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独孤雁和方重生和沈胜衣

时间:2018-07-25 13:48 /灵异悬疑 / 编辑:豹哥
主人公叫独孤雁,方重生,沈胜衣的书名叫《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本小说的作者是黄鹰创作的古代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变化大法道:“难怪。”变化大法师“霍霍”突然虚声两掌,道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1.7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读完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在线阅读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试读

变化大法道:“难怪。”变化大法师“霍霍”突然虚声两掌,道:“沈施主快剑名震江湖,今日有幸相逢,贫僧非要见识一下不可了。”

白玉楼冷笑道:“不见识也不成!”变化大法师“哈哈”一声,猛一长身,一拳迎面向沈胜衣击过去!拳动风生,拳未到,轻风已经扑面!沈胜衣左手剑一划,裂帛一声,将拳风划断!变化大法师立即收拳,道:“好厉害的剑气!”

沈胜衣道:“大法师的拳风一样惊人1”一顿忽问道:“若是沈某人没有走眼,这该是少林无影神拳!”变化大法师面色微变,道:“好眼力!”

沈胜衣道:“少林名门大派……”变化大法师接道:“少废话!”脚步一动,身形陡前,“双龙出海”,双拳疾声向沈胜衣胸膛!击出的时候,只是两拳,击到了一半,两拳已变成十六拳,左八右八,分击沈胜衣胸膛十八处要穴!掌快轻猛,变式的迅速,实在是沈胜衣生平仅见!他没有退让,剑一引,十六剑刺出,分截十六拳,剑风“嘶嘶”

地作响,将拳势一一划断!

变化大法师轻喝一声:“左手快剑果然名不虚传!”整个身子陡然拔起来,翻滚左半空!他的拳脚同时展开,左七右八十五拳,左八右七十五脚!那刹那之间,他简直就像是一只浑身布满了尖刺的刺猬,凌空滚动着,猛攻向沈胜衣!沈胜衣衣剑更快,那刹那人剑合成一体,亦仿佛变成了一只刺猬!

破空声乱响,突然拳脚一敛,剑影亦一散,变化大法师凌空落地,沈胜衣倒退三尺,剑隐在肘后!变化大法师前胸左右双肩衣衫之上,裂开十数道缝子,沈胜衣双袖胸襟俱裂。旁观众人虽然并不是全部都看得出其中的变化,但现在看见两人这种情形,亦已想像得到那刹那接触的凶险!

沈胜衣第一个开口,道:“大法师好快的拳脚!”

变化大法师沉声道:“沈施主好快的左手剑术?”语声再一沉,突喝道:“再接这一脚!”一屈左脚,突然间一弹跃起,右脚飞踢沈胜衣!沈胜衣临敌经验的丰富,竟然看不出这一脚的变化!这一脚的奇诡迅速,更就难以言喻。沈胜衣当机立断,抽身急退,倒踩七星步,一刹那七闪!变化大法师这一脚终于落空,但是在沈胜衣闪避范围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已被他这一脚完全踢碎!,白玉楼耸然得容,脱口道:“观音足!”变化大法师应道:“正是!”仍然单一脚立地,猛可一旋,一股旋风也似欺向沈胜衣服,屈指同时五弹!沈胜衣道:“达摩指!”

长剑急划,嘶嘶声中,指势被他划断。变化大法师道:“好!”拳收回袖,双袖交剪,“呼呼”卷出,其急如风,其势如剪,其利如刀!“流云袖!”沈胜衣剑击掷来双袖,一面道:“少林寺七十二种绝技,大法师学会的可真不少哇!”

变化大法师冷笑,右手从袖中伸出,并指疾声了出去!他的左袖如刀,右指如剑,刀剑齐施,此消波长,迅速攻前。

沈胜衣左手仿如没有腕骨也似,剑在他的左手中,飞轮般转动,拒左袖,封右指,双脚同时急踩七星步,闪下盘踢来的鸳鸯连环腿。百招未过,在他们周围两丈的所有东西经已化成粉碎。旁观众人不由自主的倒退,衣衫仍然被激得猎猎作响。

变化大法师额上汗珠开始滚落,沈胜衣的衣衫亦已被汗水湿透!变化大法师拳变掌,掌代指,指又变回拳,功势一次比一次凌厉。沈胜衣一剑千锋。剑势亦一次比一次的迅速。众人面皆变色,却一声也都不敢发,唯恐影响沈胜衣的心情,分散沈胜衣的注意。

“现在这一战,你我胜负以你看如何?”激战中,变化大法师突然这样问沈胜衣。

沈胜衣道:“武功你胜我,经验却是我在你之上,这一战,无论是谁败,胜的一方也必须付出相当代阶。”

变化点头,道:“贫僧死不足惜!”沈胜衣道:“能够死在大法师这种高手的面前,沈某人亦死而无憾。”

变化大法师道:“你尚年青,年青有为。”沈胜衣道:“生死由命,又岂是人力所能够挽回?”

