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英培写的小说 行星巴士大结局精彩阅读

时间:2019-07-06 13:15 /灵异悬疑 / 编辑:萧红
经典小说行星巴士是袁英培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主角肖野,袁幻,齐中路,内容主要讲述:数千公里外传来肖野瓮声瓮气的声音,旁通电路也使

行星巴士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万字

预计时间:约34分钟读完

《行星巴士》在线阅读

《行星巴士》试读

数千公里外传来肖野瓮声瓮气的声音,旁通电路也使他得到一帧同步音像。齐中路抬眼望去,正好遇上屏幕中那双坚定而又满含兴奋的目光。两人通过屏幕对视了一霎,用不着再说什么了。

金字塔之门促使他们再次进行了一番徒劳的尝试:无论是各种波长的无线电讯号,还是用激光反复打出的数阶序列都如同石沉大海,所有那些极灵敏的传感器,也检拾不到任何最微量的波或辐射。不过,这些并不能真正说明什么。只有一点是肯定的,答案必须到里面去找。

等地球回电的间隙,分置三处的麒麟号六名乘员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讨论。

“从表象上看,这道门也许受制于某种古老的触发机构,很多古代帝王的陵墓都有这玩意。”费小舟推测着。

“有可能。不过我们是不是再作些更复杂的设想?”王彬委婉地表示了不同意见。

袁幻说出了大家的疑问:“古老这一点当然毫无疑问,但是那里面比阿舟结婚时的新房还要干净……你别瞪眼。承认不承认我说的是事实?好,谁愿对此作出解释?”

“……如果金字塔的主人或者管理者——比如说一部超级电脑,认为打开这道门本身就是一种语言,一种姿态,甚至是一种挑战!那么我们现在的表现就有点……”解欣出语惊人,使宇航员们面面相觑。

最后由肖野的几句话结束了讨论:“宇航事业本身就包含着冒险。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未知数一推了之,我相信没有谁愿意让全世界的人耻笑我们!”

决定已经作出,一切也都准备停当。

出现在那个神秘门洞前的只有一个身影。肖野以不容置辩的态度决定:第一个进入未知的是他自己。假如一切正常,费小舟将相隔五分钟后进入,在这期间,费小舟不得离开步行车。

齐中路把高领衫的领口拉了又拉,他觉得有点儿透不过气来。肖野面对的,毕竟是另一个难以想象,因而更显得吉凶难卜的世界。

屏幕上突然现出的图像令人目眩:甬道仍保持着门的高度和宽度,被头灯照亮的部份象紫铜板般熠熠发光,灯光与黑暗的交接处却血一般深红。随着肖野的移动,甬道仿佛一条被黑暗冻僵的斑斓巨蛇正在复活般微微颤动。齐中路忽然产生一个怪异的联想:这条甬道更像是一条宇宙巨兽蠕动的食管,那黑暗的远方就是……他急忙摇摇头驱走这种感觉,太荒唐了!

漫长的三分钟过去了,肖野已前进了近三十米。

“……这里的建筑材料好象有些不同,大概已经进入金字塔的内部结……别忙……我觉得前面似乎有亮光……”肖野的声音低低的,如同发自很深的水底。

齐中路还来不及领会,注意力就被袁幻吸引过去:“指令长,磁力仪出现偏移!幅度很小,但我肯定磁场正在增强!”

“什么?”齐中路心头一颤,“磁场源?”

“无法测定!指针像风车样打转……肯定就在附近……现在偏移量加大……直线上升!直线上升!哎呀!简直是发疯……”袁幻有些语无伦次了。

齐中路紧张地再向肖野的屏幕看去,不禁呆住了:又粗又黑的磁力干扰线,正伴着不祥的低啸声扭动翻滚。不过最使他惊惧的还不是这个,透过迅速变窄的磁力线格栅,他生平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眼睛:那条黑森森的甬道,正笼罩在一片无法描述的、超自然的光芒里。

“老肖?肖野?肖……”他突然住了口,恍若大梦初醒。肖野发出的电子讯号明显受到更强的干扰,先是音量,现在是图像,磁场源肯定就在金字塔内!甬道的亮光显然出自某种场致发光效应,金字塔真的复活了!他的心猛一沉:过强的磁屏障将拆毁一切波和电子脉冲,和肖野的联系必然切断,如果磁场强度继续增加……

“袁幻,把车开近门口,发光爆信号,让老肖立刻返回!快点!”齐中路大声吼道。屏幕上那条该死的甬道已经完全被磁力线“吃”掉了!不仅如此,现在从步行车发回的图像也开始滚动起磁力波,袁幻以及费小舟呼叫肖野的声音就像啾啾鸟鸣。最坏的情况正在发生。

