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簪记已完结版林中燕 分类:年代:古代

时间:2018-07-25 09:49 /灵异悬疑 / 编辑:妖月
主人公叫漫修,灵儿的小说叫做《金簪记》,它的作者是林中燕创作的灵异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果真是没有见识!要给他谢银都不敢要,还立刻就拒绝了。不是特

金簪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10.3万字

预计时间:约20天零1小时读完

《金簪记》在线阅读

《金簪记》试读

果真是没有见识!要给他谢银都不敢要,还立刻就拒绝了。不是特别清廉,就是笨得出水的一个官差!

刘万财出得衙门口时如此得想着,可是,这个愚钝的官差并没有影响到刘万财绝好的心情。转运了,看来自己真的是转运了!只要明日手续一成,不仅上京时借的外债可以一笔还清,自己还一跃成为了这里的首富。哼!看那些曾经瞧不起他过的人,到时还有什么好说!尤其是西街上住的那个二狗子,俗物!居然还敢取笑他是个婊子养的,还读什么圣贤书,简直就是与给婊子立牌坊无异!还有他刘府的那个管家,他爹当年在的时候,他那副谄媚像吧,一旦爹被官府带走,瞧问他借个钱都费那个事吧。小人!

身上唯一的几钱银子了,最后一晚住在这简陋的客栈柴房了。明日,明日只要办了手续,再想体味到这种生活都不容易了。哈哈!想想明日要开始的生活,刘万财就不自觉的想大笑,这一夜,注定是个美好的夜了。

口中流着哈喇子,嘴角挂着笑容,这就是次日一早店小二来柴房拿柴时看到的刘万财,这个前刘府的公子的样子。

“呵呵,做什么梦了,乐成这样?”店小二自言自语道。之后却没有叫醒他,以免打扰这位可怜的客人的美梦。

等到刘万财睡到自然醒时,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天哪!”昨夜里准是兴奋过劲儿了,什么时候真正睡着也不知道,这下可好,不是耽误他掌握大权大财的时间嘛!

急急起来整理了整理已经破损得厉害的衣服,又问询了小二,自行去打了盆水,洗漱的干干净净,好在也没有什么行囊包裹,省去了不少整理的时间。当下,便直奔到了府衙,看时,昨日里承诺给他办理手续的官差此时正忙得不可开交。

等待的时间虽然无聊,却也同样令人兴奋。想想吧,只要小小的办理一个手续,就可以拥有普通人一辈子拼命也得不到的一切,任谁,都会花些时间去等待这份“不劳而获”的吧。刘万财时不时的露出了窃喜的笑容。

“好臭啊!”

“是啊,这什么味儿!”就在快还有一两个人便轮到刘万财时,突然,等待的人群中发出了不满的骚乱声。顺便,又都下意识的用长长的衣袖捂住了鼻子。

顺着众人鄙视嫌恶的目光,刘万财看到了衙门处来了一个老者,他虽离此地已有段时日,可是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个专门负责挖大粪的老头儿,曾经在路上见过他一次的,当时也同众人一样,嫌恶的用手帕捂住了鼻子,之后,还特地把那手帕,连同他穿的那身衣服都扔掉了,理由仅是沾上了不洁的气息。但至于他姓甚名谁,却不是他这个刘家公子,又或者是读圣贤书的他该知道的了。

“我说你这个老头儿,怎么又来了!”排在刘万财之前的一个人认出了这个老者,听这口气,显然,这老者今日已不是第一次来这衙门了。

一个挖大粪的老头儿也来衙门?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同众人一样捂着鼻子的刘万财特地往离老者远的地方又撤了撤。虽然他现在穿的这身破旧不堪,又寒酸不已的旧衣服在他执掌刘府后就不会再要了,可是靠近这样的下等人,到底是有辱斯文和身份的。

第三百四十四章 噩梦不断

然而,刘万财却没注意到,就在他一味的嫌弃避让那挖大粪的老者时,办事的官差此时正用一种非常异样的眼光在他和老者两人间穿梭着。

老者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众人那嫌恶的眼光和恶毒的话语,应该说,已经习惯了。挖大粪,自己干了一辈子了,要是真为了这样的三言两语就想不开了,那岂不是已经死过数不清的无数次了。

但老者也很自觉,他主动站的离众人都远了些,却很恭敬的问了那官差一嘴,“大人,要找我办事的人已经来了吗?”

