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墓1997(出书版)小说在线阅读 宫小桃(现代)

时间:2018-09-29 07:27 /灵异悬疑 / 编辑:灰太狼
经典小说《荒墓1997(出书版)》由宫小桃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晶晶,肖队长,内容主要讲述:这一句话像一个炸雷打到我的耳朵里。一瞬间我的大脑

荒墓1997(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8.4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1小时读完

《荒墓1997(出书版)》在线阅读

《荒墓1997(出书版)》试读

这一句话像一个炸雷打到我的耳朵里。一瞬间我的大脑立刻通知我,这一屋子的人正在打公墓的主意,这是个十分重要的情况。他们八成就是要去夺那所谓的张作霖的遗产。想到这里,我热血上涌,脚步停在原地,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耳朵上,继续听里面的动静。

另一个声音说:“是呀,说的对。大家都冷静冷静少说两句,这财宝的事,我们追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就快有了线索,这时候正是考验大家团不团结的时候。”

“嗯,就是嘛,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老大让俺干啥,俺就干啥,俺就不信到时分钱的时候不带俺。”

“就是,就是。”听起来有不少人跟着附和着。

“那您接着说,俺们应该怎么干吧?”

“现在咱们最需要的是资金,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又听两句,发现里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也怕他们发觉。我赶快退出了院子。

今天是我正式上任的日子。天光渐亮,纷纷扬扬的小雪花还在无声地飘落。宿舍院里沸腾了起来。大家都忙着洗漱和吃早饭,北方人和南方人习惯不同,对早饭十分重视。不但早饭的饭量和午饭晚饭差不多大,而且也开灶炒菜什么的。所以这个光景炊烟四起,刀落在菜板上的声音、饭勺子敲打铁锅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叮叮当当”好不热闹。我去小食堂吃过了早饭,就出了院门。切诺基嗡嗡地隆鸣着,头天开车带我的那个司机早就守在那里了。现在我知道了这家伙姓方,汉人,个子也就一米六多点。他的胆量和他的身高一样矮小,这点在民政局里是出了名的,人家都管他叫方小胆。就说昨天开车撞到狐狸那件事吧。一般的司机还巴不得碰上呢,要知道狐狸肉不但色香味美,狐狸皮更是精贵,拿到集市上,一定会卖个好价钱。但这事碰在他身上却能将他吓个半死。他不是很爱说话,一路上我们对话的频率很低。而且这种对话总是以我的发问开始,以他只言片语的简单回答作为结束。

雪不大,路况不好,车子像拖拉机一样一面轰鸣一面蹒跚着。拐了个弯,车子绕到了北边的马路上,视野相对宽阔了起来。咦,怎么这样的街景如此的熟悉,就像自己曾经来过一样。这样的念头只闪在一念之间就又变得清晰起来。不错,这就是我凌晨出来走过的那条道路,那个奇怪集会的小院就在前头。

我坐在驾驶位的右侧,那个小院也在车头的右侧,这使我可以更清楚地在清晨看清这个院子的全貌。凌晨来这里时,天色还早,因为紧张没有太仔细的观察院子的情况。现在来看,这是个十分平常的东北人家院落,破树枝编织而成的木杖子七零八落,土坯的房身厚稻草的屋顶,门窗更是破旧不堪,窗上没有玻璃的地方被人用胶带纸和厚厚的纸板给封上。一幅落败的景象和周围院落极不协调。谁在这么破的屋子里召开秘密会议?真是奇怪的很。

车子像牛车一样,颠簸着,不慌不忙地驶过院门口,破院门敞开,和凌晨的格局一模一样。我向院里看了一眼,就这一瞬间,我差点晕厥。 我记忆中千真万确的那些进出小院的脚印,统统都不见了。

“老,老方。”我面色惨白,求助于方小胆。“右边的那个院子,什么人住在那里?”

“你说什么?右边的院子?”他的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我听得出,他的声音中写满了恐惧。

我不明就里,心道这个方小胆胆子也太小了,问他什么都神经兮兮的。但好奇心还驱使着我继续发问。“怎么了?那个院子有什么问题吗?”

他想方设法加大油门,让车子尽快从那院子边上冲过去。我双眼还死死地盯着那院落中的地面。薄雪的覆盖下,地面平平的,上面确实没有人踩过的痕迹。

确认车子开远了,方小胆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方才和我说话。“桃主任,你怎么想起来问那个院子了呢?那可是个出了名的鬼屋。早就没人居住了。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小。”

“啊!”我大惊失色,但这一声。本来我还想问问他凌晨怎么会有人在那里集会。但听他这么一说我下面的话又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本来他就叫做方小胆,要是听说鬼屋里有那么多人开会吓死也说不定。

我定了定神,接着问道:“为什么那里是鬼屋?能给俺讲讲吗?”