齐中路充血的眼睛紧盯着越来越难分辨的屏幕,勉强看出袁幻正驱车前进,近了,更近了,停在门前了!他举起颤抖的拳头擦去睫毛上的汗水,喃喃出声:

“但愿还来得及,老天保佑……只要他退回车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他们三个人在一起……”

就在这时,显示屏上迸出一道亮光,粗大的黑纹最后扭动了几下,然后,只剩下一片杂乱的光点,紧接着控制舱里的电讯设备一齐尖叫起来。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突然出现的强大磁场切断了登陆小组与麒麟号的联系,这座古老的、来历不明的金字塔果然显示出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可怕力量。

齐中路的心往下沉去,一直沉到无底的深渊。透彻肺腑的寒意包围了他,似乎谁把他推入舱外的太空。一帧不愿回顾的图像偏偏死死纠缠着他:

图像完全消失前的瞬间,那座金字塔似乎正在坍塌……

对步行车里的人来说,后来的一切都象是离奇的梦境。

袁幻正准备发射光爆信号,突然发现那个矩形门洞往后退去;步行车正自动地离开金字塔。他本能地去按电钮,却发觉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听大脑的指令;他想命令计算机自动操纵,可是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组成他这个人的一切细胞,似乎都在一瞬间离他而去,只留下一丝缓慢的思维,孤立地在虚空中飘荡。

费小舟同样如此。他正走向辅助操纵台,一条腿还悬在空中,于是就保持着这种姿态。

由塔顶开始,成吨成吨的砂尘从金字塔身剥脱下来,汇成一道赤色巨浪,缓缓地流向四面八方。驱使它们的神秘力量同时抓住步行车,使这辆高2.7米、宽3.5米、长达9米的钢铁堡垒,如同一片羽毛在砂浪中翻转滚动。整个过程中,牛顿第三定律并不存在。无论倾斜还是倒悬,宇航员们和一切物体,就象被胶水粘固在原位。这股神秘之力显然牢牢控制住了所有物质的每一个原子,只有少许的思维活动除外,看来思维过程并不都是细胞原子的运动。

一切静止时,步行车已掩埋在刚刚出现的弧形沙丘中,两个丢魂落魄的宇航员发现一切恢复了正常,就象刚发生时那样突然。他们好一会儿仍不敢动弹,直到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肖野。

意志和力量回来了,紧张的忙碌重新开始。通讯屏幕仍是一片空白,电子设备发出的各种怪声不绝于耳,一切全靠手动机械操作。他们都尽量避免眼光接触,但多年严格的训练早使得一切配合默契,几分钟后步行车已钻出沙丘。原来他们被推开的距离并非想象的远,仅仅十来米。

“啊!”袁幻和费小舟一齐发出惊呼。

面对着他们的,是一座崭新的金字塔!

从塔基平台到直戳云天的塔尖,每一级台阶、每一条石棱,甚至每一道接缝,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粒砂尘。阳光斜射在塔身上,给向阳面铺上一层炫目的黄金;又从转折处开始,将背阳面渐渐染成一片殷红。无论怎样苛责的眼光,似乎也难找出它有任何伤损,简单点说,这座金字塔就像昨天刚刚竣工!

他们立刻发现,那道门消失了!

无论他们怎样搜寻摸索,那凹进去的部位也找不出任何缝隙,那道门就像是一个幻觉,无论他们怎样呼喊、拍击,都听不到肖野的回音,那道关闭了的门同时关闭了通向这个世界的一切。金字塔傲慢地抖去身上的赘物,连同靠近它的地球人的最高科学成就,只留下了敢于冒犯它内部的地球人的代表。

费小舟和袁幻都不敢肯定的一种感觉是:当他们将手放在塔基上时,似乎从金字塔内传出一阵阵低微的、连续不断的振动。

齐中路终于可以登上火星了,然而,他宁愿辈子待在火星轨道上,也不愿出现这个机会。按照“紧急—意外状态”程序,现在他可以——也必须离开麒麟号,去与登陆小组会合。行星飞船都备有两个小型登陆舱。但迄今为止的宇航史上,还没有过因乘员失踪而启用的先例。麒麟号又创下一项新的“第一”。

