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体的生命周期(数码体与安娜与贾克斯)小说全部章节 特德·姜/特德·蒋

时间:2018-10-23 07:10 /灵异悬疑 / 编辑:夏飞
小说主人公是数码体,安娜,贾克斯的小说叫《软件体的生命周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特德·姜/特德·蒋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些狂热者将他们的新物种命名为“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6.4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读完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在线阅读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试读

这些狂热者将他们的新物种命名为“陌兽”,并且创立了一个名为“数据火星”的私人大陆,他们打算在这里从零开始创造一套外星文化。德雷克对此非常好奇,却无法参与,因为在数码体面前获准使用的语言只有人工语言“逻辑语”[2]的—种变体方言。他很好奇这些爱好者在这个项目上能走多远,且不说创造世界的障碍是如此巨大,抚养异体兽恐怕也不会带给他们像德雷克和安娜刚才欣赏马可时的那种乐趣。他们所能获得的只是一些纯理性的东西,长此以往,他们能受得了吗?

[1]一种商业模式,以极低的价格销售基本产品(饵),但相关耗材或服务(钩)却极其昂贵,从而盈利。

[2]一种基于一阶逻辑构建的人工语言,具有严格的无歧义性。

第三章

接下来的一年里,蓝色伽马的前景预报从阳光灿烂变成了乌云密布。新顾客的购买量已经下滑,更糟的是,食品发放软件带来的收益也已经下跌了:越来越多的现有顾客停止了数码体的运行。

问题在于,神经源数码体度过了婴儿期,它们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蓝色伽马原先的计划是把它们培育成既聪明又温顺的宠物,但是任何基因组——哪怕是数字基因组——都有内在的不可预知性,现在看来设计者没能达成目标。数码体变成了一场难度过大的游戏,他们提供的挑战——奖赏的平衡已经偏离了最佳状态,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已不再是乐趣,因此他们停止了运行。你可以责怪狗的主人没做好准备就买下它,却没法责怪蓝色伽马的顾客事先没做准备工作。毕竟连公司自己也没想到数码体会发育成这个样子。

一些志愿者开始维持一些救助点,收养被人类抛弃的数码体,希望能为它们找到新主人。这些志愿者尝试了许多不同的方法:有些让数码体不受干扰地运行,有些则每过几天就把数码体恢复到上一个记录点,以免它们因被抛弃而产生心理隐患,从而难以被人认领。这两种策略都没能有效地吸引潜在的顾客。偶尔会有人想尝试一下成熟的数码体而不愿意从婴儿期开始养大,但这样的领养大都不会维持很久,最后收养所实际上变成了数码体的仓库。

安娜不愿看到这样的趋势,但她懂得动物福利的现实就是如此:永远不可能挽救每一个动物。她能做的只有保护蓝色伽马的吉祥物免受冲击,可这种现象蔓延得如此之快,连做到这一点都显得不现实了。一次又一次,当她把吉祥物们带到游乐场时,总有一只数码体会意识到,某个一直以来的玩伴突然不见了。

今天的游乐场之行和以往不同,今天有个惊喜在等着他们。吉祥物们甚至还没有全都走出传送门,贾克斯和马克就注意到了一只穿着机器人角色的数码体。他们同时喊着:“提波!”然后向他跑去。

提波是除了吉祥物之外最早的数码体之一,他的主人是一个测试员,名叫卡尔顿。他在一个月前停用了提波,安娜很高兴看到这不是一次永久停用。趁数码体在聊天的时候,她走到卡尔顿身边和他攀谈起来。他解释说之前只想要休息一下,现在已经准备好再次给予提波应有的关注。

晚些时候,当她把吉祥物们从游乐场带回蓝色伽马的小岛之后,贾克斯给她讲了自己和提波的谈话。“把他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那些趣事告诉他。告诉他野外旅行动物园很有趣,很好玩。”

“他有没有因为错过了这些事情而伤心呢?”

