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孙胖子萧和尚张然天杨军 火爆章节阅读

时间:2018-08-22 12:48 /灵异悬疑 / 编辑:切原赤也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尔水东升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郝主任盯着那人,从牙缝里蹦出来三个

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6.5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零2小时读完

《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在线阅读

《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试读

郝主任盯着那人,从牙缝里蹦出来三个字:“郝正义!”我记得萧和尚说过,郝文明和郝正义是双胞胎,可是现在看过去,这两人几乎就没有相像的地方,完全不像是双胞胎兄弟。这时,肖三达已经进了鬼门关,后面闽天缘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本来高亮和萧和尚有话想要问郝正义的,但是闽天缘上来,有些话还是不适合当着闽天缘的面说。

闽天缘上来,也不理会郝正义,只是对着高亮和萧和尚点了点头,他的身体晃了一下,随后,一个魂魄从他的体内分离了出来,正是在火车顶动手救了孙胖子的魂魄。闽天缘看着这个魂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二哥,你先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大哥,我随后就到,我们哥儿仨在下面团圆吧。”

闽天彪的魂魄,他对三弟还有些放心不下,它在鬼门关来回磨蹭就是不进去。闽天彪不进去,后面还有几百个魂魄就被堵在门外,一时之间,后面的魂魄开始鼓噪起来,被熊万毅他们一顿甩棍敲安静了。

最后还是高局长走过去说道:“闽会长,差不多就行了,再拖天就亮了,后面还有几百号等着进去呢。”他这句话其实是说给闽天彪听的。闽天彪的魂魄望了一眼身后的几百个魂魄,最后看了一眼闽老三,猛地一转身,进了鬼门关之内。

鬼门关终于恢复了畅通,门口聚集的魂魄越来越少,好不容易露一次脸的吴主任又不知道哪去了,孙胖子好事,前后左右地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吴仁荻的踪影。我一时怀疑他是不是混在魂魄之中进了鬼门关。眼看魂魄即将全部进入鬼门关的时候,闽天缘拄着拐杖慢慢走到了高亮的身边:“高局长,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黄然的事了?”高亮看着闽天缘笑了一下,说道:“闽会长,我还以为你把你的这个重外孙子忘了。”他们两人一问一答的,也没有背人的意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夜里,周围的人还是能听明白他俩在说什么。

闽天缘陪着高亮笑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说道:“别叫会长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宗教委的会长了。”听他这么一说,高亮怔了一下,眨巴着眼睛看向闽天缘,说道:“这是要退休了?我说你怎么想起黄然来了,准备让黄然回去接棒了吗?”

“呵呵……”闽天缘轻笑了几声,说到黄然,他竟然轻轻地摇了摇头,“黄然,他还不够那个资格。小聪明他是有一点,但是论起领导才能,他就差得太远了。宗教委不是家族传承的,只要是有能力,谁都可以坐上会长这个位置。当然了,高局长要是有兴趣的话,来做个副会长我也是求之不得的。”

高亮微笑着看向闽天缘,说道:“好啊,这个副会长的位子给我留着,等到哪一天民调局这里我混不下去了,只要你还没死,我一定去台湾投奔你。”看到闽天缘的脸色瞬间变了一下,高局长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有机会的话,你的这位新会长一定要介绍我认识一下。我倒想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连黄然都放弃了。”

“巧了,我们的新会长你也认识,也算是民调局的老熟人了。”说着,闽天缘向萧和尚的方向招了招手,“过来吧,高局长要见你。”他的这个举动将包括高亮在内的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都以为他是在叫萧和尚,就连萧和尚他自己的脸色都变了,张大了嘴,一副摸不到头脑的样子。

真相在一秒钟后揭晓了,在萧和尚的身后闪过一人向闽天缘和高亮的位置走去,这人正是刚刚出现的郝正义。现场知道郝正义底细的人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几乎有一半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郝文明。这时郝主任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出来了,看着他哥哥的背影,郝主任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这时高亮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笑容在刹那间冻结在了脸上。直到郝正义走到他的身前,高局长的脸色还没有缓过来,额头上暴起的青筋现出,看样子高局长他这是动了真气。进了民调局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高局长的这副样子,和他以往笑面虎的表情相差得也太大了。

郝正义走到闽天缘的身边,没等他说话,高局长先冷笑了一声,说道:“郝会长是吧?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再见面你就是宗教委员会的会长了。想想也是,民调局庙小,留不下您这尊大佛。不过我听黄然说过,他前几年找你加盟宗教委,你当时不是推了吗?怎么一转眼又当了会长了?”

