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鬼壶鲁班尺小说阅读 

时间:2019-08-28 04:08 /灵异悬疑 / 编辑:素雪
主人公叫妮子,有富,沈才华的小说是《鬼壶》,是作者鲁班尺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爷爷没有看见来人,天寒地冻的,就把你抱回屋里来了,”

鬼壶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65.6万字

预计时间:约12天读完

《鬼壶》在线阅读

《鬼壶》试读

“爷爷没有看见来人,天寒地冻的,就把你抱回屋里来了,”老人胸部剧烈的咳嗽着,然后接着说,“这件老羊皮袄很普通,是咱们山西的东西,而那块黄丝巾就很奇怪,不似中土之物,尤其是上面画的这只血红色大跳蚤,让人有些发怵,所以爷爷一直不许你打开这个包袱。还有个小玻璃瓶子,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由于是封口的,爷爷也就没有打开过。”

小姑娘端来一杯水,递到老人的面前。

老人摇摇头,继续叙述道:“爷爷估摸着这些东西一定与你的身世有关,因此一直保留着。现在爷爷要走了,不能再照顾你了,”说到这里,老人深陷的眼窝内淌下了眼泪,“妮子,镇政府答应给你找一户好人家……”

“爷爷,妮子不要去别人家,要永远陪着你。”小姑娘的泪水终于流下来了,呜咽着说道。

“唉……爷爷又如何舍得妮子啊?只是已经油尽灯枯,不得不走啦。”老人痛楚的表情难以抑制,紧紧地抓着小姑娘的手,许久,许久……

正文 第十四章 2

老人睁大的眼睛渐渐的凝滞了,嘴唇微微抖动着,吐出了最后几个字:“风铃寺……顶针……”然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爷爷死了,空洞的双目呆望着空中,眼角渗出了最后一滴晶莹的泪珠……

老宅内传出来妮子凄厉的恸哭声,街坊邻居们都知道,那个鳏居多年,性情古怪的郭老头死了。

妮子哭了很久,慢慢的松开了爷爷逐渐僵硬的手,发现自己的手掌心里握着一枚古铜色的顶针,那是一直戴在爷爷手指头上的,从来都没有摘下来过。

这是一枚黄铜顶针,表面有很多凹进去的小坑,是在缝补衣物或是纳鞋底时顶针屁股用的,乡下很常见,家家都有。

妮子轻轻的抽泣着,一边将顶针与那支小琉璃瓶包在了黄丝方巾里,加上羊皮袄重新包好,放回到地柜里,然后一言不发的坐在了床边,就这么一直呆呆的望着死去的爷爷。

自己童年的记忆里,那个腊月夜晚之前的事情都早已经淡忘了,她与爷爷在这所老宅子里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十分清苦,但却是觉得很幸福。尤其是刮风下雪的夜晚,躺在爷爷的身边,摇曳不定的油灯光下,听他讲述一些恐怖的鬼故事,有着一种惬意的温暖和安全感。

“妮子……是老郭头过世了么?”院子里有人在问话,嗓音耳熟,紧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径直来到了正房门前。

门推开了,一个带着眼镜消瘦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名妇女。

妮子记得,几日前这个男人曾经来过家里,同爷爷商量收养自己的事情,他是风陵渡的镇长,叫做郭有财。

“我瞧瞧,”郭镇长走上前来看了一眼,说道,“人已经硬了嘛,唉,干啥还死不瞑目呢?”说吧,伸手按在老人的脸上一抹,合上了眼皮。

“来来,你们赶紧找找,弄件新点的衣服给老郭头换上。”郭镇长吩咐道。

几名妇女立刻动手翻起衣柜和地柜来,旧衣物扔得哪儿都是,其中一位满脸横肉的女人拽出了地柜里的那件包袱。

“那是我的!”妮子扑上前去,奋力夺下了包袱。

那女人瞪了妮子一眼,转身又去翻其他的东西。

“好了,赶紧点,要不胳膊腿儿太硬了,就更加不好穿了。”郭镇长不耐烦的催促道。

妮子怀里紧紧地搂着包袱,噙着泪水默默地望着那几个妇女七手八脚的扒掉爷爷的内衣裤,掰胳膊拗腿的换上了“装老衣服”。

“好了,回去喊人来,今天就装棺下葬。”郭镇长点燃了一根香烟,松了口气说道。

正文 第十四章 3

棺材多年前就已经预备好了,是槐木的,又重又厚。世纪中文 WWW.2100ZW。Com在民间,一般都用杉木来打棺材,从来没有人肯用槐树来做,据说“槐”是“木鬼”,死后要尸变的。可那郭老头性情古怪,非要用槐木的不可,所以村民们也就不理睬了,只是作为茶后饭余的笑料而已。

郭家的祖坟位于后山坳的向阳坡地上,向前望得见黄河环绕如带,后靠有高山藏风聚气,听说风水还是不错的。村里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风言风语的私下议论道:“郭家坟地若是风水好,怎么到了老郭头这一辈儿连个子嗣都没有?”

