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一只杀千刀的馒头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9-06-27 04:08 /灵异悬疑 / 编辑:静仪
主人公叫昭平,李昭意,襄王的小说叫做《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它的作者是一只杀千刀的馒头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mozhua.a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6万字

预计时间:约52分钟读完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在线阅读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试读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mozhua.app--魔爪阅读网【镇天缘君】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化魔之君临天下

作者:一只杀千刀的馒头

皇子间的不伦恋,悲剧,你懂得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昭意 ┃ 配角:李昭平李昭颜狗皇帝 ┃ 其它:

==================

☆、丰元

登封十八年,北地齐国正值小寒,风啸马瘦,寻常百姓家皆在为冬日的严寒忙忙碌碌着,七日之后便是北齐人一年一度的丰元节,心急的人早就在自家门前挂起五彩的流苏和璎珞,心心念念期盼着来年的风调雨顺。然而,北齐皇都宣阳城内,禁宫之中,青瓦白墙的一座小佛堂前,北齐最小也是最不招待见的小皇子李昭平,跪坐于观音像前,同芸芸众生一般诚心祷告,小佛堂的隔壁便是昭平母妃的寝室,昔日清雅淡妆的美人如今却被多年病痛折磨的形容枯槁,只剩下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嬷嬷守在床前,看着这无权无势的年轻妇人最后的苟延残喘。

皇家的孩子总是比一般的孩童开窍的早些,昭平很小就明白,将母妃折磨自此的并非那令群医束手无策绝症,而正是这来自后宫来自皇家的残忍无情,而如今自己连见一面病重的母妃都不敢,只因父皇一道要自己在佛前为母求平安的旨意,即使只是一墙之隔,也注定了今日的遥遥无期。

既然不曾喜欢,父皇,你又何必招惹像母亲这样一个平凡的宫女呢,既然不曾过问,又何必诞下像我这样一个无人扶持的皇子呢,父皇,您的一次无心垂怜,对我和母妃来说都是一生的灾难,这便是皇权么,还真是随心所欲的霸道啊。

“五皇子!”佛堂外,本该陪在母妃身边的老嬷嬷紧皱着眉头,看不出悲喜地说道:“刘美人她…殡天了,五皇子,请节哀顺变。”

李昭平自始至终未曾回头看那老奴一眼,面上依旧不骄不躁,又转了一颗手中的佛珠才缓缓说道:“有劳嬷嬷,上报内务府,交由他们处置吧。”随着嬷嬷的应声退下,佛堂内再次只剩下昭平一人,细碎的低语声回荡在空寂的小屋中:“观音大士在上,信徒李氏昭平,今日以命起誓,有生之年,能登大宝,定要叫他们血债血偿。”依旧平稳柔和的声音,却难掩昭平一脸的狠戾阴鸷。

“这是你的愿望?”处在变声期的男音低沉的在许愿的少年身后响起,惊得昭平狼狈的转身跌坐于蒲团之上,稚气未退却已尽显威严的男子伸出厚实的手拉起了昭平,替其拭去膝前尘土,叹道:“都十五的人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冒冒失失的?”虽是这样说,男子嘴角却总有着掩不住的一抹浅笑,若有似无的。

李昭平看着眼前这位当今深得圣心的三皇兄,低低的唤了声:“三哥。”愣愣的看着他为自己拍干净尘土,便讷讷不知所言了,当真傻气的就像个大孩子,丝毫不见刚才赌咒起誓时的满身戾气。“皇兄,我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已经起身的三皇子李昭意闻言又笑了笑,摸了摸这个自己自小看到大的皇弟,轻轻点了点头,说:“此话幸好是被我听到了,不然……”不然之后的话大家自是心知肚明,李昭意便点到为止,在此打住不再说下去了。

“是臣弟莽撞了。”说着昭平蹙起了眉,此时一只修长的手伸出,摁了摁昭平的眉头,愣是没能将愁眉抚平,李昭意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说道:“今日,你母妃殡天,无一人相送,你生气难过,是应当的,我只问你,刚才你在佛前许下的愿可是当真?”

