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bing写的神医的小说叫什么? (鼠猫同人)美人醉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03 23:18 /灵异悬疑 / 编辑:薇薇安
小说主人公是玉堂,刘伶的小说是《(鼠猫同人)美人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icebing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刘伶道:“展大人哪里话?您这样的贵客,若不是机缘巧合,我就

(鼠猫同人)美人醉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4.6万字

预计时间:约2小时读完

《(鼠猫同人)美人醉》在线阅读

《(鼠猫同人)美人醉》试读

刘伶道:“展大人哪里话?您这样的贵客,若不是机缘巧合,我就是想送比这更名贵的酒也送不出去啊,这酒您二位仍然带回去,就算给我个面子。还有,这一坛‘美人醉’,也请您二位务必赏脸收下。”见他这么说,展昭和白玉堂推让了一番也就收下了。

白玉堂和刘伶又聊了几句,看看后窗对展昭使了个眼色,展昭会意,站起身装作看墙上的字画,慢慢便挪到了后窗,顺着半开的窗子望出去,赞道:“刘先生好雅兴,种得如此好花。”刘伶笑了笑也走了过来,开大窗子道:“展大人也喜欢花草?”

展昭道:“先母最喜欢花草,幼时家里曾种得许多-----先生看来是此中高手啊。”刘伶道:“不过是玩意儿,因为拙荆喜欢,所以才种了这么多,她走了以后,我也舍不得扔掉,就留着了。”展昭的目光这时已转到了最后几排花草上,果如白玉堂所说,这花草很是少见,但其中的一种还是有些眼熟,一时便看出了神。

刘伶见他发怔,微笑道:“展大人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展昭回过神来,略一思索便道:“我那屋子就缺点花草,市上卖的又没有喜欢的,正好今日在先生这儿看到了中意的,不知先生能否割爱?”刘伶道:“我这里也不过是些俗物,难得能入了大人的眼,自当奉送,不知大人看中的是什么花?”

展昭伸手一指最后几排:“就是那个,很新鲜,我很喜欢。”白玉堂见展昭直接开口去要,心里道:“猫儿这招虽干脆但也冒险,若这花草果真有问题,刘伶岂不对我二人的目的有所怀疑?”想着就向刘伶看去。

刘伶的神色果然有些不对,犹豫了一下才道:“展大人,那些并非花草,而是药材。”展昭故作惊讶地“哦”?了一声:“是药材啊,治什么病用的呢?好像很少见啊。”刘伶道:“嗯----我一入秋就会犯咳嗽,这个是内人在世时打听到的偏方,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治咳嗽很见效。叫-----金不换。”

白玉堂闻言,知道他没说实话,便看了展昭一眼。展昭微微点点头:“是么?公孙先生也有这个毛病,用了很多药都不是很见效,如果这个真这么灵,我更想带走一棵了。”刘伶微微皱起了眉头,白玉堂见状,问道:“怎么?刘先生很为难么?”

刘伶道:“按理说,一棵药草而已,大人想要我自然没话说。只是,这是内人留下的,也算是个念想儿,故此有点舍不得----不过,大人既已开口------”他话未说完,白玉堂已接道:“若是这样的话,就算了,猫儿,咱们不能夺人所爱啊。”

刘伶道:“五爷说哪里话?只是这药草气味儿不好,不适合放在屋里。而且药用主要部位还是果实,等秋天结了果,我自会摘了送到府上,不知大人意下如何?”白玉堂拍拍展昭的肩膀:“那就这样吧。”展昭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白玉堂再看看花圃,笑道:“猫儿,其实,你若真想放在房里,不如挑一盆茉莉,夏天花开了清香得紧,怎样?”刘伶也附和道:“是啊,茉莉的香气最是淡雅宜人,放在窗台上最好。”展昭有点疑惑地看向白玉堂,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起要茉莉花,但他知道,白玉堂一定有他的道理,也便点头道:“也好。”

