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中魅影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郑磊,陶叔)查言名

时间:2018-09-10 10:26 /灵异悬疑 / 编辑:沈晨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墓中魅影》的小说,是作者查言名写的现代灵异悬疑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郑磊看了一眼眼前的马爷,自己也并不知道该说

墓中魅影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0.7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2小时读完

《墓中魅影》在线阅读

《墓中魅影》试读

郑磊看了一眼眼前的马爷,自己也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随后他指了一眼前面的路“马爷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咱们还是好好的赶路吧,别等下把咱们亲爱的李明饿死在这里了那样可真不好的”

他们都怀揣着愉快的心情向着马爷远房亲戚的家中出发了,一路上他们有数有笑过得很愉快,似乎没有把马爷对他们的告诫放在眼里面。一进屋子一股香味迎面而来,这个味道很熟悉,郑磊大声的惊呼了起来“檀香”

这个屋子里面的男主人高兴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郑磊“看来咱们是同道中人啊,这个东西就是檀香,怎么难道你也信佛?”

郑磊闻到了这个味道自己慢慢的闭上眼回味了一下当年的感觉,将眼睛慢慢的睁看了一眼这个眼前的男人,郑磊对他说道“其实我不信佛,但是我的妈妈和爸爸信佛他们每天都会在家里面点上一根檀香,说是代表佛祖来过了”

郑磊他们来到了这里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情况那么糟糕,仿佛是在这里多了意思活跃的气氛,可能是因为郑磊他们的爸爸也是信佛的吧,所以他们聊得来。随后他们在这件蒙式的二层小楼里面忙里忙外的,郑磊待遇比较好,他就坐在了床上打着盘脚和这个屋子的主任说话。

这个从屋子的主人口中郑磊知道了,这个屋子的主任的名字叫马扬,是马爷的同姓兄弟。也就是马爷的爸爸是马扬的叔叔,但是郑磊就有点疑惑了既然他们两个都是同姓兄弟怎么还没有来往呢?郑磊吃着手中的花生问道这个马扬“马哥,既然你们都是同姓兄弟怎么看样子你们很少来往啊,这是怎么回事?”

马扬这个人心里面藏不住事的,有什么就直接说什么的,随后他拿起了放在身边的一瓶奶酒咕噜咕噜的灌了两口对郑磊说道:“这个事情啊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的他包括现在你也是知道的吧?”郑磊明白这个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指马爷他也是搞东西的,随后点了点头“嗯,知道”

马扬皱起了眉头,慢慢的说道“十几年前的时候有一天我爸爸就给他算了叫他那天不要出去干了他就是不听硬是要去干,还说这次搞的是一个大的墓里面的东西挖出来够我们一大家子人吃上好几辈子的了,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他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只好等他自己出去干”等他去了回来........【回忆篇】:那天深夜风很大,门被敲的声音很大,但是过了一会儿又突然没有了。因为我平时信佛所以我当时就以为我见鬼了,不敢出去看啊,过了一会儿我听见门外有人在痛苦的叫,那个时候我更认为是鬼了。我当时把家里面的佛祖的金牌和观音像挂在了胸前,装着胆子走了出去,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我当时就吓着了这次真的是撞见鬼。但是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我有人拉我的脚,我连忙低下头去看,但是马奔都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但是我当时还认得他。

郑磊连忙打断了马扬对他说:“这个马奔是谁啊?”说着郑磊的口中还一边吃着花生,一边喝着马奶酒。马扬拍了一下郑磊的衣服:“这个马奔可不就是带你们来的那个人嘛?”郑磊这时才明白了原来和马爷那么久还不知道他叫马奔了,随后郑磊说道:“好,您继续说”

【回忆篇】:当时我看到了马奔在地上的时候我认为他当时在墓子里面是不是遇见鬼了被搞成了这个样子,随后我慢慢的将他带到了我的房间里面。我走出去把妈妈叫了出来,那天夜里很晚很晚了我出去连忙给他到村子里面去买药,因为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很多人很早就睡觉了。我当时就敲门啊,可是怎么都敲不醒药铺里面的人。于是我直接走到了镇上,到了镇上的时候有一家药房刚好那个时候正在清点货于是我就给大夫说了,我说他被烧伤得很严重,当时脑袋上头发都已经被烧没了。当时这个大夫也很负责,听到了我说的之后连忙带着我来到了我的家里面,到了之后他拿着一些东西七搞八搞的就搞定了。当时这个人走的时候啊,还没收我们的钱直接就走掉了,我拉住了他对他说:“来把这个钱收着”

当时这个人很直爽的将钱放在了我的兜里面“这个钱您还是放好吧,现在改革才开放了十几年没有多少人是真正的有钱的,这个钱您还是留着。我看到了你家里面不是有佛祖的画像么?你还是给佛祖多买两注香吧”

说完当时他扭头就走了,随后我看着手中的钱对这个人感到了欣慰。因为当时我们家很穷,后来我看着他的背阴对他说到“慢走”

