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传说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绿野浮云作品

时间:2018-10-02 11:26 /灵异悬疑 / 编辑:修伊
主角叫白龙,年维文,小云的书名叫《不老的传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绿野浮云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就算我是鬼,你也不怕?” “鬼算什么东西,人死了不就变

不老的传说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1万字

预计时间:约1小时读完

《不老的传说》在线阅读

《不老的传说》试读

“就算我是鬼,你也不怕?”

“鬼算什么东西,人死了不就变成鬼,怕你干嘛?我又不欠你钱。”我嘻嘻一笑,气氛变得沉重,我不大喜欢沉重的感觉。

“好,好,很好!是了,你可是八月十二坐火车来的?可是在城门下的车?”

“对呀!”我说,莫名其妙。

这时一道月光照了进来,照在我对面的镜子上,我看到了自己在镜中的影像。而鬼每次坐的位置却是房中任何镜子都不能折射出他的,听说镜子能照鬼,我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妙法。朋友一场,总也应该让人一睹“芳容”吧。

真活见鬼,当晚我又发清装梦,半夜里醒来,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行,不能再等了,明天,一定要有所行动!否则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正文 七、柳暗花明

真个是无巧不成书,第二日是周末,茶楼人客兴旺,正当我思忖如何采取行动时,发现了一个小贼。真是天助我也,哈,这倒霉蛋,在太岁头上动土,正好让我看看白龙的收拾手法,知己知彼,才能百胜不贻。那家伙假装找人,在人群里钻来钻去,脚上不停,手眼也不闲着,收获不少。我一一看在眼里,心里发急,但白龙若无其事地站在柜台里,竟似浑然不知。难道真是真人不露相?我心里嘀咕。但事情越来越不对路,眼看那贼逛完一圈,一脸知足地准备离开,这都要走出大门了。怎能放过他!不容多想,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那家伙。人赃并获,结果如何就不消说了。

另一个结果是,小云那一日对我温柔起来,并用崇拜的眼光看我。白龙却古古怪怪,整天都在偷偷打量我,目睹我捉贼全程后,大概意识到自己把好人当贼办了,惊讶得目瞪口呆。果然是个怪人,别人在大街上偷东西他要管,在他地头上偷东西他却不管,莫非他真是个贼王,那小贼是他的人?

我仍不甘心,临下班时,决定再探虚实。我提了一壶茶,看见白龙朝我走来,故意撞向他,相撞之时,把他所有的衣兜掏了个罄净,出乎意料的是,他竟似毫无知觉。我嘴里说着对不起,又替他擦衣服,茶泼了他一身,他却丝毫不介意,只向我笑笑,神色腼腆。啥回事?我翻看从白龙身上偷回的东西,企图看出个蛛丝马迹,结果翻到红色的钱包一只,钱包里却没有可疑物件,还有一面小镜子,一把小梳子,咦,竟然还有一支唇膏。

唉,弄半天,结果进了条秃头巷。算了,算了,先进行了今晚的大计再说,我把东西还给了白龙,然后进里间拿外套准备回去,却碰见小云。小云一见我,就马上迎上来,亲热地挽着我的胳膊说:“你今天捉贼的时候好帅气哦!”目光如水,吓得我连忙抽回手臂,一用力,有个小东西从外套里掉了出来,是那只耳环。“咦,这不是老板的耳环吗?他找了一早上了。”我想起来,白龙不知左耳还是右耳确是穿了一个耳洞,“我帮你还给他!”小云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拍马屁的机会。“不用,不用,我来行了!”我夺回耳环,赶紧撤退。走了几步,我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这么说,昨天白龙到过鬼屋!想起他今日看我的表情,我脸上发红。难道昨天那偷窥贼就是他?好个斯文败类!

上车摸钱投币时,见鬼,竟又摸出一张字条,仍是繁体瘦金书:“错怪好人,抱歉万分。汝之钱包他日定必奉还。现先奉还二百大元,以解弟肘襟之困。”什么混帐王八蛋,还“他日”,他不如说不还算了。气愤过后,我不禁又惊又疑,这对手,强得远在我想象之外,到底这纸条,什么时候到我身上的呢?我竟然浑然不知。今天跟我有过身体接触的,只有白龙,小云,哦,还有一个老头。总不会是那个老头吧,小云也不太可能,剩下的只有白龙。这白龙,到底是个什么人?