“得了,桃主任还是饶了俺吧。俺可是老实人,不敢瞎说这些东西。”

“呵呵,看把你吓的。俗话说的好: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你既然是老实人,那就算真的有鬼也不会找上你的。再说哪来的鬼,都是人传人吓死人。”

“也不能这么说——这个”听我这么一说,他好像想说什么,又欲说还休。

“嘿,看你也就是三十岁的年纪吧。大老爷们的,婆婆妈妈的。想说什么就说嘛。”本来我是不爱摆主任架子的,可碰见了这种磨矶人也只好给他来点压力了。

“嗯,那我简单说几句吧。刚才咱们路过的那个院子,本来是有人在里住的。那个人叫作舒老三。”

舒老三,这个名字罗秘书提过,不就是和崔书文一起找过宝的那个民政干部吗,后来大火中被烧死了。我没露声色,听他把话继续下去。

“舒老三本来是个老实人,但听人说那段时间他迷上了找宝,像着了魔一样,也不回家住了,和一个奉天来的老爷们住在单位宿舍里,把人家当祖宗供着,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搭了进去,连吃饭的锅碗都卖了。后来他老婆看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就在那个屋子里悬梁自尽了。留下苦命的孩子跟了他奶奶过。再过没多久,根河来了场灭族的大火,把舒老三也烧死了。萨满说是他对财宝起了贪心,得罪了厉鬼,因此落得家破人亡。从此以后这房子就一直空着。有人说半夜里能听到那房子里有人说话,有男男女女的争吵声,特别恐怖。所以,每次开车路过这里的时候,我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怕做恶梦。”

方小胆说的我头皮发乍,整个脑袋嗡嗡作响。这么说我不但凌晨时光临鬼屋,而且还听到了群鬼开会。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哪里有鬼,那些都是对财宝起歹心的人罢了。可转念又一想,谁会到阴森恐怖的鬼屋里去开会。而且脚印怎么回事?如果真有人进出的话,那些脚印都应该还在呀,就算早晨又下了些雪,也不应该把那些脚印埋个无影无踪呀。我又开始怀疑自己了。几年前那种亦真亦幻的感觉又在侵袭着我的大脑。我现在不得不问自己另一个问题:“今天凌晨我真的出来过吗?”

几年前在怀安公墓时,我目睹着梦游的关老师在雪地中间看到了两只女人的脚印,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梦境。如今这种情况竟然再现。不对,绝对不是梦。凌晨出来时跟着脚印行路、被狗吓、偷听鬼屋里的对话,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如此的真实,怎么可能是梦呢。那,谁又能告诉我答案呢?

车子不停地向前蹒跚着。我和方小胆不再说话,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奔向没有答案的前程。

几声犬吠在这深山老林中不断地发出回响。达雅、老苏、肖队长都迎出门来,夹道欢迎我这个新主任上任。

我十分不习惯大家对我的客气,受宠若惊。下了车之后,频频向大家还礼。一干人鱼贯进入屋内。

上午,肖队长把公墓的一些材料移交给我。我草草地看了一下,都是十分简单的东西;有公墓施工地图,几十个民用墓的基本信息资料,局里发过来的一堆红头文件都按照时间顺序整齐地夹在本子里,再就是公墓上吃喝拉撒的一些寻常帐务。我注意到账本上的字笔迹十分清秀。虽是用钢笔书写,但依旧能感觉出笔画跳荡,潇洒灵动。凭我多年学习书法的经验判断,写出这字的人一定是一个书法高手,学习二王的功力绝对不止十年。这可让我一惊,没想到深山老林乡野村夫之中还有这样的高人,我当即抬头问道:“肖队长,这帐单上的字是谁写的?”

肖队长乐了:“怎么样,写的不错吧。这些是老苏记的。他可是咱这公墓的秀才,识文断字,比俺们可强多了。”

我微微一愣,看了一眼瘦骨嶙峋未老先衰的老苏。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以他这种书法水平,去哪个地市级书协混个秘书长当当都绰绰有余,竟然会在这种荒山野内岭里照看荒墓。说起看墓地,我又想起了同样满腹经纶的关老师,不禁黯然神伤。哪一个孤独的老人身上没有一段伤心的过去呢。老苏向我点了点头,嘴角向上翘了翘,算作对我的回应。

中午他们给我办了个接风宴,但经我的提议,大家都没怎么喝酒。新官上任三把火,为了不辜负汪局长的厚望,我得使出看家的本事来努力工作才行。这不,刚吃完饭一袋烟的功夫,我已经在主持召开我加入后的首次公墓工作会。

首先由肖队长向我介绍公墓整体的经济收支状况。因为烈士陵园属于事业单位,那几十座平民墓地又不收取管理费,所以这些荒墓根本就没有什么收入,工资和支出都靠财政拔款来解决。话又说回来,这地方地处深山地形得天独厚,每到春季公墓之上不但有成片被开恳出来的农田种植着粮食蔬菜,还放养着猪、羊、鸡、鸭等各色牲畜。基本没有什么支出,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接着我也了解到这里的真实情况。为什么一直以来,公墓都是像达雅、肖队长这样的车轴汉子。他们平时的工作除了巡山外,就是挑水、种地、割草、放牲口、喂牲口、宰牲口。这些山里人擅长的事情真不太适合我这种城里长大的孩子。还好现在进入了冬季,是北方的猫冬季节,只要把炉火烧得暖暖的,什么都不用干。

