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山传奇(刘兴诗)精彩大结局 曹仲安、仙艖现代

时间:2019-08-07 23:56 /灵异悬疑 / 编辑:迪尔
主角叫曹仲安,仙艖的书名叫《雾中山传奇》,它的作者是刘兴诗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时光流转两千多年,如古书所说那样,以“穿鼻檐耳”①为时髦

雾中山传奇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2万字

预计时间:约40分钟读完

《雾中山传奇》在线阅读

《雾中山传奇》试读

时光流转两千多年,如古书所说那样,以“穿鼻檐耳”①为时髦的古哀牢习俗已不存在了,这里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小城,建筑格式焕然一新。城市不大,我很快就走访了海关、车站、派出所和大、小旅馆,却查不出曹仲安的行踪。

①《后汉书·哀牢夷传》,“哀牢人皆穿鼻儋耳。”即以金属鼻环和耳环为装饰品。

这可怪了,难道渡我过湖的白族老人看花了眼,曹仲安仍旧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中,根本就没有回返现实世界?

一本境外流入的书印证了我的猜测。

为了寻访曹仲安的踪迹,我步入集市,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海外客商攀谈,试图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一点消息。

当我走过一个书摊,忽然有一本新书吸引了我的注意。这是一本外国书,封面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古体梵文字:《戒日王见东土异人记》。

我知道,戒日王是古印度羯若鞠阇国国王,在位期间统一北印度,国势昌隆,文化鼎盛,与唐太宗并为同时代喜马拉雅雪山南北两大英明君主。他虔信佛教,广筑寺院,玄类赴印取经时,曾受到他的接见,《大唐西域记》里写有这段史实。却不知道除了唐僧玄类,他还见了别的“东土异人”。好奇心促使我拿起这本书仔细翻看。

不着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刚翻开第一页,就瞧见书中有这样一段不可思议的对话:

……戒日王见大唐圣僧玄奘后,有东土异人过迦摩缕波国来朝。王问:“客从何方来,将有何求于敝邦?”

客曰:“来自中国□□大学,欲来此研究古中印交通史。”

王问:“中国岂非大唐乎?前有圣僧度西北雪山而来,客何从东北入境?”

客曰:“大唐乃中国古时朝代,经宋、元、明、清以及民国至今,已垂1300余年矣。昔人皆以为唐僧取经为中印交通正道,殊不知从中国西南滇、蜀,早有别道相通。昔张赛至大夏,得邓竹、蜀布①,即经此道沟通也。即以输入印度、波斯、埃及、罗马之中国丝绸而言,亦最早循此道转运而来。愚以为此乃南方丝路,远早于传统称道的北方丝路。然而其间或黯然不明,以致大王不察。此愚所欲藉大王鼎力相助,极思研究探明者也。”

王闻言大惊,起座执客手问:“客果是何人,可留尊名以昭世乎?”

客乃从怀中探出一方白纸,韧如革。上书其姓名与职衔,乃考古学教授□□安也。

戒日王时代,岂有宋、无、明、清、民国和大学教授的观念?

毫无疑问,这个“东土异人”是一个现代人,他的名字叫做什么“安”,十有八九就是曹仲安了。我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接着往下读下去。往后书中叙述这个“东土异人”说服了戒日王,使他相信中印之间早有捷径相通,不必绕道中亚腹地,冒千里沙碛、万切雪山而来。在戒日王帮助下,他考察了印度全境,收集了许多散布民间的中国丝绸、瓷器和其他文物,证实这条神秘的南方丝路的确存在。这个“东上异人”辞谢了戒日王,跨上一个金光灿烂的“神龙”,忽然腾空隐身不见。

①大夏,今阿富汗北部。张春在此见经身毒(印度)转运来的西蜀邓竹、蜀布,事见《史记》。

这真是一本亘古未见的奇书。我问书摊的主人:“这本书是从哪儿来的?”

