个好觉,我想着,然后爬进了被窝躺下,我没有看天花板,没有数绵羊,我只是觉得很累,累得都快睁不开眼了,那就闭目养神吧,虽然身体很累,但我的意识却非常清醒,不管我怎么想办法催眠自己,它就是不肯休息,哎,我都快神经衰弱了,就这样,我闭着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吱呀”一声从房间的门口传来,在这安静的夜里,这声音显得格外突兀,我刚刚有点模糊的意识就在听到这声熟悉的开门声后,顿时警觉起来,我知道,他来了,那个恶梦中的黑影,他又来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在颤抖,我想动,但我就是动不了,不能睁眼,不能说话,只能靠自己的第六感去感知周围的一切,这种无助的感觉让我快发疯了,他到底想怎样?我的心里咆哮着,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除了开门声,一切都像前两个梦一样,没有别的声音,也没有一丝丝的气息,难道他真的是鬼吗?今夜,他又想对我做什么呢?我心里跳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我用尽力气去感知周围的一些,似乎感觉到他就在我的床边,对,没错,他此时一定正在看着我,看着我痛苦的想要摆脱的样子,一定是这样,我等了一会儿,他没有任何动静,我像具不会动的尸体一样,直直地躺在床上,忽然感觉自己就像别人蒸板上的鱼肉,随时都可以被人宰割,又过了一会儿,那个黑影还是没有动静,正当我感到奇怪的时候,一股冰冰的凉气吹进了我的耳朵,我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我想用感觉去辨别他的位置,但我感觉到的却是一阵又一阵的冰凉,似乎他靠得我很近,真的很近,就好像他就在我的耳朵旁边一样,凉气一次又一次的吹进我的耳朵,就像是他在呼吸,他到底要干嘛?我几乎打开了我所有的感官系统,但我依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暮子,你永远别想躲开我!”声音冰冷而熟悉,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除了开门声之外的声音,但也正因为这一句非人类的声音,让我顿时觉得如坠深渊,我感觉我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我从头到脚都在发凉,好像随时会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一样,我对自己说道,我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任他摆布,但我越是这么想,人就越发的感到冰冷,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啊,就好像我此时下到了地狱一般,周围的一切都让我害怕。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但我就像在死亡边缘走过一遭似的,冷汗浸透了我的睡衣,但此时,我已经慢慢的恢复了知觉,没有寒冷,只感觉全身粘糊糊的,似乎我出了很多汗,我慢慢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看了看房间周围,还是和我睡觉前一样,没有任何东西改变位置,门也没有开,我呼了口气,但又顿时绷紧了神经,我想起刚才那个说话的声音,那个声音在我听来竟然有那么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却完全想不起来,还有他说的那句话,什么叫我永远别想躲开他,我要躲开谁啊?而且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不可能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因为我当时意识比谁都清楚,只是身体动不了罢了,所以,对于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他到底是谁的问题上,我产生了极大的疑惑,但这些疑惑终究在我快想破脑袋的时候还是没有答案,于是,我干脆放弃了,我是一个简单的人,我不想把问题想得太复杂,即使我明明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即使我明明知道那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做梦而已,但我就是不愿意去面对,甚至可以说,我在逃避,我在逃避自己的梦境。

从醒来到现在,我一直呆呆的坐在床上,没有思考,只是呆呆地坐着,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只觉得自己好累,累得快虚脱了,我的身体,我的大脑,现在完全处于一种罢工状态,我转头看了看柜子上的夜光闹钟,指针指向了两点钟方向,原来已经这么晚了,这是我回过神来的第一个想法,既然我不想思考,那就不要勉强自己,于是,我仍旧裹着被汗水浸透的睡衣躺进了被子里,但眼睛却再也无法闭上,我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嘴里轻轻的说着:“一只绵羊、两只绵羊……”