听到此话,昭平忙急急说道:“自是当真,我的母妃还有我,如今的下场,难道就是我们该得的么,母妃心慈从不杀生,我也未曾惹是生非,却沦落至此,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说着竟流下泪来,母妃去世都能忍住心绪的昭平,在这个自小护着自己的皇兄面前,此时却是再也装不下去了,什么隔墙有耳,什么为君者的城府,此时都被昭平抛向了脑后,不知何时,已经无声的痛哭起来。

见到如此失态的李昭平,三皇子李昭意一时手足无措,只得不停地用双手为其擦着眼泪,眉头深锁的样子酷似威严的北齐帝。

直至流尽了眼泪时,外头内务府派的人已经有条不紊的张罗起丧葬事宜了。为昭平擦干净泪痕,看着此时板着脸一脸严肃的小人儿,李昭意突然一言不发地跪在昭平旁边的蒲团上,双手合十,看着面前青铜铸成的观音像,合上了眼虔诚的呢喃,昭平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位从不信佛的皇兄,直到皇兄许完愿也转头看向自己,昭平才后知后觉的慌忙撇开视线,忙不迭转移话题问道:“皇兄,不是向来不信这鬼神之说的么?”

“从今天开始,我信了。”李昭意看着这样子手足无措的皇弟只觉好笑。

“皇…皇兄,刚才许了什么愿?”对着一脸正经的三皇兄,昭平不禁有点看得痴了。

伸出宽厚的大手摸了摸昭平梳着冠髻的头发,李昭意但笑不语,转头看了看外边灰蒙蒙的天色,拉起还跪坐于地的昭平,说道:“走吧,毕竟是你母妃的葬礼,再害怕见那些人,也得去。”看着低着头一脸灰败的昭平,只得叹了口气,道:“我陪你一起。”

登封十八年,小寒,又一位女子在禁宫内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可无论是宫外还是宫内,都在为即将到来的丰元节做着准备,内外祥和,丝毫不见一丝悲戚,当真是天下太平,举国和睦,只一位黄袍男子在西偏殿的灵堂前,握着披麻戴孝的男孩的手,在这一日,一同跪坐到天明。

作者有话要说:开坑,咳咳咳……如果喜欢的话,求扩散

☆、丰元(2)

七日后,宣阳城内处处张灯结彩,来往商贩络绎不绝,街上人影攒动好不热闹。

此时主道上一辆挂着李字玉牌的皇车缓缓而行,来往行人自动退让。

车内坐着的正是三皇子李昭意,手中捧着的锦盒乃是北齐帝令其送往太子府的丰元节赏赐,太子李昭颜乃皇后护国侯之女所生,先皇后逝去多年,皇帝对太子的恩宠却依然不减,世人因此都道帝后情深,说来罕见,自小养在深宫的李昭意这次却是第一次见太子,李昭颜自出生便册封为太子,五岁便离开皇宫开府自立,不曾尝到后宫的一丝血雨腥风,想到这里,李昭意合上手中锦盒,嘴角牵起一丝冷笑,父皇果然是很疼你呢,太子。

红色灯笼迎风摇曳,春联,五彩流苏璎珞,一枝梅花斜插在门口,太子府跟寻常百姓家丰元节的摆设并无不同,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李昭意放下帘子,示意小厮去叩门。很快,一位老叟颤巍巍的从朱红厚重的门后探出身来。一听是宫里来的,赶紧叫来自己的孙儿到里边通报了,自己则迎着李昭意主仆二人向前厅走去。一路老树寒鸦,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太子府还正如传闻所说,果真简朴寡素,到了前厅门口,正要离开的老叟却被李昭意一把拉住,只见其温和的笑道:“老人家,据钦天监所说,北齐今年入冬尤为寒冷,这是西南进贡的血姜,对驱寒很是有益,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能收下。”老叟慌忙摆手摇头,磕磕巴巴地拒绝,李昭意却不容分说的塞进老叟怀中,道:“我朝素来讲究仁义孝道,我虽是皇子,但在您面前也不过是个晚辈,您收下是应该的,您不收,可是嫌弃我是皇家之人?”老叟摇手摆头的更加厉害了,又见这位皇子不像其他当权者那样心口不一,确实笑得一脸和气,自知是与自己玩笑呢,便不再将礼盒向外推,只一边弯腰行礼,一边艰难的道谢:“三…三皇子,与太子都是顶好的人,这都是老叟的福气…老叟的福气……”

待老翁走后,一个扎着两个小鬏的童子从前厅转身出来,看着俊秀严肃的三皇子侧身迎了迎,眨巴着眼睛道:“太子殿下在前厅等着了。”便也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李昭意摩挲了一下父皇交托的锦盒,看了眼朱漆雕花的门面,迈步进入厅中,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黑漆漆的匾额,匾额挂在厅堂的正中央,与一般人家的匾额并不太一样,黑底蓝花,上面只刻了“方正”二字,只见一位白衣玉面的男子坐在这块匾额下,独自品着茶。白袍上隐隐绣着的正是四爪龙蟒。想来这便是太子了,温文尔雅,确实是君子之风,良善之辈。

