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勿语孙威和贺正国 小说完整版阅读

时间:2018-07-30 18:43 /灵异悬疑 / 编辑:楚昭
《天机勿语》是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孙威,贺正国,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们不知道,你找中介去!砰!”大门锁上了。 怔了一

天机勿语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7.7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读完

《天机勿语》在线阅读

《天机勿语》试读

“我们不知道,你找中介去!砰!”大门锁上了。

怔了一下,我先去找保安,后来又通过保安找到房屋中介,大家都只说几天前林茉就搬家了,但具体情况如何他们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我跑到香山去找那棵做寄身的槐树,结果到地方一看,地上是一个深深的树坑,树已不见,但新土外翻,明显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天寒地冻的,没有哪个部门哪个人神经有病来这里刨一个不起眼的老槐树的,林茉也没这本事偷走一棵树。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棵树自己走掉了。

这下我彻底傻眼了。情况有点不对头了。

赶紧回家翻书,在树魅那一章看了老半天,没错啊,我完全依据书中所言做的啊,就连那个符,怕自己画不好,都是用电脑扫描打印,然后照着比例放大描画的!树怎么会自己跑啦?

百思不得其解,无意中一翻页,靠!后面还有一段话呢。赶情写书这个人大喘气!

没看完这段话,我冷汗就下来了。原来,制造树魅的婴幼儿灵体,决对不能是横死见血的婴灵,因为血婴在生命尚未绽放之时就死了,怨气太深了,一旦能够凭树魅之体自由出没人间,形成血婴树魅,必成祸害。

我们用的这个娃娃鬼,是被迫用药物强打下来的,而且当时她老妈血流成河差点没命,可是地地道道纯的不能再纯的血婴了。

这下可闯大祸了。说不定林茉已经被树魅害了呢!

那么,然后它会去哪?是去找害它的人报仇?害它的人……当然是它那无耻下流、卑鄙淫贱的生理父亲。

可惜林茉一直没说这个男人是谁。我脑筋一转,想起林茉说在一次采访中与他相识,立刻有了主意。上网,进入林茉所在报纸的网站,查阅2006年从1月至今所有林茉采写的房地产稿件,一共是16篇16位吸血鬼地产商,排除女人及年龄明显不符者,剩下在四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共7人,这7个人里,有二人白手起家,三人的老子是中央部级以上领导,一人是左腿有残疾,另一人完全符合林茉所述。

我看看此人的名字(姑且叫他周某),暗暗心惊,这是一个在京城房地产界的大鳄级人物,号称跺一脚京城地皮就颤三颤,北京房价飞涨,有一半是他的功劳。

真是他的话,林茉这亏可吃定了,而且永远没有机会翻本——咱一个草民,拿什么跟这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斗啊?

把周某的名字输入百度,搜出二十多万条信息,日期最近的是前天,我点开其中一些看:《周某某先生昨日突发怪病,缺席本届京城房地产高峰论坛》、《周某某倒了,京城房价会倒吗?》、《周某某某病的蹊跷,专家称目前全球尚未见同样病例》……

这些报道无一例外称,周某前天突发怪病,而且来势迅猛,周先生现已濒临垂危——是血婴树魅的报复已经开始了么?

这件事的始作蛹者是我,不管怎么着也得查个清楚!周某在北京××医院抢救,刚好有我一个发小孙威在那里当医生——妇产科医生,就为这当初我们这帮哥们没少损他,而且编了个歇后语“妇科大夫——抠B(北方土话,形容一个人极度吝啬)”,可孙威一点也不在乎,他妈生他妹妹时因难产母女双双去世死了,他从小就发誓当妇产科大夫,解救天下受苦受难、水深火热生孩子的广大女同胞们。

当下打电话给他:“威子,我老俞。”

“靠!你小子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我正要进产房呢,有个剖的!”电话里传出孙威的声音。

“哦!那你剖肚子先,我去找你,一会去二胖子涮羊肉!”

“行!我多说一个小时就好!你过来如果我没完活就在办公室等会儿!”孙威说着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我就去了孙威的医院,他还在做剖腹产手术,我没去办公室等他,找个hushi问:“请问周某住哪个病房?”

小hushi还挺谨慎,“你是记者吧?”

这丫的hushi小妞搞侦查出身的吧?猜的还真挺贴谱!自己除了长得帅点、气质好点、谈吐文雅点……全身上下哪象记者了?