我又回到了屋子里面,那夜我守在马奔的床前,我整晚都没有睡觉我一直就在他的床前守着的,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左右他醒来了。把我给叫醒了,当时我看到他醒了之后忍不住对他破口大骂“我就说叫你不要出去你他妈的还要出去?现在可好了啊搞成这幅样子,你他妈的连我都不如”

但是马奔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可能当时我声音有点大,我妈妈就来到了楼下,看到了马奔醒了之后他也对马奔说“是啊,你就还是不要出去了吧,现在你搞成了这个样子我们都不想看到啊”

马奔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走出去了我们家里面,到了今天他才回来了,所以这几年他在外面怎么闯荡的我们都不知道。

郑磊听完了马扬的话之后就肯定了这件事情就是陶叔放火烧马奔的那件事情,但是当时的马奔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他是怎么混到现在的这个样子的,郑磊有些好奇看了一眼马扬“那当时马奔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他是怎么混到现在的这个样子的?他还真的是厉害啊!”

马扬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咧开嘴笑了笑“怎么可能一毛钱都没有,当时我们在他的包里面发现了一千块的现金,但是我们没有动他的,可能他就是靠这一千块过到了现在,都已经是整整的十七年了”

说完马奔就走了进来“走出去吃饭了”

当时马扬就带着郑磊来到了他们的院子中,当时马奔由于非常的心急就直接问道了马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马扬听到了郑磊的话之后,知道了马奔是想在这个村子里面搞东西了,随后他看着马奔对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这里有什么东西?这里没有东西,吃饭吃完了你好走了我就不送了!”

当时碧姐认为想了解到一些情况可能是没戏了,但是郑磊非常的聪明“咱们吃饭不说这些问题,吃饭吃饭”说完郑磊拿着筷子偷偷了瞄了一眼他们示意让他们不要说话,随后郑磊对马扬说道:“老哥啊,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奇特的景观?比如像识石像之类的?”

听到郑磊的话可能马扬也上当了,随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石像有,奇特的景观也有。每天早上在村子的东南方都会闪过一道金光,每天我都会对着这个金光拜一拜的”郑磊随后问道:“石像呢”马扬听到后说:“石像也有,在村子的东面有个石龙,在村子的南面有个石虎,我每天都会去上香的”

第七十一章 从前从前【请收藏】

到这里的时候碧姐和郑磊对视了一眼,随后马爷看到了郑磊和吴清碧在偷偷的笑他慢慢的他转过身,将头埋下来不停的系鞋带。但是郑磊用余光看了一眼马爷此时郑磊发现其实马奔的鞋子并没有鞋带,看来马奔是想故意躲避他们的视线,所以郑磊大声的吆喝道:“马爷啊,您老的鞋带都没有还系什么鞋带?难道您老的这个鞋带之后聪明的人看得见?”

马奔此时都被郑磊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陶叔此时也觉得马奔有些下不了台了,随后慢慢的起身走到了马奔的身边将他慢慢的从凳子上面扶了上来“马爷啊,我看您老是酒喝多了,来陪我到外面去走走”

随后他们两都向着门口走去,仿佛在这一刻他们又找到了从前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亲兄弟一样,可能他们现在彼此的心中的想法都有一些改变,最觉得不好意思的应该还是陶叔吧,因为他欠马奔的可能太多了,也许他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突然绍工全冲了上来,搀扶起了陶叔,随后慢慢的向着门口一点一点的走去,但是当时陶叔在想事情所以并没有感觉到绍工全走到了他的身边,当他们来到了蒙古包外的时候绚丽的太阳折射在了他的眼睛里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绍工全都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他拍了一下绍工全的肩膀:“你先进去吧,我和你们的马叔叔在外面散散步了都”

绍工全当时并不好说什么,于是慢慢的松开了陶叔的手:“陶叔啊,您老要早点回来啊,走路的时候要多加的小心”

陶叔挥了挥手:“你快点回去吃饭吧,这些我都知道,回去吧我还年轻着呢,难道走个路都走不稳?”

听到了陶叔的这句话之后绍工全可能放心了一些,慢慢的从门口回到了蒙古包中,此时的郑磊他们聊得非常的投机完全都已经忘记了绍工全的存在,所以绍工全独子一个人坐在了角落里手中拿起了香烟一个人默默的抽起了烟。

此时的陶叔他们都已经来到了他们前面的一个牧场,牧场里面还有一群群的奔驰的骏马,当然还有一些骆驼在一旁静静的吃着青草。在这样炎热的夏季似乎都不能阻挡这些马儿欢乐的样子,他们就像是一群小孩子在草原上打闹。

由于陶叔他们许久都没有见面,加上那件事情他们可能有些生疏了。他们都想给彼此表达一些什么,但是好像觉得自己说不出口。突然陶叔就想到了转移视线,指了一下前面的一群马:“这些马就好像是当年的你我,为了钱我们不惜一切仿佛就是疯子一样,但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

听到了陶叔的话,马爷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陶叔的说法。陶叔此时知道怎么说了,他坐了下来将马奔一点点的也扶着坐到了有些潮湿的草地上,陶叔看着远处的马:“你还记得刚刚来送我的那个孩子么?”

