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光之影写的中篇小说好看吗? 阴阳咒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0-03-29 14:23 /灵异悬疑 / 编辑:薇儿
主人公叫秦雪的小说叫《阴阳咒》,本小说的作者是无光之影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一章,筵席有散 这天下间,没

阴阳咒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1.7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读完

《阴阳咒》在线阅读

《阴阳咒》试读

☆、第一章,筵席有散

这天下间,没有不散的筵席。

事情,得从五天前说起……

我叫安荼,是一个阴阳先生。我的父亲,是一个十分有本事的阴阳先生,在他手下被降服的邪祟数不胜数,阴阳两界,不管是谁遇着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然而,最令我无法接受的是,他竟然会如此离奇的死去……

我今年二十三,父亲五十岁不到。

父亲正直壮年,身体方面一直都是非常好的,而且他还是一位修士,身体比常人要好了不知多少。每次和他出去出任务,那只有我狼狈得不行,他从来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似乎所有的邪祟在他眼里,都是小菜一碟。

或许,这就是命吧。

我的母亲,是一位纯朴的老百姓,对于父亲的事,她从不过问,她心地非常善良,就算是别人家的伤心事,传进她的耳里,她也会感同身受一般,难过许久。

但令我不解的是,父亲过世,她竟然没有我预料的那么悲伤,反倒是出事的前一个月常常会一个人望着空气发呆,可能是父亲早有预料,他走得安详,我也没太过于执着,因为我走的本就是阴阳先生这一条路,对于生死,与常人的看法自然是有些不同,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新的开始。

在我们这里,死者入殓一般为三天五天或者七天,父亲生前喜欢安静,所以我只花三天时间就简简单单的把葬礼处理完了,母亲对此也没有异议。

三天葬礼结束,后面就是等头七了。

父亲生前喜欢喝酒,我便买了一些好酒,打算送他最后一程。

转眼又过去两天,到了第五天,也就是今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在他的灵位前诵了三遍往生咒,想想我能为他做的也许就只有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吧。

虽说我看得是很开,但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好受,母亲看起来很平静,其实我知道,最难受的还是她,她只是不愿让她那种不好的情绪影响到我的心情,这几天每天看见她,她的眼睛都肿的,原因我也知道,但既然她选择默默承受,我这做儿子的,自然不能辜负她的一番心意。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母亲没心情做饭,让我自己到外面去吃,我说给她带点回来,她说自己不饿,饿了自己会弄。我拗不过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去镇上小饭馆打发了午饭。

要了瓶小酒,点几个菜,吃着吃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酒足饭饱,我起身结账,然后回家。

走到院子外面,只见母亲正在跟一对中年男女聊着什么,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有人来串门,我们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听说往上多少辈都是这样,到我这辈,基本就没什么亲戚了,顶多就是我母亲娘家那边,不过我长这么大,也就只有小时候跟母亲去过屈指可数的几次,可能是因为父亲从事的职业,他们背后对母亲也颇有微词,但母亲是个心善的妇道人家,这种事传到她的耳中,她也没显得有多介怀。

虽说没怎么走亲戚,但父亲去世的时候,基本上都来了,虽然说有的几年都见不上一面,但我可以肯定,眼前的这对中年男女不在亲戚之列。

看这对中年男女的举止间,对母亲还是十分尊重的,我也就没太过在意,回到家里,我准备回床上躺一下,因为早上起很早就给父亲诵经了,没怎么睡好。

哪知我这刚一进门,那对中年男女就注意到我了,然后似乎又跟母亲询问着什么,母亲冲他们点点头,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然后转过头跟我说:“小荼,找你的。”

说完,母亲瞟了一眼坐她对面的一对中年男女。

我“哦”了一声就走了过去,这中年男子还挺客气,站起来抽了支烟递给我。

我伸手挡在前面,摇了摇头,笑着对他说:“我不会这个。”

这中年男子见状也是赔笑道:“不会是好事,抽多了对身体不好,像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等老了戒都戒不掉。”

我坐到母亲身旁,正要问她让我来干嘛,结果她起身走了,还说让我跟这二位慢慢聊。

我哪知道该聊什么,特别是这种认都不认识的,我多说一句话都尴尬。

不过看着母亲那疲惫的背影,我心里的想法就忍了下来,转头看向中年男女,问道:“你们找我有事?”

