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小说推荐 婢女异闻录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8-08-20 14:51 /灵异悬疑 / 编辑:理惠
主人公叫花椰,花隐寒的小说叫《婢女异闻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常无言犹豫,开口先咳嗽数声,才

婢女异闻录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30.4万字

预计时间:约5天零1小时读完

《婢女异闻录》在线阅读

《婢女异闻录》试读

常无言犹豫,开口先咳嗽数声,才道:“王爷,卑职觉得此处似乎……不大妥当。”

常胜王挑眉,常无言继续道:“王爷,此处卑职随王爷也来过几次,甚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座城池?此处楼阁亭宇,咱们往京城去的路上还未见过,这才半个多月的功夫,怎么就平地而起?王爷,疑点甚多,当须小心在意。”

常胜王自然也心知此中有怪异,但现在精神轻松,便对甚么都感兴趣,便道:“咱们且去看一看,片刻就回,不就行了?难道里面还住着甚么吃人的妖怪不成?”听说可能有妖怪,蔺无相立即拎起两把大锤,道:“若真如此,俺便一锤一个,全部砸成肉泥!”常胜王挑眉道:“好!不愧是寡人身侧第一勇士。”

常无言向蔺无相横了一眼,咳嗽道:“王爷若执意一探究竟,那卑职亦要紧跟王爷身侧,若真有不测,我二人好歹也可护了王爷出来。”常胜王摆手道:“哪有这么夸张?寡人无非好奇,看一看便离去。”

常无言见劝不动他,只得跟前他前行,三人鞭鞭打马向灯火最胜之处驰去。离得越近便越是真切的听到众女子调笑之声,还有各种美食以及美酒的芳香气味扑面而来,勾引的常胜王心痒难搔,但见面前突然横出一条小河,小河边杨柳依依,随风拂动,河面每隔过数丈便架有一座小桥,玲珑小巧,通体浑白,似是汉白玉所砌。

常胜王将马驶向桥边,正欲打马过桥,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笑声:“哎唷!官爷,当心那!”

那声音似蜜般甜,常胜王心头一跳,转过马头,却见桥边树下立着一个女子,穿素色底的衣裙,上绣桃花,掩着唇咯咯的笑道:“官爷,您这马的蹄儿,可过不得我们这‘不归桥’啊。”

常胜王笑道:“怎么,寡人还要下马走过去不成?”那少妇挑一挑眉,左右看了看常胜王和常、蔺二侍从,又是咯咯一阵笑,拍着巴掌道:“希罕,今天来了贵客了!”

她这一声娇呼,无数女子皆自河那边一涌而出,见是常胜王,诘诘咯咯笑个不停:“啊呀,原来是王爷!可把姐妹们盼的好苦啊!”常胜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已有人自他手里接过了马绳,拥着他便过了桥,将推带入一间富丽堂皇的阁楼之中,团团围了他坐下。常胜王从来未如此受欢迎过,通常女人们见了他都会比较矜持,哪有如此开放的?便道:“别推、别推,寡人的两位侍从可在?”有人回答:“在!”常胜王听得到声音,眼前全是女子衣裙,哪里还找得到人影。

这般你推我搡的,令常胜王不耐烦起来,大喝道:“住口!”众女子皆是一静,常胜王道:“都给寡人坐下!”众女子便自找座位,没有座位的只好席地而坐,脸上却仍是笑嘻嘻的,不见丝毫惊恐之色。常胜王随手一指一个翠绿色衣裙的少女,道:“你先说罢,你叫甚么名字?”那女子似是受宠若惊,在众女子羡慕的眼神中站起道:“回王爷的话,小女子名叫翠蓉,今年……”常胜王摆一摆手,不待她说完便又道:“这里是甚么所在?”那少女挑眉笑道:“这是我家大姐专门为……嘻嘻……专门为王爷这样的男子置办的地方。”

常胜王挑眉道:“专门为寡人?——你家大姐是谁?缘何要如此铺张,专为寡人而来?”他这一问,不只是翠蓉,众女子也都是嘻嘻呵呵笑声不绝。常胜王无奈道:“好罢,就当寡人是上了当,但你家大姐是否也该出来见寡人一面?”

