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叫润玉锦觅?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时间:2018-09-19 10:27 /灵异悬疑 / 编辑:柳乘风
主角叫润玉,锦觅的小说是《(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本小说的作者是苏蕾拉写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多时日,旭凤就查到了给先雨神下毒的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6.4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读完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在线阅读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试读

不多时日,旭凤就查到了给先雨神下毒的人,就是现任雨神。不等他去抓捕,现雨神就自毁元神了。拿着现雨神的遗书,旭凤并未觉得轻松。旭凤走上天河,来赴长音的约。

“雨神殿下厉害啊,居然在这天河之上摆起了桌椅。”广阔的天河只有他们两人,真的是不用怕隔墙有耳啊。“坐啊。”长音给旭凤倒了茶,邀请他坐下。先雨神谋害先雨神的事已经公之于众了,天帝亦下旨,三公主真身苍龙,封雨神赐赤松府。

“旭凤,你喜欢锦觅吗?”“是。”长音问得直白,旭凤也答得直白,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锦觅的家人问,他亦不会再忽视自己的感情。“那你知道为什么舅舅和舅母那么不待见你吗?”自长音被昭告为三公主,她便称回洛霖舅舅了。“旭凤不知,还请长音指点。”说起这个旭凤就头疼了,锦觅能偷溜出来找他,他却不能未经水神允许拐跑他的女儿。

“锦觅单纯,上一辈的恩怨我亦不想她有所牵扯。”锦觅简直是个开心果,她不应该被仇恨催熟,所以先花神的死因长音和洛霖都瞒着她。“愚忠愚孝之徒是配不上我家锦觅的。”旭凤皱眉,愚忠愚孝,指他?

“你知道为什么鼠仙反天后,说自己是义愤吗?”昨夜旭凤和润玉抓到了偷袭凤凰涅槃之徒,拥有灵火珠的生肖之首鼠仙。虽然得了润玉的清白,却差点连累了舅舅。“笠泽簌离,先雨神落英,先花神梓芬,她们因谁而死你都可以去查。什么是真实你自己决定,是包庇纵容还是严惩不贷你自己选择。”

虽然长音觉得以旭凤的性格很可能会替母受过,但她还是给一个机会,能不能和锦觅在一起就看他自己了。说完长音就走了,留下旭凤沉默不语。为何所有人都不待见他,都是因为他是天后荼姚的儿子?

“三公主长音?苍龙雨神?”月下仙人看着长音直摇头,之前是凤娃,现在是润玉。“小长音,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脸都成什么样了,那憔悴的。还有那个不孝的润玉,老夫早起都逮不到他,躲的那个勤啊……”

“唉呀老狐狸你别说了,长音姐姐已经够烦的了。”月下仙人没说完就被锦觅扯到一边,“他们两个不能在一起,已经很痛苦了,你别再雪上加霜了。”长音有些心虚,她憔悴是因为睡不好,睡不好是因为晚上都去布星台陪润玉了。见不着润玉,是因为他白日都在下界帮她找生父呢。

“那小锦觅你又在烦什么?”这两姐妹,有事的那个看起来更像没事的。“天帝说我要嫁给小鱼仙倌。”不就是骗过他五千年灵力嘛,老是入她的梦真是烦死了,躲都躲不掉。“小鱼仙倌是我姐夫,我怎么可能抢长音姐姐的相公!”这些个神,懂不懂什么叫朋友妻不可欺啊!

长音听了偷偷掩嘴,小锦觅真义气。“就是就是,小长音和大侄儿的红线我可是绑得牢牢的,雷打不断的。小锦觅你是凤娃的人,绝对不可以嫁给润玉!”管他什么伦常啊,有情人就该在一起啊,月下仙人真的是传奇话本看太多。长音不免开心,这两个不知情的,居然还这么义气相挺也是蛮傻的。逆天情孽,这等遭雷劈的事是那么好做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忘了备注一下,青龙又叫苍龙,看图基本都是雷电系的,所以我就选了苍龙好听点。锦鲤和火龙都能生出银龙了,那白鲸和火龙也能生出青龙是吧。应龙……是有翼的……咱就假装它是没有翅膀吧

