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地玄经小说完整版 珍妮,阿豹,扎西姆现代

时间:2018-09-10 07:26 /灵异悬疑 / 编辑:张妍
主角是珍妮,阿豹,扎西姆的小说叫做《葬地玄经》,它的作者是玉司南所编写的现代灵异悬疑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由于距离太远,看的并不真切,只看到山崖边上有不少黑忽忽的

葬地玄经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9万字

预计时间:约10天零2小时读完

《葬地玄经》在线阅读

《葬地玄经》试读

由于距离太远,看的并不真切,只看到山崖边上有不少黑忽忽的物体在左右走动,不时还停下来叫唤几声。从数量上来看不下百来只。当我把红外夜视望远镜递给珍妮,让她也看看,这时在一边听来许久的阿豹突然开口了“可能是猿猴,我当年在柬埔寨丛林里的时候听到过,但今天的声音好象有点不太一样,所以我也不是百分之百肯定。”他思索了一下又说:“而且一般猿猴的生活习性和人类很象,是白天活动晚上休息的。现在都大半夜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既然可能是猿类,那也不用太紧张了,注意提高警惕就是。但在那尖锐刺耳的叫声中,已经不可能入睡。于是大伙各自把抢火武器从行装里拿出来,和我一样半靠在巨石头上,一边休息,一边准备随时应付突发事件的到来。

就这样一夜未眠,而那声响也是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晚上。当黎明的曙光从地平线上冒出来的时候,那声响才逐渐消失。墩子一边打着哈切,一边收拾营地,嘴里还不停的咒骂那些鬼叫般的东西。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好事多磨,要找宝藏就得有付出,不就是一夜没睡吗?等找到了墓穴拿出几件真东西,还不够你乐的?”墩子听我这么一说,想想也有道理,便也就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当我们整理好了营地,灭了篝火,正要出发的时候,珍妮突然大叫一声:“你们看!”我们顺着她指出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一处离我们很近的山崖上,密密麻麻蹲坐着上百只猿猴,想必这就是我们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黑点了。而在这些黑猿的中间一高高突起的岩体上,蹲坐着一只白色的猿猴。他体形较其他猿猴要高大许多,显然是这猿群中的猿王。只见它一动不动得注视着我们,那威严的气度,那傲慢的神态简直让人有点不寒而栗。这时我们才想起昨晚那一闪而过的白影,可能就是这只高大的猿王了。猿猴一般都长着黑色或者棕色皮毛,象这种全身长着白毛的猿很可能是一种白化了的物种。例如不少动物园都有的白虎,白蛇等,是自然界中比较少见的品种。

阿豹看着那些猿猴,轻轻的对大家说,猿类一般不主动攻击人类。它们昨晚那不寻常的举动也许是因为闻到我们所吃的食物的香味了。如果我们留下点食物在地上,也许它们就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由于这次进山我们的装备精良,食物也很充足,而且实在是没食物的时候因为带着武器,还可以捕杀野兽为食,所以经过商量后,为了尽快摆脱这些猿猴的纠缠,于是就留下了四分之一的食物。看看那些猿猴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我们便按着原来的计划,沿着山势向山谷深处走去。

大概走了两三里路,路边开始出现了一些废弃的青石块,有明显的人工雕凿痕迹,说明我们正一点点靠近那宋代墓穴。当我们刚走到一个断了头的石兽旁边,我们突然听到周围传来越来越响的“沙沙”声。这声音仿佛是什么动物踩着这林子里厚厚的落叶苦草所发出来的声音。“我们好象被包围了?”墩子惊恐的说。这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意识到,肯定是那些猿猴。于是为了不被它们从背后突然袭击,我们四个人背靠背对着四个方向站着,手里的武器也是早就对准了各自的前方。

墩子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边说:“我看就咱们那点东西都不够它们那上百号老少爷们塞牙缝的了。现在怕是吃不饱,要把咱也拖了去当晚餐了吧。”这时候,也只有他还能说出这玩笑话来。虽说猿猴一般不主动攻击人类,但这上百只猿猴,要发起怒来,我们这四个人有枪都来不及开,最后非被撕成碎片不可。是死是活,只好豁出一搏了。这时,我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珍妮,却见她镇定自若。想不到这瘦弱的大家闺秀倒象是个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什么时候都不流露出一点惊慌的神色。

