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静,骅霄,九夜,蛮蛮,夜杀是哪本作品的主角?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0-03-04 05:50 /灵异悬疑 / 编辑:薇儿
主人公叫凝静,骅霄,九夜,蛮蛮,夜杀的小说叫《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本小说的作者是沉尽晚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立即缩回手,动作快的我看着惊讶,果然酒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1万字

预计时间:约9天零1小时读完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在线阅读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试读

他立即缩回手,动作快的我看着惊讶,果然酒就是他最好的软肋。我把酒抱稳了递给他,他细的不能再细的眼睛一弯,笑,“过来,看看我的杰作。”

我咋一看,这两个白白的小面人,一个竟是我,还有一个头还没完成,月下仙人一边捏着那人的头,一边说,“小琴儿,我给你捏个英俊非凡的另一半,才能配得上我的小琴儿。”我抱着玩的态度看看他到底给我配了个什么人,反正不喜欢可以拆了重做。

但,他捏完之后,我一看就觉得这小面人怎那么熟悉,他笑道,“满意罢。”我仔细的回忆,这人长的像谁呢?“乌鸦。”我脱口而出,“的确,就是他,就是他。”我越看越是觉得小面人就是阎罗王。“他?你认识?”我连忙回答,“不认识,认识。”

我不太会说谎,把谎说的乱七八糟,月下仙人精细的双眼中露出一种我看不懂的神情,“不认识也好,认识也罢,你的姻缘就是他了。”我赶紧说,“快把他的小面人拆了,莫误了大事。”他作死的护着阎罗王的小面人,“不拆,这么个小面人长得这般的俊,天下间,只他能配的上你。”

我欲言又止,犹豫过后决定告诉月下仙人一件事,“他是阎罗王,我是帝姬,你说我们二人可有机会长厢厮守?”他一惊,“我救了只乌鸦,从没想过它就是他,阎罗王。”他一懵,“那现在如何是好?”我私语道,“把它拆了,不然要是让皇兄知道,你就要上诛仙台了,那时,我也保不了你。”

月下仙人被我的话吓懵,一个劲地点头,慌乱的去拆那小面人,应声,“嗯嗯。”

奇怪的是,阎罗王这小面人怎么拆也拆不掉,我也帮忙着用力扯手搬腿,用蛮力不行,我们二人便用法力,也拆不掉。

他急的团团转,嘴里直说,“小琴儿,完了完了,这怎么好。”他眼咕噜一转,出了个馊主意,“要不,我给他再捏一个。”我一拍他的头,“你傻啊,你是准备让我做大夫人还是做小妾。”

捉鬼

接下来一连几天,我都呆在月下仙人的宫里一起想办法把小面人分开,最终,回天无力,我们都束手无策,只好让事情顺其自然发展,月下仙人安慰,“小琴儿,莫担心,不就姻缘,不至于上诛仙台。”我想想也对,我有百分百的把握皇兄不会让我上诛仙台,假若皇兄肯,我就去找黎邃上神,他的话,在仙界,没人不敢听。

回到自己的帝姬殿里,刚躺下,睡得模模糊糊就见一影子,是乌鸦的影子,我一睁开眼,乌鸦又不见了,这真是怪了,好像见鬼了一样。我越想越胆怯,从没见过鬼的我,挺怕鬼。

我裹着床薄被,把头捂着,似乎,感觉到有个人在我床前站着,我鼓起勇气,一把掀开被窝,果然有一人在我床前站着,正是那日我所见的阎罗王。

“你。”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我?”他突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你怎么来了,不怕被他人发现,心神俱灭吗?”我穿上鞋子坐好,他轻蔑一笑,“怕?这世上,没有我骅霄怕的。”即使他口气狂妄,但听他说出自己的名字,我感到很高兴,“你叫骅霄?”

“还要我说第二次吗?”他轻笑了下,我又问,“你怎么又到我殿里来了?”他神情迷惘了下,“不知道。”我‘哦’了声,我当然知道是小面人起作用了,但我不可能告诉他,“我回去了。”他像风一样的离开,我扯下他一片银月衣角,空空的大殿,又只剩下我一人,“上次也是这样,其实,我想和你说,可以带我一起离开仙界吗?”

一日,两日,一月,两月,他没再来,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日,我准备去找皇兄打发打发时间,刚更衣,他再次出现,而我,立马伸手从屏风上随手拉下件长衣挡在胸前,他用最快的速度转到屏风背面。

我慌慌张张换好衣裙出去,之后,尴尬两无言,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傻愣愣的站着,对视着,不一会儿,他有些沉闷道,“我先走了。”这次,我抓的牢靠,两只手扯住他一只手,“可以带我去下界吗?”