翠蓉掩口笑道:“我家大姐不易见……”她俯下身,慢慢爬到常胜王的脚边,摸着他的大腿,道:“今夜……不如就让我们姐妹,好好侍奉王爷,等明日若有机缘……我姐妹再想办法,引王爷去见大姐……”她一边说,一边慢慢扭动着腰枝,将胸_脯贴在常胜王的腿上。

常胜王眯起眼睛,一伸手便捏住她一侧的乳_房,用力捏动,笑道:“你们到底有甚么阴谋,在贪图寡人甚么?不妨趁现在寡人没有生气,乖乖说出来。”翠蓉胸_部被他抓住,竟似十分舒服,口中嘤咛一声,便仰面软倒在常胜王双腿之间,喘息不止,竟似回答不上话来。

众女子见她这般模样,脸上羡慕之色更甚,常胜王神情微一恍惚间,忽觉背后也贴上一个柔_软玉_体,同样是一位少女吐气如兰,轻声道:“王爷……就让我姐妹侍奉王爷一夜罢……王爷可知,我姐妹想等一个真正的伟男儿前来,可已等了多久……”她一面说,一面竟就开始解着常胜王的腰带。

常胜王反手一把抓住她手腕,用力向一边甩开,站起身怒道:“谁让你碰寡人?寡人要与何人同乐,向来只由寡人说了算!”他虽发怒,众女子却似更加欣喜,皆匍匐于地,连声道:“是……是,奴家不该造次……”却真的不敢再主动靠近。

常胜王冷哼一声,坐回椅中,道:“寡人的酒呢?”一位白衣女子忙应道:“是!”从地上爬起来,竟衣衫不整,似是已经宽衣解带,却也不收拾,任自己胴_体半露,走到常胜王身侧,为他斟满酒杯。常胜王眯起眼,目光在她身上盘旋片刻,那白衣女子似是知道常胜王正在看她,竟喜的浑身发热,呼吸也变的粗了起来,常胜王却已收回目光,冷笑道:“如今全国颁布大丧令,尔等难道不知么?所有娱乐场所皆要关闭三年。你们公然违反,难道是要造反不成?”

一位身着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忍不住冷笑到:“三年?不过朝夕一瞬……”众女子一惊,回头瞪她,那女子似亦是明白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收口。常胜王冷笑道:“不错,确是朝夕一瞬,但那过世的,毕竟是寡人的生母!而你们却连这‘朝夕一瞬’的丧期也不肯守,对寡人如此不敬,却让寡人如何与尔等共乐?”

一位青衣女子掩口笑道:“王爷,哪有这般严重?人生来去几十载,总有一天会入轮回。不如在这之前,让姐妹们好好服侍您,及时行乐才是人生真谛!”常胜王心念一动,那女子站起身,将衣衫褪下一些,露出粉色嫩肩,道:“王爷……难道我们这么多绝色美人在您面前……您还能不动心么?”

常胜王当然动心,只是他偏偏不爱自己送上门来的女子,伸手一指坐在最角落的一个暗绿色衣服的少女,道:“你,叫甚么名字?”那少女一惊,众女子也一惊,那少女急忙站起身,道:“王爷叫奴婢么?”

常胜王听她自称“奴婢”,立时联想到一个表情冷漠的婢女,心中一暖,对这个少女多了一分好感,道:“不错,寡人就是叫你。你上前来!”那少女便在众女子讶异的目光中走到常胜王跟前,下跪道:“奴婢名叫小蝉。”常胜王笑了笑,道:“寡人要见你家大姐,你可引寡人去么?”那少女道:“王爷不要姐妹们服侍么?姐妹们可都是人间百年难遇的绝色女子啊。”众女子皆露出赞同的神色.

二十一章 佳人

 

常胜王笑道:“寡人就爱和人作对,人要说是,寡人就偏偏爱说非。”伸手勾住她的下巴,令她抬起头看自己,眯眼道:“你不就是一位绝色女子么?”小蝉正待说话,常胜王已迅速掠住她的口。

屋中一干女子同时倒抽一口气,似难以置信一般。待吻毕,常胜王慢慢放开她,柔声道:“可带寡人去见你家大姐么?”