郭镇长指挥村民将郭老头匆匆的埋葬了,竖起了一个大坟包,也没有立碑,只是在坟前撒了些黄纸钱,时至中午,人们纷纷扛着锄头铁锨离去了。

“妮子,我们回家了。”郭镇长对长跪在坟前的妮子说道。

“我要在这里陪爷爷。”妮子回答道。

“算了,有财,不要管她了,那边大家还等着你开酒席呢。”那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女人拽着镇长的胳膊说道。

她是郭镇长的老婆,抬棺材出村的时候,邻居大婶悄悄地告诉妮子说,就是她家收养了妮子。

坟墓前只剩下了妮子一个人了,她蹲在地上一张张的捡起散落的纸钱,凑在蜡烛上点燃,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她默默地烧着,心中感到了有种莫名的恐惧,爷爷,妮子好怕……

黄昏了,冰冷的山风顺着山谷吹来,其中隐约听见有野狼的嚎叫声。妮子浑身发抖,嘴唇青紫,已经是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她最后给爷爷磕了几个头,嘴里念叨着:“爷爷,妮子明天再来陪你。”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回家去。

镇东的老槐树下,散落着一些红色的炮仗纸皮,空气中闻得见淡淡的火药味儿。自家的老宅门前人影晃动,刚迈进门槛,一股炖肉的香气扑面而来。

正房和东西厢房内灯光绰绰,酒气熏天,碰杯声、划拳声不绝于耳。

“妮子,你怎么才回来?”厨房门后突然闪出一个满脸横肉的婆娘,正是镇长老婆。

妮子呆呆的望着屋子里的人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到厨房里去洗碗?”镇长老婆厉声训斥道。

“这……这是我的家呀。”妮子哆哆嗦嗦的疑问道。

“打今天起,就是郭镇长的家了,我们好心收养你,你可要听话懂规矩,听见了么?”那女人上前揪住妮子的胳膊,硬是把她拽进了厨房里。

厨房内已经换上了大灯泡,明亮耀眼,妮子眯着眼睛望去,有帮厨的师傅正在翻动着马勺,肉香气阵阵袭来,已经多久没有吃肉了……妮子想不起来。

地面上撂着两只大水桶,里面已经浸泡了满满的碗碟和数不清的筷子,水面上飘着一层脏兮兮的油花。

“妮子,还愣着干什么?快洗呀,下一桌还等着用呢。”镇长老婆板起了面孔,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

妮子眼噙着泪花,伸手到了桶里,皮肤随即变得油腻腻的。

“啪嚓”一声脆响,她拿捏不住,一只八寸大盘子摔在了地面上,裂成了碎片。

“你这个死妮子,连个盘子都拿不住,你不要吃饭了!”镇长老婆暴跳如雷,大声叫骂道。

“住口!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妮子呢?再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的养女嘛,今天乔迁之喜,别把孩子弄得哭哭啼啼的,败兴。”郭镇长出现在了门口,皱了皱眉头,生气的责备道。

“妮子打烂了盘子,我看她是有意的。”镇长老婆分辩道。

“我不是有意的……”妮子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19 / 263)
鬼壶

鬼壶

作者:鲁班尺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鬼壶继青囊尸衣之后又一巨作,故事说的是两个鬼婴运用祝由术闯荡江湖的故事, 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不看鬼壶,非尺迷之说,从本书文章内容可以看出鲁班尺手笔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界, 此书一出各大论坛纷纷转载,此小说每天在『莲蓬鬼话』的点击率达数千次,成为天涯『莲蓬鬼话』最受欢迎小说之一。 楔子 冬夜,清冷的月光,无垠的原野上白雪皑皑,寒风入骨,山西河东黄河风陵渡。 黄河,出龙门,为秦岭山脉所阻,于是掉头东流,这里相传是黄帝贤相风后发明指南针战败蚩尤的地方。风后殁后,葬于此,谓之风陵。旧址位于今镇东里许,其地称风陵堆,由此,渡口名风陵渡,古称风陵关。 千百年来,风陵渡是为黄河西入秦晋的要津,金人赵子贞在《题风陵渡》中写道:“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 月色凄迷,古老的渡口显得分外苍凉。 镇东一株老槐树下,阴影里站立着一个人,头戴羊绒帽,身着羊皮大衣,胡须上沾满了白霜,贴胸抱着一个沉睡中的婴儿,默默地注视着不远处的一所古旧民宅。 宅院高墙青砖布瓦,黑色的门廊,大门紧闭,四下里一片沉寂,人们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此人悄悄地走到民宅前,脱去羊皮大衣,将怀中的婴儿紧紧地包裹住,轻轻的撂在了门廊下。 “汪汪……”此刻,门内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狗吠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着。 那人轻轻的退回到了老槐树的阴影里。 不久,“咣当”一声,黑漆漆的大门打开了,里面冲出一只体型硕大的短毛黑狗,紧接着门后转出一个披着棉大氅的老头。 “呜呜……”黑狗发现了地上的鼓囊的羊皮大衣,鸣叫着并用嘴巴用力拱着。 婴儿的一只小手扒开了羊皮袄,自内探出小脑袋来,迷茫的左右张望着。 “咦,怎么有一个小娃娃?”老头惊奇的抱起了羊皮衣裹着的婴儿,随即抬头朝四下里望去。 小镇静悄悄的,周围不见人影。 月光下,婴儿的皮肤细腻,双眸黑亮,约莫有一岁大小,老头伸手往内探了探,自言自语道:“还是个女娃娃。” 那人依旧站立在古槐树下,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看来是有人不要这娃娃了,知道老郭头一个人过,就送来了。”老头嘴里叨咕着,转身入内。 就在即将关上大门的时候,那女婴转过头来,目光瞥向了老槐树方向,“啐”出了一小口痰。 黑色的大门关上了,夜空中飘下了雪花,不多时,四下里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老槐树下,那人点了点头,嘴里面喃喃说道:“蒙拉差翁.炳大师,我终于找到了河东郭氏的后人,完成了您的重托,请大师放心,一切痕迹都会抹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