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看过主角是筑昭,阿绿,浩英的小说? 鸢骨香小说全部章节

时间:2019-07-22 13:03 /灵异悬疑 / 编辑:李默然
主人公是筑昭,阿绿,浩英的小说是《鸢骨香》,是作者蓝影末殇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是怕委屈了你,让你就这样跟着我

鸢骨香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8.1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鸢骨香》在线阅读

《鸢骨香》试读

“我是怕委屈了你,让你就这样跟着我。”

“这样啊!”我眼睛一转,玩笑说:“那我还是不跟着你了吧?”

石浩英一听,立马就不干了:“那怎么行!”又见到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一脸的慌张才松懈下去:“你现在是抓住我的软肋了,一点不像小时候那般乖巧听话。”

我得意得吐吐舌头,他也无从生气。

后来阿绿果然被石浩英叫进来责备了一顿,只是当着我的面,也不好说重话,我刻意又在这里多呆了一会儿,等到我走的时候,他也差不多不气了,阿绿自然逃过一劫。

与石浩英和好,除了两个当事人,阿绿当然是最开心的,偶尔我不去他们那边,阿绿便要过来找我说话,突然显得我的房间里热闹了一点,两个人一聊可以说上一天,有时也出去走走,陪着她把昆仑的景色都看了一遍,常常也碰到几个师兄弟,见到我和阿绿在一起虽然有点惊讶,但毕竟阿绿是姑娘,也就没有多想。

如今我也不太在意昆仑的人知不知道我和石浩英的事了,反正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我也没有刻意回避。只是自从他的身体一日好似一日,除了平日里入定练剑,昆仑的掌门和长老们去他那里的次数也慢慢多了起来,我即便是去了,他也没空理我,所以每当此时阿绿总是先我到我房间一步,我也就不用过去了。

但我不去,不表示他不来。如果我连着几天都不去看望他,隔个一两天,他就会过来一次,有时是傍晚,有时是白天,我的房间少有人来,他也出入得大大方方,若是见了面,总要说到如今与魔族的战事,昆仑常与他商议,他便把那些话又说给我听,我才知道他已经准备挑选几个功夫修为出众的昆仑弟子传授蓬莱阵法,用来抵抗魔军。

但这些事我并不关心,我只是很头疼灭灵阵的事。当日若他不来,我原本打算以身祭阵。可是他来了,我倒又舍不得死了。魔族功力恢复,单凭我和他二人,还有整个昆仑派与蓬莱剑阵,也是不足以抵抗的,灭灵阵是势在必行的方法,石浩英也知道。我把困惑说与他听,他便提出了做个人偶替代真人的想法,将五灵融聚和部分修为转移到人偶身上,再将人偶放进阵眼,虽然不能有十分的效果,但是削弱魔族也没有太大问题。我想了想也觉得可行,才算是放下心来。

☆、第 13 章

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大战前夕。石浩英身体恢复以后,开始每日下午传授弟子剑阵,而我,则是着手追查内奸的事。来来回回观察了一两个月,常也与三个师兄师姐多说两句话,哪怕是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可就是一丝线索也没有,我便更加觉得可疑。

大战在即,昆仑开始弥漫紧张的氛围,山下百姓多遭劫难纷纷前往昆仑暂避,掌门便在半山腰临时起立一座小镇,又给昆仑山布下结界,一般的魔族弟子很难察觉到百姓的踪迹,但很明显的,在山中骚扰昆仑弟子的魔族变得多起来,一开始只是偶尔抓获一两个,后来渐渐也有昆仑弟子被抓走,隔天才在山路上发现尸体;越是到三月之期,这样的情况就越是多见,一时间整个昆仑遍布恐慌,尤其是低位弟子表现更加明显。

有长老提出在门派附近也布施结界以保弟子平安,然而昆仑弟子身负重任,也常下山除妖,是以身死道消避无可避,便也只能作罢。好在门中弟子多有一颗除魔卫道之心,虽未看淡生死,也绝不贪生怕死,恐慌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渐渐也平复了不少。

时间再往后移,大战之期已不足三日,我和石浩英的关系暂时也没有人发觉,我自然不会主动公诸于世。只是近来各自越发忙碌,见面的时间变得很少,这日我抽空去他那边坐了会儿,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便大步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赶路,却路过山路一隅时,眼角瞥见了两个模糊的身影。我再次想起内奸的事,想着也许会有线索,便摸着黑慢慢靠近那两人,隔着几步远的距离,靠着身前一颗大树掩盖自己的身形,正好能听见他们的对话。

其中深色衣服的人先问:“剑圣的蓬莱剑阵威力如何?”

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还没细想,就听到浅色衣服的人回答:“比昆仑的剑阵的确厉害不少,可绝不足以阻止魔君。”

哦!魔君!这的确是魔君的声音。

“那灭灵阵是否有消息?”

“自从魔君拿到了五灵融聚,昆仑上下再也没有提过灭灵阵的事,连我那个半路进门的师妹也只是闭门看书而已。”

师妹?说的是我?这是我哪个师兄?微微往前一探,却见浅色衣服的人蒙着面纱,看不清样貌。

“哼!闭门看书!你那位师妹深不可测,若是闭门看书,则必有后招等着小王!”

“深不可测?魔君多虑了,我那师妹身手出了名的烂,即便是要布下灭灵阵,就算给她一个五灵融聚她也驱动不了。何况那秘籍她也并未继承。”

魔君听了沉默了两秒,又继续说:“你那个师妹是个什么来历?上次让你去查,你查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个结果!”