刘伶道:“那我这就去为您选一盆好的。”白玉堂却一摆手:“不麻烦先生了,我来吧。”接着说声“失礼了”,就从窗户跃了出去。慢慢走进花圃,蹲下身,本对着他们认真挑选起花来。展昭对刘伶笑笑:“他就是这个急脾气,先生莫怪。”刘伶也笑道:“哪里,白五爷很爽快-----来,展大人尝尝我们的新茶吧。”

展昭笑着点点头,随刘伶回到座位,品茶闲聊。不一会儿,白玉堂就回来了,手里托着一盆青翠欲滴的茉莉。刘伶见了道:“白五爷果然是行家,把我最好的一盆给选走了。”白玉堂笑道:“是么?我只是看这盆长得可爱,看来我运气还不错。”众人闻言都笑了。

选过花后,已到辰时,照例是“刘伶酒坊”开门做生意的时间,两人也不再多待,起身告辞了。刘伶也不挽留,见他们带了两坛酒一盆花,便吩咐小云帮他们一起送回去,两人百般推辞不过,只得和小云一起出了门。

门外早已聚集了许多买酒之人,见了展昭与白玉堂都恭敬地打着招呼,自觉地为他们闪出一条路,两人微微颔首应了,便穿过人群离开了。

小云帮他们一起拿了东西,低着头跟在他们身后走着,一路上,不曾抬头也不曾说一句话。展昭和白玉堂便是有话想问他,每每瞧见他那怯怯的眼神,便再也开不了口。

不多时,三人已走出榆林巷。在巷口,白玉堂停了下来,转身对小云道:“好了,就送到这里罢。街上自有脚夫,我们雇一个回去便好。”展昭也道:“是啊。酒坊这会儿忙得紧,你快回去吧,莫耽误了你主人做生意。”

小云迟疑了片刻,终于点点头:“好。谢谢两位大人体恤。”说着,把手中的花交给白玉堂,转身回去。展昭和白玉堂也转过身去,刚走了几步,只听身后小云叫道:“两位大人留步。”

两人一怔,转过头去,只见小云又跑了回来。白玉堂道:“有事么?”小云站在他们面前,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欲言又止。白皙的脸庞渐渐浮出了红晕。展昭与白玉堂对视一眼,温言道:“究竟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小云却又低下头去,半晌才小声道:‘那个,那个‘美人醉’------”白玉堂心中一凛:“美人醉?美人醉怎么了?”小云迟疑地道:“那酒,也许很好喝,可是-------”白玉堂有点着急:“可是什么?你别怕,说清楚。”小云眸子中闪过一丝惊惶,咬了咬嘴唇,忽然摇头道:“没有什么,真的没有-----”话没说完,已转身向来路跑去,跑得那么急,单薄的身影一会就消失在了深巷中。

展昭和白玉堂不由面面相觑,展昭道:“果然有问题,这酒,和这酒坊,果然都有问题。”白玉堂没说话,半晌,才一拍展昭:“猫儿,这里人多不方便,咱们快回府,我有东西给你看。”展昭虽有点疑惑,但也没多问,跟着他就往开封府去了。

等两人进了展昭的小院,白玉堂一把便关上了院门。展昭将手中的东西放在石桌上,问道:“让我看什么?这么神秘?”白玉堂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拿一盆茉莉么?”展昭摇摇头:“你总有你的道理。”白玉堂道:“不错,昨天我在茉莉花从中见到一个小东西,很可疑,但碍于刘伶在场,没捡回来。本打算今天夜探酒坊拿回,正巧你说起要花草,便趁势拿来了.”

展昭道:“是什么?”白玉堂一伸手:“你瞧。”展昭俯身看去,只见白玉堂的手掌中,躺着一枚闪亮的耳环,不由道:“耳环?”白玉堂道:“正是。昨天我就猜可能会是什么小饰物,果真不假----酒坊中只有两个男子,怎么会有女人的东西?”