第九章 恐惧

我睁着眼睛数了一夜的绵羊,但还是没有丝毫睡意,天很快就亮了,当阳光照进我的窗户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我才意识到夜晚已经过去了,可我完全打不起精神来,我穿着睡衣,一步一踉跄的走到了洗手间,我抬头看了看镜子,顿时吓了一跳,我,那个镜中的我,又憔悴了,仿佛过了一夜,我就老了十几岁一样,眼里布满了血丝,脸也蜡黄蜡黄的,看起来像一个得了绝症的重病人,不过我也差不多了,那个恶梦就像绝症一样,我要怎样才能摆脱它呢?我拿起梳子想梳头,但握着梳子的手却一个劲的在颤抖,这就是睡觉没睡好的后遗症吗?我苦笑了一下,然后随便洗了把脸就回到了房间。

这个房间,这个陪伴了我25年的房间,照理来说,就算我闭着眼,也可以清楚的知道房间里每样东西的位置和样貌,但现在看来,我突然觉得这个房间很陌生,看着熟悉的家具和饰品,我居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亲戚,反而有点让我恐惧,不是对东西,而是对于整个房间而言。此时,我正站在房间中间的地板上发呆,我木木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衣柜、电脑、桌子、还有我每晚都睡的床,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么不真实,我看了看床上的床单,那里还留有我出汗后的印记,它在告诉我,昨晚的一些都是真的,我真的被吓得不轻,我也真的听到了那个黑影说的话,“你永远别想躲开我”,真的吗?我真的躲不开那个恶梦,真的躲不开那个我从来没见过的黑影吗?我迷惑了,但同时我也厌倦了,一周里面,我做了三次恶梦,而且每次都是不一样的情节,他似乎正在慢慢的和我接近,从开始的触碰到昨晚的说话,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心底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因为我已经没有力气了,这一个礼拜的折磨,已经让我完全精疲力尽了,于是我干脆坐到了地板上,地板上凉凉的,凉意从我的脚底慢慢延至全身,这让我很不安,这种凉意让我想起了那几个恶梦的晚上,哪次不是被凉意所侵蚀,哪次不是让自己出了一身冰冷的汗水后才挣扎着醒过来,我讨厌这种凉凉的感觉,想到这,我几乎从地板上弹跳了起来,速度之惊人,我捋了捋身体上的皮肤,使劲的搓着,想让自己暖和起来,但我终究是徒劳的,我的手,我的身体,所有的皮肤还是散发着冰冷的寒气,就像此刻我的心一样,冷得让人绝望。

今天是个好天气,我走到阳台,阳光照耀到我身上,暖暖的,我想出去走走,但我真的很累,我搬了一把椅子,决定在阳光下坐一会儿,晒晒太阳,好让所有的阴霾全都被阳光杀死,就像消毒一样,即使身体外表的可以被杀死,但心里的呢,我要怎样才能杀死心里的阴霾呢?一想到这些,我又是一阵不安,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到底在害怕谁呢?我的心里没有答案,只有深深的恐惧,这种莫明的恐惧正在吞噬着我的心灵,我的神经,还有我赖以生存着的生活环境,我感到很无助,我不知道要和谁说,该怎么说,难道说我见鬼了吗?那还不被别人笑死,我可不想那么丢脸,更何况,已经精疲力尽的我,再也经不起任何别的折磨了,所以,我决定,我要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好,我不想别人来给我添乱,总有一天,我会想出解决办法的,我暗暗的下着决心。“暮子,你永远别想躲开我。”一个声音突然从我脑海里响起,我一时分不清到底是我脑子里的声音,还是刚刚我真的听到了,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我都条件反射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四下张望,偌大的阳台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外面也没有人的痕迹,那就是说,刚才,是我自己在回忆时想到的声音喽,可我刚才并没有回忆啊?我的心里起了一个问号,外面的阳光还在使劲的发挥着热量,但我已经感觉不到温暖了,我能感觉到的只是身体里越来越低的温度,还有脸上无比恐惧的表情。