郝正义脸上的神色不变,浅浅地一笑,先是客气了几句:“高局长,这么多年没见,您倒是没怎么变。”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我进宗教委也是承蒙闽会长的错爱,他三番五次盛情邀请,我也是被闽会长的盛意打动,才进了宗教委。高局长,您了解我,会长不会长的,我是无所谓的。但是在闽会长的一再要求下,我也只能却之不恭了。”

郝正义说话的时候,后面萧和尚也走了过来,他站在高亮的身边,也不说话,只是冷冰冰地瞅着郝正义和闽天缘。比起高亮来,郝正义好像更忌讳萧和尚,他的眼神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闽天缘发现了郝正义对萧和尚的忌惮,他马上出口转了话题:“好了,我们的新任会长各位也见到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黄然的事了?他在你们那里待的时间也够长了,是不是也该让他回家过年了?”

“过年?”高亮又是一声冷笑,他的目光还集中在郝正义的身上,不过嘴里还是回答了闽天缘的话,“没问题,不过我开的名单给了你那么久,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现在你上嘴皮碰一下下嘴皮,我就得把黄然送回去过年?闽会长,你这算盘打得啪啪地,算过了头吧?”

听到高亮这么说,闽天缘倒是没有恼怒的意思,他笑了一下,说道:“东西我倒是准备好了,但是还有一点细节需要重新商定一下。”

“细节?”高亮不再理会郝正义,转脸看向闽天缘,说道,“什么细节?”

“你要的东西我一件不落地都给你,但是,也希望你满足我一点小小的要求,把罗四门交给我。”闽天缘答道。

第十四章 炼 鬼

“罗四门……”我想起来了,在妖冢里面那具被尹白操纵着,能口吐人言的蜡尸。

“呵呵,罗四门……”高亮微笑着看向闽天缘和郝正义,没想他突然话锋一转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高亮的反应在闽天缘的意料之中,闽天缘接着说道:“高局长想多了吧?罗四门现在只是一具蜡尸,你不会连一具蜡尸都不舍得吧?”闽天缘再说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也就是周围这几个人能听清,好在我和孙胖子离得不远,他们的对话还是能听得清楚的。

高亮看着闽天缘,慢悠悠地说道:“就一个黄然,别的什么都没有。”闽天缘和郝正义对视了一眼,郝正义接口说道:“高局长,您别把话说死,先听听条件。”听了郝正义的话,高亮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没理郝正义,却对着闽天缘说道:“条件?说说看,不过要是钱的话,就免开尊口吧。”

闽天缘没有说话,他本来准备了一张千万元以下、不设上限的支票,但是被高亮一句话就堵了回来。闽天缘看了一眼郝正义,郝正义也不尴尬,接着说道:“钱是俗物,我们自然不会拿俗物和高局长来谈条件。是这样,宗教委在几年前偶然请到了一颗佛祖舍利子,如果高局长您看得过眼的话,那颗舍利子就送给高局长……”郝正义提到舍利子时,闽天缘的眼皮无故跳了几下,看得出来,舍利子是郝正义临时加的,没有和闽天缘商量过。在闽天缘的心里,这个条件开得大了。

“看得过眼,看得过眼,佛祖的舍利子我哪能看不过眼?”高亮呵呵笑道,没等郝正义和闽天缘的心放回肚子里,就听见高局长又说道,“好了,礼物我就厚脸皮收了,现在说说条件吧!”