中年男子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我叫胡建华,这是我爱人。”中年男子说完看了一眼一旁的中年女人,然后接着说:“我们听一个老乡说,这儿有一位非常厉害的先生,就冒昧找了过来。”

我点点头,说:“哦,那说的应该是我父亲,不过你们来的不是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胡建华似是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尴尬,连忙赔笑,“令尊出了这种事,我们也非常惋惜。”随即话锋一转,接着说:“原本我们不该在这个时候上门来打搅的,不过我们确实是有难处……”

胡建华的语气有些低落,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问他:“是出了什么事?”

胡建华见我还有听下去的意思,情绪似乎也稳定了一点,“我们有一个女儿,今年念大三,就在半个月之前,突然就昏迷不醒,偶尔有醒过来的时候,嘴里都是乱七八糟的说着一些胡话,这可把我们给吓坏了,带她上医院检查,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什么药都用过了,就是没有丁点效果,然后我们怀疑是癔症,就帮女儿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家里请了几个神婆去看,有的说是被鬼差勾去当媳妇,有的说是触怒了城隍,有的……”

胡建华叹了口气,点燃了一支烟,眼神里满是苦涩,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打算吧手里的烟给掐灭,我挥手制止了他,“没事,我不介意。”

“不好意思啊……”胡建华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各种方法都试过了,可我女儿依然没见好转,看着她日渐消瘦,我们这做父母的心里不是滋味……然后又送到医院去打营养针了,现在还没醒过来……我们寻思着,这次一定要找个靠谱的先生,只要能把我女儿治好,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就算是卖房子卖车,我都在所不惜……”

我挥手制止了胡建华接下来的话,一来我并不是一个见财眼开的人,二来,我看他们这朴素的穿着,想来也是工薪阶层的老百姓,让我把他们老本都要来,我确实做不到。

“要说我父亲靠谱,那是一点儿不假,可我这才是个半调子,只怕没那本事啊。”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胡建华面露难色,咬了咬牙,接着说:“虎父无犬子,我相信安先生你一定有办法的,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这算哪门子话?拍马屁?

虽然说现在我没什么心情处理这些事,但是这救人一命,不说什么七级浮屠,起码可以挽救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吧……不过百善孝为先,不管怎么说,我起码得等到头七过去,我才能去帮他们处理,不然让我连亲爹都不要,那我这些年算是白活了。

我把心中的顾虑跟胡建华夫妇讲完,他们对视一眼,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似是失望又带有些许焦虑,不过我这理由他们也确实没办法拒绝,只好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第二章 这货是谁?

转眼,又过去了两天,胡建华夫妇在镇上随意找了家酒店等了我两天,期间还跟我说了他们女儿的详细症状,我有些无奈,我是真没那个本事,就听症状就能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过我也不好戳破,让他们保持一些希望总归是好的。

头七过去,父亲意料之中的没有回来看一眼,不过不管他回不回来,我这做儿子的这份心意一定要有,这是没商量的。

我简明的跟母亲说了一声,我要出趟远门,过几天才能回来,她没有多问,让我路上小心点,我点头答应,然后就随着胡建华夫妇一起去了火车站。

三人大清早就从我家出发,直奔火车站,到了火车站,胡建华夫妇坚持要给我买票,我其实想拒绝的,不过看他们态度坚决,就没坚持了。

虽然到了火车站,但最快的一班车也得中午才到,这还是不发生延误的情况下,若是发生了点什么意外,可能就得下午才能去了。

等待是熬人的,特别是这种时候,胡建华夫妇心里惦记着女儿的安危,在火车站的这几个小时,他们时而看看表,时而站起来左右踱步,看的我心里的担子重了几分,我几次出言安慰,终于让他们的情绪稳定了一点。

庆幸的是火车如期到站,这令胡建华夫妇的眉头舒展了不少,但依旧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三人上了火车,五分钟就发车了,然后又过去一个半小时,火车到达目的地。期间胡建华夫妇几次看时间,表露了他们内心的煎熬,还时而问我渴不渴饿不饿之类的,生怕把我给怠慢了。其实我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特别是在这种时候,胡建华夫妇沉重的心情感染了我,使得我也轻松不起来,自然没心思吃喝,心里想的,全部都是待会见了他们女儿会是什么情况,需要怎么处理之类的。

(1 / 36)
阴阳咒

阴阳咒

作者:无光之影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我叫安荼,半吊子阴阳先生。不知为何,我总能遇到常人几辈子都没见过的危险。 尸胎鬼仔、巫山邪魇、长生禁忌、黄泉花开、镜山心魔、邪蛊巫术、七魂天灯…… 一个个谜团向我扑来,我不知道最终会有什么厄难在等待着我……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