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卧底(出书版)全文在线阅读 义珍蓉与唐忆贫与黄元霸钟连城

时间:2018-08-21 12:48 /灵异悬疑 / 编辑:楚昭
《谁是卧底(出书版)》是钟连城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义珍蓉,唐忆贫,黄元霸,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项研究是夏烈发起的,他想当

谁是卧底(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0.6万字

预计时间:约3天零2小时读完

《谁是卧底(出书版)》在线阅读

《谁是卧底(出书版)》试读

“这项研究是夏烈发起的,他想当A国的卫生大臣,这样就需要政绩。黄元霸、楚天红考虑到,如果夏烈当上了卫生大臣,他手中的权力会给他们每一位带来大量实惠。特别是夏烈承诺,他只要名,‘防艾剂’的专利权属于黄元霸和楚天红。”

“真是丧尽天良!”义珍蓉恨得咬牙切齿,“这些年你们残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阿德摇摇头:“无法计算,反正我们一天到晚都是忙于把人从大陆输送过来,十数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至于具体送了多少人,卖了多少人体器官,那边应该会有分红帐单,研究基地这边从来不记帐,需要多少人就送多少人过来。”

“这边的情况我清楚,”朱卫刚说,“为了获取一个小小的数据至少需要四百人付出生命代价,一项成果的获得,可套用一句古诗,叫——一人成功名,十万白骨枯。”

“你们这个组织一共有多少人?在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基地呢?”义珍蓉继续盘问。

“不知道,我只负责提供货源,他们内部的事我从来不参与。”

“那你这次为何参加了追杀我们的行动?”朱卫刚问道,“不说真话当心宰了你!”

“我们签订了合同,如果由我提供的‘货源’发生了逃跑事件,我就有责任协助追回。我的话句句是真的,不敢有半句谎言。”

义珍蓉:“再问一桩事——你与楚天红是怎么认识的?”

“我的口好渴,再来一点好吗?”阿德望着义珍蓉手中还剩一半的矿泉水瓶。义珍蓉二话没说拧开盖就往他口里送。“矿泉水真好喝,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水——如果你们能把我松了绑那就更好了,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义珍蓉:“现在你也明白了自由的重要,你控制别人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替别人想想呢?不要扯远了,还是说正事吧。”

阿德歇了片刻,开始讲述他与楚天红认识的故事。

“说起来我和你也是老乡,我的家在雪峰县城西北的郊外。”

“你是富田村的?”义珍蓉问道,“那个地方在雪峰县是最有名的。”

“是的,我们那地方是有名的贼窝、匪窝和骗子窝,县里历届领导都说富田最老实本分的人也是一个敢当街骂县长祖宗十八代的刁民。可是从来就没有人理解我们富田人为什么变坏。我们是农民,和我们一墙之隔的是县委机关家属院。那里的人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他们的好命运,可以任意选择自己满意的工作,而我们从一出生就没有任何保障,生了病没有医保,老了没有退休金,犯了罪隔壁院里的恨不得把我们判死罪……同样是人,他们那么好过,我们这样惨,我们能安安心心当顺民吗?有位局长当着我们的面说过一个故事,一次他们去偏远山区扶贫,见一家人大冬天的没有棉衣,于是就送给了他们家一件旧棉衣,结果把这家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连喊某某局长好。最后他得出结论:边远地区农民比郊区农民纯朴。我承认这位局长说的是事实,这样的格局并非是边远地区农民本质纯朴,而是他们不知道有些干部有多腐败,社会制度有多么不公平。据我所知,这位送棉衣给农民的局长,他家里有别墅、小车,过年下属送的红包顶得上一位农民干几辈子!更有,他私下里透露,为了当上这个肥水单位的局长,他花了近百万元才摆平雪峰县的几个常委领导——”

