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妆精彩全文阅读 连谏现代

时间:2018-07-31 20:35 /灵异悬疑 / 编辑:易烊千玺
《魅妆》是由作者连谏最近创作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魅妆》精彩章节节选:“你很想知道?” 我看着他,眼睛张得很

魅妆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4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零1小时读完

《魅妆》在线阅读

《魅妆》试读

“你很想知道?”

我看着他,眼睛张得很大,没说话。

“好吧,我没想到古福利会恼羞成怒,有天晚上,他来找我,说芝兰不值得我爱,我没搭理他,后来我才知道,他敲开芝兰家的门,以知情人的身份轻薄她,芝兰赶他走,他告诉芝兰他知道她和我所有的事了,芝兰挺害怕的,她只是有些寂寞,并不想离婚,而她也知道我不会娶她,古福利利用芝兰的害怕,胁迫她和她发生了性关系,并拍了两人在一起的照片,警告她说,如果她再和我在一起,就把照片寄给她丈夫,从那以后,芝兰再也没和我联系,而且,古福利把照片给我看了后,他给我看的目的,只是想证明芝兰是个人尽可夫的放荡女子,对我,并没有真感情,事后,我给芝兰打了电话,向她道歉,她没谴责我,只是问我为什么会这样?除了对不起请原谅,我还能说什么?她叹了口气,再没说什么,我恶心透了古福利的下作,彻底和他分手了,但他还是经常去敲我的门,大半夜的,在我门口,可怜巴巴地站着,说真的,我觉得挺对不起芝兰的,是我害了她,有时,我想,她的失踪,或许和那些照片有关,她是个挺胆怯的人,肯定受不了被人握了把柄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索性一了百了地离家出走了,我一直非常内疚,或许也是因为这内疚,让我常常失眠,深夜里,总觉得能听见她隐隐的哭泣声,加上古福利总是不死心地上来找我,我索性就搬走算了。他坐在小舞台沿上,手指插在头发里,满脸的悔恨: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宁肯没有认识她,我是她的灾星。”

我把手放在他肩上,算做无言的安慰。

“古福利对芝兰做的事,当时你该报案的。”

“我?”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你觉得报案后让芝兰和我的事暴露很光荣?”

我无语。

我们在小舞台沿上坐了一会,我侧着脸看他笼罩在阴影中的脸:“那个想让古福利死的人会是谁?”

“我。”他回答得干脆利索。

“他死的那晚,你在酒吧。”我看着他。

“不是每个想杀人的人都需要亲自动手的,我可以雇凶么。”他冷冽地笑笑,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

“不会吧?”我没心思和他开玩笑,只想知道,古福利最后在电话里骂的那个卑劣女人是不是针对我而来。

4

从酒吧出来,我信步去了美容院找阮锦姬。

店门大大地开着,阮锦姬气咻咻地叉着腰站在店堂里,一副有狠无处发的样子,见我来,才好容易挤出点笑,说:“我店里进贼了。”

“是么?”我看了看店里,好像一切都在,阮锦姬说:“没偷这边,偷我办公室了。”

除了大堂和美容间外,阮锦姬还有间自己的办公室,没事时,她自己呆在里面看杂志,上网玩游戏。

办公室的窗子临街开着,窗子与人行道之间隔了道修建整齐的耐冬树,绿油油的,小偷就是跨过了耐冬从窗子进来的,阮锦姬边斥责服务生不长耳朵边把我扯进了办公室,桌上笔记本和墙上的小液晶电视都被偷了,显然小偷还动过小保险箱的主意,曾搬过,搬不动,还留了些撬的痕迹。

阮锦姬兀自生气,说:“我还在店里呢,居然就被偷了,这贼真他妈的胆大。”

见我瞪着眼不解状,就道:“前天晚上,我忽然觉得有点累了,就和服务员说没什么事别叫我,有人找我就说我出去了,就关上门睡了一会,一觉醒来,笔记本和小液晶电视就没了。”

我呵呵打趣说,“幸好没偷你的人。”

阮锦姬显然对我的打趣很不满,切了一声,说:“色情狂。”

我笑了一会,问:“报案了没?”

她挑了一下眉毛:“报什么案啊,报了和没报有什么不同,肯定是等个记而已,你还指望警察叔叔帮我找回被偷的东西啊?这样破财没伤人的事多了去了,光那些刑事大案就够警察叔叔忙的了,他们没时间关我我也懒得去和他们絮叨。”说着,拿过手包,摸出一包香烟。燃了一颗。

“偷你笔记本才到哪里?没偷你手包你就阿弥陀佛吧。”阮锦姬有个习惯,喜欢把所有现金背在身上,她总认为这世上没有比钱更亲更可靠的东西了,因为男人不可信而爱情更是不值得信任的东西,至于保险箱,那不过是给人心理安慰的工具,也是靠不住的,她的保险箱是当文件柜用的。

阮锦姬的目光落在手包上,说:“是呀,真是个蠢贼,怎么没偷我的手包。她拿起来,在我眼前晃了晃:难道那蠢贼以为我的包像那些买菜主妇的包一样,里面除了装着面纸就是口红钥匙什么的?”

