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宋昙写的古代作品? 末世闺中秀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18-08-20 15:06 /灵异悬疑 / 编辑:梅琳
《末世闺中秀》是由作者宋昙所著的一本古代灵异悬疑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末世闺中秀》精彩章节节选:一队人马甫一进侯府,便见沈晚、李老太太等人齐

末世闺中秀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4.5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零1小时读完

《末世闺中秀》在线阅读

《末世闺中秀》试读

一队人马甫一进侯府,便见沈晚、李老太太等人齐齐聚在厅内,神色焦急,翘首以盼。李绩稍稍交待了下,沈晚这才止住了哭声,心中稍定,连声谢过李绩。

他扛了宦娘入屋,先是唤了两个将士在外间守着,随即大步跨入里间,利落地将宦娘扔在榻上。宦娘无暇顾及他“毫不怜惜”的动作,此时她已头脑发热,腹内翻江倒海,四肢不住发麻,甚为难受。

李绩站在榻边,负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间隐隐现出忧虑之色。他径自想道:这沈宦娘会有什么异能呢?宦字与娘字似乎都没有什么极为厉害的寓意……

宦娘忽地瞪大了眼睛,湿嗒嗒的乱发黏在她的额上,发间露出的眼睛几近赤红,麻绳堵着的口中亦不住呜呜发着声响。李绩立时伏下来身子,两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按住宦娘的肩膀,令她难以动弹。

宦娘的脚虽被脚镣铐住,却仍是不住地去蹬踹李绩的身子。李绩眯了眯眼,一手扯过锦被,将她包裹了个完全。他单膝压着被子的边沿,这下宦娘便如茧般躺在床上,当真一点也动弹不得了。

这般僵持了许久,宦娘总算安分下来。她微微喘着气,缓缓阖上双目,看上去分外安宁。李绩静静望着她的眉眼,不由得有些出神。虽对这女子心怀不喜,但他不得不承认,她醒时面上常常带笑,看了便让人心生暖意,如今睡着了,更显得眉眼如画,肌肉玉雪,当真好看。

宦娘这一睡,足足睡了两个时辰,再睁眼时,已是过了晚膳时候。李绩是行伍之人,在榻边坐了足足两个时辰也不见丝毫疲乏之色,依旧精神抖擞,细细观察着宦娘的动静。

宦娘缓缓张眼,看向李绩,口中呜呜作响。

李绩会意过来,扬手将裹着她的被褥掀开,随即拽着宦娘坐起,两手绕到她的脑后,为她解掉了麻绳。麻绳解了后,便是手铐与脚镣。宦娘自觉甚为狼狈,头发及衣裳依旧是半干不干的模样,上边还带着斑斑血渍,口中因被麻绳堵了许久之故,唇齿间尚还带着草皮与麻丝。

麻绳一除,她便低着头,声音微哑地说道:“多谢侯爷。侯爷可否容宦娘先行梳洗?”

李绩颇为冷淡地蹙了蹙眉,随即沉声道:“你身上有了高人一等的本事,以后也是要从军作战的。金戈铁马,真刀真枪,绝非儿戏。行伍之人,蓬首垢面,数十天洗不了澡再寻常不过,到时候你要去哪里梳洗?”顿了顿,他道,“且先看看你生出了什么本事罢。”

又是一顿,他又道:“以后不要唤我侯爷。所谓朔阳侯之位,都是虚的,我那中领军的位置,才是实的。”

宦娘沉默片刻,拢了拢额前湿发,随即笑了笑,道:“将军对我,向来不假辞色。”

这话寻常地很,却生生刺了李绩一下。他恍若被人戳破了什么似的,登时漠然地移开目光,复又站起身子来。看也不看宦娘,他有些不耐地说道:“你就盯着桌子上的那个壶看,集中精神,一直看。”

宦娘依言照行。她能感觉到身体状况与以往大不相同,肢体内能量涌动,却苦无宣泄的门路,胀得难受。

她盯着那壶看了许久,壶却毫无变化。李绩心中生了疑问,正要转头去看宦娘,可他稍一错身,便倏然感觉脚下一空,一个踉跄。他连忙站稳,微微愕然,低头去看,但见脚上只着白袜,铜泡钉靴不知去了何处,脚边却摆着个紫砂壶!再一抬头,桌上稳稳放着只黑色钉靴,正是他方才穿着的那只。

他电光闪念间想到,“宦”与“换”字谐音,这宦娘的本事正是“替换”。以钉靴替换紫砂壶算不得什么,可若是以人头替换紫砂壶呢?

