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楚默出品 看灯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11 21:16 /灵异悬疑 / 编辑:青岚
独家小说《看灯》是楚默所编写的现代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宁,张大佛,胖爷,三叔,九门,内容主要讲述:每次进的屋子都是不一样的粽子,从普通的粽子

看灯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8.3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看灯》在线阅读

《看灯》试读

每次进的屋子都是不一样的粽子,从普通的粽子,到见了血的粽子,再到铜甲尸、铁甲尸,最后甚至是血尸,见过血的血尸。我从进去到被放出来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从一开始的一天,到后来的三天,最后到五天。没有补给,甚至没有食物和水,武器只有最开始的那一把小刀,在斗铜甲尸的时候已经起了卷,几乎没什么大用。我要活下来,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粽子,之后最大限度地保持体力。

熬到铜甲尸的时候我已经到了极限,身上开始出现小伤口,伤没有好全,又被逼着进入下一个屋子。张大佛爷之后再没有出现过,刀疤脸也没了踪影。铁打不变押我进屋子的那两个伙计,就是时刻跟在张大佛爷身后的两个,想来是比刀疤脸更亲近的心腹。

铁甲尸之后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右腿被划了很长一道口子,左臂骨折,肋骨断了两根,差点□内脏里。张大佛爷找人给了我治了治,果然是当初那个秦秘医。幸好当初去找他的时候易了容,他没认出我,我反而认出了他。

之后只养了一个周,我又被送进去斗血尸。血尸这种级别的粽子,张大佛爷为了保持它的凶性,是放在墓室里养着的。我被人用绳子绑着放下去的时候,两个押我的伙计有一个实在看不过去,把他自己的一把匕首给了我,又在我腰上绑了一壶水。另一个伙计不知道有没有看见,却没有作声。

那把匕首后来救了我一命,那壶水更是支撑我等到了带我出去的人。这一次我休养了半个月,被带去见张大佛爷的时候,还有些脚步不稳,头脑发晕。

张大佛爷看到我的时候非常满意,脸色一直很好,甚至露出了少有的笑容。秦秘医站在一边,正跟他说我的身体情况。听到“恢复速度是常人的五到十倍”这一点的时候,张大佛爷脸上的满意几乎可以从空气里直接感觉到。

秦秘医说完之后就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几个心腹的伙计。张大佛爷竟然让人给我看了个座,之后一直盯着那份身体检查报告看。

经过这么多天,我早已经豁出去了。张大佛爷让我去斗粽子,我想不明白,但他想看长生不老药的功效却是肯定的。他让我一次次历险,很有可能是为了激发我身体里最大的潜能,以此把药效发挥出来。只要他有想要的,他就舍不得我死。

人心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东西,为了自己想要的,什么都做得出来。张大佛爷为了“长生”的念头已经完全抛弃了人性,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会是当年那个为了民族大义奋起抗日的九门提督,是那个为了兄弟可以单枪匹马杀进斗里救人的九门瓢把子。

“小少爷,”张大佛爷心满意足地放下手里的报告,端起放在桌上的茶碗,“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他顿了顿,又好像不经意地说,“也辛苦了解家小子。你们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竟然玩得这样好,倒是叫我惊讶。”

我心里一动,隐约猜到他找我来要说什么,冷笑:“全靠佛爷,否则我们发小到现在还不见得能重逢。”

张大佛爷从茶碗里抬眼瞟我一眼,收了神情,淡淡“哦”了一声:“那起灵跟你们,又是怎么搭上关系的?”

阿宁没有告诉他?还是阿宁也不知道?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随即意识到闷油瓶应该是醒了,多半还和张大佛爷的伙计交过手,否则他不会从我这里打听消息。这个猜测让我这段日子以来的憋屈和萎靡一扫而光,整个人顿时觉得有了底气,这段时间受的罪也值得了。

“怎么,不想说?”张大佛爷扫我一眼,我想我脸上大概带了点意思出来,张大佛爷看着不顺眼了,语气严厉不少。

“这个就不劳佛爷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佛爷总不能事事都为他做主。”

张大佛爷冷笑,“叮”一声把茶碗重重放到桌子上,阴利地看了我半晌:“小子无状,在我面前玩花样,你们还早得很。”说完挥手,让人把我带下去。

铜甲尸之后我住的地方就换到了稍微好一点的房间,相应地看守也更严密了。除了人,还配了狗,电棒和枪估计也不少。毕竟张大佛爷只要我不死就行。“五倍十倍的恢复速度”,我一想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恨不得把胃剖开,把早已消化的药丸从身体里提炼出来。