变化大法师大笑:“好!视死如归,好汉子!”笑语声一落,拳脚袖齐施,功势更猛烈。沈胜衣人剑飞闪,掠上楼中那张八仙桌,那只是刹那,轰一声,八仙桌在变化大法师拳下碎裂,沈胜衣桌碎之前,人已经跃下,凌空一剑,刺向变化大法师的胸膛。变化大法师反应之快,出手之快,实在出沈胜衣的意料之外。

间不容发之间,他双掌猛如闪电也以一翻一拍,将沈胜衣那支剑拍在双掌之间。沈胜衣不由脱口一声:“好!”这一个“好”字出口,两声惨叫突然划空传来,闪电也似的一道剑光,同时从楼外飞进!

剑光迅急而辉煌。

风入松小剑方从袖中飞出,刀光便已在眼前闪现!独孤雁把握机会,一刀斩向风入松咽喉。风入松右手长剑一抹,叮的将飞刺过来一刀震飞,冷笑道:“只是这一刀,还要不了我的命!”

独孤雁刀收倒发,电光火石间,又连刺三刀!风入松立原地,从容以剑挑飞,又说道:“这样子的武功也敢与老夫较量?”

独孤雁闷哼一声,道:“这样的武功,却已经足够将段天宝斩杀刀下。”一顿接道:

“徒弟不过如是,师父未必怎样高明!”

风入道:“你口才不错,可惜老大向来不喜欢与别人斗口。”语声一落,人剑骤起,九九八十一剑连绵划出,织成了一道剑网,撒向独孤雁。独孤雁链子刀飞舞,接连三十六刀急斩,但都斩在剑网上,被震了回来。风入松剑势不停,脚步不停,缓步向独孤雁斩过去!独孤雁斩一刀,不由退一步,到他突然醒悟风入松的用意,人已经被迫入死角,后背已接近钢栅。

“不好!”他暗呼一声,回身挥刀,铮铮铮三声,挡住他退路那道钢栅的钢枝已被他刺断了三条来。他身形一矮,立即从钢栅铁口窜出!风入松十七剑几乎同时刺在那道钢栅上。

独孤雁衣衫下摆亦被剑削去。风入松十七剑,回剑一引,亦将旁边三条钢栅削断,欺身迫出。独孤雁—窜半丈,头也未回,反手已一刀飞斩回去,正斩向从钢栅缺口追出的风入松。可惜他的刀虽快,风入松的剑更快,剑往面前一抹,便已将来刀震开去!独孤雁收刀,身形再展动,突破出小楼,落在一座假山上。风入松人剑如闪电划破长空,紧迫不舍。

独孤雁假山上刀势再展开,凌空十八斩!风入松人剑半空中连成了一道直线,剑尖嗡嗡的不停震动,震出了漫天剑芒,独孤雁十八刀竟然不能够将他的来势截下来。独孤雁看在眼内,心头骇然,他早就已知道风入松武功高强,但高到这个地步,实在他意料之外。他的第十九刀尚未斩出,风入松已踏足假山,一剑当胸刺到。那刹那之间,独孤雁最少已想到三种方法,四种招式避挡这一剑,可是他一种方法一种招式也没有用,竟然就以胸膛迎向刺来的利剑。

“夺”的利剑穿心,独孤雁一声惨呼,风入松几乎同时也发出了一声惨呼来!独孤雁的弯刀已同时反削入他左肋下的要害。

独孤雁可以闪避封挡,而竟然不作任何闪避封挡,这实在在风入松意料之外,他方自一怔,刀已经削入。风入松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痛苦!鲜血怒激,染红了他一身锦衣,他怒瞪着独孤雁道:“你疯了!”

独孤雁大笑,道:“我既然打不过你,总得想个办法来与你同归于尽。”他本就是一个杀手之中的杀手,要与一个人同归于尽,当然无论时间分寸各方面都会拿捏得恰到好处!风入松武功虽然高强,深处禁宫,江湖经验到底比不上独孤雁,最要命的却是他心高气傲,根本就瞧不起独孤雁。他当然也想不到,武功是一回事,杀人又是一回事,独孤雁武功虽则不如他,在杀人方面,却远比他高明。现在他总算知道,可惜却已经太迟。

鲜血在奔流,他的生命也开始消逝。独孤雁当然没有风入松支持得那么久.笑语声一落。他人亦倒。风入松却就在这个时候往上拔起来,随着他身形的拔起,手中剑从独孤雁的心胸拔出。剑出,血亦出,如箭般射出独孤雁的胸膛,他身形再一矮,从假山上滚落。刀亦从风入松左肋下脱出,风入松凌空一拔丈八,右手猛一挥。剑脱手飞回,剑光闪电般划过长空,飞入小楼中,飞向变化大法师。

这一剑的威力同样惊人!