展昭道:“是啊,刘伶丧妻也有好几年了,若是他妻子的东西,怎会这时候丢在那里?难道,这东西有可能会是那两名失踪的孕妇的?”白玉堂道:“我就是这么想,联系以往发现的蛛丝马迹,极有可能就是这样,刘伶,果然和孕妇失踪一案有关。”展昭点点头:“只怕如此,不过,还需要让受害者家属确认一下,还有,那小云昨天换酒,今天又对这酒欲言又止,好象存心不想我们喝到这美人醉,你说,这‘美人醉’和孕妇失踪是不是也有关系?”

白玉堂道:“可是,酒会和孕妇有什么关系?刘伶要这些孕妇到底要做什么?”展昭皱着眉头,默默念着:“美人醉,美人醉------失踪的都是美人儿,孕妇-----难道-----”他一下怔住了,抬头望向白玉堂,白玉堂也怔住了:“你,你不会是想说,这酒是用-----”

他忽然说不下去了,两个人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半晌,展昭才道:“不会吧?不可能----这太疯狂了----”白玉堂不说话,走过去拍开了那坛“美人醉”的泥封。

一股奇异的香气立即溢了出来,软软的,香糯甜美。如春日午后掺杂了花香的阳光,让人触之即醉。但两人此刻却无心再关注这香气,只是慢慢凑近坛口,阳光下,白瓷坛中石榴红的酒液漾着妖异的光芒,醉人,魅惑,而危险。

白玉堂和展昭怔怔地看着这酒液,半晌,白玉堂才喃喃道:“若是这样,刘伶他,他是把这些孕妇怎么用到了酒里?我只见过用紫河车做的药膳,那已经很-----”说到这儿,白玉堂觉得一阵恶心,忙转过头去,不再看那酒液。

展昭也觉得一阵反胃,拿过盖子盖上了坛子,才道:“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当务之急,是先去找受害者家属确认一下这耳环。若真是受害者的,我们得尽快去抓捕刘伶。”

白玉堂道:“还有一样东西,你也瞧瞧。”说着又取出了几片植物的叶子。展昭认出,那正是刘伶说的所谓药材,便道:“这个你也摘来了?”白玉堂点点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药草只怕和这酒也有莫大关系。只看你要这药草时刘伶那犹豫的样子就知道里面一定有鬼。”

展昭接过那几片叶子,细看了一会儿,拈起其中一种,沉吟道:“这种草药,我好像在哪见过------是了,公孙先生曾移栽过一次,现在应该还在药圃中,叫----叫曼陀罗的。”

白玉堂一愣:“曼陀罗?我听大嫂说过的,这是一种很神奇的草药,可以让人神志不清,失去知觉。可是,这应该是很难得的啊,公孙先生何时种了这个?我怎么没见过?”展昭道:“先生把它种在药圃角落的小棚子里,你不留心,自然没印象。我也是偶然见过的,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不如我们找先生确认一下。”

白玉堂点头同意,两人即刻便去了公孙策那里。公孙策正趁着中午的好太阳晾晒药材,见他们急急赶来,起身笑道:“这会儿过来,有什么事么?”展昭把手中的药草递给他:“先生,请您帮忙瞧瞧,这是不是曼陀罗?”

公孙策接过来,只看了一眼便道:“不错,正是曼陀罗,不过这药极为罕见,你们从哪弄来的这个?”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一眼,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那这个药材究竟有什么用?”

公孙策道:“曼陀罗又叫洋金花、山茄子,多野生在田间、河岸、山坡等地方,原产天竺。此花全株有剧毒,其叶、花、籽均可入药,味辛性温,有镇痛麻醉、止咳平喘之功效。三国时名医华佗创制的麻沸散里主要成分就是曼陀罗。传说此花,酒采令人醉,舞采令人舞,妙不可言。”

展昭道:“原来如此。这也许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刘伶可以悄无声息就带走两名受害人了。”白玉堂道:“你是说,他用了这曼陀罗制成的麻药?”展昭点点头:“多半就是如此。”

公孙策听得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谁是刘伶?和本案有什么关系?还有这曼陀罗,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展昭这才一五一十对公孙策说了这两日在刘伶酒坊的发现。说罢,又将手中另一种药草也递了过去:“还有这种药草,我和玉堂都从未见过,不知先生是否认得?”