“没,他反而争论说旅行去的是商场不是动物园,但那是我们上个月去的啊。”

“那是因为他不在的那段时间一直处于停用状态,”安娜解释道,“所以上个月的旅行在他看来就像在昨天—样。”

“我说那个,”贾克斯说,安娜为他的理解能力而大吃一惊。“但他不信。他争论直到马可和洛莉也告诉他。然后他伤心。”

“嗯,我很确定还有别的机会去动物园的。”

“不因为错过动物园。伤心错过一月。”

“哦。”

“我不要被挂起。不要错过一月。”

安娜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安心。“你不需要担心那个,贾克斯。”

“你不挂起我,是吧?”

“是的。”

贾克斯似乎对这回答很满意,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他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可以向别人索取承诺,而她不得不尴尬地承认,她很高兴自己不用向他做出这番承诺。还好她清楚,不管什么时候公司需要挂起吉祥物的时候,不会只是一只,几乎肯定是全部,这样至少在群体内部不会出现经历上的差异。假如公司什么时候想要把吉祥物回到之前的时间点,情况也是如此。当顾客发现自己的数码体要求过高时,公司提出的建议里就包括恢复到较早的记录点;有人议论说,公司也应该对自己的吉祥物这样做,以表示对这项策略的支持。

安娜看了看时间,开始启动一些游戏,让吉祥物自己去玩儿:现在是训练蓝色伽马新生产线上的数码体的时间了。从神经源基因组诞生到现在这几年里,研发团队已经开发出一些更高级的工具来分析基因组中不同基因之间的相互作用,他们对基因组的种种特征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最近他们创造的一类个性群,在认知能力的可塑性方面较低,这样子产生的数码体应该会更快地稳定下来,永远温顺下去。真正能检验他们工作成效的办法是让顾客们抚养它们几年,看看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研发者对此很有信心。这与公司最早的目标—一创造出一直在成长的数码体——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差距,可非常时期就得使用非常手段。蓝色伽马指望这些新的数码体能够帮公司止住利润下滑,因此安娜和测试团队的其他人员都在加紧训练它们。

她的吉祥物们被训练得很好,只有得到她的许可,他们才会开始玩游戏。“大家听好了,开始吧。”她说,接着所有的数码体都冲向他们最喜欢的游戏。“回头见。”

“不。”贾克斯说,他停了下来,走回她的角色身边。“不想玩儿。”

“什么?你肯定想玩儿。”

“不玩。想工作。”

安娜笑了,“啊?为什么你想要工作呢?”

“得到钱。”

她意识到贾克斯说话的时候并不高兴,他的情绪很阴郁。因此她更郑重地问:“你干什么事情需要钱啊?”

“不需要。给你。”

“你为什么想要给我钱呢?”

“你需要。”他一字一句地说。

“我说过我需要钱吗?什么时候?”

“上周问为什么你和别的数码体玩儿而不和我,你说你和他们玩时人们给你钱。如果有钱,可以给你。这样你和我玩得更多。”

“哦,贾克斯。”她一时间失语了,“你真好。”

又一年过去了,形势逐渐变得明朗起来:蓝色伽马正在逐渐关闭它的各项业务。没有足够的顾客愿意尝试永远温顺如一的数码体。公司内部讨论过很多提案,比如可以听懂语言但不能说话的数码体品系,但是为时已晚。顾客群体已经缩减成一个小小的核心用户群,而他们带来的收益并不足以维持蓝色伽马的运作。此后,公司将会发布一个免费版的食品发放软件,让那些仍然想养数码体的顾客能永远养下去,但是其他的问题就只能靠顾客自己解决了。

对于大多数雇员来说,这不是第一次经历公司倒闭了,因此他们虽然很伤心,但这不过是软件行业里又一个人生阶段的落幕而已。可是对于安娜而言,蓝色伽马的倒闭让她想起了动物园的关闭,那是一生中最让她心碎的时刻。每当她想起最后一次和她的猩猩们见面的那一天——幻想自己能够给它们解释明白为什么它们将会再也看不见她,希望它们能够适应新的家庭——她的眼睛仍然会湿润。当她决心转行接受软件业的培训时,她曾经庆幸自己在新的行业里不必再一次面对那样的别离。可出乎意料地,现在她在这里,却面对着一幕似曾相识的场景。