李昭意忙要施礼,却立刻被扶住,太子正笑得如沐春风:“三皇弟,不必多礼,父皇多次提起皇弟并赞赏有加,我早就想见一见了,可惜,我自小体弱,只能深居简出,还望皇弟莫见怪。”说到最后眸光微微暗了下来。

“皇兄多虑。”李昭意忙安慰道,不再多礼,扶着红樟木的座椅坐了下来,四角茶几上早就沏好了茶水,正冒着袅袅的白气。

“皇兄,皇弟此次来是受了父皇之命。”递过锦盒,李昭意端看起太子的脸色来,煞白的脸没有什么血色,倒增添了些读书人的儒雅之风,太子接过锦盒,打开看了看,只见其眉头微微蹙了蹙,道:“儿臣多谢父皇赏赐,皇弟,代我向父皇问平安。”李昭意点了点头,俩人自始至终未曾行一礼,这倒真像普通人家的两兄弟在话着家常了,又无声坐了一会儿,李昭意最先打破了这份初见的尴尬,只见他从袖笼口掏出个锦盒,边递边说道:“皇兄,这是臣弟备地丰元节礼,还望皇兄不要嫌弃。”太子愣了愣,接过锦盒慢慢打开,里面是六小块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梅花糕,正是这个时节民间家家户户会做给孩子吃的甜点,一是映景且逗小孩子高兴,二是祈求孩童能像梅花一样坚韧不拔,本不是什么稀罕物,却见太子忽然笑了起来,捏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眼中眸光闪了闪,虽在笑却让人觉得他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说道:“这个糕点,我是吃过的。那是我即将要出宫的五岁生辰,是瑜贵妃亲手做了特地送来的。”

看着太子忆起往昔似有悲伤的样子,李昭意垂下了眼帘,道:“瑜贵妃正是臣弟的母妃,臣弟有幸在母妃仙去之前学会了这道糕点的做法,今日便想着做来,皇兄喜欢就好。”

听到这话,太子从过往中回过神来,看着三皇子垂头不语的模样,又想到其身为皇亲却能亲手为自己做这点心,想安慰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今日,第一次见皇弟,却惹起了他的伤心,一时心急如焚,最后只能诚心实意的说道:“瑜贵妃…她待我很好……”

“噗……”看着一脸正气却手忙脚乱的想安慰自己的太子,李昭意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这样木讷的样子倒是很像某个傻乎乎的昭平呢,想到昭平,李昭意不禁心情变得好起来,说道:“母妃要是能听到太子如此说,定会高兴的。”

看着不再低落的三皇子,太子也展颜笑开来,更声响起,太子府外,鞭炮齐鸣,一时热闹非凡,此时正是丰元节的吉时,家家户户争抢着要在此时放完早就准备好的礼花,一时黑夜亮的如同白昼一般,眼看着时辰不早了,李昭意起身拱手告辞,临走前太子还在为自己的粗心而没能准备丰元节礼而不停的自责,李昭意自然又是好一番劝慰,马车驶离太子府,往远处皇城急去。

太子与看门老叟并未立刻关门回去,看着漫天的礼花,两人皆停在朱门前休憩,乍一看,就像平常人家的祖孙一般。接过三皇子要太子转交给孙儿的丰元节礼,老叟已是双眼盈满了泪,道:“三皇子,真是有心了,我等乞儿,若非太子救助,哪熬得过这北国的冬天,如今不仅衣食无忧,还得太子爷兄弟的关心,老叟我…我……。”说到这里却只剩下一片呜咽之声,太子忙上前安慰,“我这三弟倒是个好的,今日本是佳节,莫再哭伤了身。”

门前老叟的孙儿正自顾自的和二踢脚玩得高兴,太子看了眼马车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目光却是微暖的,和即将到来的严冬格格不入。

马车外,礼花绽满了夜空,绚丽的无法直视,映照着马车内丰神俊朗的面庞,很是好看,此时的李昭意手中正把玩着一颗佛珠,托着腮,扬着眉,思绪早已不知飞向了哪方,母妃么,早在自己记事起便已不在了,梅花糕是母妃陪嫁嬷嬷的手艺,亲手所做?特地送来?也只有太子你会信了,想来,自家母妃也并非如宫中所传说的那般心地善良,那般的身不由己吧。太子,你真的被父皇护地太好了,这人世间的险恶,尤其是深宫中的阴毒怨恨,你到底知道几分呢。