现在我又被带回了这排房子,刀疤脸还是没有露面。我想他是不是已经失了宠,被张大佛爷灭口了,还是决定断了我这根线,另想办法,所以才一直没有出现。

房门关上之后我照例梳理了一遍线索。这一回见面,我得到的信息不算少。起码知道闷油瓶醒了,应该恢复得还不错。解语花一直在找我,甚至跟张大佛爷的人直接交上了手,这么说来,两边到了差不多彻底翻脸的时候。霍家在这件事里肯定也掺了一脚,她们和解家生意上牵连太深,不可能独善其身。

而张大佛爷从我这里应该也得到不少信息。我虽然没说什么,但难保表情、神态上也没有透露出什么东西。而且看张大佛爷的意思,似乎有把我扣在这里,诱其他人过来的意思。在几次的见面里,他反复提到闷油瓶,难道闷油瓶真是他儿子,他还存着舐犊情深的心思?

我猜不到一个一心追求长生的人会有怎么样的想法,从最坏的角度打算,他想让我们一起折在这里,吞并了吴家、解家和霍家的所有生意,把我们全拉去做实验,研究长生。往好了想,或许张大佛爷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对闷油瓶和解语花存着拉拢的意思,打算威逼利诱他们继续为他卖命?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屋顶上突然掉下来一只死老鼠,正好掉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立刻抬头。这排房子也是老式建筑,有横梁,顶是旧时的琉璃瓦顶。看木头的样子是翻新过。这种房子最容易有老鼠出没,看到这些东西一点也不奇怪。但怪就怪在,这老鼠竟然是被人弄死了之后直接扔下来的。然而我抬头看的时候,上面却什么也没有。从高度来看,也藏不下一个人。

闷油瓶的名字一闪而过,如果是一个会缩骨功的人,上面的空间应该勉强能过。

“小哥?”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然而等了很久,却没有人应答,也没有人出现。

无奈之下,我只好去看那只老鼠。找了很久才在它嘴里发现一点白色的东西。

我把那东西抠出来展开,原来是张布条,上面是我三叔的字:“三,三,三。”

第四十七章 密林深处

三叔的字一直非常有特色,这一点我绝对不会认错。但这三个“三”字,我完全摸不着头脑。这种时候我简直不知道该骂他还是该谢他。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有关“三”字的暗语或者类似暗号的约定。就算用长沙方言、杭州方言、普通话交错着读,也还是三个“三”,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甚至把这只老鼠翻来覆去检查了很久,直到送晚饭的人进来,看见我拎着老鼠,还以为我已经进化成跟那些粽子一样,吓得打翻了东西,连滚带爬地跑出去。

张大佛爷见过我之后连续两天都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再安排人带我去斗粽子。却在第三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让人把我叫起来,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一次他们没有蒙住我的头,我还能看清楚路线。然而越看越是吃惊,他们走的这条路,明明就是去伽罗山的路。

我们坐在一辆面包车里,车子很新,我一看就立刻想到了我的金杯。押着我的两个伙计一左一右坐在我身边,另外的伙计都配了枪,八个人全部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一个。我被他们看得很不自在,又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车开到伽罗山脚下一片很隐秘的树林里。

这片树林非常大,密密麻麻全是枝干,头顶上阳光也很稀疏。越往里走,树干越粗大,看样子长成的时间也越久。押着我的八个人非常警惕,一路上都小心翼翼都提防着着周围的动静,好像在树林深处有什么很厉害的东西。

我被他们围在中间,八把枪里有一半直接对准我,另外一半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调转枪口对准我。完全没有可趁之机,我只能跟着他们往里走。

奇怪的是,走了一段之后竟然渐渐开阔起来。周围密密麻麻的树少了不少,光线也亮多了,那八个伙计却更小心起来。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我们走到一栋房子跟前。说是一栋房子有点夸张,其实只是一个两层的小楼,从正面看也不是很大。只有一楼正中间开了一扇门,外面也看不到窗子。

我知道有的建筑做的是那种隐藏的窗子,利用人的视觉盲区和思维定式,看上去就好像没有窗子一样。而且这栋楼在这么密的森林里,透下来的光也有限,很多隐藏的东西更不容易看到。

