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印、爱月、国仆)灵魂历险记完结版 郝思比现代

时间:2018-10-05 07:26 /灵异悬疑 / 编辑:萧红
经典小说灵魂历险记是郝思比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主角掌印,爱月,国仆,内容主要讲述:我向周围的群众宣布公开授帽大会已经结

灵魂历险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4.3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零1小时读完

《灵魂历险记》在线阅读

《灵魂历险记》试读

我向周围的群众宣布公开授帽大会已经结束,并把爱月领上了我的达契车。车子的帐蓬遮蔽得很严,外面有金鼓、银号站岗放哨,爱月彻底放开了情绪,趴在我的怀里号啕大哭,并抓着我的肩膀,摇着我的身子。

"誓死捞月、誓死捞月!你这个狠心的家伙,怎么能够扔下我只顾你所谓的'捞月事业'?要不是为了见你最后一面,我早已离开了人世……"

接着她向我述说了自从我们在旅店分手后她一家的凄惨遭遇。

我们分手后爱月并没有马上回家,她到一个亲戚家小住了几天,并在那里观看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捞月比赛。当时她想,如果我能够参加那个比赛,肯定能够获得冠军。当她看到冠军站在了领奖台上,心里感到非常不是滋味。

回到家里不久后的一个晚上,她和爸爸谈论起我时,爸爸说:

"誓死捞月是一个非常机灵、聪明的小伙子。但凭爸爸在捞月族内几十年的经验,也可以非常肯定地说,誓死捞月是一个投机钻营的家伙。如果国家照此发展下去,他的前途将不可限量。但爸爸心里总是对你放心不下。"

"您为什么不放心呢?"爱月问她爸爸说。

"投机钻营的人在得势之前,对他的上司总是卑躬屈膝、百依百顺;一旦他们取得权力,便会对下属及人民飞扬拔扈。这些对你个人来说也倒算不了什么。但可惜的是,这种人在爱情上也总是投机钻营。孩子,爸爸越来越老了,我怕你将来受他的气,甚至他现在已经把你忘记……"

爱月当然不相信爸爸的话。为了不使爸爸生气,她并没有和爸爸争辩。但她心里一直坚信自己的选择,一直相信我是一个完美的人。因为在爱月看来,一个著名的捞月英雄,怎么能够是一个坏人呢?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爱月见爸爸脸色阴沉,便问爸爸是怎么回事。爸爸唉声叹气地对她说,最近上边发下了一批帽子,全镇的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人摊上一顶。

"那不是挺好的吗?给我十顶好了!"爱月天真地说。

"你哪里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帽子呀!这种帽子沉得要命,一顶让人感到难受,两顶让人感到气短,三顶就会要人的性命。孩子,如果给你戴上十顶的话,不出半个时辰你就会气绝身亡了。我怎么舍得给你呢?"

"既然是上边的命令,你总得执行呀!既然我们不喜欢,就送给别人得了。"

"这种帽子是送给所谓的'反捞月分子'戴的,但我们镇上的人个个和眉善目,哪一个是什么'反捞月分子'呀!"

"原来是这个样子!"爱月吃惊地说。"是哪一个坏蛋想出的这个办法呢?既然没有那么多的'反捞月分子',就别发那么多的帽子了嘛。"

"你在外面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话,否则会被戴上帽子的。"爱月的父亲警告她说。"发放帽子的决定肯定是我们刚上任不久的嘟嘟嘟族长做出的。誓死捞月就在他的身边工作,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他的责任。"

爱月一听里面可能有我的责任,当下非要到捞月城找我不可,但被爸爸拦住了。爸爸告诉她,现在全国到处都有发放不完的帽子,从这里走到捞月城,不被戴上三五十顶帽子才算怪呢!

爱月只得陪着爸爸在家一块发愁。一天,爱月父亲的上司来到爱月家,询问帽子的发放情况。他一听说帽子还没发放完十分之一,便大发雷霆:

"若论私交,我们的关系算得上非常不错。但在这次发放帽子的工作中,你的行动这样迟缓,我肯定要受到你的拖累,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你这个朋友。我国东部的一个村的族长,因为帽子发放工作进展缓慢,被她的上司一次戴十顶帽子。还有一个村的族长因为帽子发放不下去,又苦于没有办法,自己把自己吊死在了一棵大树上。难道你等待和他们一样的下场吗?"