店里一只小猫从我出门就一路跟着我,还跟着我上车,我不怎么喜欢猫,却也不愿意去吓唬它,因为这只小猫实在太小,大概只有三个月大,只好由它跟去。只是除了那猫,我总觉得不对劲,有被盯梢的感觉。我向车后望去,果然发现一辆红色的的士一路跟在后面,在等红灯的时候,我发现车内坐的正是白龙,他跟着我干什么?那只小猫竟也一路跟我回到了鬼屋。

年维文不在,正好,我计算好角度,从屋子别处移了几面镜子进我的房间。布置完毕好,我呆在房中,静待着夜幕降临。不知等了多久,听得轻微的一声门响,来了!鬼每次来我都在发呆,根本不知他是如何出现的。门开了,我紧紧地盯着门看,依我想,门应该是在开了一条缝后,然后“蹭”地一下鬼就出现在他往常坐的椅子上,出乎我意料的是,门不只开了一条小缝,而是开了一条大缝,一个高大的身影极快地走了进来,我不禁深感失望,鬼竟然是走进来的!甚至还不是飘进来,只是他几乎是悄无声息地走进来,难怪我每次都未能觉察。我突然想起白龙的身形也甚为高大。

“小兄弟,你我总算相识一场,我今夜特来与你辞行。”鬼悠然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不知此去经年后,贤弟仍能否记得为兄?”与第一夜相比,他的态度截然不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这家伙是个感情炽热的人,却偏要装酷,然而冰冷的外表总不自觉地被内心炽热的火所融化。人真是很奇怪的动物,老把真实的自己掩藏,似乎真我是见不得光的赃物。

“你今晚就走吗?”

“是的。”

“你等这个人等多久了?”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半晌无语。“修百年方能同舟,修千年方能共枕。不论等多少年,也值得。”

“听不懂,那就是多少年呀,怎么说话婆婆妈妈的。”

“算上今世,已是第三生!”

我略略算了一下,三世大概就是一百来年,这么说这鬼生于清末,难怪我睡在这屋子里老发清装梦。

“你等的人可是她?”我指指桌上的清装女子画像。

“嗯,她是我妻子。”鬼的语气突然柔和起来,看来真是情深至切。我也不禁有些感动,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教人生死相随。只是,人鬼殊途,等到了又可以怎样?

我正想发问,忽听得他问:“你寻回东西之后,就会离去么?”

“那当然,找到后立马就走。”

“你朋友怎办?”

“唔,他的伤也不太碍事了。我会安排好再走的。”

“仅此而已?依我看,你这位朋友好像十分关心你。”

“胡说八道,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罢了。”不知怎地,提到年维文,我就觉得紧张,心跳加快。

这时,一道月光射进窗内,哎呀,差点忘了我的大计!

“如果我们以后再见面,你会认得我吗?”他问。

“那当然!”我嘴里说着,心里却想,认得个鬼,你连样子都不让我见。

“喂!”我突然大叫一声,毫无防备之下,任何人听见奇怪的声响都会不自觉望向声响发出之处,果然,我看见鬼朝我看来。是机会了,我按动机关,房内我预先装好的电灯突然亮了,灯光一亮,房内的镜子互相映照,漆黑的房间徒然亮堂起来。鬼反应得非常快,风一般转身往门外走去,我早料到他这一招,但他却没料到那开关不但把灯点亮了,同时把门也反锁了,一时之间是无法开门出去的。贾爷爷也是个巧匠,布置这种小机关对我来说自然是易如反掌。而且,满房间的镜子早把他的样子出卖了!鬼不是别人,正是年维文!我大吃一惊,看见鬼进来之时,我也曾猜想他会不会是人装的,但我想到的是白龙,却未曾想过会是年维文!年维文站在房中,一脸尴尬。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我问。