正中间那扇门有点奇怪,是很暗沉的青色,走进了我才发现,竟然是青铜做的。这让我瞬间就想到长生斗里的那扇青铜门,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门上没有锁,也没有钥匙孔,不知道是怎么开的。那八个伙计推着我走到那扇门跟前,却都不进去,在我身后站成一个扇形,示意我站过去。

这种情况两个多月里面我见得太多了,里面不外乎就是更危险的粽子。我摸了一下裤子口袋里的瓷片,还是那天趁着送饭的伙计被吓出去的空当从地上捡的一块,虽然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我走过去站到那扇门跟前,不知道后面的伙计们做了什么,只听到“滴——”地一声,那扇门缓慢地向两边推开,留出让一个人通过的口子。后面不知道哪个伙计推了我一下,我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头栽了进去。之后只感觉到身边猛地刮过一阵风,有什么东西从我旁边飞快地蹿了过去,抢在门关闭之前跑到了外面。

只听到一声惊叫,接着混乱的枪声响了起来。枪声里,青铜门悄无声息地合上了,之后是一声凄惨的惨叫,音调已经变了形,非常尖利,根本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我在门里,声音想来已经削弱了不少,却还是这么渗人,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一声惨叫持续了很久,之后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我的神经也随之越绷越紧。被推进来的时候一心提防里面可能有的东西,一时没有想到,现在一安静下来,长生斗里的皱皮偶的形象立刻出现在我脑海里。

那么快的速度,还有吸血的特性……我不敢想下去,退后两步靠上门,却抵住一个按钮,屋子里的灯光陡然亮了起来。

如果说没有光线的时候只是猜想,在有光的情况下,这种猜想变成现实,我已经不知道该夸自己聪明还是该恨自己乌鸦嘴了。只见房子里没有任何隔断,就像是废弃的仓库,一、二楼也没有隔开,直接到顶。

房子里没有任何窗户,天花板和四周墙壁上的灯倒是有很多,也不知道供电的系统是从什么地方牵过来的。而在这些灯光下面,我的周围,全是长生斗里的那种皱皮偶。

它们围成一个半圆,和我身后的大门和墙壁一起,正好把我围在里面。都是正面朝着我,却都没有动静。我知道他们的速度有多快,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就是明证。然而它们虽然围着我,却一动也不动。我拿不准它们是什么意思,只好也不动,暗地里提防。

这些皱皮偶大概有三、四十个之多,别说吸血,光是每个咬我一口,我都得被撕成片。只可惜我现在只有一块碎瓷片在身上,别说武器,连个铁制品都没有,比斗粽子的时候还要凄凉。

经历过几场生死搏斗,我也摸索出一点保命的要诀。只要护住头和内脏,基本的生命安全就能有保障。刚才退后的时候我就留了一只脚在前,另一只脚收回来,保持着一个比较方便冲出去又比较方便发力的姿势。但是这个姿势也很费力,我才保持了一会,就有点撑不住。

强撑着跟皱皮偶僵持了半天,我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之前的伤还没有好全,最近又一直在受伤,我虽然吃了长生不老药,但那玩意儿估计不能起死回生,我也不是钢铁人,身体早已经超了负荷,现在几乎全部爆发出来。只不过保持一个同样的姿势,就要费尽全身的力气,腿开始不停地打颤,终于一个不稳,往旁边倒下去。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下子恐怕那些皱皮偶要一齐扑上来了。高手决斗不都是那样么,哪一边先有了破绽,就是哪一边输。

(44 / 53)
看灯

看灯

作者:楚默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 完结 1、哥嫂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永不动摇 2、本文架空,尽力保持人物形象符合原著,如有误差,非不为也,实能力有限尔 3、若有人物形象OOC,请踊跃提出,并列出《盗笔》中实证,以供共同探讨修正 4、作者本时期心理凶残血腥变态,所以本文一定凶残血腥变态 5、哥嫂本命,本文HE不解释 6、未成年慎 上飞机没多久,小哥就在我身边睡着了。他睡觉的样子一直显得很安静,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在他脸上投下阴影,我那么看着,突然就有了吻他的冲动。 ——题记 内容标签:强强 惊悚悬疑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闷油瓶) ┃ 配角:王胖子 ┃ 其它:风水什么的都是胡说的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