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阴间(现代)小说在线阅读 播阴间

时间:2019-09-07 04:55 /灵异悬疑 / 编辑:沈陌
《播阴间》由播阴间所编写的现代灵异悬疑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卷一:规女 规女:惧现 灵魂

播阴间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4635字

预计时间:约15分钟读完

《播阴间》在线阅读

《播阴间》试读

☆、卷一:规女 规女:惧现

灵魂,就像声波一般存在于大气中,虽然触碰不了,但却可以接收。就如那已故的歌手,他的歌声仍能陪伴在我们的左右....

歌曲有令人愉悦的,也有扰人心智的,灵魂也是如此。而在这烦扰的世间,每每都会有一个空虚的灵魂在我耳边低声哭诉。你听,今天又有一个绝望的声音发出了她最后的悲鸣,让我们一同去欣赏这篇名为“规女”的乐章吧..

我,想不到我再努力还是离不开这魔境,面前的她已非人类,鲜血已凝结在她脸上,她用硬胶跳绳把我死死绑在教室的课椅上。

她对我微笑,面上的血疙瘩随着她的阴笑碎裂在地。严重缺水的我已流不出眼泪,眼睁睁看着她踏着其他同学的身体,拿着那染红的圆规向我慢慢走来...

空洞,她用空洞的双眼“看”着我,侧着脑袋,发出骨头的断裂声音。她的脑袋睡在自己的肩膀上,但她不会因此而死去。她继续向我走来,我想叫,可我的牙骹被跳绳死死地绑住,我想咬断跳绳,可任凭我把大牙咬掉也只能含住血发出呜呜的叫声,但这让她更加兴奋了..

她高举圆规,向我插来,我身体的每一处神经都做好了迎接痛楚的准备!一阵刺疼袭来,圆规扎紧了我的手臂,血液慢慢渗出,她呆看着..随后爆发出一阵狂笑!

血,显然对她有种特别的吸引,她断骨的脖子由肌肉重新支撑起,兴奋得左右狂摆,圆规雨点般插在我身上,由手臂扩展到全身,血液逐渐染红了我的校服,我的视觉变得模糊,痛感也慢慢变得麻木,就在我准备失去知觉时,我听到马同学的呼叫声....

我努力望向马同学声音的方向,只见他也已伤得不轻,没想到他竟会折回来救我。我的心中不由得对他产生了点点别样的感情。

马同学的呼喊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放下圆规,伴着骨头折断的“咔咔声”转向马同学。她“望”着他,整个空间顿时静默了下来。墙上昔日的画像,从墙上掉落,“啪“的一声。碎玻璃声打破了寂静,而她也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她举起圆规向马同学奔去,慌乱间马同学拿起了挨在墙边的扫把,护在身前。我暗自为他担心。

就在她接近到马同学,举起圆规那刻时..马同学突然高举扫把,插向头顶正在高速旋转的电风扇!风扇冒出火花,扇片散落,血滴子一般的扇片正好向她飞去!

扇片削去了她的一双小腿,她倒在自己的血泊里哇哇怪叫,挣扎着想用自己的膝盖站起,向马同学施以报复!

马同学马上跑到我身边,搞雕塑的他,随身都携带着雕刻刀。他将绑在我身上和嘴上的跳绳割断,撑扶着我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把我掉在地上的牙齿捡走..

无论她怎么努力地想用膝盖站起都是徒劳,不久便又再摔下,正当我们以为能逃出生天时,她放弃了站立的尊严,用圆规插在地上,一步一步地向我们爬来!马同学搀扶着我,我用尽全力向前迈步,终于将她抛离了一段距离。

她开始猛烈地甩动自己的颈部,离心力将脖子拉长出了一米之多。头和脖子瞬间变成了流星锤一般,在半空中悬浮着。她的残肢蜿蜒前行,向我们急速追来,马同学把我带到雕塑室,用粘土涂满我和他自己的全身,伪装成雕塑。

但她跟随着血液的痕迹来到雕塑室,逐个雕塑用鼻嗅着血液留下来的独特腥味。眼看她就要来到我身边,我将马同学交给我的雕刻刀紧紧抓实在手中..

☆、卷一:规女 规女:成魔

她,爬到我的跟前,手搭在了我被粘土覆盖的脚上。我与她就隔了一层薄薄的粘土,我仿佛能感觉到她手心发出的瘆人寒气。这时,她那长脖子竟顺着我的脚跟慢慢蜿蜒盘旋上来,她的头慢慢靠近我的脸,她呼出的寒气打在我的脸上,那冰冷的感觉,就像被丢进了冰窟里,让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所幸,有粘土保护着,她并未能察觉到我。

见找不到我们,她像是要离去,正当我放下心来时,鼻子忽有一阵酸痒感。我努力收紧身上每一处神经,连菊花也紧绷了起来。好不容易忍住了这个让我致命的喷嚏。但因太过用力止住喷嚏,一阵晕厥感向我袭来,将我拉回到十多年前,我刚进入这所中学的时候..