爱月的父亲只得唯唯喏喏地连声称是,并保证一定按时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但上司走后, 他仍然一筹莫展, 翻来覆去地数着本村的村民,感到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反捞月分子',自然手中的帽子一顶也没有发放出去。

一天,爱月父亲的上司又来到他们家里,一看帽子仍然如原来那样堆在屋里的一角,就毫不犹豫地命令爱月的父亲给自己戴上一顶最重的帽子。临走时他还恶狠狠地说道,如果十天之内不能把所有的帽子发放完毕,就全部戴到爱月爸爸头上。

爱月心里明白,二十天之内发放完这些帽子都不可能。而父亲已经绝望地躺在了床上,等待着死期的来临。爱月的父亲对她说:

"看来上天已经不再允许我的生命延续下去了。即使还能活上几年,这些帽子也不允许我继续活着。我一旦死去,就没有人照顾你了。因此,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不要管我,去找誓死捞月吧……"

爱月虽然非常想见到我,但绝对不肯将父亲一个人留在家里。她非留在父亲身边伺候父亲不可。

父亲眼含热泪对爱月说:"你一定要去找誓死捞月,只有他能够救你和我。想当初,鲁鲁鲁还是副族长的时候就非常欣赏誓死捞月,如今鲁鲁鲁成为了全国的族长,誓死捞月肯定在他的身边任以要职。希望你能找到他……救我们……并说服他规劝鲁鲁鲁族长,不要再这样发放帽子了。"

爱月感到去寻找我不仅是自己一个人的需要,而且是父亲和全国其他被无辜被戴上帽子的人的需要。第二天一早,她就打点行装,踏上了寻找我的路途。

正像爱月的父亲早先预料的那样,爱月在寻找我的途中,遇到了许多艰难曲折。当她路过村庄时,好几次村中都有人在后面追着她,非将帽子戴到她的头上不可,多亏她早有预料并蹦得飞快,才免除了灾难。

当她徒步行走三天三夜到达捞月城的时候,骨头快要酥了,多么想躺到我的怀里,诉说自己的苦难,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一打听才知道我现在不在捞月城里,已经到了乡下。后来又得知我做了捞月国制帽厂的厂长,掌管着发放帽子的权力。爱月当时一身的疲劳全部消除了,但心里既恨又喜。恨的是,我到处发放帽子,伤害了无数的生命;喜的是,我掌管发放帽子的大权,可以救他们父女二人。于是她一边走一边打听,终于来到了这里……

爱月讲完后,生气地对我说:"现在你该知道为什么我要求你放掉那位刺客了吧?如果不是我深深地爱着你,我也非做一名刺杀你的刺客不可。"

听完爱月的故事,我感到非常内疚。很长时间以来,不知受到怎样一种心理的驱使,我一次次地去做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果说我制造剑鱼事件是出于自己的好奇,那么后来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了。我先是利用手段获取情报,害死了那星儿一家,并使得东月派全军覆没;后又制造帽子,迫害那些无辜的良民。尽管我是在充当别人的爪牙,但每每想起我的行为,就感到良心的巨大谴责。有时我做出一些事情是出于无奈,但无论如何这也不能作为自我开脱的理由。常言道:悬崖勒马,犹未为晚。如果我能幡然悔悟,还多少能减少一点罪过。没等爱月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我便决定说服鲁鲁鲁族长停止发放帽子,然后提出辞呈,放弃既得利益,和爱月到深山隐居起来。尽管这样去做有辱当初的使命,但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事情一旦决定,我便命令金鼓和银号马上随我一块出发,去救爱月的父亲。由于所骑的达契都是优良品种,只用了两天的时间我们便赶到了那里。但我们的达契车子在镇上的一个路口被迫停了下来。我下车一看,见一群人都跪在地上,每人手中拿着一块牌子号啕大哭。

"我们的族长呀,您是为我们而死的呀……"

"我们的族长呀,我们宁愿替您去死呀……"

"我们的族长呀,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他们的族长是谁?不就是爱月的父亲吗?爱月因为过于疲劳,趴在我的怀中睡着了。哭声把她从梦中吵醒。她一听到外面在哭族长,掀开窗帘一看,趴在地上哭的人们都是她的邻居,她失声地叫道:

"爸爸呀,女儿回来晚了……"

村民们果然是在哭爱月的父亲。原来,爱月离开家后,她父亲的病情也未见好转。而几天后,上司又来到了爱月家里。他一见爱月的父亲仍然没有发放一顶帽子,就命令手下往爱月父亲头上一次戴了九顶帽子,爱月的父亲当时就一命归西。今天早上,有一个村民来到爱月家,发现他们的族长已经尸体僵硬,没有了一点气息。他将这一事情告诉大家,人们也很快从中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于是全村的人便自发地组织起来,手中拿着牌子,为他们的族长送葬并深切哀悼他的亡魂。

也许因为这个场面过于动人,也许因为自责,我也不禁落下泪来。爱月并没有落泪,她对我严肃地说:

"如果父亲的牺牲能够唤醒一些人的良知,他的死也是值得!"

爱月的话显然加深了我的自责和内疚。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说服鲁鲁鲁族长停止发放帽子,说服他把精力用在国家建设上来。爱月非常赞同我的想法,并催促我即刻动身。因为只要鲁鲁鲁族长改变决定,哪怕提前一刻钟的时间,也能挽救无数人的生命。

"帽子,"族长在屋子中央踱着步说,"是一定要发放的。否则,我们怎样巩固刚刚接管不久的政权呢?制造帽子并发放帽子,这是形势的需要,斗争的需要!"

