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瘕已完结版花卷儿 分类:年代:古代

时间:2019-07-08 19:49 /灵异悬疑 / 编辑:陈靖仇
主人公叫司马佳,虺圆满的小说叫《蛇瘕》,它的作者是花卷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们怎么会有这东西?”马智拿着卷子直起腰,面色凝重,

蛇瘕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9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蛇瘕》在线阅读

《蛇瘕》试读

“你们怎么会有这东西?”马智拿着卷子直起腰,面色凝重,“子善,这真是会试考卷?”

虺圆满绕到马智的背后,以手作刀,在马智后颈处佯作劈下去的手势,向着司马佳挤眉弄眼。司马佳知道他的意思:先撂倒马智再说!

但司马佳是不会动手的,虺圆满又不能伤人,所以马智暂时安然无恙。

“文博兄,你先把卷子放下,容我慢慢和你说……”虽这么说,司马佳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又如何能让马智相信。

“考题,考题是什么,给我看看!”马智似乎并不愿意追究考卷的事,而是直接问道。司马佳倒是很能感同身受这种心情,他们准备考试准备了一辈子,考题就是他们人生中最想知道的谜底。

“我抄下来了,给你看。”虺圆满在旁边听着,掏出一张纸来,纸上歪歪斜斜地描着四个字。

之子于归。

“之子于归……”马智接过纸条,念道。

“这是什么意思啊?”虺圆满问。

“《诗》云,之子于归,宜其家人,”司马佳答道,“宜其家人,然后可以教国人。”

“那又是什么意思?”

“让全家人和睦,才能让一个国家的人都和睦,”司马佳解释道,“想要治理国家,必须先管理好小家。这就是个治国必先齐家的道理。”

马智在旁,小声地念道:“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

虺圆满听他们两个背书,听得一头雾水,却见他们两个都渐渐沉默了,良久,司马佳竟说了一句:“圆满,你带清儿出去等一会儿,我和文博兄有些话要说。”

虺圆满没想到自己竟要被赶走了,眼看着要留司马佳和马智独处一室,虺圆满也挺不乐意的,但还是抱起司马清,脸上笑道:“那你们聊,我就在门口。”

等虺圆满走出房,司马佳去掩了房门,再回身,对马智说道:“文博兄,不瞒你说,这卷子是偷来的。可是我没打算用它做什么,更不可能让你去求江大人。若说我一点也不怨你那是假话,我没那么快想得开,但也没那么快一错再错。文博兄,你要是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再钻营什么出路了,和我一起回乡,半耕半读,料理家室。就如同考题所说的,宜其家人。如果我们连一个家都管不好,又哪来的能力治国呢?又凭什么当官呢?”

马智苦笑道:“子善还是这么清高,可惜我纵然想回乡守家,也无家人可供我守,不过是伶仃一人,伴着孤灯残卷罢了。”

“你可以成家,”司马佳道,“你有家产田地,想成家不难。”

马智苦涩地笑出声来:“我一直以为,子善是我的知己,便也想当子善的知己,此生所愿,只不过是与你在朝堂相守。现在仕途已成空,我纵然愿意和你一同归乡,只是不知,子善又愿意和我相守么?”

司马佳见他猛地剖明心迹,心头也跟着强烈地跳动了一下。此番话,若是在他还深深迷恋马智的时候听到,他不知要怎么样的喜出望外,怎么样的投怀送抱。可是时至今日,司马佳听到这些,竟不知要如何应对。

作者有话要说:

先讲一下上一章有读者的疑问。这个地方的处理是比较戏剧性的。历史上因舞弊而失去功名甚至掉脑袋的人不少,和本文主角一样下场的也有,比如著名才子唐伯虎的科场舞弊案,他也是没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明他舞弊,甚至大多数人认为他不可能作弊,但却永远失去了进入仕途的机会。感兴趣的可以查一下。当然了,要按照现实常理的话,不管判罚如何,是应该走司法程序的,但本文里却被私下处理掉了,感觉就是韩大人也是视情节,放了他们一马。至于主考官有没有这样的权力,我还真没有查过,所以我给了韩大人另一个官职就是“大学士”,这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但在有些时候也是很有权的。总之这里的确省略了一个走司法程序的过程,读者的质疑应该说还是对的,有出处的。算是作者的小偷懒,也算是文章的戏剧化处理,不想让主角有牢狱之灾。

☆、31第三十回

“文博兄……”司马佳将眼睛转开了,不去看那张会诱他深陷的脸,“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文博兄是最有夺席之才,又具名士风流的……”

司马佳心慌意乱,即使随意说些恭维话语搪塞,都要说不下去了。

“子善,我一直以为你也是属意于我的,可是现在……”马智苦笑着,“是不是因为他?”

“他?”司马佳只是疑问了一瞬,便明白过来马智指的是谁。

“他有什么过人之处?”马智毫不掩饰自己对虺圆满的轻视,最开始听说司马佳跟着一名男子离开粉巷时,他也不愿相信司马佳与虺圆满是那种关系,直到亲眼见了他们之间的那种淡淡温情,不但有情愫流动,更有种家的气息。这一切都令马智难受,又羡慕得紧。

司马佳有点不愿意承认虺圆满毫无过人处,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单从外表看来,虺圆满的确毫不出众,说话举止也不像个有修为的妖物,甚至还有点土气冲天。

“他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的……”司马佳不好太维护了虺圆满,却也不想承认自己眼光差,只能这么说道。

马智忽地冷笑:“没想到他还会偷试卷这一手,要从防备森严的考场里偷出卷子来,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你怎么知……”司马佳大惊,话没说完,他眼珠动了动,回身抓起马智放在桌上的卷纸,扬手撕成了碎片,又满屋子找火镰,点着了灯,把卷子的碎片向火上烧去。

“子善,你这是……”马智何等聪明的人,不用问业已知道,“你这是不信我?”