小蝉目光痴迷,喃喃道:“好……”常胜王一笑,放开她的下巴,小蝉微微惊醒,连忙梳头整衣,站起身道:“王爷若见我们大姐,可千万不要后悔。”常胜王不答,小蝉叹一口气,只得带他向门外走去。

待常胜王走到门口,却听身后有女子哀怨的道:“还是争不过她……”常胜王一怔,回头去望,却见房中一干女子,似幽如怨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二人,常胜王又好气又好笑,转回身对小蝉道:“可是寡人累你的姐妹们生了你的气?”小蝉连连摇头道:“当然不是,与王爷无关的,王爷请勿乱猜。”常胜王更喜欢她,道:“你头前带路罢。”小蝉应了一声,常胜王随她前行。

常胜王一面走,一面四下打量,但见此地处处楼阁,楼中灯火辉煌,而楼阁之外的道路却异常冷清,一个人影也无,显得鬼气森森。常胜王抬眼看不到月亮在何处,但似乎整座城市却都包裹在月光之中,照得这城的一切建筑都泛着银光。

二人又前行一阵,常胜王听四周楼阁中莺燕欢闹之声不绝,似乎这街里除了花柳场所,便再无别的生意一般,问小蝉道:“你这里到底是甚么所在?你所有的姐妹难道都是倚此为生的么?”小蝉回身常胜王看了一眼,抿唇笑道:“王爷算说对了,我们姐妹一日无此事便不欢快,所以便时时在此静候有缘人到来……”

常胜王摇头道:“寡人封地之内,居然还有如此放_荡的场所……”小蝉咬了咬唇,轻声道:“王爷……您觉得,奴婢也放_荡么?”常胜王上下打量她,轻笑道:“你若不是浪蹄子,又怎会故意制造机会与寡人独处?”

小蝉脸一红,常胜王一把便将她抱在怀,手隔着衣服在她胸_口轻轻揉动,道:“寡人可说错了么?”小蝉“嘤咛”一声,身子便轻轻软倒在常胜王怀中,口中却轻推脱:“不……不要,王爷还要去见我家大姐呢……”

常胜王听她推拒,更是心痒,手便伸入她衣中抓住了她的乳_房,道:“又不急在这一时……”

小蝉亦喘息道:“那……那王爷可要快些……奴婢……奴婢……”她脸色红透,说不下去。常胜王恍惚间觉得似乎她就是花椰,却又从未在花椰身上见过如此欲迎还拒的羞怯表情,就似一个熟透的樱桃,就等自己咬上一口,把持不住,喘息道:“寡人很快……快……让寡人进去……”一面说,一面将她推倒,四肢着地爬在地上,常胜王则在她背后用力入去。小蝉轻叫一声,常胜王道:“怎样?痛着了么?”

小蝉连连摇头,喘息道:“王爷的……好粗……好长……好像……好像一下子顶到奴婢的尽头了……”常胜王笑道:“这便叫痛?后面有你受的。”一面说,一面用力抽动起来。他一面抽,小蝉一面呻吟,常胜王越是兴奋。到后来小蝉□横流,方才不叫痛了,却又连天价的叫起冤家来,常胜王更是兴奋。待事了,小蝉满头是汗,倒在地上,喘息道:“王爷……王爷您果然……果然不一般……”常胜王暗暗好笑,伸手扶她起,小蝉一面穿衣,一面嗔道:“王爷把奴婢的腿都弄软了!难怪姐妹们都盼着能巴上王爷……奴婢终于明白了。”

常胜王挑眉笑道:“哦?明白甚么?”小蝉害羞道:“王爷爱自背后入人,就和玦大哥一样呢,但却比玦大哥有劲多了……”常胜王一怔,双眉一压道:“玦大哥?那是何人?”

小蝉抿唇道:“那是我们家大姐最宠的人,叫玦明视。——只要大姐对他不好了,他就来找我们撒气,他是个坏人。”

常胜王皱眉,将小蝉揽入怀中,道:“你可受苦了。你们就不想着反抗么?”小蝉摇头道:“我们只能生活在这里,不能离开城去。不然……就回不来了。”

常胜王心中疑窦更甚,刚要开口,突然“碰”一声大响,二人吓了一跳,转身去看,却见是远处一个阁楼的门被撞开,一个衣衫不整的年青人跌跌撞撞自里跑出,连声道:“不……不可!万万不可!你……你们切莫再来逼我!”

常胜王一呆,侧眼望去,见阁内几个女子也同样衣衫不整,正匆匆穿起衣服,嗔道:“公子真是玩不开,不过吃几杯酒而已,又能怎样?”