转眼间,那猿群就到了我们身前。在距离我们大概一丈开外的地方就停了下来。里里外外好几层,把我们四人滴水不漏得围在正中间。“他***,怎么不冲过来啊?是怕了我们手中的猎枪呢还是要搞和平谈判啊?”墩子又开始自言自语了。“要怕咱们的枪它们就不会过来了,我看好象它们是有什么目的。”就在珍妮说话间,正对着我的那个方向,包围圈开了一个口子。那只巨大的白毛猿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那里。它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向我们走来。眼中两道凌厉的眼光,让人看了心跳不止。

我们四个人虽然手里都有武器,但都是常规的狩猎武器。猎弩,猎枪之类,都只能发一枪一箭。面对这么多野性十足的家伙,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珍妮所提供的武器竟然是如此无用,关键时候比烧火棍好不了多少。

十一、古祭拜仪式

那白毛猿王先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用鼻子在我身上左右闻了闻,随后又走到旁边的珍妮面前,上下看了看。就这样它绕着我们转了一圈,仿佛一个将军在审视他的俘虏。“它不会是在挑选它今天的晚餐吧。”从我身后传来墩子轻轻的声音。我回答到:“最好不是这样,要不然我们四个里就属你最膘肥肉壮。你被选中的可能性最大。”“呸呸呸,乌鸦嘴。”

就在我和墩子苦中取乐的时候,突然听到珍妮的声音,“你们看,它要干什么?”听她这么一说,我们本能的把头转过她那个方向去看。只见那白毛猿王审视完我们后,又走到了旁边的一悬崖下面,用他那两只强壮有力的前肢在地上刨出一个水缸大小的坑洞来。

“别是想活埋咱吧?这可是当年鬼子干的事啊,这几个猴崽子怎么也给咱整这玩意啊?”墩子惊慌的说到。“这时候就你想象力丰富。”我回答他:“你就不能往好处想想啊?”这时一直没有作声的阿豹也开口了“他说的也有可能啊。当年我在柬埔寨丛林里就看到过很多的野兽都有把暂时吃不完的食物埋藏到地下,等实物缺乏的时候再来吃的。”阿豹也真是个老实人,这时候也不会编点瞎话来安慰安慰大家。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堂堂男子汉,总不能就这样坐着等死吧。于是我悄悄对他们说:“既然这样只能赌一把了。擒贼先擒王,等我一发信号,大家把武器一起对准那白毛猿猴,集中火力把它放倒。成不成功就看这一下了。”这时候也只能这么做了。我感到自己的额头上冷汗一直往下滴。难道这就会是我们四个人的葬身之地吗?

就在我心思胡乱的时候,又听到珍妮的声音传来。“不对,你看它挖出什么来了?”原来就在我们一直灰心丧气的时候,珍妮一直没有放弃。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只白毛猿王的一举一动。这时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所以招呼大家一起看。

当我们把头转过去时,我看到那白毛猿王已经在地上挖出了很深的一个土坑,并从里面取出了一件动西。黑黑的,圆圆的,好象很结实。再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个铜鼎似的东西。上面长了不少淡率色的铜锈,看上去应该是件古物。它在干什么?我更加感到疑惑了。墩子他们好象也被它的举动搞糊涂了,半天也没发出声音来。

那白毛猿王一手拿着铜鼎,一边爬到我们面前,然后把鼎放在我们身边,之后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过来。这些离奇古怪的动作着实让我们二丈摸不着头脑。还是墩子第一个反应过来,高兴的说:“哈哈,这白毛怪可能是因为吃了我们给他们留的食物,现在拿出个古铜鼎来答谢我们的吧。”我刚要说话让他别高兴得太早,就听到珍妮高兴的说到:“也许它这是在和我们做一种古老的进山祭拜仪式,你们看边那片山崖上的石刻。”我听后又转过头去一看,只见那白毛猿王先前挖土的地方旁边的一片山崖上,果然有三副巨大的石刻。因为年代久远,上面已经长了不少青苔藤蔓,所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第一副石刻上,刻着一群人抬着果品猪羊来到一个巨岩下,把祭品放在巨岩旁边。我看到这巨岩,觉得很眼熟,想了一下才想起,这巨岩的形状和我们昨晚露营地的那块巨石简直一模一样。再看第二副,是一群猿猴围在几个人周围,那几个人对着一个香炉或鼎状物体,焚香叩拜。第三副则是那些人跟着一群猿猴来到一个瀑布前,其中一个拿出一卷文书对天念诵。其他人则长跪在地,静静聆听。