司马佳一边忙着烧掉纸片,一边说:“这东西留久了是祸患,说也说不清的,还是烧掉吧。”

“你是怕我告发你?”马智突然一步上前,抓起一把卷子的碎片,举到司马佳面前,“你难道以为,丢了前程的我,会丧心病狂到,告发你盗取试卷?还是你担心我告的是那个虺圆满,你以为我的嫉妒心,会让我做出这种事?”

“文博兄,不是……”司马佳刚才一念间闪过的,的确是害怕马智会以卷子为要挟,对虺圆满不利。

“你看到我竟然想投奔江朔,这个你心中的小人,就以为我会害你?”马智的脸几近扭曲,再也没有那般潇洒俊朗模样,“你以为我会因为喜欢你,就用下流的手段,拆散你和你喜欢的人?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般嘴脸?”

“不,不是……”司马佳被马智有些疯癫的表现吓住了,只会不停摇头而已。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久留。”马智只觉锥心刺痛,一时间功名前程,都是幻梦而已,再也不能令他提起半点兴趣,而那个在瀹山上笑着吃下一朵花的风雅的司马佳,那个借口谈论学问与他多说话的司马佳,那个他一开口,他就脸红的司马佳……也像他的仕途、他的志向、他的梦想一样,渐渐淡去了。

司马佳眼见马智都有些站立不稳,生怕他因为一天内遭遇连续打击,撑不下去,正要伸手扶住马智,忽然眼前一花,像是萧萧叶下,原来马智将抓在手里的纸片一撒,已回身走开。

马智急怒急悲之下,打开房门,浑浑噩噩走出客栈。虺圆满和司马清正在门口玩耍,见马智走出来,便随口说了句:“马公子,回去啦?”

马智循声看去,只见不知怎么玩了一脸土的司马清,和同样脸上沾着土的虺圆满站在一处,除了那对神似司马佳的眼睛,鼻子、嘴、脸庞,处处都像虺圆满,两人站在一起,俨然一对父子。马智心中大悚,好似想到了些什么,脚下一跌,也忘了答话,就这么飘飘忽忽地远去了。

司马佳看着试卷的碎片纷纷落地凋零,就如同他此刻的处境,竟是好生愣了一会儿,没顾得上去追马智。等他回过神来,再奔出门时,马智已经不知所踪。司马佳接着又去了粉巷,想找马智,却得知他根本没有回来过;再在京城内各处探问,也托人去问了江朔府上,依然无处可寻马智下落。

司马佳越发急得心如火燎,虺圆满安慰他说:“马公子大好一个人,不会出事的,兴许是回家去了。”

“我就怕他想不开……”司马佳也很怨忿,这一天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糟了,他竟然连为自己的命运悲叹的空闲都没有,就这样一件接一件的烦心事连番到来。好在虺圆满一直哄着他,孩子也给了他些力量,让他得以支撑下去。

找到晚上仍没结果,困倦的司马佳回到客栈便沉沉睡去,亦无心自怜命运了。第二天一早,客栈伙计送上一张字条来,说是有人留给司马佳的。司马佳打开字条一看,却是马智的字迹。只见那字条上写着:

自谓多情客

偏得无情游

酒醒归何处

凤歌笑孔丘

(37 / 68)
蛇瘕

蛇瘕

作者:花卷儿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VIP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1283 文章积分:14,930,695 文案 文案好难 本文生子、人兽 书生管蛋妖精抱窝的故事。 “瘕”字读音见封面,“虺”音hui(三声) 内容标签:生子 种田文 乡村爱情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马佳,虺圆满 ┃ 配角: ┃ 其它:蛟龙求封 连载量:35 原文地址:www.mozhua.app 节选: 毫无征兆地,阴云从四方奔袭而来,遮住了这片青天,一道闪电划过,像是从乌云中劈出的利剑,把司马佳吓得浑身一震。 此时水田里的这名垂髫小儿,乃是及龀之年的司马佳,脱了鞋袜,挽了裤腿在自家水田里捉泥鳅玩,忽遇雷雨,淋成了落汤鸡。 就像是有个神仙拿着巨大的瓢,从天上往下泼着水,打到年幼的司马佳身上,雨大得都有负重感了。司马佳先是去找放在田边的鞋子,可是找不到了,又慌又怕中司马佳放弃了找鞋,返身向着村子猛跑,小脚丫子后头甩起一串泥水。 就在这时,天上又是一个闪,照亮了水田里的一团东西,像是一块白色的大石头,挡在司马佳的面前,司马佳想绕开这块石头,但,那“石头”忽然伸出了一个脑袋,对着司马佳。当雷声赶到的时候,司马佳停住了脚步。他认出了面前那东西了,那不是什么石头,那是一条蛇,一条足有碗口粗细,盘在一起,高昂着蛇头,凝视着司马佳的眼睛里发着精光的白色巨蛇。 司马佳吓得一下跌倒在水田里。“蛇!蛇!”他哭着喊道。 书评:《蛇瘕》作者:花卷儿(没有惊涛骇浪,小山村的书生与蛇妖养娃生活二三事)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