☆、五

“长音姐姐,小鱼仙倌,你们来啦!”锦觅看到追蝶的魇兽就知道有人来看她了。“锦觅很高兴吗?”长音摸摸锦觅的头,真是无忧无虑的好啊。“当然啊,我在这水镜都无聊死了。”自从见了斗姆元君解了迦南之印,锦觅的修行是一日千里,虽然很开心但天天只有修行实在无聊得很。

“长音来得正好,我做了些鲜花饼过来吃吧。”临秀看到长音也很是高兴,拉着她坐下也没空管和她打招呼的润玉。“长音你都瘦了,余华都是怎么照顾你的?”成仙解了封印后,长音的容貌与洛霖从五分像到三分像,日后怕是只会越像她的生父。

“余华姨和昭华叔现在可忙了,不但要帮我打理风族水族,还要帮桃夭兜着,她自己都瘦了那还顾得上啊。”余华是飞廉府旧部,昭华是水族管理,桃夭不是桃花是珍珠,只是因为余华喜欢桃花才给自己儿子取名桃夭。长音接管赤松府后,将赤松府的仙侍都换了,她把桃夭带入了赤松府做副手,也将白芽调到身边照顾她的起居。

“辛苦你了。”洛霖拍拍长音的肩,他和临秀完全放手,一下子承受三府重担的长音必然辛苦。“没事,现在我已经能处理好了。这不,都有时间来花界休息了。”她自己选的路,不管有什么她都会接受。“哎呀,长音姐姐难得放下公事,爹和临秀姨就不要提了嘛。”锦觅咬着鲜花饼,给润玉递了一个,长音不爱吃,她就不给了。

“对了,长音姐姐还没有好好逛过水镜吧,我带你去啊。”锦觅拉着长音就跑,她想起今日洛霖要来检查她的功课,快跑快跑。“锦觅慢点。”长音还看不破锦觅那点小心思吗,只是由着她而已。“那润玉亦先过去了。”润玉对于无视他的舅上大人,一如既往的有礼。

“来来来,泡尾巴吧。”锦觅将两仙带到水池旁,自己先泡了脚,然后眨巴着眼睛等长音下水。“这池水可清甜了,泡尾巴很合适的。”“清甜?”润玉看着这清澈见底的池水,他本以为是饮用的,可锦觅脚都放下去了,这清甜之说何来?“是啊,凤凰喝过。”锦觅笑嘻嘻的把旭凤出卖了,“凤凰掉进水镜,我带他躲长芳主的时候来过这,我在泡脚他就喝了。”

“呵呵呵呵……”长音扶着润玉,她可以想象当时旭凤的脸有多黑哈哈哈哈。“长音姐姐快点快点,我还没见过你的尾巴呢!”这才是锦觅的目的,龙尾耶,比起小鱼仙倌的,当然是自家姐姐的比较容易摸到啊。

“看在你明天就要晋仙的份上,满足你啦。”长音也坐在池边,长长的青龙尾一摆,哗啦啦的水全浇在锦觅身上了。“哎呀,长音你好坏!”锦觅气嘟嘟的,又在欺负她,“看我的。”伸手掐诀一身便干了。“锦觅进步很大啊。”润玉看向长音,迦南之印阻碍这么大,那长音最终解了封印,也会一日千里吗?

“好看吗?”长音摇摇龙尾,问润玉。她还不太习惯她的尾巴,也少有时间去泡尾巴,感觉实在新奇。绿色的龙鳞沾了水,片片莹光,色泽饱满了许多。“好看,比起那日你受劫时更有光泽了。”受劫那日因为主人伤重虚弱,龙鳞亦色泽暗淡无光,长音撇撇嘴,她那日根本没心思去研究自己的尾巴。

润玉坐在长音身边,并未入水,他不习惯在长音以外的人面前现出尾巴,长音也不勉强他,最好是只有她能看。长音一摆尾,就把水往润玉身上撩。“淘气。”润玉一道结界就护住了自己和长音。长音有些懊恼,这么难控制,怎么做到卷人的呢。