“难道这白毛怪拿出这个鼎就是要我们烧香叩拜?”墩子疑惑的问到。“应该是的。”珍妮说:“刚开始我也不理解这些画的意思。但当我看到那第一副石刻上的巨石,我就开始明白了。这些猿群应该是这古墓的守护者。昨晚他们的异常举动就是想驱赶我们这些突然闯入禁地的陌生人。但是由于我们早上在巨石边留了点肉类食物,刚好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古老仪式的第一个环节。于是它们把我们当成了进山祭拜的人。现在正按计划让我们进行第二个环节。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接下来它们就会带我们到墓地去的。这样就省得我们自己去找了。”

听完珍妮的解释,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看不出这大家闺秀果然与众不同,时刻都能保持这种临危不乱的镇定。还善于观察事物,分析原因。难怪她名下有这么多的生意都可以管理的过来。我不觉更对她增添了几分好感和敬佩。

这样看来,我们目前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这才稍稍放了心。这时珍妮又问到:“可是眼下到哪里去找香烛呢?”“是啊,鬼才会想到还要做这鸟事才能进得山去。”墩子也跟着说。如果这第二个环节进行不下去,不说进不了山,到不了墓穴,谁知道这些个野性十足的家伙会怎么对我们。大家又陷入了焦虑的禁地。

突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点子。我把手上的M2森林王猎弩放到地上。从裤袋里掏出一盒香烟,对他们三个晃了晃说:“今天咱就让这里的山神土地换换口味,来点新鲜的。”大家一看,相对一笑。也都赞同我的做法。希望这帮猿猴不会对烟草过敏。

我慢慢的走到那铜鼎面前,从烟盒中抽出三根香烟,拿出ZIPO火机一一点燃。然后按着那悬崖岩壁上刻的样子,把三支香烟插在鼎中。然后俯下身来叩拜。墩子他们也跟着一起对着铜鼎叩拜了三次。就在我们叩拜完毕后。只听那白毛猿王一声长啸,接着那上百只猿猴跟着一起仰天长啸起来。顿时整个山谷里回音缭绕,震耳欲聋。

墩子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大骂:“这鬼叫声让人怎么受的了啊,还不如把我一口吞了来的痛快。”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吼叫声终于慢慢停了下来。那白毛猿王,把那铜鼎又埋回到原来的坑洞里,然后便招呼着它的臣民们排成一字,向山谷内部出发。我们便赶紧跟着随着它们的大部队一起走进那山谷深处。

一边走,墩子一边问我,在我上香烟的时候有没有看清楚那个铜鼎。是什么年代的,是不是很值钱。还说要好好记清这个铜鼎买藏的地点。等下次回来的时候别忘记挖出来一起带走。我却并没有心思理会他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事情不会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到达陵墓的时候会不会又有其他恐怖的事情发生?

十二、洞中神道

跟着猿群,大概走了两三个时辰。一路上,各种残破石雕也逐渐的多了起来。据我的专业理论推断,这里可能是当时制作陵墓神道上石人石兽的地方。那些雕琢完工的石雕人兽已经摆放在通往陵墓的神道两边。而一些在制作过程中不小心弄坏的残次品则被抛弃在这荒野草丛之中。

之后,猿群在一面崖壁面前停了下来。我们环顾四周,发现周围都是高而陡峭的悬崖。我们仿佛是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前根本就没有可以继续前进的道路。难到还要爬上这悬崖绝壁?我心中暗想。自己从来可就没有学过攀岩这方面的技巧,现在要是真的让我爬上这几百米高的悬崖还真有点难度。

