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梦屋时肆与初安琪完结版精彩阅读 安诗茶现代

时间:2019-07-23 23:16 /灵异悬疑 / 编辑:肖杰
主人公叫时肆,初安琪的书名叫《贩梦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安诗茶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初安琪给自己打电话那晚做的梦。他回到客厅,坐在沙发

贩梦屋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5万字

预计时间:约49分钟读完

《贩梦屋》在线阅读

《贩梦屋》试读

这是初安琪给自己打电话那晚做的梦。他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思索了一会,打开了初安琪的梦。

时肆是梦的管理者,他可以进入任何人的梦。可是,这是他的禁忌,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沉迷活在别人的梦境里。

不老不死,不毁不灭,他早已经历过生死离别。人生而孤独,而他却注定孤独永生,无关爱情,无关终老,他不能拥有这些。这一个世纪,他想起了很多人,可是身旁却不再有人。

时肆经常会想起以前的事,似乎很远了,远到和自己无关。

一个王朝的颠覆,死了无数人,血流进江河。一个革命力量的兴起,战火硝烟,风雨凄迷。北洋军阀割据,人民流离失所,山河破碎。

敌夷犯我中华……一九四零年五月,日军轰炸重庆,时肆死在战场。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殊。”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莫约十二三岁,站在时肆身旁,指着宣纸上苍劲有力的字,一字一顿的念着。

“时肆,不是诛吗?”

“文鸢,你看看你,先生今早讲的你可有认真听。”

时肆柔声,“殊是通假字,意为诛。”

女孩恍然点点头。

时肆想起文鸢,神情柔和下来。想来,文鸢已入轮回了。假如还活着,也是百年之人了。一九四零年他死后,来到贩梦屋。从此,不老不死。

百年来,不同的人在这买梦。

而他,也买梦,买文鸢的梦,买时家每个人的梦。时肆想他们,想看看他们,哪怕在梦里。

只是后来,他不允许自己再触碰任何人的梦。梦里绝望,而他再也回不去。既然如此,不如尘封了。

不过这次,他破例了,打开了初安琪的梦。

时肆累了,很快便睡了。

第二天他比往常起得晚,头有些重。当时肆推开贩梦屋门的时候,初安琪正好朝他走过来,看她的样子,应该昨晚睡的很好。

梦境改变了,梦主记忆里的梦也变了。

初安琪走到屋子里,看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

“时肆,这是谁的梦呀,为什么也是没有颜色的。”

时肆走上前拿起用盒子装好,随口说:“这个,这是一位客人的,他晚些时候来拿。”

“这是我给你带的早点,趁热吃。”

初安琪将一袋食物递给时肆,然后端着个盒子蹲到小巴身边,一脸心酸。

“花猪,我码了一天字也只够给你买肉了。”

小巴受宠若惊嚎叫了两声,不是梦?应该不是。这个喊我花猪的女人居然又给我买肉了!!吃,还是不吃。

初安琪看着小巴愣愣的看着自己,给了它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管了!肉肉碗里死,做鬼也风流。

初安琪看着小巴开始动口吃后,走到沙发旁坐下。

“还合口吗?”

时肆微微一笑,然后把碗抬起朝向她,示意自己都吃完了。

“时肆,你还记得我上次天没亮那晚给你打电话吗。”

“记得。”

“我有些记不清梦了,我上次打电话和你说了什么。”

“你还记得什么?”

“一个人拉着我一直跑,一直跑。然后看到了一片花海,很好看。”初安琪眼里溢着少女情怀,“就是我居然没看清那男的的脸。”

初安琪噘着嘴不断叹气,“唉……我怎么就不记得他的脸呢。你说我上次有没有和你说过他长什么样?”

“和我一样。”

“说认真的,没和你开玩笑。”

“我也认真的,你只和我说,长得挺好看的。”

看着初安琪笑了,时肆嘴角嘴角也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如果梦的管理者存在有意义,应该是给人们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时肆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给鸢尾花浇水,他钟爱鸢尾。初安琪也走到时肆身后,看着面前的一盆盆鸢尾,浅粉色,白紫色,淡蓝色,它们被时肆照顾的很好。

“未必菖蒲花,只向石城生。自是使君眼,见物皆有情。”初安琪轻声念着,描写鸢尾花的诗词不多,而这首是她唯一记得的。

时肆突然恍了神,许久,他才开口。

“你也知道这诗?”

“以前看书的时候记下的。”

一九三五年,时肆十八岁,被父亲送去日本留洋。临走时,文鸢送了他一盆鸢尾花。

“怎么送我这个?”

“怕你忘了我,你日日看着鸢尾花自是能记住我了。”

时肆温柔的一笑,轻轻的抱住文鸢。

(5 / 9)
贩梦屋

贩梦屋

作者:安诗茶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有人曾听说,贩梦屋贩卖所有人今生中所有做过的梦,人们可以自由选购这些梦境。然后,购梦人便获得进入所购梦境的权利。当然,代价是阳寿,不同的梦自有不同的价格。 贩梦屋在小镇里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店面是复古的木屋,像古时的旅店。门的上方插了面暗蓝色的旗子,写着 贩梦。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