第十章 转变

就这样,我在恐惧中度过了几天,这几天我没有去上班,我请了假,说是病了,所以单位给我放了假,要是在平时,难得放假,我一定开心得跟什么似地,但现在,我丝毫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有点忧郁,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我在想,会不会去工作反而要好呢,也许还能暂时忘掉烦恼,现在把自己歇在家里,倒让我有一种混乱的不安,每天手也不知道放哪,脚也不知道踩哪,反正就是有点混乱,但就算是上班,我也没有那么多力气,如果单位的人看到我现在这张脸,一定又要问东问西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们,所以只好躲在家里了。我已经25岁了,自己做什么事都已经有了分寸,所以,即使我休息在家,爸妈也没怎么管我,只是偶尔问问,我也就敷衍敷衍他们就过去了,我没有精力去解释那么多,不管是同事,还是父母,我只想一个人安静的思考,只要一个人就好。

今天是2011年4月22日,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只是风有点大,但总体来说天气还是很好的,早上,我睡到了六点起床,虽然休息在家,但我却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很早起床,我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所以我喜欢在早上起床后慢条斯理的打理自己,当然,女孩子嘛,往往呆在镜子前的时间是最长的,我也不例外,有时候一呆就是半个多小时,害得我妈老以为我被马桶给冲走了,我打理好自己后,就坐下来吃早餐,我的早餐很简单,就是把超市里买来的冷冻食品扔进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既方便又省时,我两三口就吃完了早餐,之后就打开电脑玩了起来,我上了QQ,也许是时间还早,线上都没有什么人,偶尔会有陌生人和我聊天,但我都没有理他们,无非就是一些无聊的“早啊,你好”之类的,完全没有新意,于是,我把QQ挂着,然后玩起了别的游戏。以前的我喜欢看恐怖小说,所以偶尔也会突发奇想,想自己也写写看,所以,我在一个小说网站上注册了,把自己写的一些小说发了上去,老实说,看别人小说的时候没觉得,但真的自己写了,才发现,原来并不是那么好写,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感才行,不过一旦写好后,又会觉得很有成就感,总之是一种很纠结的感情,但我还是乐在其中,毕竟这也是我喜欢的事之一啊,所以,我不想放弃。

由于我最近都没有什么精神,没有看小说,也没有了那些灵感,自然我就没有再写小说了,但我却找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办法,那就是睡觉,睡午觉,我是一个从来不睡午觉的人,但现在开始,我要改变一下,因为放假的日子真的很无聊,我想让时间过得快一点,可每次我看闹钟,都只过了几分钟而已,这实在太难熬了,所以,我才决定用睡午觉来打发时间,一觉醒来,都可以直接吃晚饭了,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那就是我要把晚上睡不着的几个小时在白天补回来,那样就会让我精神好很多,至少我不怕会做梦了,就算要我晚上醒着,也不会感觉太累,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第十一章 恶梦相随

因为那个恶梦,我的生活被完全打乱了,尤其是作息时间,本来应该是睡觉的时间,我却睁着眼瞎想一些东西,本来应该是醒着的时间,我却在床上呼呼大睡,我完全把白天和黑夜颠倒过来了,本以为这样我就不会再做恶梦了,但我期望的事总是事与愿违,我不想让它发生,它就是偏偏要发生,没有人可以阻止,没有人。

今天是2011年4月26日,和前几天一样,外面的天气好的不得了,阳光普照,风也暖暖的,似乎在预示着夏天即将到来,我看着家里阳台上放着的花盆,里面的植物开满了鲜艳的花朵,虽然不知道花的名字,但光看颜色就让我心情好了一大半。

