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规舞池独秀全文阅读 年代:现代

时间:2018-07-28 15:37 /灵异悬疑 / 编辑:罗通
主角叫萧桐,季东华,玉冰纱的小说叫做行规,是作者舞池独秀创作的灵异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三具尸体是男是女,穿什么样!?

行规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69.2万字

预计时间:约1个月零1天1小时读完

《行规》在线阅读

《行规》试读

“那三具尸体是男是女,穿什么样!?”这会萧桐瞪大的眼中,满载着凶光。

狱卒愣住,喃喃地说:“都是男性,穿的跟江洋大盗似的,而且身上还有手弩、蜡烛、朱砂袋,长板刀,以及这会发光的小玩意。”

这次换做萧桐愣住,而且楞的很彻底,“是摸金校尉,那阿俏他们……”

“谁们?”

就在此刻,正当狱卒感觉萧桐有些奇怪的时候,他们二人都亲耳听到有数声重物落地的闷响,突然发自于长廊尽头处的殓堂之中!

“嘣……!”

“谁!”狱卒在惊讶之余瞬间抽出了佩刀,并且丢掉扫把,直接贴靠到铁栏上面。而扭头望向殓堂门板的萧桐,眼中的神色也开始变幻不定。

“小兄弟你刚刚听到吗?殓堂内好像有人闯进来了,我现在过去瞧瞧。”紧张兮兮的狱卒讲道。

“别去,你认为殓堂有窗子会供人闯入吗?”

听完萧桐讲的,原本只就很是紧张的狱卒,顿时变得风声鹤唳!

“对啊,这是地下室,再说殓堂根本就没窗子呀。”被吓到牙根打颤的狱卒,此刻只有盯着萧桐发愣。

“你先别在这害怕,去!快去叫醒其他人,还有你们的管事总捕头!”

“行行行,我这就去。”

话落,就在狱卒意图转身跑去休息室的时候,一时间包括萧桐房内,以及各个走廊内的火把烛灯,顿时悄无声息地熄灭了。

这下可好,本就胆子不大的狱卒更不敢走一步了,因为地牢里本就无窗,而只要这作为唯一光源的火把熄灭掉,牢里便霎时陷落进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

“咣!——”伴随灯火消失的是,处在休息内酣睡着的狱卒们,顷刻之间的转醒与抽出他们的佩刀。

要知道,负责看守牢狱的官差,必须时刻保持他们的机警,甚至在打瞌睡的时候也不例外,否则等发现哪些犯人有小动作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怎么回事!火把怎么都灭了!快拿火折子!”这时,红翎管事的大嗓门,传入萧桐的耳里。

然而,萧桐不同于季东华,在如此黑暗的条件下,萧桐就等于瞎子一样,但是,身为采水师的他,至于看见与否其实都是一样的。

蓦地,一阵惨人非常地幽幽绿光,突然照亮了萧桐所处的这条长廊,而绿光的发源地,偏偏还就是殓堂之中,因为这些幽绿的光束,都是透过殓堂门板的缝隙,呈直线透过来的。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惹鬼回路(中)

【PS:从此章开始到行规毒咒卷结束,每一章都将是以恐怖惊悚为线索,因素,主线的剧情。】

狱卒们看清这股神奇的绿光,显然没有丝毫惧意,尤其是那位头顶红色孔雀翎的捕头,两踏三闪顿时呈直线朝萧桐这一侧逼来。

而萧桐借助这股幽绿的光芒,不禁对狱卒们的反应,开始另眼相待,试想看守大牢的兵俑,身法自然会高人一等,可是在面对这种灵异场景的时候,只怕连勇冠三军的猛将,也会为之丧胆,可这些狱卒呢,他们非但没怕,并且还像拿钱取命的雇佣兵一样,跟玩命似的往这边涌,这一切都无不让萧桐酌情怀虑。

“锄头,野兔左边!小狐狸出去向大人汇报!阎王你和我走右边!二喜子保护仵作以及那位公子!”

“呼啊!”这一刻,被捕头点到名的狱卒,都用一声十分响亮大喝来呼应他,然而,萧桐对红翎管事的评价,只有重新屡次三番的打量此人,才能从他像雄鹰一样锐利的眼里,得到他所猜测的答案,那就是这些个狱卒,都是名副其实的头等杀手。

“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啦?”老仵作被捕头的大嗓门所喊醒,于是在睁眼之后,便亲身目睹到那股幽绿色的光辉。

就在这时,萧桐又发现了一个疑点。先前和萧桐详解手电筒来历的那个小卒,仿佛不是与捕头他们一伙的,而且按照常理来判断,身为捕头的红翎管事,怎么会在回到府衙以后,时刻在地牢里呆着呢,还有,他本该和捕快官差打成一片才对,整日花天酒地没事找抽,才是捕头该做的戏码。

至此,萧桐得出了他结论,那就是地牢里有个极为重要的人,是捕头他们一伙人所保护的对象,而这个人当下近在眼前,因为捕头作出安排的最后一段话,已经出卖了他,也就是‘二喜子保护仵作以及那位公子。’