马爷点了一点头:“记得啊,那个孩子怎么了?”

陶叔拍了一下马爷的肩膀:“这个孩子就是当年小翠的孩子”

马爷有些激动:“什么?这个孩子是当年小翠的孩子?”

陶叔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当年我将你搞在了墓子里面的时候我认为你就已经是死了,后来我就到了小翠的家里面。因为当时我知道你和她好像是在谈恋爱,当时我跑过去和她说你已经死了她哭了一个晚上”陶叔点燃了手中的烟:“好像当时我看到她哭了我就转身走了,应该过了六个月还是七个月她就跑过来找我说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叫我帮她照顾着然后我就一直照看这个孩子到现在”

马爷听到了陶叔的话之后非常的激动:“怪不得我去找小翠的时候她们村的人都说他已经搬家了.....那么你是说刚才的那个孩子就是当年我和小翠的孩子?不会吧,小翠真的把孩子生下来了?”

陶叔抖动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烟杆,眼中还包含泪水:“当时小翠的家里面是不同意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的,他们家里面就说嘛一个女孩子没有结婚就把孩子给生下来了可能以后都嫁不掉的。但是小翠将孩子抱给我的时候就给我说,这个孩子是她以死相逼生下来的,叫我无论如何就要将这个孩子好好的抚养”

马爷听到了陶叔的话之后连忙从草地上起身,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随后陶叔一把就抓住了马奔:“你要干什么去?”

马奔一下子打开了马爷的手“你不要拉着我,我要去找我的孩子去,我要去和我的孩子相认,这几年让他苦着了”

陶叔的手里面依旧握着他不肯放下的烟杆,长长的烟袋垂在了烟杆的下方,并且陶叔还津津有味的抽着手中的叶子烟。如果这个换一个现在咱们抽的卷烟的人来抽这个叶子烟那你闻着这个味道都想吐,就是这样陶叔仍旧还抽着手中的烟。

陶叔将手上的烟抖了抖:“当初我把你丢在墓子里面之后啊,我就跑出来了当时我们从里面搞出来了好多东西我选了几件好的带走了。其它的几件我处理得好啊,当时我在郑州的古玩市场里面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几千块就卖出去了”

听得出来现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陶叔的语气有些哽咽,眼中的泪水似乎正在冲击他眼眶的最后一道防线。陶叔用袖子揉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眶,随后转过头来看了一下马奔“当时我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了之后我本来是打算回郑州去的,我后来想了一下我不想回去那个地方了。随后我就一直想啊,不去河南了我该去什么地方呢?”

陶叔将头仰了起来,他似乎在克制着随时可能会决堤的泪水:“当时我找到了我的一个多年的老朋友,我给他说了我才搞到了一批宝贝找不到地方卖出去。后来他叫我去河南把这些东西便宜点卖了算了,我给他说我不想去河南”陶叔挠了一下头:“我记得好像是两天过后吧,那天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叫我去乌鲁木齐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他说他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倒的,并且这个人出价还很高”

马奔听到了陶叔的话之后多半都猜出来了一个大概,他看了一下眼前这个脸上皱纹密布的陶叔:“看来你当时也并非是一帆风顺啊,你难道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或者是出了什么情况?”

陶叔挥了挥手:“你不要急嘛,听我慢慢的说给你听”陶叔继续着刚才的话语:“后来我到了乌鲁木齐之后呢我看到了这个他所说的大的倒的商人,后来我把我的东西拿给他看了他叫我先回去第二天和我交易。后来我拿着我的东西就到了市里面的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的时候这个老板带着一群人直接就把我住旅馆的房间门直接踹开了。他扔了一万块钱给我,然后就把我的东西给直接的拿走了,我当时看着他们的这个阵势我也不敢说什么呀!”

马奔惊讶了,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随后他惊讶的看着陶叔:“这么说当时的这些东西.....意思就是一万块钱就给买完了?太荒谬了吧\/”

陶叔继续道:“当时我就者一万多块钱,我拿了一半给小翠,后来小翠又把你的孩子抱给了我。再后来就是这个碧姐将这个那年我被他们黑吃的钱都补了回来,然后我就拿着钱在南山养起了羊,这孩子和我一起张这么大”

马奔问道陶叔:“就养羊都够你们两个吃的?”

(47 / 50)
墓中魅影

墓中魅影

作者:查言名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注意本小说绝对不含,煽动民族之间的团结,也并没有对哪位造成人身攻击。 本小说是为了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咱们中国古代墓葬习俗, 还会融入各个民族之间的一些特点或者说是特色, 让我们更好的了解多民族国家的一些少数民族的特色。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