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克艾兰德詹姆斯)血之皇子大结局 现代

时间:2018-10-08 07:26 /灵异悬疑 / 编辑:妖月
主人公叫博瑞克,艾兰德,詹姆斯的小说叫做《血之皇子》,它的作者是罗蒙德·E·菲斯特创作的灵异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很显然。”博瑞克一笑回答。 嘉米娜给了他一个拥抱,“

血之皇子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9.7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血之皇子》在线阅读

《血之皇子》试读

“很显然。”博瑞克一笑回答。

嘉米娜给了他一个拥抱,“怎么,那,我没能在沙漠中发现你?”

从博瑞克的表情上看他没有明白这句问话,然后他知道了。“当然。是因为那件我离开前赢得的血色长袍。奴隶贩子认为我是一个法师用一个手铐来防止我使用魔法。”

“哈!”耐可,“要是法师们知道他们想做什么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詹姆斯,“也许吧。不管怎样,下一个问题是:我们如何从这去女王那里?”

“这很简单。”耐可,“你只要跟着我。还要带上那些家伙。”

古达缴了12名卫兵的械,然后把仍昏迷的托仑

瑟拖进了房间。有四名持械的守卫在这里——博瑞克、艾兰德、詹姆斯和古达,14个俘虏看起来不会找任何麻烦。尼洛姆警告说,“我们只要一看到士兵,你们就会是阶下囚。艾沃瑞的皇家卫兵控制着整个宫殿。”

耐可笑了笑,“未必。”

当他们来到一个几十名士兵把守的走廊,耐可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摸了一会儿,拿出了一样东西。博瑞克和古达已经习惯了那口神奇的口袋,但其他人则是惊奇不已。因为伊萨兰尼人手中亮出的是一只金色斑点的红色猎鹰,凯许的皇家之鹰,女王最为尊崇最为神圣的象征。这是种几乎灭绝的鸟类——仅剩下三只雌鹰幸存于皇家鹰舍中。猎鹰鸣叫着震动它的羽翼,但一直停在小个子的手腕上。

在猎鹰经过时每守卫都打了个哈欠。耐可对每一个途经的守卫说道,“请和我们一起走。我们要去见女王陛下。”

不理会尼洛姆和托仑

瑟说些什么,这些士兵看起来被这只伟大的猎禽催眠了。随着不断有士兵加入,在岛国人和他们俘虏的身后很快就形成了一支200多人的士兵队伍,走入了女王的大厅。

仪式官问到,“你们是什么人?”

博瑞克和艾兰德一同走上前,“艾而国王子博瑞克和艾兰德希望拜见女王陛下。我们想告诉她一起叛逆行为。”

在场的廊院贵族无不惊讶这个队伍的入场。当他们走到华盖前,全体向女王鞠躬,宝座上的蕾吉莎微微起身。“这些疯子要干什么?”,她的双眼扫视下面的人群,突然她发现了博瑞克站在他弟弟的身边。“你——除非是我弄错了——应该已经死了。”

耐可想要讲话,“陛下,这些罪犯——”

老人的肩膀上搭着古达的宝剑,“除非你得到允许否则不得发言。”他对女王说,“很抱歉,凯许之母。请您继续讲话。”

看起来蕾吉莎觉得这有些神秘而没有理会耐可的冒犯。“谢谢。”她干巴巴说了一句。“让我们从你开始,小个子。”她对耐可说,“你知道私养一只皇家猎鹰的处罚是死刑。”

耐可咧嘴笑着,“是的,陛下。但我不是这只飞禽的拥有者。我只提供了把它传送到你这里的服务。我给你带来了一份生日礼物。”没有等待允许,这个鲁莽的小个子伊萨兰尼就登上了华盖向宝座走去。两名黑甲伊兹玛里护卫上前想拦住他,但他却转向绕过了王座。在宝座后面是空置的太阳标志。他把猎鹰放在上面,鸟儿震动着它的翅膀。

女王,“只有雄鸟才能栖息在皇家标志上,伊萨兰尼。”

“耐可知道这个,陛下。这是个男孩。它会为你繁殖许多只后代。去年的春天我在陶兹以西的山中捉到了它。那里还有一些它的同伴。如果你派你的皇家饲鹰者去那里,他会把它们带回你的鹰舍。这血脉会继承下去。”

自从她的女儿死后,女王就不见了笑容。现在她笑。小个子男人话中有些东西触动到她,她清楚刚才他所说的不仅仅是谈论这种稀有的飞禽,还包含着皇室家族。“这是个震撼性的礼物。”

靠近宝座站在的台阶上,耐可斜身对女王说道,“相信那两个双胞胎的话是很明智的,因为那边的两个——”他手指尼洛姆和托仑 瑟,“是很坏的坏蛋。”

女王向华盖下打量了一阵,最后说道,“艾兰德王子,为什么你不开始,好让我们解开这谜团呢。”

博瑞克和艾兰德从那次沙漠中的袭击开始讲述,吸引了在场的每一位的注意力。他们毫无打断的说了将近有一刻钟,艾兰德讲述自己的最后一个推论,“最后一个能告诉我尼洛姆与苏嘉娜的死有关的事情是他用手指捏碎了一枚松果。苏嘉娜的脖颈是被折断的——只有握力出众的人才能做到。洛克莱尔是名剑术大师,但他缺少那种力量。”手指尼洛姆,“这就是那个凶手。那个神秘的火王!”