“恩,来了,你稍微等等吧。”官差的眼神滑向刘万财,只可惜,刘万财又因为这老者满口的方言土腔而嫌恶不止,又没注意到官差的神情。

好容易,终于等到了自己。

“大人……”

“叫什么名字,要办什么事啊?”

“回大人,草民刘万财,今日特来兑现昨日的承诺书的。”

“哦,是你啊!你等着!”官差起身进里屋,估计是去拿什么盖手印的材料去了,刘万财一时也顾不得那满身大粪味儿的老者了,放下捂住鼻子的手,接连的用两手互相摩擦起来。手心儿里的汗啊,也不知道是真的天热,还是过于兴奋紧张,是一个劲儿的往外出。

终于,期待中的官差……更确切的说,是期待中的官差手中拿的那张决定他命运的纸终于到了。

“刘万财,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是自愿?按了手印可就无法反悔了昂。”官差“好心”的提醒道。

对于官差直呼他姓名这件事,刘万财心里是十分不舒服的。哼!按了手印,按了手印连这里的知县大老爷都得尊称他一声“刘老爷”了,可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官差居然还这么狗眼看人低,连之前的一声“刘公子”都懒得称呼!还有什么“自愿”,这不废话吗?那么大笔财产,傻子才会不要!这个官差是不是穷惯了,最可恶的是他还拿他的标准来衡量一切人!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到底不是读过书的人,真是有些语言不通的感觉。

此时的刘万财已经很是不耐烦了,“大人,我确定自愿,绝对自愿,而且,绝不会后悔的,可以了吗?在哪里按手印?”

“在这里!”官差似也看出了对方的不耐烦,打开了他拿出的材料,指了指要按手印的地方,刘万财想也没想,便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口中还嘀咕道,“真是麻烦!”

正当刘万财准备拿起那张官府认证的材料就走人,回去当起他刘府主人的时候,却见那官差一挡,说句,“等等,还没完呢。”

“还没完?还有什么?”

“你还得在这里签个字,备案。”

“就这里是吧?……好了!”刘万财在官差指定的地方大笔一挥,留下了他的墨宝,哼!便宜了衙门,要知道,他的字,在以前也曾经是千金难求的。虽然那些求字的人大多是冲着与他爹生意上的来往,虽然最后求字的千金也基本都落入他那守财奴的爹和后娘的口袋中,但事实,毕竟是存在过的。

“这下总可以了吧?”

“哦,下面的与你无关了。老尚头儿,你过来,在这儿按个手印。”

“在这儿?”之前那个挖大粪的老者上前一步,指着材料上的一处空白,再次向官差确认道。

“对,就是这里。”

“等等,我的材料,为什么要让他按手印!”一直被万贯家财充斥着头脑的刘万财终于有一丝清醒了起来,隐隐的不安之感也瞬间涌上心头。

“为什么要让他按手印?之前挖大粪的活儿可一直都是这老尚头儿在做啊。如今你申请要接手,而他也是一把年纪,该回家养老了,要是普通的交接你们两人私下说说,找个证人也就罢了,偏偏你把材料都递交来了官府,而老尚头儿手里的一辆车加上四个运粪桶都是官府出的,这可是官家的资材,不让他来按手印,交接一下,能行吗?”