公孙策道:“如此说来,孕妇失踪一案有了着落了?太好了,这线索太重要了----这又是什么药草?我看看。”说着接了过来,细细端详良久,皱眉道:“这个,这个好像是-----”白玉堂道:“是什么?先生见过?”公孙策道:“我也不确定,不过,去年我曾去过云南拜望我的师兄,听他说起过从暹罗国传入的一种药草,和这个极为相像。”

展昭问道:“那么,是什么药草呢?”公孙策道:“听师兄说,那草药名叫罂粟,花开时极为艳丽夺目。此草可治疗久泻久痢久咳,也有毒性和麻醉功效,尤其特殊的是,这药草能提炼成一种让人食用后欲仙欲死的药膏-----极乐膏。凡是用过者都会上瘾,最后中毒而亡。所以,也有人把这种药草叫‘极乐草’。”

白玉堂闻言喃喃念道:“极乐草?”公孙策道:“不错,不过也有人说,这药草是生自咱们中土的,传说是隋炀帝的妹妹怨气所化,又叫琼花。”白玉堂道:“若说起琼花,我倒是听大嫂说过,都说是传说中的东西,原来真有啊。”展昭道:“看来这药草,用得当便是救人良药,否则,便是穿肠之毒。”

公孙策道:“正是如此,只是我也没真正见过这药草,不能肯定你们拿来的一定就是。不过,这刘伶倒真是有些古怪,不得不好好查一查。我看,你们还是先把这些线索报告给大人吧。”展昭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此,我和玉堂就先告辞了,这些药草就留在先生这里,您再好好看看。”公孙策道:“也好。”

两人刚转身要走,公孙策又道:“你们刚刚说到那‘美人醉’,可否拿过来让我瞧瞧?”白玉堂道:“正是,我们正猜不出那酒到底有什么古怪,先生若能查出来再好不过了-----,我去拿来。”说罢就出了房,不多时又折了回来,手中正托着那坛“美人醉”。

公孙策揭开酒坛,那种醉人的香气又散了出来,公孙策微皱眉头,倒出一盏,看了看那殷红的酒色,又仔细分辨了一会儿气味儿,道:“这酒到底是什么酿的,我不知道,也很难查得出,但是,里面一定有罂粟,我虽没见过新鲜的罂粟,但我见过炮制后的,也闻过那个气味,这酒香虽然掺杂有其他香气,但里面绝对有罂粟的味道,就是这东西让酒香格外醉人,甚至让人飘飘欲仙。”

展昭道:“若这酒里有罂粟,岂不就像那极乐膏一样,会让人慢慢成瘾中毒么?”公孙策道:“不错。”白玉堂道:“怨不得这酒这样吸引人。这样的话,刘伶岂不是在卖毒药?就论这一点,也足以将他绳之以法了。”展昭道:“若这酒里只是罂粟,那些失踪的孕妇与刘伶究竟有什么关系?”

公孙策道:“这也是我疑惑的一点,不过,这酒也有一点很奇怪。”两人闻言都道:“是什么?”公孙策道:“罂粟因为有毒,用量不能过大,而这酒如此让人飘然欲仙的味道,只有大量的罂粟才能产生,可是,又没有听说有人因为这酒立即中毒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先生的意思是------”公孙策放下酒杯道:“也许,这酒中有其他材料和罂粟相配,可将罂粟的诱惑之力发挥到极致,故而即使罂粟只有少量,也会有如此诱人的气味。”

展昭道:“先生是想说,这和罂粟相配的东西和失踪的孕妇有关么?”公孙策道:“我也只是怀疑,毕竟酒已酿好,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实在难以查出,除非刘伶本人说明,否则----”白玉堂道:“既如此,我们这就去禀明大人,全面调查刘伶。”