他告诉我:“这是在印度新发现的一本戒日王的故事,和从前的历史大不相同,轰动了整个印度,已经再版发行上百万册了。”

是啊,我的心也轰动了,这本书向我透露了一个重要消息,曹仲安已经到达印度,说明他这次神秘考察的目的,是为了探明南方丝路。只是我还有些不解,打从雾中山开始,和他有关联的事情,全都是汉代历史。怎么一下子跳了好几百年,竟和与玄类同时代的戒日王见了面?他用了什么法术,时而汉,时而唐,一会儿进入历史,一会儿又从历史里钻出来?真是神龙不见首尾,在历史烟云中随意出没,实在太神奇了!

老托钵僧讲的故事

印度,在我的眼前展现了,偌大的南亚文明古国,处处有佛塔、古堡,处处有摩崖石窟、回廊壁画。仿佛这个热带阳光照耀下的国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历史文物。数不清的古迹,几千年的时间层次,无处不有曹仲安遁形隐身之所,给我的寻找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惑。

我沿着那本奇书所指示的线索,从密林遮掩的迎摩缕波山谷入境,横过印度北方大地,直奔戒日王昔日的王都曲女城,追寻曹仲安留下的痕迹。

我边走边向着那些神秘的异国建筑和雕像群大声呼唤:“喂,朋友,回来吧!”我深深知道曹仲安嗜古成癖,担心他勤于研究以致忘归,不再重返故土。我曾听说过,这个充满了神话和魔法的国度,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害怕他在时间旅行途中,受到邪恶的蛊惑,误坠历史陷阱,或是被毒蛇猛兽伤害,永远葬身在历史的灰尘里。可是,重重叠叠的时间墙壁屏障了我的声音。从历史深处,没有传出任何回应。

曲女城没有他的消息,也许他早就辞别戒日王,远走别的地方了吧!我失去了线索,只好漫无目的地在印度大地上到处寻找。

有一天,我来到一个陌生地方,在一株不知几多岁月的大榕树下,迎面瞥见一个额头布满皱纹的老托钵僧,脚边放着一盂清水,纹丝不动地盘腿靠坐在树边,仿佛自身就是这株盘根错节、周身缠挂满了藤萝的大树的一部分。眼前的一派大好风光,嘤嘤鸟语,息息花香,他却毫不动情,双眼木然地注视着一切,似乎想透过这些形形色色的物象,一直看到远处和更远处的无数存在和不存在的东西。

我想起了古印度的一则谚语:“托钵僧属于现在,也属于过去和未来。”眼前这个面容冷漠的老托钵僧和他身后的大树一样,都说不清有多大年纪,曾有过什么兴衰荣枯的经历,不知他是否可以为我指点迷津,帮助我达到目的。

我打定了主意,移步走过去,虔诚地向他问询。

“你是谁?”他的目光从深不可测的远处转回来,直盯盯地注视着我的面孔。

我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噢,远方来的朋友,你有什么要求?”他问我。

我说了来意,希望得到他的帮助。

“这样的事,《黑天》和《往世书》①里都没有提起过,只有燃灯古佛②备悉一切。”他沉吟了一下回答说,“不过,三世③来往是常有的事。我刚从南印度来,参见佛涅槃处,得知往古仙艖失而复来。或许这就是神佛出世后,重新人世的一个证据。”

①《黑天》和《往世书》,都是印度的古代神话传说故事集。

②燃灯佛,梵名提和竭罗,是佛教传说中的“过去佛”。

③三世是佛教名词,即过去、现在、未来的总称。

从他的谈话里,我知道他刚从释迦牟尼佛涅槃处朝拜归来。他沿途托钵募化,不远千里赶到那里,为的是参加一年一度的释迦牟尼佛涅槃日盛会。

想不到正当八方僧众齐集,欲举法事的前夜,忽然东北方一道金光飞来,照耀万众无法睁目,纷纷俯伏在地,口诵经文祈求神佛保佑。待到金光熄灭后,有大胆僧人趋前观看,瞧见一只龙形仙艖端端正正落在地面,朦胧中似有一个人影跨坐其上。

这位老托钵僧博识群书,认出是两千多年前由此腾空飞逝的一只仙艖。大众正待上前参见,眼前金光一闪,仙艖忽然不见,众人无不称奇。

“你怎么知道这只仙艖的往事?”我禁不住心跳气急,连忙问他。

“我早知你会提这个问题。”老托钵僧眼睛里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对我讲述了经历。