一番话下来,说得刘万财是目瞪口呆。呆了半晌,才像疯了一般抢过刚才那份按了手印的材料,只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道,“现有浙江金华赤松乡人氏刘万财自愿顶替挖粪工尚得一,官府之资材已如数交接,特此证明。”

嗡的一声,刘万财的脑子就像炸掉了一般。他是来拿回他的财产的!他是来官府摆脱他的厄运与不顺,他千里迢迢往返于浙江与京城,是为了要做老爷的!挖粪工?让他做?一个当地首富的公子,一个读过十年圣贤书的文人!耻辱!绝对是莫大的耻辱!

一定是官府搞错了!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苏漫修写给他的那张承诺书,他这一路上不知偷偷看过多少回,也不知偷笑过多少回,所有财产!官府判给苏漫修的所有财产因为这一张小小的承诺书都该归他的才对!怎么会莫名的成了来顶替什么尚得一,也就是那个干了几十年挖粪的老尚头儿呢?

“官爷,您一定是弄错了!我来办的不是这个的。”

“哦?不是这个?那依你的意思,就是我在胡乱办理喽?”

“不是说您胡乱办理,只是里面是不是有了什么误会。就昨日我给您的那张承诺书!您不信打开来看看,绝对不是这个内容的。”

“承诺书?就昨日里那张是吧?好,我拿与你瞧!”说着,官差就取过了刘万财昨日给他的承诺书,“喏,你自己瞧吧。”

刘万财半有疑惑的接过承诺书并打开来看,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气得吐血。上面分明写着,“浙江金华人氏刘万财,因感父母罪孽深重,为替父母减轻罪孽,超度亡灵,同时为赤松乡百姓造福,今自愿申请挖粪工一职,应得酬劳均捐与当地贫穷,个人不取一钱,请酌草民诚恳之心,定与许应。”落款人刘万财。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我没有写过这个东西!我没有!”

“没有?刘万财,你不是在耍弄官府吧?这个罪,你可担待不起!”

“不,不是,官爷,不是的,这真的不是我写的,我昨日给您的也不是这个。”

“这个是不是你写的且先不论,昨儿个我瞧见的可清清楚楚就是这一份儿。你忘了,我还几次问你是否确定,是否一定要办,是否会后悔了,你的回答可都是斩钉截铁啊!这可没错吧!不仅如此,你瞧瞧你刚才的签字,跟这个落款可是完全的一致,要说不是你写的,鬼都不信!”

(373 / 376)
金簪记

金簪记

作者:林中燕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一支原本印证爱情的金簪,却成了死亡的凭证;一支充满神秘的金簪,却悄无声息的见证了巨大的阴谋。谁来揭开秘密,谁来见证成长,谁来印证缘分,一切尽在悬疑小说《金簪记》! 第一章:因财生贪 话说宋仁宗年间,浙江金华赤松乡有一员外,姓苏单名一个齐字,三代单传。靠祖上基业,家有百亩良田,富甲一方。苏齐平日好读书,经史无不通晓,多结交些文人志士,四处游历,不善管理家财,家中上下一应大小事务都由管家刘喜打理。苏齐娶妻赵氏,闺名心桃,南京江宁府人氏,温柔娴淑,年过三十方得一子,夫妻爱如珍宝,取名漫修。漫修长得眉清目秀,家中无有不欢喜他的。赵氏还有一胞姐,闺名心梅,嫁与南京江宁府团练使林义,也生有一子,唤做林雨清,比漫修长两岁。在林雨清刚出生不久后,赵氏父亲去世,苏齐曾携妻远赴南京江宁府给岳父大人奔丧,在林团练家中住过一段时日,夫妻二人对浓眉大眼、一个劲儿咯咯直笑的雨清那是喜欢的不得了。返回金华家中不久后赵氏便有了身孕,产下漫修,并托人捎信给江宁府的姐姐姐夫处。赵氏姐姐收到来信后欢喜至极,母亲早丧,现今父亲又去,林团练衙门里事多,因此每每更加思念妹妹,又想见见这个外甥侄儿,便常托人捎信到金华,让妹子妹夫携子来南京江宁府居住。赵氏因漫修年纪尚小,夫君又无变卖家产搬到江宁府居住之意,便一拖再拖。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