“噗!”“啊呀,小魇兽!”魇兽见他们都泡在水里,便也跳入了池中,没被润玉结界照拂到的锦觅又被溅了一身湿,正追着魇兽要打它。然后在魇兽快被抓住的时候,长音默默撩尾巴。“长音!”锦觅转身往长音身上泼水,惹得长音收起尾巴踩进水里和锦觅对战起来。润玉把魇兽招来,一仙一兽无奈的看着两姐妹玩水。魇兽学着润玉一副成熟的样子,长音手指一勾,一小支水柱就把魇兽冲下了池边,润玉没能及时抱住,就见魇兽爬起后又跳进池里向长音复仇了。

“要是凤凰在这就好了。”锦觅感慨道,他们三个水系就可以把凤凰一个火系按在水里揉搓了哈哈哈哈。“你说固城王怎么能容忍手下人这样争地盘呢?”魔界西、北城王在忘川争地盘,也不知道摆渡老儿是什么感想。“鸟族拥兵自固,父帝也没说什么啊。”润玉小声的回答了长音,免得被锦觅听到然后被人套了话。

“小鱼仙倌,你说我明天会不会也被雷劈啊?”她听说长音成仙劈了五十七道,想想就恐怖啊。“你怎么不问我?”长音挑眉,她才是被劈的那个啊。“小鱼仙倌活得比较久,知道得比较多嘛。”锦觅不明白长音怎么笑得这么欢,她四千多,长音近五千,小鱼仙倌一万五,没错啊。

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长音有一万年差距的润玉不自在的咳了声。“不会的,长音是自己修炼走的是正规修仙道,一般上神子女时候到了自然就飞仙成神,不需要经过雷公电母的洗礼,比如我和旭凤。”“明日的晋仙不过是个仪式,锦觅不用担心。”长音是因为要隐瞒所以才没让水神风神帮忙。

长音其实说的只是安慰,她的记忆里有一段是锦觅投胎到凡界和旭凤相亲相爱来着,至于怎么下去的她并不清楚。当桃夭告诉她,天后召见了缘机仙子时,长音叹了口气,让桃夭给缘机仙子下拜贴。

缘机仙子可窥探天机,执掌轮回,同一件事,长音做了就是泄露天机,缘机仙子却是无碍。堪破天机禀告天帝,提前做好应对,便是缘机仙子的职责。长音乃上神,依礼应是缘机仙子到赤松府拜见,不过长音还是下了拜贴才去。

“师父。”缘机仙子屏退左右,长音设下结界后依礼跪拜。是的,在幼时的长音分不清回溯和记忆的时候,是缘机仙子入梦提点了长音。“起来吧。”缘机仙子扶起长音,“你现在已经是上神了,别跪了。你真是越来越像她了。”长音由着缘机仙子对着她的脸发愣。

缘机仙子说的她,便是落英。长音的外公外婆只是普通的天兵天将,死于不知道哪次的神魔交战。留下了一对儿女,洛霖天资聪颖,被玄灵斗姆元君带回了上清天,落英则留在了天界。落英和缘机仙子同期入了老君门下,两个姑娘从小玩到大,也比到大。落英晋了上仙,缘机还是下仙,落英成了雨神,缘机还只是仙,差距大了,联系便少了。

可没人知道,落英与缘机,比与洛霖还亲,落英藏着掖着的肚子,缘机知道,长音生父的事,缘机亦知道些。在落英临终前,也是她的帮忙长音才能顺利出生,也是她找来的洛霖,让他见了自己妹妹最后一面。缘机当然知道落英是怎么死的,可她仙微言轻,无法为好友做些什么。她于梦里指点长音如何回溯,却不与长音相见,形同陌路。多年来,缘机一直都在帮着长音隐瞒,飞仙上神的时机,缘机都帮她瞒。现在长音要为母报仇,她更会帮。

“你来是为了锦觅的事吧。”缘机回过神,给长音倒了杯茶,说起了正事,“锦觅仙子的事你也应该很清楚,不管天后有没有找我,锦觅都有劫。”

长音叹了口气,只怕天帝是想将花神的青莲冠一并授予锦觅,让她继承花神之位。锦觅虽是先花神遗脉,现在灵力修为是精进许多,但她底子弱无法固其本源,飞仙可以,上仙勉强,上神是不可能的。不管是润玉还是旭凤,那都是循序渐进由仙做起的,而且两位天子亦并非未历劫便封神的。按缘机的说法,润玉幼时便已历劫,旭凤则是万年内将有一劫。劫数难逃,不过早晚的问题,要么像长音那样选择受雷,要么主动去历劫,也就是轮回。

