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墓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芷雪寒冰小说

时间:2018-08-11 12:50 /灵异悬疑 / 编辑:芥川
主角叫余恺的书名叫《死亡墓》,它的作者是芷雪寒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村长的老伴一把坐到炕沿上,一边用冰

死亡墓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6.5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读完

《死亡墓》在线阅读

《死亡墓》试读

村长的老伴一把坐到炕沿上,一边用冰凉的手摸了一下山娃子那昏沉沉的脸,一边用手使劲按着衣袋里的那个红纸包包,生怕那纸包包忽然不经意间从她的手心里飞走了。

山娃子娘一边用黑乎乎的衣袖抹了抹眼睛,一边起身和村长的老伴打着招呼,张落着想给她去倒杯水喝。

“山娃子他娘你就别忙活了,这次我是专程来给孩子送药的,完了还得回去给我家那老头子做饭呢!”

“送药?”

山娃子他娘停住了正拿着勺子倒水的手,回过头来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并用她那双红肿发酸的眼睛紧紧盯着村长的老伴瞧,额前的那几缕散乱的白发悠悠地飘晃着。

这村长的老婆子不会是和我在开玩笑吧?山娃子生的又不是普通的病,他这事村里老的少的全知道,只要哪个孩子摊上了这事,没听过谁能救活的,虽然有一年他家唯一的儿子胡小根最后活了过来,可村长说那是他在“死亡墓”前守了一天一夜用自己的诚心给换回来的,尽管后来谁家出事都参照村长的做法去做,可是再也没有见着哪一家的孩子能有胡小根那么好的运气逃过此劫。尽管昨天晚上,山娃子他爹也上山去“死亡墓”前守墓祈福去了,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可是现在村长的老婆子忽然说来给我们家娃子送药了?莫非那年胡小根的病不是村长守墓给守的,而是吃了这药给整好的?……

正当山娃子他娘胡思乱想想着的时候。

村长的老伴已从破棉袄里巍巍地摸出一个破旧的红纸包包。她轻轻地打开那还残留着她手温的那张旧红纸,从里面掏出仅有的一粒黑色的小药丸抖抖地递给山娃子他娘道:

“今天已是农历冬至了,没时间了快把这粒药丸给孩子服下吧。”

山娃子娘拿手在衣服上来回地擦了又擦,半响,才小心翼翼地从村长的老伴手里接过那粒黑色的小药丸,然后放在眼前仔细地瞅了瞅。

“快给孩子吃了吧,过了今天子夜山娃子就醒了!”

村长的老伴冲着山娃子他娘缓缓地说道,顺便抬眼看了一下还昏睡着的山娃子。此刻她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把这药丸子给山娃了服用,尽管她知道当年那道长临走前的嘱咐,可是在她的心底里,她还是希望这药能给他们唯一的孙子吃,毕竟当年儿子胡小根就是吃这药吃好的,为什么现如今那小孙子就不能吃这药了呢?

“咳,咳……”

说到这里胡主任不由得咳嗽起来,此刻,余恺望着眼前的这位也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爹,他没有说什么,默默地递了一杯清水给他。

胡主任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冬至的前三天晚上,我和孩子他妈守了孩子一晚,第二天早上孩子从睡梦中醒了过,使得我们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其实至从孩子出世以来,每年的冬至前三天晚上我和我爱人都是那样子过来的。

说到这里,胡主任冲着余恺和小若苦笑了一下。

看到孩子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心里很是开心,记得当时我还给我父亲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可是谁能想到……唉!

冬夜那天晚上快过12点了,我见孩子的房里还亮着灯光,就想着过去叫他看书看别看得太晚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上课呢!谁知道推门进去,发现他趴在书桌上睡着,当时我也没在意,心里只想着怕他这样子睡会着凉,就打算把他叫醒让他上床去睡,谁知道他这一睡到现在再也没有醒过来。

“你的意思是你儿子成了一个植物人还是……?”

余恺用眼睛止制了小若的问话。不管他对可凡的死要负什么样的责任,但做为一个父亲他是没错的。小若朝余恺吐了吐舌头不作声了。

从冬夜的那天开始,我儿子就这样子昏睡着再也没有醒过来,如果从现在医学上来讲,我儿子就是一个植物人。

当时,我吓坏了忙打电话给我父亲,我父亲让我先看好儿子,第二天让我母亲把那粒黑色药丸送给了村子里另一个昏迷不醒的孩子服用。

“那后来呢?”