吐一个先。

“哪里哪里,记者有我这么漂亮的吗?”我矢口否认,以周某的身份,家人肯定早就通知院方拒绝记者采访的。“我是周总的员工,上周出差了,今天回来听说周总病了,所以马上来看看。”

“不行!”hushi小妞脸冷的能放太平间冰镇尸体用:“周先生正处于重症监护,不能接见客人。”

懒得跟丫费话,不就重病监护病房么?老子不会自己找!没费多大劲,我就来到重症监护区,与杂乱的医院普通病区相比,这里安静了许多。病区门口站了四个穿黑西服的彪形大汉,不用问,肯定是保镖。一小堆人被挡在门外,有几个我还瞧着脸熟,是京城几家媒体的记者,虽然不知道叫什么。

看样子戒备森严进不去呢!脑子一转,我下了楼去孙威的办公室,将那小子的白大褂穿上了,发现他桌上一个白托盘里放着个剃须刀,摸摸下巴上有些扎手的胡子,都是血婴树魅整的,这几天心神不宁,胡子都忘了剃了。于是顺手拿起剃须刀把胡子剃了,满意地看着玻璃门上的影子,这才象个医生嘛!

转身出门,没走几步,听到身后有hushi问:“刘姐,你看到备皮用的剃须刀了没?”

“咦?刚才还放在那呀,怎么……”

我的脑袋“哄”地一声,全身血液倒流:“我靠!那剃须刀是妇产科备皮用的?真他奶奶的晦气!”急忙冲进卫生间,好好地洗了把脸。(俞越友情提示:各位朋友到医院去千万不要乱动人家的东西,否则一不小心也动了人家备皮用的剃刀,得吐死。)

靠着这件白大褂,我顺利混进重症病区。在左间第二室,找到了周某的病房。从玻璃墙看进去,我差点吐出来。只见里面一张床上堆着一堆腐烂的肉。

没错!是一堆烂肉!这烂肉成人形,粉红色的肉团累累赘赘,一层层地堆着,大部分都溃烂地流着黄色的脓水,粘乎乎的,hushi身着从头连到脚类似防非典的装备,小心翼翼地用药棉擦那些黄脓。看上去象大腿的部位有些肉团已经脱落了,有的地方已露出青森森的白骨。

这丫的是人吗?尸体腐烂了都比他好看吧?有钱人的命就是金贵,都烂成这样了,居然还花钱抢救呢!这能救活吗?就算救回来不也一怪物吗?

第三章 血婴树魅(下)

这丫的是人吗?尸体腐烂了都比他好看吧?有钱人的命就是金贵,都烂成这样了,居然还花钱抢救呢!这能救活吗?就算救回来不也一怪物吗?

我越看越恶心,赶紧退出来。如果这就是血婴树魅的报复,这小家伙真够狠的。

回到孙威的办公室,他已做完手术正在洗手,看见我穿着他的白大褂进来,有些诧异:“你小子打扮成这模样干嘛去了?”

“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帅吗?”我假笑着:“刚才看那边有一女病人三围不错,借你的衣服跟她聊聊!”

“去你的吧!少鬼扯了!你小子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见个妞躲的比兔子还快。”孙威笑着换好衣服。“倒让妞跟狼似的追你!”

“我那是自重身份,哪象你们这帮小子,见个女人好比苍蝇见着粪,赶都赶不走!”靠!我就算是给“女人是妖精”教育大的,也不至于见了女人落荒而逃啊!

两个胡说八道着,来到二胖子涮羊肉,找了个单间,点好涮菜,要了瓶白酒开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孙威剔着牙,拿眼睛斜着我:“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说你含蓄点成不?嫖(又鸟)也没这么直接的吧?”

“靠,给个鼻子你就上脸!”

“嘿嘿!”我也回骂他几句。发小的哥们,在外面人五人六的,自己人面前谁也不装B,互相骂几句心里舒坦。

骂完了,我话锋一转:“威子,你们医院住的那个周某,咋弄这身怪病?下午我无意中看到了,那叫一个恶心。现在想起来都他妈想吐。”

(9 / 61)
天机勿语

天机勿语

作者: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天机勿语 作品相关 写在小说前面 俞越再次郑重声明:本文记录整理了大量流传在民间和江湖中的奇方异术,来源为中华数千年来最隐秘门派之一“天机门”的秘卷《天机不泄录》,其中很多方...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