女王起身,“尼洛姆阁下——”

但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喊,“母亲!”

王子艾沃瑞走进大门,身后跟随着包括拉维和贾卡的一众武官。走到宝座前,他鞠躬,说道,“我听到的关于苏嘉娜的消息真是可怕。”

女王注视着儿子的面孔,看了一阵,“我们正要处理这个。安静的站在旁边。这也决定着你的命运。”转头注视尼洛姆,“我刚才问到的,尼洛姆阁下,你对这样一个变化要作何解释呢?”

老人,“我们的母亲陛下——”

“对不起,”女王打断了他,“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头衔,尤其是现在。”

“很多伟大的君主,拥有仁慈的美德。我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是对帝国最好的出路,就是把您的儿子推到首位。但伤害到任何人都不为我所愿。对博瑞克王子所施的诡计,为的是阻止艾而人来到这个城市。我们只是希望巴苏嘉娜的追随者的视线吸引到北方——这也是我们伪造了艾而人集结入侵报告的原因。但您女儿的凶手决不是我!是艾沃瑞想除掉他的对手。”

艾沃瑞王子脸色铁青,贾卡及时把他抽出一半的宝剑拦了回去。女王吼道,“够了!”打量一眼大厅,“有办法能判断这是否可信吗?”对双胞胎兄弟,“你们的推论很可信,但证据在哪里?”

她向下看到了嘉米娜,“你能读知人的思想?”

嘉米娜点头,但尼洛姆抢话道,“她是一个外邦人的妻子,陛下!她会为她的丈夫撒谎帮助艾而人。”

嘉米娜想要分辩,但女王说道,“我恐怕你会说谎,亲爱的。”她用手向围绕在她四周的所有贵族作了个手势,“但我想这里的其他人会十分愿意相信你。如果你还没有注意到的话,现在这是紧要关头了。”

一名佩戴武器的内务兵团军官急匆匆的走进大厅,在仪式官耳边低语了几句。仪式官马上打手势请求女王能允许他靠近华盖。女王同意,他飞跑上华盖。

当他讲述完军官的报告,女王向后坐倒在宝座上。“好啊,已经发生了。我接到了报告,两个联队的皇家卫兵正在封锁宫殿中的一个侧厅,他们公开拒绝了让其解除武装的命令,城市中的武装正规军也在移动。”

“现在,”她从她的宝座上站起,“我们面对的是一支来自我们城市的叛乱武装!依照凯许皇室戒条,第一个抽出武器的人或某人的扈从,无论他的出身是贫民或是大贵族,都要被处以死刑。我说的够清楚吗?”她的最后一句是针对站在那一动不动拉维领主。

女王再次坐下,“我们再次面对背叛和不义,但我们并没有办法来辨别真相。”

耐可有所暗示的清了清嗓子。

“咦。”女王,“你想说什么?”

“女王,有一个古老的伊萨兰尼方法可以辨知真假。”

“我很想知道这个方法。”

耐可咧嘴笑着对古达说,“把那个胖官带出来,带到华盖前。”佣兵照做,耐可把他的口袋放在地上,开始在里边翻找。找了一会儿,他叫道“啊哈”,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

所有在耐可身边的人都反射性的退开一步,因为他手中握着一条美得骇人的眼镜蛇。这条蛇足有六英尺长,粗细有人的前臂大小。背部的鳞片就像是一层金箔,七寸处和头的斑纹是最浓的绿色,如翡翠一般。眼睛是火红的猫眼石,一点惊愕中的蓝黑色在那团火焰中舞蹈。血红色的信舌不断从口中吐出。接着它张开锷,露出两枚可怕的毒牙,发出响亮的嘶嘶声。耐可把它放在尼洛姆前的地板上,蛇扭动着再次发出嘶嘶的声音。贵族退缩了几步,耐可说道,“这是真相神蛇沙孰(sha-shu),在她面前撒谎是送死。”然后很愉快的对尼洛姆说,“会死得很惨的。”

毒蛇向尼洛姆的脚边爬去,然后抬起了头颈,与真血老人面面对视。神蛇的额头闪耀着,金色背部上跳动着银色的闪光。

耐可,“只要你说实话蛇就不会咬你。只要有一点虚假你就死定了。没有警告。绝对可信。”

尼洛姆如同被面前的毒蛇催眠一般无法动弹。当毒蛇离他还有一步远时,他叫道,“够了!我全说!我计划了一切。”

(56 / 57)
血之皇子

血之皇子

作者:罗蒙德·E·菲斯特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节选: 旅店中十分安静。 被常年以来油灯熏黑的墙壁衬托着阴暗的光线。壁炉里奄奄一息的火焰勉强能让人感到温暖,无论谁选择坐在它前面都不会感到满意。对于同样的大多数旅店来说这家客栈有些郁闷。在阴暗的角落里,人们低声的交谈着,尽量不被人注意的谈论着事情。一声不满的“哼”声或是女人的苦笑声是打破这沉静仅有的响声。大多数的水手都被一场赌博吸引了。 这是一场纸牌游戏,在原属凯许帝国现归属王国西部的林兰和帕沙瓦这是十分流行的赌博方式。一名玩家紧握着他的五张牌,眯起眼睛认真思考着。他是一名下岗的士兵,留意着这家旅店里的任何麻烦的迹象,不过不幸的是麻烦很快就出现了。他装着在思考他的牌,同时偷偷的观察着其他的五名玩家。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