也就在我看着面前的崖壁暗自发呆的时候,却见那领头的白毛猿王走到了悬崖边上,抓起一丛粗大的山藤野草往外使劲一拉。那些粗大的藤蔓野草便被连根拔起。我心想还好他们现在不会对我们有所冲突,要不然,我们四个人谁经的起它这一拉一扯啊。当它三两下把那崖壁上的藤蔓清理干净后,那悬崖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刚容的下一个人走入的洞口。从外面看,里面黑古隆冬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还没等我查看仔细,那些猿猴便跟着白毛猿王一只只钻进了岩洞。等最后一只钻进后,也不容我多考虑,阿豹和珍妮也跟点亮了一根冷烟火,接着就进入了山洞。没办法我也只好跟着进去。墩子则是最后一个进来。由于洞里很黑,我们的眼睛根本不能适应着么黑暗的环境,所以周围的东西都模模糊糊看不真切。还好有阿豹他们的冷烟火在前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前方有一个亮点。于是我们就朝着那个亮点,一点点摸索着过去。

岩洞里似乎比较潮湿,不断有渗出的山泉从头顶的岩石上滴落到头上,感觉非常冰冷。而且每被滴到一次,便感觉头皮一阵麻木,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令人十分难受。这时候又听到墩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水怎么这么凉啊?简直和冰箱里的冰水一样。早知道我得带个安全帽来。”“我也不知道,照理说这山洞里的水应该常年温差不会太大。这里又没有雪山冰盖,应该不可能有这样的冰水出现才是。”从前面传来珍妮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地下水的温度会那么低。大家加快速度,早点出去。”于是大家都尽量缩着脑袋,加快步伐,向洞里走去。希望可以早点走出这个被冰水洗礼的奇怪洞穴。

又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山洞逐渐变得开阔起来,最后形成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洞厅。在洞厅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了许多,亮闪闪的东西,在冷烟火的照射下,发出一阵阵略带蓝色的亮光。我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些水晶状的结晶岩体。似乎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晶矿洞之中。墩子看着这巨大的岩洞高兴的说,这次总算不虚此行,就算进不了宋代古墓,找到这么大一个水晶矿脉,也不愁没钱可赚了。而珍妮却似乎对这些水晶无动于衷,只是一个劲的催促大家快走。

我心里觉得暗自奇怪,都是商人,为什么珍妮和墩子的差别就那么大呢?墩子一心只想到发财,而珍妮似乎对这些摆放在眼前的财富却好象根本不屑一顾。难道是因为珍妮是大老板,有的是钱,对金钱没有兴趣?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千方百计的找这个古墓又是为了什么秘密呢?

正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叫声。接着我感到一阵风从头顶吹了下来。我本能得一侧头。黑暗中好象有一个巨大的东西从我脑袋旁边飞了过去,要不是我躲闪的快,从它的速度来看估计我的脑袋早就被撞碎了。紧接着相继传来墩子,珍妮他们的声音“什么东西啊?”墩子惊慌的问。大家也都感觉到目前有危险情况发生。因为这次进山,不知道前途如何,所以这些需要能源的设备我们尽量是节约使用,但现在是危险时刻,不知道有什么不明物体来袭击我们,所以情急之下,大家纷纷拿出照明设备,以便查看敌情。

这灯光一亮,我们才发现,我们正身处这巨大石洞中一神道上面。说它是神道,是因为这整条道路两边都每隔十里米就摆放着一对石兽。这和传统的地面上古代帝王陵墓前的神道布局非常相似。从这些石兽的雕凿工艺和装饰风格上来看,虽然没有唐代石雕雄伟大气的风格,却有唐朝石雕华丽繁复的遗风。并且还带有自己独特的安逸祥和的神态的特点,所以这应该是宋朝的东西。由此我粗略的判断这可能就是我们在寻找的那座宋代陵墓的神道。但奇怪的是神道怎么会出现在山洞之中。正思索着,又感觉头顶有东西飞过来,我把灯光象上一照。这一照之下大吃一惊。只见那近十几米的岩洞顶上,倒挂着无数巨型蝙蝠。一个个鬼面獠牙,神态狰狞恐怖。