观音像前,五皇子李昭平跪坐着,一遍遍的念着往生咒,门外隐约能听到宫人们的欢声笑语,虽然夜已深,但天空依旧被礼花铺的满满的,今日,是北齐国一年一度的丰元节,也是刘美人的头七,母妃死时父皇未置一词,只下了道适逢丰元,不宜张扬,令五皇子守孝三年的文书,便没了下文,没说自己是天煞孤星克死母妃,我是不是该偷笑呢?李昭平自嘲的摇了摇头,一步登天,大权在握,谈何容易。

“怎么没有用膳?”随着低沉的男音,李昭平被一把扶起,“别念了,地上凉,你母妃见了也不会高兴的。”

“三哥。”昭平看着扶着自己的李昭意,想要笑却因为太冷,脸都僵了,见李昭意又想像往常一样弯腰为自己揉腿,慌忙拦住,道:“三哥,昭平已经十五了。”李昭意平静的抽回身,转而笑着揉了揉对方的脑袋,问道:“怎么不吃饭。”

“今日是丰元节,按我娘的习惯,是要和家人一起吃的,今日,我叫你一声三哥,我是你五弟,可好?”还很稚气的脸上褪去了连日来的悲戚,难得笑得好看,李昭意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面是昭平亲手擀的,难为他还炒了两个小菜,往年这些事都是刘美人在做,两个小孩在一旁看着只知道吃,现如今,却只能由昭平经手了,虽是看母妃做过不下百遍了,可毕竟是男子又是初次,做出来的东西也只能算是勉强能入口罢了,可两人都默不作声吃得很香,有烟花映衬,西宫偏殿的小厨房内炊烟袅袅,在这冷心冷情的后宫,谁又能想得到,这里竟然是暖的。

作者有话要说:求扩散

(1 / 4)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

化魔之鬼狐+化魔之君临天下

作者:一只杀千刀的馒头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书名:化魔之鬼狐 文案: 一只狐狸捡到一只娃娃,然后养成,然后年下,然后你懂的………………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狐狸墨心 ┃ 配角:通材 ┃ 其它:熊猫伯伯 文章节选: 再过几天,莫老汉便要满六十了,一张刀刻斧劈般褶皱的老脸上,布满风霜,唯独那双随着年纪逐渐浑浊的眼睛透着精神奕奕的光,嘴里总是叼着一根细杆的老烟枪,不点燃,只是那样斜斜的叼着,年青时喜欢在嘴里痞气的衔根草,横行乡里临到老了,依旧改不了这习惯,年少轻狂时不辨是非,犯了案,流窜至此,如今这般年纪了,依旧孤苦伶仃在这深山老林里蹉跎,不免显得凄凉,“呸”莫老汉狠狠地啐了一口,自己什么事没做过,哪个地方没闯过,临老了倒怕起死来了。 老汉扛起锄头,继续翻起土来,月上中天,山里到了夜里本就湿气重,此时更是雾水浑厚,莫老汉抹了把脸,泥土混着露水立刻让本就苍老的脸更加狼狈起来,又是一锄头下去,咯噔一声,土中露出一块黑沉的物什,老汉顿时欣喜若狂,看来这次是件大家伙,这成色如此黑澈透亮,此棺木中葬的人定是非富即贵,不知为何沦落到此处,管他为何,如今到我老汉手里那便是你的命,三下五除二,不一会儿就刨开了掩盖着的土块,此时才看出,这口棺材竟是一整块的沉香木挖空而成的,可不知为什么,棺材上一点雕刻和装饰皆无,好像下葬的很是匆忙,饶是如此,莫老汉也忍不住要窃喜,沉香木如此稀有,更加让人确信了墓主人富有的身份,这棺中的陪葬品少说也会有个十来万,想到此处,莫老汉已按耐不住摸了上去,贪婪的注视着这木棺,像是饥饿难训的野兽,迫不及待的要把这块即将到嘴的肥肉狠狠撕碎吞下去。 晋江完结 书名:化魔之君临天下 文案: 皇子间的不伦恋,悲剧,你懂得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昭意 ┃ 配角:李昭平李昭颜狗皇帝 ┃ 其它: 文章节选: 登封十八年,北地齐国正值小寒,风啸马瘦,寻常百姓家皆在为冬日的严寒忙忙碌碌着,七日之后便是北齐人一年一度的丰元节,心急的人早就在自家门前挂起五彩的流苏和璎珞,心心念念期盼着来年的风调雨顺。然而,北齐皇都宣阳城内,禁宫之中,青瓦白墙的一座小佛堂前,北齐最小也是最不招待见的小皇子李昭平,跪坐于观音像前,同芸芸众生一般诚心祷告,小佛堂的隔壁便是昭平母妃的寝室,昔日清雅淡妆的美人如今却被多年病痛折磨的形容枯槁,只剩下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嬷嬷守在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