今天又是一个很无聊的日子,我的病假还没有到限,所以,我就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洗漱,吃早餐,然后玩一上午的电脑,时间就很快过去了,不知不觉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因为没怎么运动,所以我并不是很饿,我随便在碗里扒拉了两口饭,就又走回了房间,我一边走,还一边听到老妈的唠叨在背后响起,她在抱怨我越来越懒了,但我没有理会,而是装作没听见,低着头一溜烟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也许只有在自己的房间,我才能感觉到一丝自由吧,因为这是我的小天地,我想干什么都可以,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当然,在这个时候,我还能干什么呢?答案就是:睡觉。我在床上铺好了被子,然后换了睡衣钻了进去,还是睡觉比较舒服啊,我脑子里这么想着,很快就睡熟了,但睡着睡着,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呢?我想了想,虽然我的脑子在转动,但我却没有睁开眼睛,对了,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不对劲,此刻的我,全身软软的,好像完全使不上力气,我想睁眼爬起来,可我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这种感觉如此熟悉,果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的房门开了,我记的很清楚,我睡觉前是锁上门的,所以不可能是妈妈,那会是谁呢?我心里想着,即使我早就有了答案,但我就是不愿意承认,毕竟,现在是白天啊,但接下来的事就好像非要验证我的答案是对的,进来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在夜晚缠着我的黑影,确定这点后,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那个黑影总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在我身边,让我恐惧过后又悄然离开,当然,谁会对这种事情有心理准备呢,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嗯?白天?对啊,现在是白天,我的心里恍然大悟,但又马上产生了疑问,如果现在是白天,那那个黑影又怎么会出现呢?就在我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手突然动了,但不是我自己的意识让它动的,而是很被动的举了起来,我只感觉两只手被牢牢的按在枕头边,丝毫动弹不得,但我却感觉不到任何触感,只觉得一股凉意向我袭来,就好像那个黑影正在我的上方一样,没错,他的确在我上方,而且就压在我身上,虽然我感觉不到重量,但我知道他在,他此时就压在我身上,我从来没有跟他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虽然没有重量,但我却感觉到了很强大的凉意袭来,他要干什么?我一下子慌了神,但我却做不出任何的反抗,“暮子,你想摆脱我吗?”他说话了,声音还是冰凉而熟悉,“我当然想拜托你,快从我身上滚开……”我心里呐喊着,但我没办法告诉他,他也没有理会我,接着说:“你是我的,你永远别想摆脱我……”他的声音有那么一点情绪波动,似乎有点愤怒,就在这时,“咚咚咚”,我听到房门响了,妈妈在喊着我的名字,我顿时变得轻松许多,那种压抑和无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力气,我募地睁开眼睛,突然感觉很刺眼,我差点忘了,现在是白天,我坐起身,看了看明亮的房间,一切都显得很和谐,但只有我感觉很冷,我无法忘记刚才他在我身上的感觉,我无法忘记他还没有说完的话,无法忘记那句“你是我的,你永远别想拜托我”,我回忆着刚才梦中的一切,对于那个黑影的出场方式我早已经习惯,但让我不习惯,甚至是感觉到恐惧的是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的举动,还有他越来越偏激的话语,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我感到不安和害怕的是,就算是白天,他也闯到我的梦里来了,他就像是我的梦魇,更像是一个鬼魂,只要我在睡觉,他就可以随时随地的来向我报道,并且进行恐吓,我实在受不了了,难道真的要我不睡觉,才能摆脱他吗?我用双手使劲的搓着惨白的脸颊,却突然瞄到两只手的手腕,我的手腕上有红红的印记,左右手各一条,就好像刚被人掐过一样,看到这两条印记,我顿时惊呆了,怎么回事?那个黑影在梦中压着我的手腕,然后现实中我的手腕就真的出现了两条大小差不多的红色印记,难道梦境变成了真实吗?一想到这,我的整个人就像结冰了一样,好久都不能回过神来,直到妈妈再次敲响我的房门,我才从惊恐和惊诧中缓过来,我穿上外衣,掩盖着手腕上的印记,然后下床去开门,虽然做着动作,但我此刻的思维就像停止了一样,我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而无法自拔,就连我妈看到我此时惨白的脸色也被吓了一跳,她在我面前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摇了摇头,只是,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此刻,我的心以最快的速度变成了一片死水,无论怎么晃荡,它都不会再有涟漪了,而那个梦,它也将一直伴随着我,直到生命的尽头。