余恺一边催问道,一边不由得把目光瞄向了病床上放着的一本台历。

冬至早已过去了!

山娃子死了!

半夜,山娃子娘凄厉的哭声划破整个宁静的夜空,把村子里的人全都给吵醒了,尽管村民们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此时还是不得不为山娃子暗暗叹息,为自己的孩子庆幸,同时为明年的冬至会轮到谁家的孩子而暗暗担心。

村长此时正对着房门坐在火炕上烦闷地抽着土烟,一边叭搭叭搭地抽着一边不停地用眼睛瞄着门口,他期待着能看到山娃子他娘兴冲冲地跑进来告诉他,山娃子醒了。

忽然他心里一惊,蓦地听到山娃子他娘的哭声,腾地一骨碌地爬下炕床,把土烟枪往腰后一插,急冲冲地向山娃子家跑去。

村子里的那个孩子在冬至的那天晚上死了!

胡主任垂下了头,语气也低沉了下去。

“这样子说来,你的儿子岂不是也危在旦夕?”

此刻,余恺和小若的心里不约而同想到了道长的那番话:

“如果冬至那天,村中那孩子吃了药丸以后还是死了,那么你也就给你的家中之人安排后事吧。”

想到这里两人颇有些同情地望着他。

本来我以为我的儿子也活不过冬至那天了,结果谁想,过了冬至子夜以后,他依然昏迷不醒,并不像那些孩子那样死去。后来我索性把他送到了医院作了个全面检查,结果医生说孩子什么病症都没有,只是成了一个不能吃,不能话,不能动的植物人。至于能不能醒过来他们也是无能为力了,所以到现在我们还用输液维持着他的生命。

“那可凡的死和你儿子的病有什么间接或直接的关系吗?”

余恺皱着眉问道。

一个星期以后,我儿子还是昏迷不醒。我想这样子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想找一些奇异怪术来救我儿子。说心里话,不是我不相信科学医术,可是他那种情况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我当时也是急病乱投医,心里只想着找些法术来破解孩子昏迷不醒的状况,不管怎么样只要孩子还有一丝气息,我都要拼尽我的全力来救活他。

说到这里,胡主任眼睛里射出一股坚毅之色。

于是一有时间我就去找了一些灵异之类的书籍来看,想从中找到一些破解之法。一天,我在一本杂志上看一篇文章关于催眠法妖术之论,它所讲的情况和我们村发生的事有些相似,我就设法打听到了那篇文章的作者。

“那作者是可凡?”

小若忽地从嘴里冒出这么一句来。

胡主任惊诧地看了小若一眼,点了点头。

那篇文章的作者就是可凡。本来我是想直接想向他请教这有关催眠妖术之事。并想问问可凡有没有认识什么道士,法师之类的人,帮忙看一下我儿子的情况。可是后来我想解铃还须系铃人,所有的根缘都在那座“死亡墓”里。所以那天,我只派给他了一项采访任务,就是让他去调查我们村“死亡墓”的事情,关于“死亡墓”的任何有关的情况我什么都没有跟他提起过,我不想让我所知道的事在他的脑海里有先切为主概念存在,所以最后我只是告诉了他有关那座墓的地址及我们村村民对它的称呼而已。

唉,我本想让可凡帮我查清楚这个“死亡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知道我却害死了他。

说到这里,胡主任一脸的懊悔和伤悲,余恺和小若也是满脸的悲凄。

出得医院,余恺送小若回家。

“余恺,你相信胡主任什么都没有对可凡说吗?”

(5 / 27)
死亡墓

死亡墓

作者:芷雪寒冰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引用 风一阵紧似一阵地狂啸着。 屋内,如豆般的灯火昏暗地摇曳跳跃着。 山娃子娘裹着一件已露出白絮的破棉袄,正盘腿坐在炕沿边上,额头上的那几缕散乱的银发此刻显得更加花白了。枯黄憔悴的脸挂着一股凝重久郁不散的哀愁,短短几天时间,皱纹不知不觉又爬上了几道坎子。 她低头心疼地望了一眼身旁昏昏沉睡着的山娃子,轻声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睁着通红发胀的双眼冲着对面她男人道: “你真的要去那里?” 她男人:山娃子爹,一个老实巴交和黄土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中年男子此时正黑着脸,眯着眼坐在炕边的旧木凳子上,闷着头呼呼地抽他那支父亲遗留下来的老旱烟管。蓦地听到他媳妇的问话,身子不由得顿了一顿,随后眼也没抬麻木地点了点头,继续抽他那只旱烟枪。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