“先花神本是佛祖座下一瓣莲,是元神寂灭的命理,跳下临渊台后,强行将本该和她一起消亡的锦觅生了下来,让她的女儿也成个元神寂灭的命理。”缘机摇摇头,自己都过得如此苦难了,还让女儿也走这一遭。“娘亲不也是吗?”长音的出生和锦觅不也是异曲同工吗。“不一样,毒素都被落英留在自己体内,你本来就该那日那时出生,为了让你顺应天道,落英还忍了几个时辰。”多少都是不一样的。

“那锦觅的事还请师父下手越重越好。”锦觅在凡界经历越多的苦难,元神归位后就越顺遂。“锦觅的事我会看着办,倒是你,有什么消息了吗?”缘机很是担心,若锦觅下凡,长音便有一死劫。“除了上次摆渡人说我像灰狼,并没有其他的线索了。那个灰狼,润玉帮我去查了,没有符合条件的。”这件事长音没有告诉第三者,她已经尽她所能,不断的推演做好准备。

缘机拉着长音的手,“切记,只有找到你的生父才有化解的可能。”危机,是危亦是机,若能渡过这一劫,长音身上的封印便能全部解开。“我会加紧的。”长音也很希望渡过这死劫,这样才能陪在润玉身边。

“少主,上元仙子来了。”桃夭随母亲唤长音少主,并不认锦觅为主。长音放下折子,邝露来找她做什么?“让她进来。”“邝露见过三殿下。”“自从我搬到赤松府,就没见过上元仙子,不知仙子找我何事?”说实话,邝露的容貌不合她的胃口,加之润玉的关系,长音对邝露真的没什么好感。只是看在她对润玉忠心耿耿的份上,长音对她还是礼貌的。

“锦觅仙子不日便要下凡历劫,邝露想随她下凡保护她。”长音笑了,这种事该去找润玉啊,跟她说是什么意思呢。“三殿下别误会,锦觅是大殿的妻子,邝露自请下凡亦是想为大殿分担,可是大殿不允许。锦觅仙子这次下凡,天后肯定不会错过这机会,事实上天后已经让缘机仙子给锦觅仙子安排最苦的命数,我想三殿肯定不会想看到锦觅仙子出事,所以特来请三殿允许。”邝露跪拜恳请,长音却有些拿不清她。

润玉的婚事,天帝每每提起水神就要取消,所以现在都闭口不提。长音已是三殿下,那么在众仙眼里,和大殿有婚约的就是锦觅,邝露也是众仙之一。“上元仙子,你又不是赤松府的人,我哪来的权利说准就准啊?”想借她的口让润玉同意,她要是这么做了,岂不是将她和润玉表面上不再往来的假象打破了。况且小小的上元仙子居然还能知道天后的打算,这邝露,到底是何心思呢。

被长音拒绝后,邝露便离开了,到了下凡当天,长音就瞪着眼睛看着。锦觅跳下天机□□后,下饺子一样,旭凤、穗禾、被月下仙人推下去的燎原君、最后还有邝露。还在台上站着的几位面面相觑,“我也要跳下去吗?”长音十分疑惑,是说在场的小辈都要走一遭吗?

“你同意上元仙子下凡啊?”润玉正在布星时,长音说起了邝露来找她的事。“私自下凡违反天规,邝露现下是我璇玑宫的人,没有正当理由或没有我的批准是不能下去的。”一开始润玉没同意是因为干扰锦觅历劫,对锦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旭凤本该驻守忘川,他该赶来和锦觅告别的时候却转道去了紫方云宫,随后一来就直接跟着锦觅跳下去了。我推测应该是母神想要对锦觅出手,被旭凤听到了。所以我便同意邝露下去了。”

天后对润玉不满,对她不满,对锦觅不满,她和润玉能自保,但锦觅就……“劳烦你和月下仙人多费心了。”看来她得自己去找生父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长音,不如我们到凡界去住吧?”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在凡界,他们能在一起更久。长音点点头,反正,不管在哪,她和润玉都是日夜分离。