由于现在还是白天,所以大多的巨蝠原本都还在休息,只有少数三两只在石洞中飞着。不料被我们刚才的灯光一刺激,一些原本在休息的巨蝠也开始骚动不安起来,有更多的巨蝠从洞顶飞了下来。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发觉了洞顶上那可怕的一幕,周围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只听阿豹说到:“这些可能是吸血狐蝠,以专门吸食其他动物的血液为生。更严重的是它们的唾液带有许多恐怖的病毒,被它咬过后,伤口会很快红肿溃烂,最后不治身亡。它们……”阿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三只体形巨大的吸血蝙蝠向它冲了过去。只见阿豹低下头去,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顺手从靴子上拔出一把西班牙丛林王格斗刀,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转过身来,对着迎面飞来的一只巨蝠劈下一刀。只见手起刀落,那巨蝠已成两半。其余两只,见同伴已死,变得更加凶狠,挥舞着近一米的巨翅,凶狠得再次象阿豹冲去。阿豹面对两只凶神般的巨蝠,不慌不忙,飞身踢出一脚,将一只巨蝠踢到一边的岩石上,“啪”的一声,摔破脑袋,鲜血直流。然后再次出刀,直刺最后一只巨蝠。刀光一闪,那巨蝠已成一肉串般,被牢牢地插在阿豹那把格斗刀上了。

我们见阿豹身手果然了得,不禁暗自叫好。可还没高兴多久,就发现,其余一些巨蝠见阿豹难以对付,便纷纷掉转身,向我们三个冲来。我们暗暗叫苦,因为我们的猎抢弓弩都只能发一抢一箭,来不急同时对付这么多巨蝠,所以就匆忙掉转枪头,拿枪把子当榔头,举过头顶乱舞一通。但那巨蝠的动作分外灵敏,根本打不到它们分毫。但至少也没能让它们轻易地攻击到我们。

但是我们打斗的声响,已经吵到了洞顶上的正在休息的巨蝠。越来越多的巨蝠开始飞身而下,加入这场人蝠之战。眼看我们的体力消耗的越来越多,阿豹虽然身手不错,但他刚搞定一只便又有一只向他冲去,他也实在脱不了身来帮我们一把。而周围加入这场战斗的巨蝠已经越来越多,我们逐渐开始处于下风。

突然我发现一只巨蝠找到我挥枪把子的一个空隙,冲着我迎面扑来。眼看就要到达,躲闪都来不及的时候,眼前闪过一道白影。接着就听到“喀喀”两声细小的声音传来。我定神一看,朦胧的光亮中我看到那只白毛猿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见他左手紧紧抓着那只巨蝠。那巨蝠在它强而有力的手上已经被捏的骨骼尽碎,成了一团肉饼。

再看看它身后,那些先前早已经进入石洞深处的猿猴也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只见它们也跟着白毛猿王一样,纷纷伸手去抓那些低空飞翔的巨蝠。巨蝠们扇动它们的巨大的翅膀,如黑暗幽灵一般从天而降,穿梭在上百只猿猴之间,不时张开那巨大狰狞的嘴巴,对着那些猿猴咬下一口。而那上百只猿猴在白毛猿王的带领下,上窜下跳,挥舞双臂,也打得巨蝙们心慌意乱。一时间,一场惊心动魄的猿蝠之战,上演得轰轰烈烈。巨蝠们数量众多,行动灵活;猿猴们虽然数量上吃亏,但在白毛猿王的带领下也是越战越勇。

渐渐的,那些巨蝠开始被打得无招架之力,纷纷退出了这场猿蝠之战,飞到洞外去了。大概三四十分钟后,战斗终于结束。巨蝠全体退却,但猿猴们也损伤不少。近三分之一的猿猴已经挂了彩,有两只因为被咬到要害,失血过多,已无生还机会。

这时,我第一次开始感觉到这些猿猴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具有灵性。更为他们失去的这两个同伴而感到有点心酸。珍妮他们似乎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默默得站在那两只快要咽气的猿猴,眼角含着泪花。所有的猿猴都围了过来,和我们一样注视着他们即将永远失去的两个同伴,神情黯然。白毛猿王,慢慢爬到那两只猿猴的身边,帮他们梳理了一下凌乱的毛发,并轻轻的发出一种“呜呜”的叫声,直到这两只猿猴停止了心跳。

十三、深潭

等这两只猿猴都完全停止心跳后,白毛猿王才带着猿群依依不舍的离开这里,继续往石洞深处进发。有了猿群在前面开路,这下我们安心了许多。不多时,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洞口的光亮已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于是大伙加快了步伐,想尽快看一看这洞穴之外是怎样的一个陌生世界。