正是这项“第一”使齐中路心里灌满了铅。丢了一个人,不管是什么原因,有着九次太空飞行经历、国际宇航界名声显赫的齐中路还有什么脸回去?还不如一头撞死在脚下那座高逾二万米,闪烁着七色光彩的奥林匹亚山上!更何况失踪者还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从中学时代帮对方打架,到宇航学院周末舞会上追姑娘,他们可一直都是共进退的铁哥们。

他轮流将九个发动机开到最大功率,拼命消耗着燃料,反正这个备用舱再也不会离开火星。他放弃了标准的螺旋降落,而是沿着一条不能再小的抛物线急速坠落,幸亏火星大气密度只有地球的二百分之一。

“指令长,你的进入角太小了。”王彬小心的提醒着,他一直通过麒麟号的摄像镜头追踪着备用舱的降落。

齐中路没有回答,他正忙于和登陆小组通话;“二号地区,准备好工具车,我大约十分钟后着陆。五号地区听着,我再重复一遍:不许采取任何行动,谁要是轻举妄动,我送他上军事法庭!”

天哪!费小舟和袁幻救人心切,竟准备用激光向金字塔开战,把那个突然消失的门洞再切割出来。万幸的是,虽然金字塔瞬间显现出的强大力量波及到数百公里之外的高空,使麒麟号的计算机全部失灵,但仅仅持续了十几分钟,难以想象的强磁场一下子衰减到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刚好来得及在那俩愣小子行动前阻止他们。一旦激怒金字塔,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丢一个人已经够了。

其实齐中路很清楚:他的到达恐怕根本毫无用处,除去亲眼证实一下目前的处境,他还能干点什么?不过在他内心深处,依然隐隐藏着一线希望,火星此行已经出现了太多的奇迹,焉知奇迹不会再现?再说,凭着二十多年的深厚情谊,如果肖野此生画了句号,会有一种心灵感应的,他坚信。

突然出现的亮光刹住了肖野的脚步,一种混合了警惕、惶乱和激动的复杂感觉充满心头,和那道门一样,光芒的出现也不会是无缘无故。他屏息凝神,只见一团微光渐渐扩展增强,颜色也随之不停地变化,粉红、淡黄、浅蓝、乳白……令人目不暇接。那光芒并不直接照射过来,却像浓雾般向他身边弥漫。他惴惴不安地注视着流动的光包围了自己,宽慰地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转眼之间,黑暗的甬道已变得清晰可见,而光度还在提高。肖野忽然觉得有点安静过份了,耳机里一片沉寂,连惯有的“劈啪”声也听不到。他不安地呼叫了几声,耳机仍然沉默,情况不妙!他猛地转过身来,顿时像被谁重击了一记直拳,连连后退好几步,门呢?这柔和而诡谲的亮光使甬道尽头处一览无遗,但是那道门呢?

心慌意乱之下,肖野跌跌撞撞地跑起来,途中还摔了一跤。曾把他放进来的那扇门确实不在了,被谁关上了。他失神地背倚着石壁,努力镇定了一下,向着亮光初起的那一端发问:

“你们是谁?这样做有何用意?我们是地球人的和平代表,怀着真诚的善意,希望我们之间不要产生误会。”

他嗓子干得冒火,这几句话似乎用光了全部唾液,但愿他的声音不要发颤。侧耳倾听了一会,他又重复了一遍。但是不用说回答了,连自己说话的回音都没有。

又经几番徒劳的努力,肖野终于断定:这里面不可能存在任何有理智的生物。这么说,果真像费小舟说的那样,自己是撞进一个古老然而有效的捕兽机?二万年前的设计者再也不会想到:最终落入圈套的竟然是来自异星的生物!果真如此,岂不是永无脱困之望?能建造如此先进产物的科技水平,地球人是远远不能抗衡的。再说自己与外界的联系已被切断,而随身携带的氧气节省点用,大概还能维持四小时左右。

(2 / 3)
行星巴士

行星巴士

作者:袁英培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章试阅 麒麟号行星飞船划出一个新的椭圆,又一次从火星的阴影中升起。 指令长齐中路一动不动地坐在操纵椅上,只有眨眼和偶尔错错腮帮子这些动作表示他醒着。自从飞船进入通讯盲区以来,他一直保持这种雕像般的姿态。 留在飞船上的另一个宇航员王彬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刚转过头来又知趣地闭上了,他不想再讨一个白眼。他知道指令长心里不痛快,而且,这种不痛快的程度还在与时俱增。是呵,他偷偷叹了口气,同样熬了几个月,人家这会儿在火星的红砂土上尽情溜达,就咱俩只在轨道上绕圈圈。人比人,气死人哪!王彬忽然觉得心里堵得慌。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