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鬼娃娃陈嘉俊全文阅读 年代:现代

时间:2019-08-10 23:25 /灵异悬疑 / 编辑:叶安
主角是江小米,两生,许加林的小说是《七月鬼娃娃》,它的作者是陈嘉俊写的一本现代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生真乖,咱们下午就留在这里陪爸爸你说好不

七月鬼娃娃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32.9万字

预计时间:约6天读完

《七月鬼娃娃》在线阅读

《七月鬼娃娃》试读

“两生真乖,咱们下午就留在这里陪爸爸你说好不好?”小米亲吻着两生有些冰凉的额角。两生的眼皮子稍稍的动了一下,跟着低下头去,用指头蹭了蹭鼻子。他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顺从的坐在那里,偶尔看一眼小米,再看看床上躺着的江若望。

“爸爸,小米来看你了,还有两生也在。”小米半蹲在床前,用手轻轻握住父亲的,跟着将脸贴在他的手背上:“爸爸,你感觉到了吗,这是小米的脸,小米已经长大了,成熟了,嘴角都有细细的皱纹了。”

嘴角上扬,小米抹去了眼角的泪珠儿:“爸爸,小米知道你心里肯定在想,就算小米到了七八十岁,在你的眼里也还是个小孩子,对不对?爸爸,其实小米真的很想,很想一直都做个小孩子,让您照顾着,呵护着,所以您就快些醒来吧。”

“妈妈!”两生看着抽泣的小迷,嘴角跟着扁了扁。

“两生,快叫爸爸啊,叫爸爸赶快醒来!”小米用手轻轻的推着两生的背。

“爸爸!”两生顺从的爬到床头,然后看着江若望的脸,“爸爸,懒!”

“爸爸,你听到了没,就连两生都在说您懒呢。”小米翘起嘴角:“爸爸,您现在真的是很懒哦,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了,两年多了。你说说您多浪费啊,两年多的时间,您就用来睡觉了。

江若望的眼睫毛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小米惊喜的扑上去,却发现他的眼睛依然紧闭着。

“妈妈!”两生看着小米,小手轻轻的拉拉她的衣袖:“妈妈!”

“两生!”小米紧紧地抱住两生的小身子,却听到贺映红经由门口传过来的声音:“吃饭了!”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回来

吃饭的时候,小米没有看到山妹,想起她那苍白的脸色,心里头越发觉得不安。

“山妹,我可以进去吗?”小米轻轻的敲着门,听到里头山妹的回答,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山妹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穿透窗户的阳光将她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

“山妹,你好些了吗?”小米问着,人也绕过了床,走到她的跟前。山妹的头垂的很低,手中还抱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摆满了黑黑的东西,小米疑惑的低头望盒子里细瞧,山妹忽然伸出收来,揪住了她的头发,跟着恶狠狠的说了句:“不许往我的盒子里头看!”

“山妹!”小米吃痛的叫出声来,用手揉着被扯痛的头皮往后退了两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山妹不语,依旧冷冷的瞪着小米。她的眼睛变得很吓人,像是电视里头那些故意装瞎子的江湖艺人,大半的眼白朝上翻着,只露出一点点的黑色来。

“不许动我的盒子!不许动我的头发!”山妹用单调的语句重复着那两句话,前一句小米还听的懂,可是后一句她却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山妹?”小米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我不动你的盒子,也不动你的头发,咱们一起到外面去走走好不好?”

山妹生病了,这是小米此刻唯一对她产生怪异举动的解释,所以她希望可以骗到她一起去看医生。可当她走到山妹跟前,看清楚她盒子里装着的东西时,她感觉到了恐惧。头发!山妹怀中抱着的那只纸盒子里装满了头发,一层层平整的铺着。

“啊!”小米惊恐的捂住嘴,这次她退到了窗子边,再没有轻易的上前。

似乎是察觉到小米的恐惧,山妹忽然冲着她嘿嘿的笑了两声,抱着盒子站了起来,她说小米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兔子的故事》,很有趣的啊,是我从你的电脑上看来的。

小米仍然捂着嘴站在窗口,她没有接山妹的话,更没有试图动一下。山妹已经抱着盒子走到了门后,她长长的头发垂在脑后,当脚步突然停下来的时候,晃动的发丝也安静了下来。

“夜半时分,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正滴答滴答的走着。我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哭什么?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山妹的声音在这小屋里听起来很诡异,小米只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阵儿发麻,身子顺着墙壁往下稍稍的滑动了一些。就在她想要松开捂在嘴上的手时,山妹忽然抱着纸盒子回头问了她一句:“小米,你知道为什么大兔子病了,死的却是五兔子吗?”

小米摇头,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山妹。

“因为大兔子早就死了。嘻嘻,这么简单的答案你都想不出来。”山妹抱着纸盒子笑起来,笑到一半,嘎然而至,泛着大片眼白的眼睛又死死的盯住了小米:“再问你一个问题,既然大兔子已经死了,那二兔子又是去给谁瞧病的呢?”

是啊,大兔子死了,二兔子又是去给谁瞧病的呢?

小米被引导着思索那个问题,可此刻她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只能傻傻的看着山妹。

“嘿嘿,又不知道了对吗?”山妹的眼珠子滚动了一下,眼眶中原本就剩下不多的黑色也消失了。背过身去,山妹对着虚掩的卧室房门,开始继续吟唱她口中所谓的故事:

“夜半时分,阁楼上那只古老的座钟正滴答滴答的走着。我坐在床头,唱着歌儿哄着床上的小孩入睡。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哭什么?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玛丽问:“为什么大兔子病了,死的却是五兔子呢?”

我笑着回答:“因为大兔子早就死了呀!”

彼得问:“那二兔子去给谁瞧病呢?”

我微笑着反问:“对呀,它去给谁瞧病呢?”

彼得想了想小声的问了一句:“它是不是去看五兔子呢?”

我笑而不语。

亨利问:“三兔子不是买药了吗?怎么大兔子还会死呢?”

我继续着招牌式的微笑:“因为它买的是毒药。”

保罗问:“如果三兔子买得是毒药,那四兔子熬得是什么呢?”

我含着笑提示:“没有人知道大兔子死了哦!”

小强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四兔子熬得是大兔子哦!”

说完,他一脸兴奋得看着我,得到我首肯的点头微笑后,他骄傲的扫了一眼其他孩子们。

玛丽又问:“五兔子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小玲轻轻的回答:“五兔子没有死。”

彼得追问:“如果五兔子没有死,那六兔子抬得是谁?”

亨利试着回答:“是不是大兔子呢?”

保罗摇头:“大兔子在四兔子的锅里熬着呢。”

小华说:“是八兔子吧!”

(74 / 93)
七月鬼娃娃

七月鬼娃娃

作者:陈嘉俊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简介: 七月初七出生的婴儿那张诡异的笑脸,那是来自冥界的邀请函,而这个婴儿正是来自冥界的使者...... 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