那年的我,通过电脑派位进入了这所与我格格不入的名校,学校的学生大致分为两类人,多数为附近部队、医院的子女和赞助入校的土豪子女,这些人大多都是外地人。而小部分的另一类人,就是像我这样靠电脑派位入校的本地学生。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教政治刚毕业的单身女老师,刚一进校就一身的巴博利。这也难怪,人家老爸是负责校内招生的。这家学校,赞助费底价四五万,加之学位吃紧,价高者得,有时一个学位炒到十万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说,班里除了小部分电脑配位的,大多数的学生都是通过班主任的父亲筛选进校的。

所以,就在入学的那一天,老师已把学生们分为了三六九等,而我这天分平庸的学生很快就被定性为差生,被老师分派到“飞机位”上。

虽被老师定了性,但我靠着油腔的嘴,还是招引来了一群朋友。例如早早就展现出美术天分的马同学,不混学校混社会的龙哥,和坐在我斜后面的老翟。

原本日子过得还挺自在。可某天,我身后却被老师安排坐了个了不得的人,我们把她叫做“规女”。

为什么叫她规女?因为她喜欢用圆规扎人,只要她觉得你“影响到她学习”二话不说,拿起就扎,毫无预兆。圆规这种东西,虽然不会在身上留下触目惊心的伤口,但却能带来成吨的痛楚。每当我转身和老翟有所对话,无论对话内容健康与否,对话时间是否合适,她都会用圆规对付我。就算是向班主任投诉也没用,最后只会让她变本加厉的对付我,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哪怕是我不和老翟交头接耳,她的圆规仍旧会袭来。我觉得她用圆规扎我,已经成了她每日必做的“功课”。我开始逃避上学,逃避那个恐怖的位置,可我又能和谁去诉说?毕竟我也是个男孩子啊,总不能跑回家找妈妈吧!

我假装生病没有去学校,爸妈都上班了,我躲在被窝不愿下床。迷糊间,我被那一串独特的门铃吵醒,没错!是暗号,看来我那帮不靠谱的兄弟终于发觉我这异常的离席..

学校的整个前门都被文物单位封锁了,而且还被挖得满目疮痍。除了偶尔去拉屎的野猫,基本不会有生物靠近这里。

龙哥威逼利诱的把她带到那片空地。她见到我们几个大概也知道什么事,转身就想跑,龙哥马上拉住她,她反手就是一圆规,龙哥的手马上被划出一条清晰的血痕。龙哥的怒气瞬间被点燃,反手一巴掌向她扇去。龙哥的力度哪是她能承受的,她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见到她那狼狈的样子,我们不禁捧腹大笑。但这时她突然大叫起来,想要呼救。龙哥一急,对着她脑袋就是一脚。这一脚感觉将她的头都要踢出去了。被踢趴在地上的她口里吐着血,脸也肿了一块。但她仍未学乖,趁着我们发呆时,竟爬起身向空地外跑,一边跑一边叫着救命。我们瞬间就慌了神,待在原地反应不过来。但这时,一向不在状态的老翟,突然就跑了上去,三下五下就抓住了她,并捂住了她的嘴。她挣扎着突然就安静了,原来那个我们称之为科学翟人的,偷偷拿了生物课老师用来催眠青蛙的乙醚..

天色变暗了,我们把她偷偷带回到教学楼里,用跳绳将她绑在一张课椅上并用封箱胶封住她的嘴。我们商量着,等她醒来和她说明这次只是意外。

天黑透了她才缓缓醒来,她发现自己被绑着,又是挣扎又是哭闹,也不理会我们的解释和安抚,她左右摇晃,想要摇松绳子,却因用力过大跌倒在地上。夜里,在这空旷的教室里,这声音显得分外清晰。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出于对她的憎恨,我竟产生了施虐的心态,作出了她对我造成的伤害不对等的报复!

我解开她的绳子,抓着她的头发,在手上卷了一圈,把她从课室拖到走廊。她的指甲死死扣进了我的肉里,她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就在我拖她到操场时,她放开了一路扣着我的手,低声向我求饶,这是女性的第六感么?我对她笑了笑,没有理会她,仍旧拖着她,从平滑的操场一直到凹凸不平的泥地里。我松开手,一手断发随着夜风吹散,我借住月色,看了看她,校服裤已被磨破,哭肿的双眼,一鼻孔的鼻涕。我厌恶的对她吐了一口口水。我取下脖子上的红领巾,想要拿它塞住她的嘴,但当我用力地按着她的双颊时,我感觉这对红领巾来说太不道德了。所以,我转为捡起地下的一条烂布塞进她的口里。但就在我塞毛巾时,她竟然一口向我咬来,死死的咬住我的手不放。