饶是闽天缘的城府深厚,也被高局长的这句话惊着了。闽天缘磕磕巴巴地说道:“高……高局长,舍利子就是我们说的条件。”高亮的眼睛一瞪,收起了笑容说道:“你们到底有谱儿没谱儿?刚才说好的是送我的,现在又说是条件了?你们拿我耍笑着玩吗?!我把话撂这儿,舍利子也别说是送的,我不领这个情,就当是交换黄然的物品之一,罗四爷的条件我们继续再谈。”

闽天缘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阴沉着脸还想争辩几句,却被郝正义拦住。也难为郝正义还能沉得住气,他说道:“本来舍利子就是送给高局长的,交换罗四门的条件我们继续再谈。”听到郝正义这么说,高亮反而不说话了,他眼睛盯着郝正义,等着他后面的话。

就听见郝正义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情要和高局长解释清楚,罗四门不是替我们宗教委要的。我们也是受人所托,如果您的要求太高,我们就只能放弃了。”说到这里,郝正义顿了一下,看着高局长没有不耐烦的意思,他才继续说道,“茅山教李炜宗的十三道木符,高局长您看看可以吗?”说到这里,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跟了一句:“木符就是我们交换罗四门的条件……”

高局长眯缝着眼睛看着郝正义,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我吃点亏,木符就木符了。不过还有件事情我要知道,你们是不是说一下到底是谁要罗四门的蜡尸,这个不说清楚,我很难让你们把罗四门带走。”听了高亮的这几句话,闽天缘和郝正义突然都不再说话,他俩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郝正义说道:“高局长,您的这个要求我们恐怕不能满足。不是我说,委托我们来寻找罗四门的人十分低调,我们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如果您交换罗四门的前提是这个的话,那么我们就只好放弃了。”说完,他又扭脸看了闽天缘一眼,说道,“闽会长,还是听我的,罗四门的遗骸就放弃吧,那位先生的事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

闽天缘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不再理会高局长,看了郝正义一眼,转身就要和他一起离开这里。高亮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眼瞅着这宗教委员会的新老两位会长就要离开,没有一点挽留再商量的意思。眼看着两人快到了临时停车场的时候,闽天缘突然一咬牙,猛地回头对着高亮大喊了一声:“再加上明版的《百鬼图志》,就这么多了!”高亮咧嘴一笑,说道:“成交!”

听见已经达成了交易,郝正义搀扶着闽天缘又向高亮的位置走去。他走了没几步,突然被萧和尚拦在了他的身前:“我刚才还真以为你是来送肖三达最后一程的。”郝正义愣了一下,他拿不准萧和尚想干什么:“萧主任,你这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萧和尚抡起巴掌对着郝正义的左脸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这一巴掌太突然,郝正义搀扶着闽天缘躲闪不及,这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脸上。别看萧和尚是小七十的人了,但是这一巴掌也是下足材料的。郝正义被打得当场单腿跪在了地上,好歹没有一头栽倒。就这样,他的鼻子和牙齿也被打得鲜血直流。

萧和尚这一巴掌打在郝正义的脸上,嘴里依然不依不饶,连打带骂的:“我们拿你当儿子,你把我们当孙子,我们三个当初瞎了眼教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出来……”从刚才听说郝正义进了宗教委的时候,萧和尚就压着火气,现在终于爆发出来了。

看见萧和尚动手,孙胖子已经扑上去了,他嘴里嚷嚷着:“老萧大师,有什么事儿你好好说,别动手啊!都瞧我的了。”他貌似要过去劝架,但是却向着郝正义的位置跑过去。他一把将刚刚站起来的郝正义拦腰抱住,萧和尚看出便宜,手脚齐上又在郝正义的身上连打带踹一顿。

这时闽天缘的脸色铁青,他手伸进大衣里要掏什么东西。我抢先一步拦在了他的身前,说道:“闽会长,那是他们爷儿俩的事,您就别跟着掺和了。”听我这么说,闽天缘的手慢慢地从大衣里掏了出来,他喘了口粗气,用拐杖拦住了萧和尚,一字一句地说道:“要么你直接打死他,他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还是宗教事务委员会的现任会长。”

“和尚,算了,就当给郝文明一个面子。消消气,那么大的年纪了,火气还是那么冲。”高亮向前走了几步,终于拉开了萧和尚。郝正义这才站了起来,接过闽天缘递过来的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看着高亮和萧和尚说道:“我知道我欠你们很多,要是不解气的话可以继续再打我一顿。”说着这里,郝正义顿了一下,吐了一口血痰,转头在人群中找到了郝文明,“老二,跟我走吧,从今天开始,民调局不会容下你的。”