“魔君息怒。”浅色衣服的人语气之中露出一丝惧意:“不是在下办事不力,但我那师妹对过往之事绝口不提,连我师父都不知道,完全无从查起。”

“小子!你是不是在玩儿我!”魔君话锋一变,整个人听上去有了几分暴戾,我再看,只见他已经揪着我那不知名师兄的衣领,将他举离地面:“昆仑是什么地方?你师父是什么人?一个连底都不知道的丫头说收就收了,还收当传人!你当我傻?”

“魔……魔君息怒……在下真的没有说谎!”那人连忙讨饶,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红槿那丫头颇有些小聪明,偏讨了师傅的喜爱。我那师傅又是个极其护短怪异的性子,若是投缘,别说是来历不明,歪魔邪道也是可能收的!”

“哼!”魔君冷哼一声,将那人重重放下,继而负手而立:“别说我没提醒你,红槿绝对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么简单,小心你我都着了她的道!”

那人赶紧应承:“是,知道了。在下一定多加注意。”

我在后面听了个一清二楚,除了还没摸清楚这个内奸是谁,基本上是没什么不明白的。知己知彼从来也是兵家常用的伎俩,安插几个细作我也不奇怪,但是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在此能了结了魔君,那么魔族剩下的那些人自然不足为惧。

思及此,我单手聚灵,无声无息地画出一个剑符,趁着那两人继续交谈,把剑符安放在了魔君的脚下,不出一会儿,他身后便已经立起一层结界,片刻不能跑掉。布置妥当,我大手大脚地从树后走出来,刚迈出一步就被那两个人察觉,便听到我那师兄大喝一声:“什么人?!”

我脚步不停,转眼就走到了他们面前,此刻便一眼认出了了浅衣人的眉眼,笑道:“大师兄!这么晚了,你跟哪位姑娘讲悄悄话呢?!还戴个面罩!”

说着我就要去抓他身后的魔君,刚伸出手就被他抓住了手臂,听得他笑说:“师妹别闹了。”

我扯动嘴角看着他,用力一挣就将他刷开,另一只手快速往魔君抓去,却被魔君格挡开来,免不了过了两招,双方互相牵制着,我却笑道:“原来是魔君!真是红槿眼拙,还以为是个姑娘!”

魔君冷眼看着我,将我一把推开便要往后逃,刚退了一步就撞到了我的结界,才知道此路不通,便是恶狠狠地对着我发动猛攻。

两相较量,转眼已过数招,魔君既想试我的低,又不敢与我多做纠缠,正是有些心急,偏偏我却不慌不忙,料定结界消失以前可以将他拿下,但不想魔君终归是魔君,与一般的魔族不同,眼看着结界渐弱,我却还未与他分出胜负。

正是剑拔弩张之际,我身后突然传出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伴随着清晰的火光,我回头一看,竟是大长老带着众多弟子前来,其中还有我那大师兄,已经摘掉了面罩,混在人群中间。

即是愣神的一瞬间,我的结界消失,魔君趁乱而逃,我想追已经不行了,只能回过头去对着站在人群前的大长老,无话可说。

按照一般的电视剧套路,我必定是被恶人先告状,当做内奸带回去审问。没错,事实也的确如此。大师兄趁着我和魔君打斗的时候叫来了大长老,还说我跟魔君勾结,现在正在小树林密谋。

于是现在,我便在昆仑正殿之中,对着上座的掌门和各位长老,以及方外旁边站着的大师兄,沉默不言。

“红槿。”死一般的沉寂以后,掌门终于沉着开口:“你入我昆仑多久了?”

我答:“两年零九个月。再有几日便是两年零十个月了。”

“嗯。”掌门点头,从高座上站起来,负手而立:“两年多,在我昆仑弟子中,算是入门最晚的了。比……最晚一批招进来的弟子还要晚上几年吧?”

掌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瞥向了大长老,大长老便点头称是:“是晚了三年半。”

大长老刚说完这句话,方外站起来,对着掌门行了一个礼,低着声音说:“方外管教不严,奈何小槿是我选择的继承人,此事后果,方外愿意替小槿……。”

掌门一个停止的手势阻止了方外后面的话,却是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我,不怒自威。

这么一个严肃地场面,我却轻声笑了出来:“掌门何必绕弯子,有什么想问的想知道的,直接问就行了。”

掌门若有似无地点头,说:“你大师兄秦孟说你和魔君有所勾结,你认不认?”

“不认。”

“那你半夜为何去往如此偏僻的小树林?”

我笑:“我说我是散步的时候撞见了大师兄与魔君才靠过去偷听的,掌门可信?”

(13 / 56)
鸢骨香

鸢骨香

作者:蓝影末殇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小鸢尾的花枝只是最普通的草木,但是我的灵力注入之后,就变得异香四溢,可以带你去往过去未来,也可以带你去往你的灵魂深处,我为它取名鸢骨香,你可还喜欢?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红槿,夏筑昭,李远山(石浩英) ┃ 配角:暂无 ┃ 其它:修行,强强,半师徒 节选 红槿。 这是我的名字。 我出生的时候,既没有天降祥瑞,也没有伴随异象,更没有吸引花鸟蛇神的体香。我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在苗疆。 如果非要说我身上有什么值得称奇的,那大概应该是我已经活了将近两千年,却还是二十岁的样子,既没有衰老生皱,也没有满头银丝。 原创网: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