"敬爱的族长。"我说,"东月派已经被我们铲除,十万顶帽子虽然还没有完全落到实处,但这项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我感到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因此现在正式向您提出辞呈,希望您另外找人代替我的工作吧。相信别人会比我做得更好。"

"誓死捞月!"族长喊着我的名字说,"我们西月派的一切机密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你在捞月宫里,就在我的控制之下。你若离开了捞月宫,谁能保证你不会把这些机密说出去呢?我能放你走吗?"

他接着压低声音说:"况且我也并非不清楚你的历史。我把你弄到身边,经过了长期、慎重考察。第一,你是一个机灵聪明的小伙子,这一点可以从你制造的剑鱼事件中看得出来。那天早晨你从城外背回一条剑鱼,放入了捞月池,然后把人们喊来,又假装把剑鱼杀死。你猜我怎么知道的?那几日我住在你们的小镇。我一向有早起的习惯。那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到外面散步,把这一切全看在了眼里。你可以蒙过别人的眼睛,难道还可以骗得了我?但只要你继续为我效力,我就不会向别人公开你这个假英雄的秘密。如果不听规劝,我将以某种理由把你送往监狱,然后用锤子砸碎你的脑袋。第二,你的心已经变得比任何人都狠。这是我利用你并让你做捞月国制帽厂厂长的主要原因。你自小就爱捞月,坚信月亮就在水里,而且在你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就获得过一枚少年捞月勋章。但正当你要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却因为自己的名字铛锒入狱,还险些成了锤下之鬼。在你侥幸活着出狱之后,你的信仰和思想发生了深刻变化,你看透了捞月的实质,而且你在心里暗暗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将来一有机会就图报复。但此时你表面上不但没有放弃捞月,反而变得比以往更加积极,因为你深深地感到:在我们国家,只有通过捞月一个人才能得到各种利益。如今你成功了,具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所以当发放帽子时,你不但毫不留情地发放给每一个人……"

"族长大人,您不要继续说下去了……"我打断他的话。

"我必须要把话说完。"族长坚持说,"你已经是捞月国制帽厂厂长了。我还准备在我去世之后,让你接替我的族长职位。我老了,身体不行了,你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但你却提出了辞呈,还声称要隐居起来。我奉劝你不要那样去做。人生会遇到许多烦事,但你不去解决,烦事就会找你。做一个遁世者当然心静,但你失去了权力也就失去了自卫能力,山中的一伙强盗都可以要掉你的性命。"

如果我不用计策,看来想离开这个环境是不可能的。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钮波博士的名言:要顺应历史潮流。因此,我又装出忠心耿耿的样子说:

"我一直从心里感激您老人家的教诲和栽培。您好像亲生爹娘一样对我进行无微不至地照顾,况且我能混到目前这个地步也相当不易,我怎能舍得离开您呢?我只是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要求您继续对我培养培养。今后我一定要团结在以您为首的西月派周围,振奋精神,努力工作,把剩余的生命全部贡献给您老人家。正像我以前曾经向您保证过的那样:生命不息,战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那你就好好干吧!"族长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还应该是以前的誓死捞月。让我们同心同德,万众一心,共同夺取彻底清楚东月派的最后胜利!"

离开族长回到住处,我将金鼓和银号叫到身边说:

(12 / 43)
灵魂历险记

灵魂历险记

作者:郝思比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灵魂历险记(郝思比) 第一章 叔叔死后,我继承了十亿元的合法遗产,身边又有漂亮未婚妻的陪伴。但我天性喜欢冒险,毅然放弃了地球上安逸的生活,走进了"人类灵魂发射装置",使自己的灵魂被发射到了离地球非常遥远的一个星系里。 三年前,把我自小拉扯大的厘玛·苏叔叔在一次意外事故中魂归故国,突来的现实使我在那潭深深的哀愁中沉浸了半年多的时间。十亿元的合法继承权也未能使我马上从中抬起头来,倒是安达丝小姐的嘤嘤细语渐渐化解了我的哀愁。再说,人一旦死去就再也不能复活。与其让痛苦慢慢吞噬生命,还不如及时行乐,哪怕被快乐的河水淹死。 那笔遗产使我转眼之间成了年少富翁。一日三餐即使每顿一颗珍珠也够我受用一世。唯一的不快是,从九岁半起我就想写出一部流芳百世的惊人之作,但时至今日我的这一想法却仍如男人想生孩子一样没有变成现实。不过细细想来这也算不了什么,因为巨额的财富可以使我随时随地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深山狩猎、野外遛马、到加勒比海度假,甚至和安达丝小姐到花园里捉迷藏,每种运动都可以让人不失兴趣地消磨几天时光。但牛排虽好,连续吃上三天也会让人失去胃口。为了使生活更富生趣,我曾到过北极探险,也曾到过南非的热带密林;曾只身翻越过第必利斯山脉,也曾一人乘热气球横飘过大西洋。这些事情都曾激起过我的狂热,但事过之后又感到没有生趣。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