“你希望我是什么?”他反问。我想起这家伙白天照样地出现,那肯定不是鬼,只是个装神弄鬼的臭小子。

“你是不是很喜欢装鬼?那很好玩是不是?”我气愤道,大有被愚弄的感觉。

他大笑起来,“我都没说过我是鬼,你要这么以为我也没办法啊。”

“你……”我瞪了他一眼,语塞。

“再说,你说我喜欢装神弄鬼,你不也喜欢女扮男装么?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呀。”他转头轻轻对我说,脸色微红,看我的眼神竟有点痴了。

“大话王,我,我不要跟你讲话。你出去,我要睡觉了。”我给他看的心烦意乱,赶快把他推出门外。

关上门,坐下来细细思量,谜团像泉水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涌了上来。如果说,这家伙装鬼完全是闹着玩,那么这几夜的交谈也就是鬼话连篇,但他说得真切,又不似作假。如果他所言是真的,他又不是鬼,那也无法解释得通。还有,他真住在这屋子里吗?白龙与年维文都到过屋子,到底他们中谁是那偷窥贼呢?刚才应该问个一清二楚,才放他走,省得自己想破脑袋,我不禁很有些后悔了。

正文 八、真相

真相还有待查明,第二日我仍旧去“宴平乐”,年维文那小子竟也一大早起来,跟着我去茶楼。倒霉得很,一大早竟又在茶楼门口见到那个老疯子,幸而他这次已被困在车内,奇怪的是我还看见白龙提了一袋东西交给车前其中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态度殷勤,这疯子不会是他什么人吧?我担心被那疯子看到,想尽快闪进茶楼,谁知那疯子虽又老又疯,却具有超凡的记忆力与眼力,居然还是给他认出我来,他兴奋地冲着我大叫:“月儿,月儿!”弄得车前站的几个人都朝我看来,包括白龙,我登时觉得无比尴尬。

白龙回头看见我和年维文在一起走,眼睛几乎瞪破眼眶,活像看见恐龙复活一样。“你们认识?”他问。“算是吧。”我答道,好在那车此时已开走,但那老疯子仍是在拼了命地喊“月儿”。

“请问,他是您的什么人?”年维文突然插话。

白龙有些愕然,看着年维文说:“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父亲交待过我要照顾他。这位老先生也不是我们的族人,好像说是爷爷的故人。”

“老板贵姓?”年维文问。

白龙定定地看了年维文一眼,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兴奋,说:“我姓白。不过,我本家原是姓年的。”

“很好。”年维文说完,就进茶楼去了,我在一旁听得莫名其妙。

(3 / 4)
不老的传说

不老的传说

作者:绿野浮云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离家出走的少年被迫流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又无意闯入一间空屋,经历了一桩奇事…… “你前生与我的约定!”“什么?”我不知所措地瞪着他。“你我缘定三生,所以你今世注定要与我相遇。”他缓缓说道。什么缘定三生的屁话!“你,你到底是不是僵尸?”我脱口就问。他眉头微微一皱,笑着说:“所以,你要逃走?”“我……”我不知如何应对,若说是,他肯定更不让我走;说不是,又给他看穿了。“你难道忘了,我二十三岁那年,大病一场,当年你我已结发为夫妻。我家虽世代行医,却不知这是什么病,更不知如何医治,遍吃名药也不见好转。束手无策之时,这病忽然好了。”他停了一下,接着说:“从此,我就长生不老。”“那个疯老头又是什么人?”我不禁问。“是你前生原来的丈夫。 第二生,我来迟了,找到你时,你已嫁作人妇。”他垂下眼睛说。他说得有板有眼,竟似确有其事。我慌忙说:“我不叫秋月,你,你弄错了。对不起,我要走了。”我回身想逃。他一把把我拉住,说:“月儿,你真是月儿!你不但长得跟月儿一样,连名字也相同,还有,你我前两世也都是八月十二在城门初遇,八月十三江边再遇,八月十五在此屋定情,今日,是我向你提亲的日子。你还能不是月儿吗?”原来在城门火车站偷我钱包的高手真是他!糟,这家伙认定我是他前生注定的妻子,该怎么办?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