第10章 地裂

第十章

李绩本以为郑甲的异能该是和“甲”字相对,类似于金钟罩铁布衫一类,万万不曾想到他的异能对应的是“假”字。“假,非真也。”郑甲的异能,即是营造假象,迷惑敌方。

李绩沉思片刻,准许郑甲重回军中,令得郑甲闻听后喜难自禁。只是李绩仍说了一条规矩,命令郑甲不许将自身异能告知他人。郑甲稍稍一想,便会过意来,营造假象这种异能,若是让人得知,必会令人心生防备,对于幻觉便不易相信。

他心里着实有些复杂。行军多年,一朝负伤,他心中本就满是憾意,如今能够重回军中,着实令他欣喜若狂。只是这异能……他素来是个直爽汉子,若以后要靠营造假象来生存,来自保,来制敌,他当真于心难安。

待郑甲与宦娘均梳洗妥当,早已是深夜时分,然而侯府上的众人皆欣喜不已,沈晚和康嫂子又特意下了厨为他们做饭。加上屋外头的风雨也停了,若是忽略地上残留的雨雪不计,这当真是个极好的晴夜,令众人心中都觉得有了希冀。

因为李绩事先说了有秘事相商,其他人也不好作陪,因而圆桌边只有李绩、宦娘及郑甲三人。

宦娘有了自保的本事,心里高兴得紧,面上虽依旧淡淡的不大显露,可李绩不知为何,就是能感受到她那股高兴劲儿,就是觉得她那股高兴劲儿刺的他不舒坦。

微微蹙了蹙眉,李绩举杯,浅酌一口,随即沉声问道:“郑甲今后跟着我。宦娘,你有何打算?”

宦娘先前已梳整妥当,一头如云秀发只轻轻挽了个小髻,插了支缀着朵兰花的木钗,朴素而又清丽。她心中细细想过后,方才开口,道:“将军消息灵通,可否能告诉宦娘,这灾祸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一时还是一世?如今那龙楼凤池里头,又是怎么个情况?如我与郑大哥这般的异能者,又有多少?”

李绩稍一犹疑,随即一件件地答道:“这灾祸具体如何,便连我也说不上来,权当做是老天降下的祸端罢。一时还是一世,我更是说不清楚。不过皇宫里的情况……”他稍稍一顿,随即续道,“老实与你们说罢。灾祸发生之前,宫里头有个侏儒,在表演时忽地在台上跪下,说昨夜有仙人入梦,近几日将天降祸灾,举世大乱。你们也知道,这些贵人,对梦境等颇为忌讳。官家暂时将这侏儒禁足在宫苑之中,结果没过多久,天上便下了不会消溶的晴雪,官家对这侏儒所说便信了几成。官家召我从燕地入宫,便是因为我身手好,武艺强,让我待在官家身边暂时做个护卫……”

说到这里,李绩牵唇冷笑,“他当我是谁?我看的是矢石介胄,做的是堂堂中领军,夜里枕戈待旦,白日驰骋疆场,为他皇帝老儿脱皮掉肉,戍守边关。他倒好,只拿我当个‘侍卫’,可笑。”

当今圣上靖光帝,年少时也曾励精图治,只是后来在位的时间长了,便渐渐生出懈怠之心来。他讲究无为而治,说得好听,却实是当真无为。

“目前异能者尚少,这个国家的命脉,还在石家手里。君君臣臣的规矩,咱们都还得守着。”李绩微微摩挲着瓷杯,“以后若是异能者愈来愈多,那便是腐索驭马,大道将覆。”

言及此处,李绩望向郑甲,笑的感慨,“今日我还是你的将军,说不定哪日,我要听你的号令了。”

郑甲连忙正色,心中一凛,说道:“将军知遇之恩,郑甲不敢忘怀。郑甲必一生追随将军,惟命是从,马首是瞻。”

宦娘定定地看着李绩,道:“你并不信我,说要守着君君臣臣的规矩,却还敢在我面前这样说官家。官家是不是出了事?又或者,你已经打定了主意投靠某位殿下?”

李绩心中一惊,心道这沈宦娘果真心思细密。他并不多加掩饰,抬眼看她,恍若无波无澜的眸子里隐着的情绪分外复杂,“你说的没错。良禽择木而处,我纵然身无异能,可比起寻常人来也要强上许多,普天之下,但论功夫拳脚,能胜过我的人不过五六。官家昏聩,太子温吞,皆非良主。燕王殿下怀才抱器,尊贤爱物,武能威敌,文能附众,对我亦有伯乐之恩,实乃我心中的治世之选。”

他说罢,直直地看着宦娘。宦娘却直接朗声道:“是不是良主,我要亲眼见过才能知道。现如今,于我母女而言,我唯有两个心愿。一是平安与温饱,二是杀徐平而后快。”

她语音刚落,李绩正要说些什么,却忽见宦娘及郑甲均是神色一变。这二人自身有异变之后便视觉听觉等均变得分外敏锐,是以李绩也倏然握住腰间刀柄,紧张起来。

“有声音恍若闷雷一般,自东南方向袭来。”郑甲严肃道。

宦娘电光闪念,立时道:“地面似乎有些颤抖。多半是地震!快让大家去屋外头避难!”