似曾相识,但并不全然一样。蓝色伽马无需为它的几十只吉祥物寻找新家,只需挂起它们就可以了,这不会像动物安乐死那样招来非议。安娜自己在培育期里已经亲手挂起了成千上万的数码体,而它们并没有死去,也不会感觉到被抛弃。如果要挂起吉祥物的话,唯一的痛苦是训练人员的;过去五年里,安娜每一天都和这些吉祥物待在一起,她不希望对它们说再见。幸好,还有另一种选择:在数据地球里,任何雇员都可以承担起养一只吉祥物做宠物的费用,而养一只猩猩在公寓里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这件事如此容易,安娜依然惊讶地发现大多数雇员并不想去收养一只吉祥物。她知道德雷克肯定能收养一只——他和她一样关爱着数码体——可是训练人员大都出乎意料地不愿收养它们。他们喜欢数码体,可大部分人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养一只数码体就好像为公司无偿工作一样。安娜本来确信罗宾肯定会领养一只的,可是午餐时间罗宾抢先告诉了她一个消息。

“我们还不打算告诉别人,”罗宾对她说,“但是……我怀孕了。”

“真的吗?恭喜!”

罗宾咧嘴一笑,“谢谢!”她一口气向安娜吐露了一大堆压在心头已久的事情:她和自己的爱伴琳达所想的种种可能,他们试着赌了一把卵子融合技术,以及幸运地中了头彩。安娜和罗宾讨论了找工作和休产假的问题,话题最后转到了领养吉祥物。

“很明显你要忙得不可开交了,”安娜说,“但你考虑过收养洛莉吗?”洛莉对于怀孕的反应一定很有趣。

“不。”罗宾摇头说,“我已经过了数码体那个阶段了。”

“过了阶段?”

“我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真东西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娜小心翼翼地说:“恐怕我不清楚。”

“人们总是说,是演化决定了我们总会想要孩子。我曾以为那是瞎说,可我现在改主意了。”罗宾的表情变得沉醉起来,她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小猫,小狗,数码体,这些都不过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东西的替代品。到头来你会明白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然后一切都变了。你会意识到,你过去的一切感受都不是——”罗宾停了下来,“我是说,对我而言,这让我看问题更全面了。”

(5 / 19)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作者:特德·姜/特德·蒋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译这篇文章的心情是复杂的。 黄金时代的科幻小说常常给人以一幅欣欣向荣的场景,一切的科技和人物都处在时代漩涡的核心,虽然邪恶层出不穷,但是无尽的活力本身就能带给人们希望;也许那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进步观在遭受大战的打击之后,被人们投射到了科技所许诺的未来之中。可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与核心科技,却大半时间在边缘和漠视中挣扎,他们的身上没有一点伟大的影子,只是被时代的浪涛所裹挟的寻常百姓而已。因此,全篇始终是一种压抑的基调在主导着。 在这压抑之下,能支撑着人们不致绝望的,只有情感。向来如此。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个虚拟的数字生命如何逐渐带上了人类的特征。虽然文中反复在讨论他们到底是动物、是人还是某种新的生命形态,但文中也说过,心智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环境的栽培;是安娜和德雷克们把人性赋予了数码体,又从他们得到了支持和安慰。文中说拟人想象不应该过度,可是我的镜像神经元总是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父母,和我将来可能有的孩子。他们应该也在想或者将会想到同样的事情。 “也许她的歌比较卑谦,/ 只是唱今日平凡的悲欢,/ 只是唱自然的哀伤苦痛——/昨天经历过,明天又将重逢。”大时代的科技或许在进步,小人物的生活却永远是这般循环。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虽然整篇文章所讲的不过是两个人与三个软件体生命里的短短十年,特德•姜却要用Lifecycle这个词作为题目吧。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