“阿德,我问你是怎么认识楚天红的,不是问这些废话!”义珍蓉制止道。

“这些跟我认识楚天红有关啊。我出生和成长在那样的地方,就注定了我这辈子只能当坏人。十六岁那年我失手杀了人,就逃了出来,加入到广州火车站的一个黑社会组织。后来我又把小时候的朋友拉过来,很快就形成了一股势力,成了这个组织的统治者。在那里我干尽了坏事,心肠越练越黑,有一次在与另一帮派火拼中,我被砍伤,住进了广州某大医院,我的主治医生正是楚天红。病愈后结帐,医药费是一百零八万元——一个简单的外伤要花这么多钱,我被她的‘狠’镇住了。原以为我是天底下心最黑的人,想不到有人比我更黑,更让我不平衡的是,她黑得没有任何风险,我黑要受到法律制裁,甚至丢脑袋。这让我感到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为了教训她,我谎称为了感谢她的精心治疗,要送一份礼给她。她居然贪心得应约来取。那天我向她表明身份,告诉她,广东这片土地经常会出现无名尸体,这其中就有一部分是我所为,我杀人很有原则,只要冒犯了我,一元钱的小事可以换一刀,你明目张胆抢我一百多万,今天我就按一元钱一刀偿还。我身边站着几位持刀的小兄弟,只要我一声令下,就可以将楚天红剐成碎肉。在这样的架势下,我以为她会吓得面如土色,想不到她竟然全无惧色,当着我的面自己把衣服一件件脱下,直至赤身裸体,最后她说:‘这位兄弟如果觉得一元钱一刀吃亏,我愿意一元钱十刀给你剐!但我在临死前有一个愿望你必须满足我——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硬的汉子,今生今世如果能和你上一次床,我死一百次也心甘情愿!’”阿德说到这里,停住了。

“后来怎么样?”李根发听得聚精会神。

“还能怎么样,我是个大男人,她长得那样妖艳,不干她那才是白痴呢。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到她与黄元霸、夏烈合作,我自然而然就跟着进来了。”

义珍蓉打断说:“除了这些,你还知道其他内幕吗?”

“我知道的都说完了,绝无保留。”阿德说。

李根发叹道:“可惜阿财打死了,从他口里肯定能获取不少内情。要是我肯定会把他留下。”

“我们本来也是想要活口的,但受到条件限制,一是他们都被防毒服裹得严严实实,辨不清谁是谁,二是当时对方实力比我们强,不打死几个我们会处于被动。”尹海波辨解道。

“阿财个子高瘦,不难认,只要不打头部和心脏位置,他还能活一段时间。”李根发坚持己见,“当时我本想和珍蓉一起去,可你……”

“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阿德,”义珍蓉继续审问,“你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但是,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说的都是真话呢?”

阿德:“凭我想活的心愿。”

“你相信说了真话就不会死?”

“最起码暂时还能活着。我做人的原则一向是这样——在金钱与道义相冲突时,我先择金钱;在金钱与生命相冲突时,我选取择生命;在速死与缓死相冲突时,我选择缓死。”

“那么我问你,接下来黄元霸会有什么行动?”义珍蓉问。

“他会产生怀疑,甚至已经估计到我已经落在你们的手中。”

“凭什么他能知道这些?”义珍蓉问。

“有几个原因,第一,我在山洞中的时候,黄叔肯定已与你们联系了,无论你们采取什么方法,他都能听出破绽;第二,阿财自始至终都杳无音讯,傻瓜也会明白原委;第三,刚才我看你的手势回黄叔的话,已经失去了我原有的说话风格。就这几条,黄叔绝对会明白。”

“你这话不假,看来你真是想活,根发,你和朱先生把阿德带回山洞好好看管起来,我和海波留在这里观察动静——如果黄元霸真的有了怀疑,会马上派人过来侦察。”

“珍蓉,为什么棘手的事老是叫我去干呢?”李根发不满道。

“看管一个绑着的人棘手吗?”义珍蓉反问道。

“不棘手你为何自己不去,他万一逃跑了呢?”李根发嘟噜着说。

“那你留在这里,我和朱先生把他带走。”

义珍蓉和朱卫刚押着阿德走后,李根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尹海波,说:“厉害呀厉害,不战而胜乃是上上之策也。”

尹海波:“老李,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呀,别得了便宜还卖傻,我就看不惯这种人——告诉我,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把义珍蓉弄上手的?”