公孙策道:“好,这酒就放在我这里,我再好好检查一下。”说这又端起酒杯,放在鼻端轻嗅。白玉堂道:“先生小心,可千万不要喝下去,里面或许有------”想了想又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只觉一阵恶心。

公孙策笑道:“放心,我既已知道这酒有问题,怎么还会轻易去尝?不过,你们不是说城中有许多人都喝过这酒么?最好找一个来,让我细问问他喝酒的感觉和这酒的滋味。”白玉堂道:“这倒不成问题,一会儿我叫人把西街当铺的刘掌柜叫来,上次我见他在那里买过这酒。”公孙策笑道:“有劳了。”

展昭和白玉堂随即别了公孙策,先让人去叫刘掌柜,然后去书房见了包拯,将刘伶之事一一回明,末了道:“属下等疑心刘伶必与孕妇失踪一案有涉,但苦于证据不足,所以准备今晚夜探酒坊,一寻根底。”

包拯站起身来,沉吟道:“夜探?据你们所说,这刘伶和那‘美人醉’,都大有文章,若真如你们所猜测的那样,这真是一桩匪夷所思的奇案,只是,此时夜探,会不会不大妥当?”白玉堂道:“大人,现在不是拘礼的时候,我们是为了查案,不能算私闯民宅,这刘伶为人异常精明,若不暗中查探,难知他的底细啊。”

(5 / 8)
(鼠猫同人)美人醉

(鼠猫同人)美人醉

作者:icebing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鼠/猫】《美人醉》icebing 文案:连续两起人口走失案,丢失的都是面貌相仿的美貌孕妇,与京城最近声名鹊起的美酒美人醉又有什么关系? 文摘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三月初三,正是上祀节,也称女儿节。开封城中的姑娘媳妇一大早就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汴河,金水河,五丈河等河边,祈福消灾,顺便再去郊外踏青游春;一些文人雅士也在这时候聚在河边,曲水流觞,吟诗作对,所以这一日的各大河边,便成了最热闹的所在。 展昭陪包拯上过朝后,便带着开封府众校尉开始了日常巡查。因为上祀节的关系,今日城内车马人流明显稀疏了许多。巡查一番,看看一切安好,展昭便让众校尉先回府去。马汉道:“展大人,您不一起回去么?”展昭道:“今日上祀节,汴河等处聚集百姓太多,尤其城外河边,我去瞧瞧,莫要出什么事才好。” 王朝道:“那我们也一起去好了。”展昭笑道:“不必了,今日因为宫中嫔妃也有出游的,所以圣上已派了御林军前往维持秩序了,我不过去走走,顺便会个朋友。”众人听了这才应声是回开封府去了。 展昭看他们走远了,这才独自向城外走去。今日他去城外河边,固然是怕人多有人趁乱闹事,也和白玉堂有关系。两日前他收到白玉堂的飞鸽传书,约他上祀节这天在城外柳林坡见面赏花比剑。这等私人之事,自然不好向其他人明说,所以也就含糊过去了。 想起白玉堂,展昭心中不由涌起一丝甜蜜。前不久一个雨夜中,自己为抓两个采花贼受了伤,结果正好遇见赶来找他的白玉堂,最后还是玉堂帮他抓到了两人,还把他带回在开封新置的宅子那样细心的照顾了一夜。本来白玉堂是想在开封多住几日的,因为岛上有事就临时又赶了回去。 原以为他这一去又得一两个月不见了,谁知才不过半月,他就赶了回来。展昭心里真的很高兴,现在,他隔一段时间若不见那老鼠,虽然觉得清静了不少,但是心里也会跟着空落落的。那种滋味儿,还真难受呢。展昭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自己,是真的越来越离不开那个人了。可是,这种牵挂的感觉原来这么温暖。 www.mozhua.app 喜欢悬疑推理侦探类耽美文的, 可以看看我收集整理的推荐帖→《悬疑侦探耽美文推荐》 里面有几百篇此类文!另附本坛链接,不用到处搜索!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