龙哥见状,冲上来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这才让她松了口。我的手留下了深深的一圈牙痕,而且牙痕的周围都已经没有了知觉。我曾一度以为,我手上的这块肉会腐烂掉。搞艺术的马同学,十分心疼我,拿出一张纸巾让我包着伤口,然后默默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他蹲下身,像是在研究般,将她的手指关节极力往外弯,接着是手臂,大腿。我们惊讶马同学的创造力之余,不禁为人类的生命力而感到惊讶。现在的她如一件富有生命的后现代艺术品,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带着呼吸的艺术”吧。接着马同学还想测试脖子的转动极限,这当然是不可以的,如果脖子脱臼了,那游戏就没得继续了。

我拿起那把她曾经用于我身上的圆规,我思考着它的魔力,是如何令她沉迷用它扎在我身上的感觉..我不像马同学那样富有艺术天赋,我所做的事是极其肤浅的,我在她的表皮上轻轻插了一下,针头拔出后,皮肤上冒出一点血红,啊..我内心欢悦着,看来我也喜欢这种感觉,既然你对我作出过这样的事情,那你应该也能了解我吧?(笑)

我手上的圆规想缝纫机般,上下上下的钉在她的皮肤上。皮肤上随之出现了一连串的血点。我并未停止我疯狂的行为,我在她身上每个敏感的部位都施了针,包括那对我曾恐惧的三白眼..

天蒙蒙亮起,我们也累了。我们愁着,如果让老师知道我们对好学生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后果一定不堪设想,看来只能让科学翟人来善后了。

他把她拉到一个正准备倒混凝土的坑里,扒光了她的衣服。她哭泣着,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她趁着老翟蹲下弯腰推她时,用两腿夹住老翟的腰,没想到她腰力如此好,一个挺身就坐直了身,她扭动身姿,用身体对老翟献媚,用胸部不停地磨蹭着他。但他选错了对象,老翟将她拉开,直接将她丢入坑内并向坑内倒入了强腐蚀液体,她就在我们面前,痛苦地化成了一滩血水..

不久后,学校那片发现古迹的工地就被回填了,至于原因没人提起,而规女的失踪也一直得不到进展,初中毕业以后,大家去到不同的学校,联系也逐渐减少,那件事也开始慢慢淡忘,甚至有时还会怀疑那只不过是一场梦又或者是大家通过规女失踪而意淫出来的一段幻想罢了。

☆、卷一:规女 第三章:聚会

转眼间十多年就过去了,果真成年后的时间犹如流水,多年后的我成为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一年到头走南闯北的,看似四处游历,增长见闻,其实回过头来发觉自己什么也没干成,回到家,透过铁门的金属反光,看着27岁的自己,突然感到有那么一丝的迷茫,而就在我打开铁门的一瞬间,一份外形特别的信封掉在地上,直觉和信封的外表告诉我这不是一份普通的信件,我拿起信封马上进入家门。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阅读里面的内容,原来这是一封邀请柬,内容大概就是让一帮旧同学晚上从回校组织一次初中同学聚会,可是有一项特别的要求,就是那晚出席聚会的同学必须同一穿上当年的校服。想不到这十多年后还有同学有这般心思,策划一场这样别出心裁的同学聚会,请柬上没有联系电话,只给出了集合时间,而署名居然是..那早已死去的规女?这当然没有吓着我,看来这次聚会肯定是马同学、老翟或者龙哥中一人策划的吧。

回到家中,我不由自主看着自己手上的纹身,那是一个女孩的名字——“镜”其实并不是我有多爱她所以才把她的名字纹在手上,我只不过是想把那年,规女留在我手上的伤口遮盖罢了。

到了约定的那个夜晚,我回到久违的母校,按照约定,去到学校的后门,不但没有接待分同学,甚至连保安的没有,我大声叫唤了几句,可是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罢了,这难道是个恶作剧?这时的我不禁火冒三丈,我用力踢向铁门,谁知道铁门根本就是虚掩的,我也因为力度太大,重重掉在地上,我心里不禁暗暗咒骂着..而就在这时漆黑的校园突然亮起了一排灯,就像导航一样,慢慢指引着我..

我随着灯光,来到一条走廊,在走廊的尽头

(1 / 1)
播阴间

播阴间

作者:播阴间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灵魂,就像声波一般存在于大气中,虽然触碰不了,但却可以接收。就如那已故的歌手,他的歌声仍能陪伴在我们的左右....     歌曲有令人愉悦的,也有扰人心智的,灵魂也是如此。而在这烦扰的世间,每每都会有一个空虚的灵魂在我耳边低声哭诉。你听,今天又有一个绝望的声音发出了她最后的悲鸣,让我们一同去欣赏这篇乐章吧...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