那年青人尴尬道:“不……不!只有此事万万不可!”那少年说着,一转眼间却看到了常胜王,脸色大红,掩住面转身便跑。那门内又走出一个老者,似是已经喝了八九分醉,扶墙而立,叫道:“花公子!”那少年哪还听到,早去的远了。那老者顿足,却又被几双纤臂揽回了楼中,门便“砰”一声再次关起。

常胜王惊讶,道:“这又是何人?大丧期间,公然□?”小蝉掩唇一笑,道:“王爷,您莫怪他,他来我们这儿时,世间尚没有大丧这回事呢。”

常胜王心中疑窦更甚。又前行一阵,耳边莺燕之声渐远,淙淙流水之声渐入耳中,似是又到了河边,举目处却是一片竹林,每根竹子上或多或少覆着一层白霜。常胜王酒劲上来时本不觉得寒冷,行欢之时耗去体力,此该方觉迎面似有一阵寒意袭来,竟不禁打个哆嗦。

走到林前,小蝉却“咦”了一声,皱眉道:“事有不妙!”快步穿林而入,身法灵活异常,竟好似一条蛇在竹林之中穿梭。常胜王早知此处不是善地,也不甚害怕,只是惊讶于此女难道果然是异种不成?也提步在她身后急追,左插右穿一翻,眼前豁然明亮,却是一潭幽池,池面隐隐冒着寒气,一望不见边迹。潭正中央也有一座楼阁,造型与其它楼阁差不太多,只是通体似城外的桥一般是白玉所砌,在凄冷的月光之下,白的近乎透明。远处一座小桥,连接了岸边与楼阁,但潭中寒气太盛,那小桥的情景看不太清楚。

常胜王又打个哆嗦,双手抱肩,低头看脚下,却见脚下土地又硬又冰,似乎盖着一层薄冰,心中纳罕此地之寒,如同三九之冬,但潭水却又怎得不见结冰?他这一疏神的当,早已不见了小蝉的踪影,隐隐只听到一男一女对话的声音,似就是从那小桥传来。

常胜王手按宝剑,举步向那小桥走去,渐走渐近,他渐渐看到桥上立着两人,一男一女。再走近几步,常胜王又看得更清楚了,一男子乃是一位灰袍道士,气宇轩昂,背负一把宝剑挺胸负手而立。——这道士好似在哪里见过?常胜王又走近几步,转头向那女子望去,却只看到一个背影。

虽只见到一个背影,常胜王心中已有分较,暗道这必是一个世间难求的绝色女子!但见这女子一身白衣,披件淡青纱衣,乌发如云高高盘于头上,只简单的插了一支青色珠钗,一段修长的脖颈露在衣领之外,肌肤却似乎比白衣还白三分。看身形曼妙多姿,纤细的腰枝似不堪盈盈一握,纵然无风,她身上的纱衣却依然在身周舞动,就似她根本没有站在桥上,而是飘在空中一般。

如此可人,世间难求!常胜王不尽又前行数步,却听那女子开口,声音娇媚,不急不余,柔声道:“道长,此言差矣。怎能说学道之人,便不能偏好此道?君不见得道之人,如轩辕帝、周惠王、淮南子,都有数不尽的嫔妃么?那诸多道学养生之道,对房中术都深有研究。道家不是一直讲究,要阴阳协调,方可延年益寿的么?”

常胜王听她开口说这几句,心神荡漾,一心只想与这妇人结识,又踏前一步,却听那道人瞪眼喝道:“吠!还敢跟贫道狡辩!却是哪一部书里,教你拐带人口?你集于一干或狐或鬼在你城中,四处诱骗男子采阳补阴,难道便是修道之术?你如此令她们沉迷□而一再错过采天地精气的修炼时机,于她们又有何益处?她们终会因纵欲过度而被打回原形,更有甚者会魂飞魄散,消逝在这人世之间!”

常胜王听他这一喝,突然如大梦惊醒,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手握宝剑,不敢再向前走,竟后退了一步。却见那女子半转过身,隐隐露出侧脸,冷笑道:“你说的对,可奴家又不是硬逼着城中姐妹们留下。她们爱来便来,爱走便走,只消抛弃了在此间生活过的记忆,谁都可以立即离去。”

她一转身,常胜王心中又是“咯噔”一声。这女子,这女子……怎么竟与花椰有几分相似?

那细眉,那直鼻,那薄唇……只是同样的五官,长在这妇人身上,如同霞映碧池,艳光四射。常胜王又向横里移了数步,想一瞧究竟,手腕却突然被人拉住。他顺手一甩,那手的力量却极大,竟似不能甩脱一般,常胜王大惊,转头一看,正是小蝉。

(63 / 73)
婢女异闻录

婢女异闻录

作者: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婢女异闻录》 作者:囧TL 序章 “放过我吧……求你们放过我吧……” “放过我吧……求你们放过我吧……” “放过我吧……求你们放过我吧……” “我还……我还不想……不想……” ...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