他微微翘起嘴角,把我变作一只乌鸦藏在他宽大的袖中,颠簸几下,已是到下界,他一挥长袖,我飞出来化作本身的我。

一拍长裙,四处看去,湖光山色,绿草纵横,蓝天白云,花红如血,几只花鸟在空中飞过,我惊喜的回过头去看他,“这就是皇兄说的人间?”他勾动手指,幻化出一匹马来,再把我从头到尾换了下行装,“这才像凡人。”

一身中长红裙,金花镶边,白花为领,脚踩白色长靴,看着也甚是好看,我跑去湖边看了下,就连我那高耸的云鬓也平了,“真好看,这片湖泊也很好看。”一眼看去,湛蓝的水,比头顶上这蓝天还要美。

“这湖叫什么名字?”我幻出一片绿色荷叶打了些水喝,“无涯湖。”但听这名字,我就觉得很特别,“有什么寓意吗?”我喝了口水,在湖面看到一个大美人在对我笑,我发觉,她长得和我十分相似,我一惊,这人,是母后,我失声大喊,“母后。”

回应我的只有风声,再一看水面,水波纹一荡漾,什么都没了,只剩下我的倒影,“凤凰娘娘?”我四处看看,再大声喊,“母后。”还是没人回应我,骅霄也环顾四周会儿,“没人呀,怎么呢?”我平静下心,“可能,可能是我太思念母后了。”

“过来。”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回过头去,果然是母后,我大步奔向她,骅霄却快一步一剑对她砍下去,等到我到她面前时,只见一张黑蛇皮落到地上。骅霄拉住我,“她是鬼,我地冥里逃出来的鬼,不是你母后。”我们已经陷在一片黑雾里,大雾弥漫,我和骅霄根本看不清楚对方,好在他抓住我的手,我们小心翼翼慢慢靠拢对方,背靠背,“这是怎么回事?”

“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我自然是记住,而且是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得,我还救了你一命。”

“上次,我就是为追踪它误闯的仙界。”

“那它现在不是自投罗网吗?”

“它是来报复,只要我一日还是地冥的主人,它就一日不得安生,除非,我死。”

原来如此,“你可有胜算?”我问他,“他是我的奴隶。”我一惊,这又是哪里跟哪里,“啊。”

“主人,你不死,我就会死,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我是鬼,但也不想魂飞魄散,主人,请你原谅。”他发出凄凄凉凉的声音,带着诚恳的语气,“私自逃跑,被女色诱惑放走十万恶鬼,你犯的哪一条不是死罪,叫我如何饶你。”他幻出一把利剑,我松开手,“我的灵力就是皇兄也不及,它伤不到我。”

“我近女色,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呵呵,我死也想不到冷血无情的地冥主人也会有七情六欲,近女色,这女子在你心中想必有不小的地位,那我先杀了她。”

那鬼说完在地面拖着的长发如湿泥般黏糊糊甩出来,它的身形也显出来,一身粗布麻衣,弯腰驼背,矮的很,长相甚是狰狞,它阴笑着,冲我扑来。我一剑刺去,才发现鬼的身体竟是空空如也,我愣了一下,它一眨眼窜到我面前,我反手掏去它心里,一手抓住它的元神。它瞬间僵住,“再动别怪我捏碎你元神。”

它立马像条狗一样听话,“我问你问题,你不要跟我讲条件,只管老实回答,如有半句虚假,我立马捏碎你元神,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它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一动不敢动,我也没敢把警惕放松,“你方才幻化出的那女子,是何人?”

“是,是仙界的凤凰娘娘。”我点点头,又问,“你怎知她的容貌?”它老实回答,“凤凰娘娘的名号在三界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小的,也有幸见过凤凰娘娘的画像。”

有关母后的事,我所知甚少,皇兄与锦鲤上仙不跟我说,碧水姑姑与黎邃上神更加不跟我说,或许,他们是怕提起这伤心事,我也便不追问。如今,经这鬼这么一说,我更加想知道当年母后他们的刻骨铭心,他们到底发生过什么,以至于千百年后的今日,就连画像,也还在地冥里也流传。

我看去骅霄,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们,“你逃走就是,为什么还放走那么多恶鬼。”它眼神闪躲了下,微微颤颤的说话,“小的受女色所诱惑,那女鬼,说,小的要是把十万恶鬼放了,她就变成凤凰娘娘的样子,和小的私通,小的。”听了这话,气愤的我立马把它的元神捏碎,“该死。”