原来,他为了研究释迦牟尼佛的生平,每年都要沿着佛迹,到佛诞生、成道的涅槃处参拜,寻访遗迹仙踪。时间既久,逐渐明白许多人所不知的秘闻,备悉释迦牟尼佛的生平史实。

他研究佛史,发现佛涅槃时有一段史料记载不清。传说释迦牟尼佛带领弟子走到拘尸城郊时患了重病,侧卧在两棵娑罗树间的绳床上痛苦呻吟,自知将要离开人世。弟子们守候在绳床边凄惶哭泣,祈求上天为佛延年转死为生,那天夜晚,有一个名叫须跋陀罗的婆罗门学者想来看望释迦牟尼佛,受到弟子阿难陀阻拦。

佛吩咐须跋陀罗上前,附在耳边向他说法,言毕就瞑目。于是,须跋陀罗就成了佛的最后的弟子。

值得注意的是,须跋陀罗随同众弟子火化佛身后,就转头悄然离去,未曾与别人交谈一句,谁也不知释迦牟尼佛留给他的遗言是什么。

老托钵僧对须跋陀罗的行踪产生了兴趣,起誓要查明他的下落,追寻释迦牟尼佛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内容。可是有关须跋陀罗的记载不多,他本身就是一个谜。

经过许多寒暑的不懈努力,老托钵僧走遍了北方雪山里的荒岭深谷,南方阳光下的密林绿野,终于弄清了须跋陀罗的历史。得知他皈依佛门后,遁入深山闭门修炼,时常夜半起身秘密观察天象,似是期待天空某种神迹降临。不幸的是,他终生守候一无所获,只好临终时传言给身边的弟子,继承他的事业。遗憾的是,他最后给弟子留下什么话,也没有片言只字的记载,成为佛门中的一个秘密。

最后,他的传钵弟子移至释迦牟尼佛涅果处结庐居住,终于在一个星月俱朗的夜晚,盼到一个奇迹。天空中金光闪亮,一个身披金属衣甲不露面容的神人,乘坐龙形仙艖翩然而降,将仙艖交付与他,又转身登上另一接应的仙艖飞去。几天后,须跋陀罗的传钵弟子叩辞了释迦牟尼佛的舍利灵塔①,乘坐仙磋向东北天外飞去。以后曾数度返回参拜佛涅槃处,向当年拴系绳床的娑罗灵树禀告,似乎想向已逝的释迦牟尼佛诉说什么秘密事情。可惜他最后一次飞去后就不知所终,无法知悉他缄口不言的秘密。老托钵僧猜想,他和须跋陀罗的行动,肯定和释迦牟尼佛的临终遗言有关。

①指贮存佛骨的塔墓。

探索释迦牟尼佛遗言的线索中断了。但是,老托钵僧深深相信,水流有痕,风过留迹。如此一件大事,历经须跋陀罗师徒两代人,不可能在凡间不留下半点痕迹。他把研究重点集中在须跋陀罗的传钵弟子的草庐旧址,掘地三尺,终于获得一个密封石函,内贮一方丝绸,上绘一只龙形仙艖和异地山景。由此他认识了仙艖外貌,并且推算出它失踪的年月,一五一十告诉给我听。

(3 / 4)
雾中山传奇

雾中山传奇

作者:刘兴诗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章试阅 佛在拘尸临灭时,嘱弟子婆伽曰:吾灭去七百年,尔往震旦。有雾中大光明山,山脉从昆仑来,有七十二峰、一百零八盘,实系古佛弥陀化道之场,为菩萨所都宅,保护严密,俟后圣者来居。至东汉明帝时……有摄摩腾、竺法兰二尊者,遵佛嘱来到此山,卓锡建寺。 ——明上川南道布政司右参议胡直 大邑雾中山《开化寺碑记》 雾中山寻踪 他去了,静悄悄地,没有留下一句话语。忽然从我们身边消失,像是一下子溶化在空气里。 啊,这不可能!他,曹仲安,蜚声海内外的中国西南民族原始文化考古专家,素来以头脑清晰、行为谨慎著称。怎么会突然抛却尚未完成的研究课题,对谁也不打一个招呼,在考察途中消失得无踪无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