第十二章 寻求办法

自从那个黑影在白天出现,自从我的手腕上多了两条被掐出来的红色印记,自从很多我都记不清的事情开始,那个黑影就频频出现在我的睡梦中,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它都时时刻刻的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不但如此,而且每一次的梦都会和上次有点差异,从一开始的触碰,到后来的说话,再到现在的一些举动和偏激的话语,每一次,我都会胆战心惊的听他在跟我讲话,至于他说什么,我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非就是一些“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离开”之类的话,听着似乎是在质问他的爱人为什么要离他远去,可他的爱人是我吗?应该不会啊,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认真的谈过一次恋爱呢,哪来被我抛弃的爱人啊?虽然我很疑惑,但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不能动,不能说,也不能看,只能做一个无声的听众,默默地听着那个黑影时而悲伤,时而愤慨的倾诉,每当他说到激动的地方,都会跑到我的床边,然后激动地摇晃我的身体,也总是在我觉得快要散架的时候,那个黑影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剩下我脸上疲惫而惊恐的表情,我都快被他弄得发疯了,他到底要我怎么样呢?我总是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的问道,但镜中人并没有给我答案,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怎样才能摆脱那个死死缠着我不放的恶梦,我看着镜子,脸上又是一副绝望的表情。

有时候,人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你永远也现象不到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当你觉得快要无法承受的时候,你的大脑就会给你传送信息,告诉你要坚持下去,那个时候,人的自身又会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力量,让自己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大,甚至都没有了极限,我想我现在就是处于这种状态吧,当前几天看到我手上的红色印记时,我完全崩溃了,但想不到,经过这几天频繁的做恶梦,我的承受能力似乎加大了不少,至少还没有产生要放弃的念头,所以,我明白,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不能每次都让那个恶梦来主宰我,我要先发制人,于是,我找了好多的资料,网上,书籍上,只要能让我不做恶梦,不管什么办法我都不会放过。一天,我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段话,它是这么说的:在医学心理学上,梦是人白天行为或是生活的一种写照,叫做心理暗示,就如同俗话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晚上好做恶梦,可能是你某种情绪的波动或是某个事情的影响,还有自己的性情有时候也会影响自己晚上的睡眠,导致做梦。要想晚上有个好睡眠,就要让自己处在一种愉悦的心情下,保持一种积极的心态,在每天睡觉前,给自己几分钟的时间,让自己的心情平静,想一些高兴或是积极的事情,然后再入睡。最好是让自己的心灵找到依靠,比如和父母一起睡,或是和自己的恋人好友等,这样就会有一种安全感。让心理平静一些”我看了觉得很有道理,最近我的心情一直都被那个恶梦给影响着,丝毫没有开心的事让我记得,或者说,我丝毫没有去做过什么让自己开心的事,所以我才会恶梦连连吗?想到这,我顿时觉得一阵轻松,就好像胸口憋着的气一下子找到了出口,好久都没有那么轻松了,看来真的是我太紧张了,不就是恶梦吗?至于那么紧张吗?弄得自己神经兮兮的,我嘲笑着自己,如果我按照上面说的去做,是不是就不会再做恶梦了呢?虽然心里有点怀疑,但我还是想要试试看,毕竟这是我看到过最简单,也比较靠谱的方法,但没过多久,我刚放松的心情忽然又紧张起来,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我梦境里的情景会在现实的人身体上呈现呢?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自从看到手腕上的两条红色印记,我的精神就没有一天放松过,我深怕如果我梦到那个黑影伤害了我,在我醒来后会不会真的出现在我现实的身体上呢?但除了那两条印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别的伤痕,虽然在梦中我老是被他伤得不轻,但却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现实的身体上,难道那次只是一个巧合吗?我捋起袖子,看了看手腕处,那两条红印已经看不到什么了,只是皮肤还有点红,于是我又把袖子拉了下来。曾经,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它说,如果梦境中的事情出现在了现实的生活中,那是因为人的执念,因为对某件事或人一直都放不下,所以才会把梦境中的事情当成现实,也许是自己在做梦的时候做的一些事,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我想到以前看到的一本书上是这么说的,难道我梦游了?对于我手上的印记,我大胆的做了这个猜测,不会那么邪门吧?想到这,我顿时晃了一下脑袋,脸上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之后,我便关了电脑,但就在我回身的那一刻,我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疑问,我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呢?