由于长时间在洞内黑暗环境下待着,突然一走到洞外明亮的环境中,眼睛不能及时适应这一光亮度的变化,很自然的就把双眼闭了闭。当我再次张开双眼,我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开阔的山谷盆地中间。四周高山入云,云雾缭绕。左面一条清澈小溪从身旁缓缓流过。再往前看,远处的山峰之间,一条巨大的瀑布,如一条倒挂白练从天而降,景色异常壮观。虽然相隔的距离应该还有三五里路程,但那“隆隆”的水声却已经隐隐的传入耳中。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先前在悬崖石壁上看到的那三副时刻图案,其中最后的那副就刻着一条巨大的瀑布。想必这瀑布就是我们所寻找的宋朝陵墓所在了。

沿着小溪,我们一路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瀑布跟前。那巨大的瀑布从几百米的高处冲泻而下,把地上冲出了一个巨大的深潭。潭中的水被瀑布冲击得上下翻腾,似有巨龙在潭,上下游动。激起的水雾蔓延了几百米开外,雾气中的一切都变的模糊不清,若隐若现。

当我们到了这里,那猿猴们便象是完成了任务一样,各自散开,有的采食野果,有的相互追逐嬉戏。只有白毛猿王,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难道这里就是祭拜的终点?原以为猿猴们会把我们带到陵墓跟前,可是现在看来我们依然没有找到陵墓之所在。其他人也和我一样,四顾张望,想透过这浓厚的水气发现周围是不是有陵墓的痕迹。

“在哪呢?怎么到了这么个地方?”墩子疑惑的问“难道是我们对那些石刻理解有误?”大家都没有回答,仿佛都在思索着什么。我看了看这周围的地形,都没有什么特别可疑之处。唯有这一潭碧水,在瀑布的冲击下,翻腾不停,颇有生气。依据我的专业基础,我知道古代墓穴选址非常讲究风水格局。墓穴所在必然力求有生气,方可令墓主早登仙界,让家族子嗣殷实兴旺。而且因为古代的陵墓为了避免被盗,采取过各种手段。有布疑冢掩人耳目的,其中三国曹操的七十二疑冢最为典型;有在陵墓中设置大量机关障碍的,当年军阀孙殿英所部盗取清东陵慈熹墓时,就因为被墓中机关所中,死伤不少人员。而说起把陵墓设在水下隐蔽之处的例子有吴王夫差的父亲阖闾,其陵墓相传就设在今苏州虎丘的剑池之下。因此看来,无论从风水格局还是从隐藏墓穴的目的来看,古墓都极有可能就藏于这深潭之下。

这样看来,眼前唯一的可疑之处便是这面前的深潭了。想到这里我首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会不会是在这水潭里?”大家听我这么一说,思索了一下,也都觉得十分有可能。既然如此,目前只要先派人下去,潜到水底查看一下,便可以知道结果了。而最佳人选当时是身强力壮又熟悉水性的阿豹了。

就在我们准备按计划行动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我们回头一看,那白毛猿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正仰天长啸。而原先那些四散开来的猿猴群也早已经围拢过来。个个都裂着牙,瞪着眼,显出一副极凶狠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激怒了他们。

(4 / 63)
葬地玄经

葬地玄经

作者:玉司南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2007年最具挑战力的探险小说,中国本土的《夺宝奇兵》! 2007年最新、最具挑战力的探险小说,细述曹操盗墓军团惊天秘密,中国本土的《夺宝奇兵》! 两块小小的“发丘中郎将”玉印,让主人公无意中发现了一本旷世奇书--葬地玄经。这本古老的奇书中竟然隐藏着一个关于生死轮回生生不息的天大秘密。为了揭开这个惊世之谜,主人公和他的同伴们进入那古林深处、戈壁大漠,去发现那一座座被历史所遗弃的废墟古堡、阴宅鬼穴、龙宫密殿、地下皇城。在经历了无数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故事后终于发现了那个存在于人类感知世界以外的一个只有三维空间度的永恒世界…… 玉司南,本名胡永骁,浙江兰溪人。2001年毕业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后从事于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业余喜欢看书旅游和上网。发表短篇中篇小说和散文杂章数篇,在天涯、榕树下连载口碑不俗,目前为起点中文网VIP作家。《葬地玄经》为2007年起点难得一见的精品盗墓探险小说,风头直逼《鬼吹灯》、《盗墓笔记》。最新连载中,榜位名次逐日上升!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