肖队长仿佛瞧出了我的得意,接着向我介绍道:“咱们林区,冬天和夏天是最难捱的。山里的天气格外寒冷,一入冬就要准备大量的木材树技供冬季烧火用,还要用车子一趟趟地进山拉生活必需品。现在的温度还好,等进了腊月,有时外面的温度达到零下三四十度,就算戴了狗皮帽子,身上穿了厚厚的军大衣、皮大衣也一样呆不了太长时间。搞不好来阵大烟炮,雪壳子厚了还要封山,那时就连车也进不来了。真封到这大山里,有时半个月一个月都出不去,那才叫麻烦呢。这里又没电视看又没话匣子,就是有也收不到信号。冬天在这里呆着,烦能把人烦死,腻能把人腻死。”

我听得心里暗暗叫苦不迭。早知道这么无聊我说啥也不来呀。肖队长见我听得入神,又接着讲夏天的情况:“不知道桃主任听说过俺们林区民间流行这样一句话不:山区的蚊子能吃牛。这林区到了夏天雨多的时节,草稞子里全是蚊子,一脚下去就能轰出成百上千的蚊子,像踩了地雷一样。在屋里子也好不了多少,晚上也不敢点灯,纱窗纱门也挡不住这帮家伙,晚上睡觉的时候盖上蚊帐,早晨一看屋里倒是没蚊子了,全在蚊帐里。”

我是O型血,最怕的就是蚊子,一听肖队长的这番介绍,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我打断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自然条件方面的事了。能说一说来找宝的和破坏公墓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都什么时候来?用什么手段?”

刚才还热腾腾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们没料到我这么直截了当地问起了这个。

“嗯,我想桃主任你也听到了些风声。打七几年开始,就有人说咱们这山里有宝藏。说是东北王张作霖遗产的钥匙有一把埋在了这里。这怎么可能呢,政府都派人出面讲过了,这完全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几十年来,到这边找宝的人零零散散就一直没断过。咱们公墓的后山,新老盗墓人挖过的盗洞就大大小小发现了近百个。汪局长上任后情况要好的多。他一手组建了我们这个班子,加大了巡山力度。怕这些洞对英雄纪念碑和墓地的建筑结构造成负面影响,我们也填埋了不少盗洞。这些盗墓的山贼什么的,毕竟是见不得光的。见下手的机会少了,也就收敛了许多。”

“噢。”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本来开始听到后山竟有上百个盗洞时吓的我后背发凉,但到了后面肖队长说最近几年大有好转时,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不过……”肖队长话锋一转。我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从今年秋天开始,势头不太好。过来探山盗墓的情况又有所抬头。而且满归这边,陆续来了好些可疑的外乡人。还有我提个事桃主任别害怕……”

“没事,你说。”我这已经是强装镇定了。

“入冬的时候,咱们公墓的一个伙计死在了后山。”

“啊!”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啊”了一声。

“那是公墓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年纪和你相仿,人很老实,家就是附近林区的。他当时带着阿虎去巡山,就再也没回来。找到他的时候,他双眼圆睁,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已经断气了,样子十分恐怖。”

我听的心惊肉跳。问道:“难道是盗墓的人杀了他?”

(6 / 37)
荒墓1997(出书版)

荒墓1997(出书版)

作者:宫小桃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长篇悬疑夺宝小说《荒墓1997》,为《公墓1995》的续集。 人天生随时都在选择,黑暗无时不在身旁。面对突如其来的陷阱和诱惑,我们如何而对? 相传在大兴安岭的深处,埋藏着当年军阀张作霖遗留下的巨额宝藏,得之者富可敌国。大学生桃子,在毕业后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内蒙古根河县公墓的管理处主任。桃子不知道,在这个荒凉的墓园里,有无数黑手在蠢蠢欲动,觊觎着传说中的宝藏。形形色色的人物,各怀鬼胎。当大雪封山之际,所有人被封锁在公墓管理处,就在此时,连环杀手开始了他的血腥**。但在桃子成功地完成找宝护宝任务之后,竟然发现幕后的阴谋远非自己能力可及。 编辑推荐 《荒墓1997》:林海苍苍,雪原莽莽,中藏天机不可泄!狐皮乍现,铜章难觅,亿元秘藏落谁家? 2009年度最惊心动魄的夺宝传奇,蔡骏监制《谜小说》鼎力推荐作品。 桃子悬疑系列,蔡骏诚意推荐,小武联合创意。 前篇链接:《公墓1995》作者:宫小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