“不好,有鬼作乱。”骅霄一低眉头,“我先送你回仙界。”他看了眼远处,“我母后把她自己所有的灵力都传给了我,我拿着高灵力也没做过什么事,让也来捉鬼吧!”我主动提出来捉鬼,用的词不是帮,而是也来捉鬼,按照骅霄的个性,我如果主动提出来帮他,那他指不定会说,“都是小事,下界乱,我还是送你回仙界吧!”想想我就觉得心凉了半截。

“好。”结果,我们还没走出多远,一只白发鬼从水里出来,在岸上溜达,看见我们立马跳下水,骅霄念动水咒,高高一浪头将鬼硬生生抛回岸边,剑光一闪,骅霄寒冷冷的剑上,只剩几滴黑色的血。

我们在湖边漫步,看着美丽的湖光山色,在仙界千年万年,也没能像现在一样,“你最喜欢的事是什么?”我想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事,“练字。”这是他最喜欢的,我突然发现一个大问题,“很奇怪,为什么你们喜欢的事都是一样,我皇兄也喜欢练字,他可以在书房练字一整天。”他笑了笑,但没回答。

我伸长袖子往水里一捞,再把水往他身上一泼,他嘴角翘的更高,结果,我笑的太傻,一失足掉到湖里,“呀。”我扑哧着水,他伸手来拉我,我笑着借机把他也扯到水里,他把长袖一挥,之后,一拍水珠都飞向我,我把头往后一仰躲过,“玩过泼水吗?”

我使用灵力一大串水珠飞溅他脸上,他一张俊脸拧了下,“这哪叫泼水呀?”最后,他飞溅来许多水珠,伴着一句,“这才叫泼水。”

我们才玩的正欢,抬头一看前面还有几只鬼,“那些鬼都还没落网?”骅霄施法他的剑直直的追去前面的几只鬼,“嗯,放出的鬼太多,黑白无常,以及其他鬼差都在外面抓。”

“那地冥呢,谁在看守?”

“我。”

这下我就不解了,皇兄是仙界的主,所以他要在仙界看守,才能保证不出乱子。而他,骅霄是地冥的主人,也应该不能离开地冥,更何况,现在的地冥已经是乱了,“那地冥现在是何人在看守?”

他幽幽的道,“没人看守。”我很佩服他的定力,淡定,到这个地步他还能云淡风轻的说话,真是个急死他人的主,“那岂不是会更乱,我们要不要回地冥镇守。”

无欢

他一愣,又笑笑,这笑容,虽是比皇兄笑得还要好看以及俊俏,但还是看的我更加着急,“回不回地冥?”他的剑一剑刺穿前面的三只绿发白衣鬼,它们化作青烟消失,他手指一动,剑重新回到他手上,“不急,皇帝也有微服出访的时候,地冥没有我,也能很好的运转。”

我一猜,“难道,你已有家室?”他一愣,冷落下嘴角,一副淡漠神情,看得甚是不解,难道他已有家室,而且还有小妾?但一想又不对,那鬼说过,他从不近女色,“地冥之主,永世不得娶亲。”

我瞬间也是感觉到一盆冷水从头泼下,如此说来,我也是要永世守寡?“骅霄,相信我吗,我可以改变。”他一怔,“我们没有未来。”他冰凉的话,陈述着一个*裸的现实,我是仙界的帝姬,他是地冥的主人,永世不能在一起,便是皇兄,他死也不会同意。

(55 / 113)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

仙路奇缘之凤凰仙记/重生之废材凤凰修仙记

作者:沉尽晚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文学城VIP完结 总下载数:5 非V章节总点击数:61917 总书评数:49 当前被收藏数:428 文章积分:15,827,563 【文案】 茫茫仙途,我路何方! 本文为正牌神仙因不满现下安逸生活,重生成废材再逆袭的伪废材故事。 女主身为帝姬被贬凡间,拜了个高冷师傅 从此,有点清高,有点傲气,又有点任性的她改行专学如何攻师,此文名又可改为《弟子攻师是门学问》 可想而知,与师傅八字不合的她,渐渐思考人生和怎么同师傅继续相处下去的问题 最终决定,如果太难接近,就杀了罢 路漫漫其修远兮...... 接下来的日子,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萌物:主人,坚持就能得到美少年啊,我以粉碎性的节操保证你师傅不会把你打死的。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平步青云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伏端贤、竺锦芯、骅霄、伏琴 ┃ 配角:碧水、凝静、易水、夜杀...... ┃ 其它:师徒、妖魔、重生、修仙 原创网: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