“还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打死你!”看到郝正义都一脸血了还敢公开拉人,萧和尚就要冲过去,他被高亮死死地拉住,动弹不得才悻悻作罢。

这时,现场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郝文明身上。刚才郝正义挨打的时候,郝文明一脸木然地看着,现在听他哥哥叫他,郝文明就像没听见一样,直到郝正义又喊了一遍,他才低着头慢慢地走到了郝正义的身边。郝正义冲自己的亲弟弟点了点头,说道:“这么多年让你担……”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郝文明猛地从腰间把甩棍抽了出来,他也不说话,对着郝正义的头部就抽了过去。

眼看第二轮斗殴就要开始,闽天缘终于忍不住了,他一直就紧盯着郝主任,看到郝主任抄了家伙,闽天缘的脸色瞬间涨得血红,嘴里飞快地蹦出来几个生涩的音节。当最后一个音节出口的同时,他手中的拐杖用力向地面一杵,就看见他的身体里面有一个魂魄分裂了出来。分裂出来的魂魄竟然迎着郝文明的甩棍撞了过去。

郝文明的甩棍是欧阳偏左给他加料特制的,本身就是驱鬼除魔的利器,自然不会怕什么魂魄邪祟。他就当这个魂魄不存在一样,甩棍势道不减向郝正义的脑袋抽过去。就在这时,郝正义动了,他的右手闪电一样抓住了郝文明的甩棍,另一只手竟然掐住了魂魄的脖子。

刚才光看郝正义挨打了,这时才看出来他的本事,抓住郝文明的甩棍不算什么,竟然还掐住了没有实体的魂魄的脖子,让魂魄烟消云散容易,就是一颗子弹的事。但是这一手恐怕就连几位主任也未必能做得到(吴仁荻除外)。郝正义一手抓住甩棍,一手掐住魂魄,转脸向闽天缘冷冷地说道:“他是我弟弟。”闽天缘这时的脸色也不太好,他狠狠地看了郝正义一眼,反问道:“他当你是哥哥吗?”郝正义沉默了一会儿,加重了一种语气又重复了一般:“他是我弟弟。”

看见自家的主任动手了,孙胖子伸手就在腰间摸家伙:“辣子,过去帮忙!”没等他把甩棍抽出来,我一把拉住了他:“先别过去,那边有问题,你看仔细了,那个魂魄有影子。”“你眼花……他大爷的,这是什么?新品种?”被我提醒了一句,孙胖子才发现在周围工作灯的照耀下,郝正义手里的魂魄的确在地上反射出一团诡异的影子来。

看清了鬼影,孙胖子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向我问道:“辣子,不是我说,这是什么情况?那个东西到底是人是鬼?”孙胖子的问题我也想找人问问,我在资料室里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好在眼前就有人应该多少知道一点,我转脸看向萧和尚和高亮时,才发现他们俩的脸色都变了,萧和尚不再是刚才喊打喊杀的样子,他和高亮都有些紧张地盯着那个有影子的魂魄。后面的欧阳偏左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上来,站在高亮的身后向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和孙胖子向后退。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有人拍起了巴掌“啪啪啪……”这几下掌声引得现场众人不由自主地向后看去,还没找到那人是谁,就听见掌声响起的地方有人说道:“不错嘛,炼鬼能炼到这种程度的,你这把年纪也算没活到了狗身上。”听见说话人这种噎死人不偿命的语调,高亮和萧和尚紧张的神色都缓和了下来,本来失踪的吴主任又从后面冒了出来,这时的吴仁荻已经换了件干净的白衣服,正慢悠悠地走了上来。

看见吴仁荻出现,郝正义立即松开了魂魄。这个魂魄像受了惊吓一样,直奔闽天缘过去。但是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魂魄竟然“穿过了。”闽天缘的身体,没有留在他的体内。闽天缘和郝正义的脸色都变了,闽天缘连忙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自己的身上,跟着魂魄接连又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以“穿越。”告终。眼看着吴主任走了过来,魂魄只能先躲到了闽天缘的身后。

吴主任走过来,并没有搭理闽天缘和郝正义,他到了高局长的身边,看着鬼门关说道:“那群枉死鬼都进去了吗?”这时高局长突然笑了一下,说道:“还差一个。”