每入夜,润玉就要回天界上值,每天亮,长音就要走遍六界找寻生父。但是润玉所说的更久长音是有所体会了,每日长音准备好早膳等润玉回来,吃完早膳服侍润玉沐浴后,待他睡下,长音便出门。润玉休息够了就会来找她,陪着她走遍这六界,傍晚两人回到住处,长音会下厨,聊天下棋,然后送润玉出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相处温和到长音一日见不到润玉就会失落。又一次的长音觉得洛霖说的对,润玉这是温水煮青蛙,让她离不开他。

十多年过去了,锦觅和旭凤相见了,润玉会告诉长音,他们过得怎么样,长音还特地去了看了看穿着女装的旭凤。“果然,不管在哪锦觅都是旭凤的克星。”长音搂着润玉笑得开心,锦觅真是开心果。润玉陪着长音在廊边泡尾巴,他早已警告过这片土地,绝不可泄露他们的存在,每次他亦布下结界。

长音用自己的尾巴去缠润玉的,刚开始不经意碰到她都会害羞,现在都老夫老妻了,有些事已经得心应手了。润玉都由着她,他依旧不喜欢自己的尾巴,但是长音喜欢。看到双尾交缠,他的心里会很满足,所以润玉还挺喜欢长音这般粘他。

“长音。”“嗯?”长音没有抬头,有时候润玉唤她的名字并没有什么事,她也只是习惯性的表示了疑问。“不要离开我,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如果连你也没有,让我怎么办。”润玉拉起长音的手,要将手上的串珠套给长音,长音却缩回手。“这是你生母留给你的,我不需要,我有你的心就够了。”她一定会找到生父,化解死劫。

“长音……”润玉的呢喃消失在长音的唇边。他没有儿时的记忆,旭凤出生后,母神待他一日不如一日,千万年来他一人住在璇玑宫,一人吃饭,一人修炼,夜出昼伏。直到长音出现,本以为只是过客,却没想到是他的温暖。他知道自己有婚约,得一知心好友就够了,知晓她的身份,那份自以为是的友情迅速变质。热闹过才懂得冷清,在长音当上雨师后,他们没有来往的日子比以前同样不见面、无音信的日子更加难熬。他以为自己已经看淡,却还是会期待,期待他的未婚妻长音,会害怕,害怕长音退婚约。

唇齿相碰,攻城略地,长音觉得今夜的润玉霸道了。雄性有其本能,雌性却总是青涩,润玉压在衣裳松解的长音身上,银丝勾连,嫣红懵懂。“什么时候才能娶到你呢?”润玉深深吸气,鼻间尽是她的味道,实在诱人。低沉的声音让长音的理智渐渐回笼,眼神渐清,脸色渐红,然后埋进他怀里不吭声了。“呵呵呵……长音真是,胆小啊。”有心没有胆。

“鎏英?”走在小树林里长音感觉到了魔的气息,隐去气息往前一探,就看到神色悲伤的鎏英。长音快步走过去,往她身后的某处看了一眼,还有一个魔族,不知是敌是友。“三殿下,别来无恙啊。”看到长音,鎏英打起精神,还调侃了一下。

“鎏英怎么会在这?”长音见鎏英的气色不好,也没问就探上了她的额,“你怎么伤成这样?”天魔又没开战,鎏英这伤哪来的?“我没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对了,凤兄和锦觅是不是下凡历劫了?”鎏英想起更重要的事,拉着长音就走。“鎏英去我家吧。”长音反手将鎏英带回了她和润玉的水榭中。

(7 / 11)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

(香蜜同人)他是龙(香蜜)

作者:苏蕾拉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总书评数:8 当前被收藏数:145 营养液数:1 文章积分:1,189,148 文案 香蜜只看了前五集和第六十三集,原著更是没看过。我知道的剧情都是同人文看出来的,so……短篇练手,不喜点右上角。 阅读前须知 风师箕星也,雨师毕星也。道家里雨师即雨神,这里我拆成雨师是雨神手下了。 西海即青海湖。 道家里,酆都大帝是阎罗王的上司,除了管冥府,还管各神飞升上清界的事,每三千年一任,任期结束就会入上清界。文里是基于这些改编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音,润玉 ┃ 配角:洛霖,临秀等 ┃ 其它:香蜜沉沉烬如霜 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