要论起身份,抛去风华公子这个头衔,萧桐顶多也就是个小白人,而捕头真正担忧的对象,也就只有仵作一人了,更何况仵作安排下去的事,狱卒都会点头哈腰的摆弄妥当,由此,萧桐总算是弄清了大小王的排位。

这会,随着绿光变得愈加浓烈,捕头和狱卒中的三个人,共分为两人一组,且贴合着长廊的左右墙壁,缓缓地从萧桐门前走过,而负责保护他和仵作的‘二喜子’,也在捕头窜过牢房的时候,出现到萧桐的面前。

叫二喜子的青年人到这以后,先是快速看了仵作一眼,然后又盯住捆上牢门的碎床单愣了一下,最后才对萧桐讲道:“小兄弟你往后站,我把这门劈开,咱仨先走。”

岂知正当萧桐想要点头做应,封住殓堂的门板,居然倏地抖缠了一下,就像是有人在里面撞门一样!

“当啷!”

豁然间,二喜子以及捕头等人同时顿住,而透过缝隙得以绽到外界的绿光,又整整比先前闪耀了一倍。

这时,牢狱的入口处,传来了一个急切地呼喊,“老大!大门打不开了!”然而,原本因由忌惮这股强盛的绿光,从而被迫保持寂静的一伙人,都是为之狠狠地一咬牙,并且异口同声地喝道:“刺!”

一时包括捕头本人的佩刀在内,共四把利刃瞬间刺向了殓堂的门板,于是在一声极为刺耳的脆响过后,原来就枯裂斑驳的木门,顿时被他们削出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来!而那股明明时刻走向强盛的绿光,也在同时消失地彻底,令捕头等人都陷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当中!而发出咝咝声地火折子,也几乎是在绿光消失后的刹那间,被捕头拿到了手上。

于是接下来,殓堂门前的火把被捕头引燃,而包围木门的狱卒里,也紧跟着有人讲道:“老大咱慢了一拍,我感觉刚才在光线消失的时候,好像有人从殓堂里走出来了,并且还是和咱们错过去的。”

“屁话!”捕头在吐字的时候,由始至终都在逼视着门板上的窟窿。

“老大,野兔他没说屁话,我也感觉到了,刚才绝对有人从咱们身边窜过去了。”此刻,这做出补充的狱卒,声音里根本谈不上有底气。

就在这时,身处于后方的二喜子,以及贴到牢房最内侧去害怕的仵作,都亲耳听萧桐说道:“捕头,你的部下没撒谎,的确有东西出来了。”说完,萧桐在二喜子傻呆呆地注视下,将目光放到了休息室的方向。

可是,一根火把的光照程度有限,现如今休息室的方位,就是一个纯黑色的世界,假如将它打成比方,也可以说休息室已经不存在了,而眼下的这些狱卒,也已经进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异次元空间。

“小狐狸,小狐狸!鞑子!”二喜子突然朝休息室的阴暗面,呼唤起同伴们的名讳,其中,小狐狸便是先前被捕头派去找支援的人,而‘鞑子’,也就是告知给萧桐手电筒来历的那个小狱卒。

二喜子的嗓音,在空荡荡的牢狱里足足回荡了两个来回,可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却不曾响起任何一个声音,甚至就连被关押在另一条走廊的犯人,都没能发出半点动静,这下,不光二喜子彻底愣了,捕头也是陷入进慌张的境地。

“把你的刀给我。”脸色难看的萧桐看向二喜子讲道。

蓦地,就在萧桐说完话的一瞬,除了逼视门板的捕头以外,其余数名狱卒,都是倏地转过身来,并且他们就像是在看阶级敌人那样,对萧桐行起了注目礼。

“小兄弟,你要刀做什么呀?”二喜子在问询之间,始终在向仵作递着眼色。

对于二喜子的表态,萧桐露出不屑地一笑,“我用刀不是要杀人的,我要用它来搅拌一桶黑狗血,不想死的话就快拿刀来!”说到最后,萧桐突然发起的暴喝,简直触到了二喜子每一根相关卑微的神经,因为在二喜子看来,现在的萧桐就如同天子一样令他无法直视。

然而,真正放话让二喜子妥协的,居然就是他们的捕头。

“二喜子快把刀给人家,小兄弟是贵人!你懂得。”

(472 / 719)
行规

行规

作者:舞池独秀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类别:灵异奇谈 “今夜谁与我共同浴血,他就是我的兄弟。”(选自刀锋1937) 三位绝色丽人,与“双X”组合共同被黑街追杀,途中一些列灵异事件令几人不寒而栗。男猪脚的身份。亡村的奥秘。帝尸的诅咒,究竟是皇朝龙脉作怪,还是血色嫁纱一梦。种种恐惧尽数侵袭。巅峰对决在此上演。鬼是超越科学的存在,但人是科学的主宰。终极逃杀,纠结爱恋,虽似梦一场,但传奇永远......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