尹海波火了,但还是克制住,说:“感情的事不是能勉强的,要双方都愿意才能成,老李,我承认自己确实喜欢珍蓉,但我绝对不像你说的那样,用了什么手段。”

“所以我才说你高明呀,佩服,真是佩服!”李根发冷笑道。

“阴阳怪气的,有本事你把她弄上手啊,我就是能讨她欢心,你吃哪门子干醋?!”尹海波忍无可忍。

“得意什么啊,现在还早着呢,看谁笑到最后。”李根发气咻咻的说。

“真是莫名其妙!”尹海波狠狠地瞪了李根发一眼。这时他感到有一种超声波噪音在耳旁嗡嗡作响,于是叫道,“黄元霸派直升飞机过来了!”

尹海波率先爬上高处隐藏,以便仔细观察,李根发此刻也忘记了醋意,跟着爬了上去,趴在尹海波身旁。

噪音越来越清楚,两双眼睛紧盯着“基地”方向,终于一个小黑点出现在视野里了。尹海波心里明白,这架直升飞机是来侦察的。突然他一拍大腿说:“不好,我们应该把快艇上的燃油藏起来!”

这时义珍蓉急急忙忙跑了回来,大叫道:“海波、根发,快、快把燃油藏起来!”

“晚了,你看直升飞机已经到了!”李根发指着天空说。

“糟了,没有油我们怎么逃?我本来是记得的,稍一疏忽就把大事给担误了。”义珍蓉自责道。

(59 / 80)
谁是卧底(出书版)

谁是卧底(出书版)

作者:钟连城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作者: 钟连城 著 出 版 社: 湖南出版社 出版时间: 所属分类: 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文案: 世界上最阴毒的不是蜈蚣,不是蝎子,也不是毒蛇,而是邪恶的心灵。邪恶的心灵滋生罪恶的种子,罪恶的种子萌发恐怖的花朵,恐怖的花朵结出致命的果实…… 汪洋中的孤鸟,不啻一座坟墓,疑云密布,杀机四伏。迷花、毒蛇、猛兽、恶鸟、杀手,步步陷阱,处处凶险。“前赴后继”的失踪者身陷绝境,能否逃出魔窟? 这是钟连城的原创长篇小说。 新千年的某一天,又一条重要消息从海外反馈回来——某国际犯罪集团,与境内的不法分子相勾结,利用中国流动人口剧增的有利条件,疯狂地贩运人口,从事不可告人的罪恶勾当…… 中国高层立即做出反应,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反恐机构,派人打入犯罪集团的内部,了解和掌握他们的犯罪事实…… 这项行动有一个代号——放鹰计划。 为了确保“放鹰计划”的成功,负责人易祥贵挑选了一批顶尖级的特警,又经过一年多的强化训练,然后才实施“放鹰”。 第一批“鹰”放出去了,杳如黄鹤一去…… 第二批“鹰”放出去了,似泥牛入海…… 最后,重担落在了女特警义珍蓉的肩上。 有人说,打球的最高境界不是凭“眼疾手快”,而是凭“感觉”。因为人眼再快,都快不过变幻莫测的球速,惟有“感觉”可相抗衡。 面对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隐形”黑社会组织,义珍蓉正是凭“感觉 ”与之较量…… 疑云密布的孤岛,杀机四伏的椰林,神秘莫测的“实验室”,白骨累累的死亡地带……义珍蓉置身其中,与死神共舞,与邪恶殊死较量,以超人的智慧和勇气抽丝剥茧将迷揭开。 全书气氛惊心动魄,情节高潮迭起,故事令人欲罢不能,人物形象呼之欲出,作者的艺术功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