三人身手极快,不一会儿便将侯府内的奴仆将士统统叫醒。众人多半已经入眠,此刻被慌张唤醒,皆衣衫不整,心有惊吓。宦娘刚护着沈晚出了屋门,到了宽敞地儿站好,便倏然感觉一阵地动山摇,地下传来阵阵巨响,恍若闷雷,又恍若是怪物的狂声嘶吼。屋梁椽柱,错折有声,地动乍然厉害起来,间间房屋恍如弱不禁风的女郎般随之颠动,轰然一声,灰尘四起,墙倾屋塌。

宦娘眼明手快,见李绩刚出屋子,木梁及瓦片正冲着他的头顶直直坠落。她神思一凝,将最为紧要的几根木柱换做地上的残枝碎叶,霎时间李绩便感觉到头上被一堆树枝及花叶砸中,虽也夹杂有断瓦,却并无大碍。他拂去顶上树叶,乍然明了,定睛向宦娘看去,却见她已在施展异能救其他人了。

正怔愣时,他发觉震动愈发猛烈起来,原本坚硬厚实的大地遽然如柔软绸缎一般撕裂开来,道道裂缝,恍若怪兽的血盆大口,愈变愈大,不断吞噬着失足坠下的哭号之人。众人原本由郑甲领着,已在庭院内安整下来,此时见又生变故,不由得慌不择路,四奔而逃。有的坠入裂缝之中,直入深渊,有的往屋子里逃,复又被梁柱砸中,昏厥倒地,有的被人踩踏,倒在地上,不住哭喊。

这些人大半都是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将士,可遇到这般情形,皆已慌乱。宦娘便是身有异能,也大骇不已,茫茫然不知该如何作为。

一道红光蓦地自地下射出,又劈出一道裂缝来。宦娘防不胜防,李绩眼睁睁地看着她失足坠入巨缝,心上猛然一缩,立时跨步向前。

低头一探,李绩喘着粗气,心中稍定。却原来宦娘因身有异能之故,反应分外灵敏,已扒住了沿壁的边缘。巨缝底下,火光烈烈,落下的人们都来不及反应便被焚烧了个干净。李绩拽住她的胳膊,使了使力,便将她拉了上来。

宦娘虽因使用了多次异能之故而略略有些虚弱,却仍试着将飞速坠落至红色深渊的人们“换”成其他事物,可却并无作用。

这次地动之后,李绩命郑甲及刘幸再行清点府中人数,带来的三十兵士只余一半,留下的一半中又有一半已经患伤,奴仆原有五人,徒留一人。最令李绩悲恸的是,李康及康嫂子均坠入了裂缝之中,尸骨无存,徒留李采芸和李凌昌一双儿女。沈晚头部磕伤,微有晕眩之感,所幸并无大碍。李老太太倒是吉人自有天相,一到院子里便待在树底下,地动之时更是抱着树不放手,因而平安无事。

更坏的消息是,因地动及地裂之故,府中的许多粮食蔬菜皆坠入了裂缝之中,大缸中存着的水亦被污染,不能食用。兵士患伤,宦娘虽因从前在药铺打下手之故而粗通药理,却苦无药材。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药,事事艰难。

夜空殷红如血,不见星辰,不见弦月。四野之上,断壁残垣,尸首横陈,哭号之声不绝于耳,分外凄惶绝望。地面之上,裂缝道道,最宽的已近乎沟壑,自裂缝边向下望去,火舌高张,赤炎赫赫。院落之外,活死人,变异怪兽,仍在游走、蛰伏,等待着吞噬活人,以期大快朵颐。

而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且不知将在何时结束。

(9 / 73)
末世闺中秀

末世闺中秀

作者:宋昙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VIP完结 总点击数:131669总书评数:554 当前被收藏数:942 文章积分:15,103,592 文案: 1、古代背景的末世文,背景、异能设定和结局都很奇葩。作者脑洞太大堵不上。 2、感情线先相杀后相爱。男主是徐平,第八章上线,会洗白,兄妹无血缘。 3、异能是汉字的力量,第九章上线。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相爱相杀 末世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宦娘,徐平 ┃ 配角: ┃ 其它:末日,相爱相杀,伪兄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