变化大法师双掌才将沈胜衣那支剑夹住,风入松那支剑已飞至。他眼旁瞥风剑到,却已经无从闪避。若是松手,沈胜衣那支剑必穿胸而过,虽然沈胜衣无意杀他,在这种情形之下,亦无法控制那支剑去势的。那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变化大法师心念甫转,已感觉到那一剑的寒气。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惨笑,也就在这刹那,他感觉一阵钻心的痛苦!一阵前所未有的痛苦!风入松那支剑从他的左肋穿入,穿透了他的心脏。他的双掌不由自主一松,沈胜衣那支剑势如破竹,直入胸膛:

沈胜衣立即收剑,三寸剑尖仍然刺入变化大法师胸膛之内。三寸未足致命,致命的是风入松那一剑!沈胜衣脱口呼道:“大法师!”

变化大法师无言倒下,倒在血泊中。沈胜衣叹了一口气,身形倒掠,穿过钢栅的缺口,飞掠向小楼之外,一面大呼:“风老前辈。”

“在这里!”风入松居然还能够应声,他半跪在那座假山的后面,一手扶着假山,面如金纸。沈胜衣落在风入松的身旁,一把扶住风入松的右臂,道:“老前辈……”

风入松接口问道:“我那飞剑一击怎样了?”沈胜衣道:“飞入了变化大法师的心脏!”风入松一笑,道:“很好。”……笑意未逝,语声已断,眼帘垂下,头也侧过一旁。

沈胜衣又叹了一口气。白玉楼这时候又凌空掠下,一面急问道:“怎样了。”沈胜衣摇头,双手将风入松的尸体抱了起来。白玉楼叹息一声,道:“真可惜!”

除了这三个字,亦已无话可说。沈胜衣抱着风入松的尸体,向小楼掠回。白玉楼即时道:“我们去找慕容孤芳。”

沈胜衣道:“她也许已走远。”白玉楼道:“伤了脚,谅她也走不了多远。”一顿握拳道:“我生平最恨就是这种临危不顾屑下,独自去逃命的人。”沈胜衣道:“也许她是另有目的。”

白玉楼道:“何以见得?”沈胜衣道:“看来她不像是那样的人。”

白玉楼冷笑。沈胜衣接道:“若是我没有推测错误,相信我们快就会找到她,而且说不定,会令我们很意外。”

沈胜衣的推测并没有错误。慕容孤芳虽然并没有留在墙洞之后,却有一条血路留在那边的地上。他们跟着那条血路,很快又看见了慕容孤芳。还看见十多样天下无双的奇珍异宝。

血路将他们引到慕容孤芳那个藏宝密室。密室的石门并没有关上,血路伸入室内。

沈胜衣他们跟进室内,就看见慕容孤芳盘膝坐在一副玻璃棺材前面。

白玉楼目光一落,苦笑道:“沈老弟,果然不出你所料。”沈胜衣脚步停下,道:

“像她这种人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种失败的,大势已去,她又怎会忍辱偷生?”

慕容孤芳目光正落在沈胜衣的脸上,道:“明白我的人,相信就只有你一个了。”

沈胜衣剑入鞘,叹息道:“成败不足以论英雄,对于姑娘的成就,沈某人衷心佩服。”

(94 / 95)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

作者:黄鹰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简介: 讲述沈胜衣与步烟飞为保护白玉山庄的白冰而与“红梅盗”慕容孤芳斗智斗勇的故事。 慕容孤芳本为慕容世家传人,为重振家族声威,准备从武林首富白玉楼手中夺取「唐门火册」。 可惜,白的挚友、大侠沈胜衣一直在白家作客,让慕容不敢贸然下手。 慕容遂化名金梅盗向白发出怪帖,声言要劫走其女白冰; 沈出移花接木之计,将其女友步烟飞冒充白冰,以查出红梅盗的下落…… 武侠小说名家黄鹰的“大侠沈胜衣”系列之首部。 作者简介 黄鹰,本名黄海明(1956——?),又名黄明(另有一说王明),另有笔名“卢令”。“灵异推理派”作家。1956年10月28日生于北京。原籍广东中山。童年来港。读中学时就开始撰写武侠小说。其创作风格受古龙影响颇深,以接写古龙《惊魂六记》成名。代表作《天蚕变》、《大侠沈胜衣》系列。其中《沈胜衣》还被“丽的映声”改编为电视剧。 黄鹰是一个多面手,在香港出版界、电影界、电视界及漫画圈内均享有盛名。1980年,创作电影剧本《贼赃》,之后又陆续创作出数十部电影剧本,并涉足出品人、监制、导演、演员等职业;此外,还曾进入“环球出版社”工作,为该社出版的书刊画插图。 黄鹰是极好鬼神的,一手操刀电影《僵尸先生》以其“鬼才”风靡了大江南北。 相关文章请点击: 《十三杀手(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银剑恨(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相思夫人(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凤凰劫(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无肠公子(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银狼(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死亡鸟(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屠龙(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鬼箫(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碧血幽灵/鬼血幽灵(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追猎八百里(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风雷引(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七夜勾魂(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大侠沈胜衣/无双谱(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魔刀/天魔刀(沈胜衣传奇系列)》作者:黄鹰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