“哪个家庭主妇垮着LV的手包去买菜?”我反讥她。

她却认了真:“不成不成,我一定得换了它,贼的审美最准确了,它看上去肯定是个不值钱的东西。”说着,就开始往外倒腾东西。

“你是不是气急败坏了?”我一把夺下她的包,她仿佛愣了一下,喃喃说:“我可能是气懵了,从我睁开眼一看小偷在我眼皮底下偷了笔记本我就懵了。”

“几点丢的?”我给她倒了杯水。

“当时我醒了,一看笔记本没了,还以为是哪个不知深浅的服务生趁我睡着了拎到外面去玩了呢,就喊了几嗓子,也没人应我,我有点害怕,一看表,都12点了,他们下班回家了,店里有个人都没有,再一看这窗子是大大地开着的,我这才想到可能是被偷了,第二天来上班,我把他们给骂了一顿。”

“算了算了,就当破财免灾了。”

“只能这么想了,对了,我这里进了不少新产品,让他们给你做个美容吧。”

她把我塞给一个服务生:“从今天开始,你每周给我朋友做一次美容,免费的。然后,又对我说:你啊,天生丽质,皮肤这么好,没事的时候就到我店里坐坐,我就跟他们说你是我的老顾客,全当给我做活招牌了,嘻嘻,你的好处就是你想什么时候做保养就做保养,不想做保养了就让小姑娘给你洗洗面或洗头什么的。”

阮锦姬不由分说地把我按到美容床上就出去了,好像已把被盗的不快给忘了,打算专心要把生意经营火。

可能是因为被阮锦姬骂了一顿,给我做护理的小姑娘嘟着嘴,没轻没重地在我脸上按着,我笑了一下,说:“她就这么个人,想什么就说什么,说过了就忘了,不是真的针对你们的。”

小姑娘吸了一下鼻子:“骂我们干什么?就在她自己屋里,她自己在场都听不见,难道我们隔着一道门能听见?真是的。”

我和小姑娘又絮叨了一会,知道她叫小叶子,来自胶州,距离青岛只有40公里的路,在阮锦姬这里,并不打算长做,刚从职业学校毕业,学的专业是美容,打算在阮锦姬这里摸清行业路数自己开店。

说着说着,她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多,不该对我交了底,毕竟我是阮锦姬的朋友,要是让阮锦姬知道她只是来偷师实习的,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手脚就轻柔了起来,小声说:“刚才我说的这些,别让阮经理知道啊。”

我笑了一下,用鼻子嗯了一声,说:“放心,呵,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你们阮经理心地还是满好的。”

小叶子撅了一下嘴:“她可厉害了,你没听见她骂人有多狠。”

“是么,看不出呢,她经常骂你们吗?”我突然觉得自己八卦得很可笑,有点阴暗。

“不是骂我们,对我们厉害是厉害了点,但是还不骂人,有时候她会在电话里骂人,可凶了。”

我哦了一声,没再继续问下去,怕被小叶子当成对朋友是口蜜腹剑的虚伪小人。

她的手指,在脸上温柔地滑动,很快,我就睡着了,等醒来一看,天色已快黄昏了,阮锦姬正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直直地看着我笑,我被吓了一跳,腾地坐起来:“天,我又不是帅哥,你没必要这样垂涎三尺地看着我吧?”

她用调侃的姿态,扑哧冷笑了一声:“你想什么不好?我倒是要看看这一觉你能睡到什么时候。”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连滚带爬地滚下美容床:“天呐,我得赶快准备一下晚上的节目了。”

阮锦姬抱着胳膊,故意一摇一摆地晃动着跟在我身后:“下次什么时候来?”

我边往街上跑边喊:“等我有时间吧。”

5

(27 / 58)
魅妆

魅妆

作者:连谏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一个妻子于五年前神秘失踪的男人;一扇始终紧锁的房门; 一位从国外归来的妖娆女子,阮锦姬不是她真实的名字; 一个飘忽在午夜门外的魅影;一个身不由己的酒吧老板; 一个略有乖戾阴柔的保安;一个苦苦追寻着真相的悬疑小说作家, 像剥洋葱头一样剥开了一层层令人流泪的秘密。这是一个扑朔迷离的故事, 那些参与了故事的人,人人心里都有杀念,他们不停地解剖别人又不停地被被人解剖, 似乎人人都是杀人犯,行凶者究竟是他们中的哪一个? 答案在逝者心里,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只能随着李豌豆一同寻觅,陪她一同惊悸又一同流泪……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