“差一个……”吴主任回头看了一圈,最后向闽天缘的身后招了招手:“你,过来!就差你了。”他这话出口的同时闽天缘身后的魂魄掉头就跑,但是它好像和闽天缘之间有什么联系,跑出去也就是五十多米远,魂魄怪叫了一声,就像被抽了筋一样在地上抽搐着。闽天缘的脸色就像吃了毒药一样灰里透黑,他看见魂魄倒地后的样子,不由自主的迎着魂魄走了几步。随着他和魂魄的距离慢慢拉近,魂魄突然从地上跳起来继续向前跑去,可惜没有几米就重新摔到了地上。

吴仁荻一脸冷笑地看着闽天缘,他的样子好像并不在乎魂魄能跑多远。眼看着魂魄在前闽天缘在后,这一人一鬼磕磕绊绊地越走越远,丘主任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后,嘴里喃喃地说道:“差不多了……”他这句话刚刚出口,就看见魂魄迎着的方向天边出现了一丝暖色,现场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天亮的时候了。

魂魄看到了天边破晓,它当场就瘫到了地上,这时候闽天缘已经一路小跑地到了魂魄身边,在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之前,闽天缘脱下了大衣罩在了魂魄的身上。后面的郝正义也跑了过来,他和闽天缘一起,用大衣挡住了阳光,两人左右挡着阳光,慢慢地将魂魄挪到民调局搭好的帐篷里。那几顶帐篷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当初高亮他们就是作了两手准备,送魂魄进鬼门关时有什么意外的话,就把那些魂魄暂时安置在里面,可以躲避太阳光的照射。

(9 / 40)
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

民调局异闻录/狙魔手记(出书版)

作者:尔水东升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民调局异闻录第一部:苗乡巫祖》 出版日期2013.06 内容简介: 1987年,大火后的大兴安岭发现一具长着獠牙的活焦尸,解放军官兵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才将其制服,由沈辣的三叔沈援朝负责押送回北京。运送途中,焦尸再次复活,危急之时,一名神秘白发人出现,轻松便把复活的焦尸消灭掉。 十几年后,天生阴阳眼的沈辣参军,被选入特种部队。在一次随队追剿毒枭的任务中,误入云南边境的一个神秘山洞;山洞内远古祭祀干尸纷纷复活,向沈辣小队发动疯狂攻击。这时,神秘白发人再次出现,将沈辣等人救出。 “干尸复活”事件后,沈辣被调入一个叫“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神秘机构,开始接触到一系列用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离奇案件…… 《民调局异闻录第二部:清河鬼戏》 出版日期: 内容简介: 新中国成立后,整编了国民**的宗教事务委员会,成立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后改名为民俗事物调查研究局,专门负责调查一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神秘事件。 天生阴阳眼的前特种兵沈辣,因缘际会,被调入一个叫“民俗事物调查研究局”的神秘机构,从此开始一系列离奇刺激的“狙魔”历险。 沈辣等人来到河床之下探寻鬼戏的秘密,看似已经结束的船河大戏背后似乎还有一段更为惊人的隐情。吴仁荻的出现又揭开了一段几十年前的尘封往事。鬼戏事件之后,沈辣一行转战香港,经历了一场空欢喜的无奈。回到民调局之后,又开始为了一起离奇的女校失踪案奔波。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出版日期:2014.06 内容简介: 一艘失踪六百年的明代鬼船再次出现在我国海域,船上满载黄金,传说任何登上鬼船的生物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这艘明代鬼船的主人究竟是谁?为何每隔二十年便会出现一次? 天山山脉突发怪异的“狼灾”,“狼灾”的背后,出现了“宗教事务委员会”的身影,一个连“民调局”局长高亮都头痛的角色走到台前。 民国盗墓第一人的见闻录里到底记载了怎样的秘密,能让人宁愿放弃下辈子的轮回,也要拼命得到?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出版日期:2014.06 内容简介: 农历七月十四,中元节。一辆六十年代的报废列车满载着特殊的乘客,它是要驶向何方?在列车抵达终点之前,又会有何种恐怖的事情发生? 辽南海域某无名海岛正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女方亲属却一个接一个意外暴毙,上演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