第十三章 尝试

网上说,我要试着让自己的心灵找到依靠,这让我自然而然想到了小妖那丫头,我的恶梦只对小妖说过,虽然不是全部,但她应该可以理解我的,至于父母嘛,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无法跨越的代沟,所以,我想都没想,就拨通了小妖的手机,手机那头传来小妖久违的声音,我一听到她的声音,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都快忘记了,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出过家门了,自从做了那个恶梦开始,我就把自己关在了家里,除了父母,没有人和我说话,而且我还喜欢胡思乱想,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梦中的情节,那段黑暗的日子几乎让我脱离了人群,脱离了朋友,甚至是这个世界,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如果不是我够坚强,那我就会一直被禁锢在自己的梦境中而无法自拔,那是多么可怕的事啊,还好我及时醒悟,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和小妖通了将近半小时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有和人聊天,我听着小妖的声音,只觉得有点刺耳,我告诉小妖我要去她家住几天,她开心的跟什么似地,但还不忘抱怨我这么久没有联系她,而我只能向她表示道歉,并承诺会请她吃饭,她这才放过了我,我不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想请小妖吃饭,我想她了,不,确切的说,我想这个世界了,挂了电话后,我就开始梳妆打扮起来,这段时间我一直很颓废,基本上没有注意过自己的仪表,现在朝镜子里一看,差点没晕过去,才过了两个礼拜,我就从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一个中年妇女,还是在更年期的中年妇女,我的天哪,这副尊容怎么见人哪,我心里想着,手上马上忙活了起来,洗脸、化妆、梳头、穿衣,等这一切都弄好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看来自己的确邋遢好久了,但收拾好之后还是很漂亮的呢,我朝着镜子嘿嘿一笑,然后便走出了家门,这次,我一定可以摆脱那个恶梦,一定可以的,我想着,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1 / 2)
恶梦手札

恶梦手札

作者:火舞妖娆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简介:在恶梦中苦苦挣扎,用尽一切努力,只为摆脱恶梦的纠缠,但是真的能摆脱吗? 节选: 第一章 首语 人生在世,只要是拥有生命的生物,都会做梦,美梦、恶梦、或者是一些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的梦……在所有的生物中,当然也包括我,我偶尔也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有好的,也有坏的,不过,那些梦对于我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不会刻意地去记住它,但有些梦又不得不去记住,不是我不想忘记,而是根本没有办法去忘记,从开始到现在,循环又循环,它一直折磨着我,所以,我写下这些文字来告知世人,梦,并不一定就是虚幻而飘渺的,也不要完全无视它的存在,因为,当你一旦忽视,它就可能悄无声息的钻进你的生活,打乱你的思绪,吞噬你的心灵,最后以华丽而震撼的收场来迎接生命的终结。我,现年25岁,是一个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人类,我用我短暂的一生来警示人类,请你一定要相信,当你睁开眼迎接新一天来临的时候,恶梦也随之苏醒,并悄无声息的进入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人能够逃脱这命运般的厄运,然后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好好的活下去,就当是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可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