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守灵人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疯狂的和尚出品

时间:2018-10-06 06:26 /灵异悬疑 / 编辑:薇拉
小说主人公是王曼,刘老头,关铃,诸葛的小说叫《阴司守灵人》,它的作者是疯狂的和尚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外面一声猫叫,房里的老鼠像列队的士兵,排

阴司守灵人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85.2万字

预计时间:约1个月零4天读完

《阴司守灵人》在线阅读

《阴司守灵人》试读

外面一声猫叫,房里的老鼠像列队的士兵,排成一条黑色长线从窗户洞里出去,我走到大门口,见阿飘消失在黑暗里,刚准备去追,怀里的小狐狸动了动爪子,我明白她的意思,把手摊开,她在我手上写:“阿飘又要躲猫猫了,你让着它点。”

正在我假装找阿飘的时候,好几辆车从省道开过来,后面还跟着摩托。好几十个人从车上下来,大多是不认识的老头子,陈皮和几个年轻人站在旁边,看样子他们只是司机,陈皮兴奋的跑过来,甩给我一根雪茄,说:“回来了。”

我摸着烟杆,说:“出息了。”他把我拽到一边,小心翼翼的说:“老子怎么说已经是有身份的人了,你在乡亲们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呗。对了,我可把守灵的事情发扬光大了,开了个店子卖棺材、寿衣、花圈……哭丧……一条龙服务……”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卖棺材?”我重重拍了他肩膀两下,见旁边一群四十到六七十岁不等的人情绪诡异的看着我,我问:“这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全镇不都搬迁了吗?附近镇里的闺女抢着往咱们镇里嫁、孩子上学进了、镇里人做的手工艺品农作物都有人统一收购,闲的时候还能在附近上班……日子过好了,搬迁时骂陈庄守灵人不是东西的人,知道好了后,对以前骂你都挺惭愧的……”陈皮说着眼睛发红,略带哽咽的说:“还把你骂出了四家镇,当初你走的时候,你只带走了一个村妇,庄里人都不敢送你,怕激起民怨……”

陈皮一下说了很多,我用余光扫过人群,说:“怎么没见庄里人呢?”陈皮低着头说:“叔伯们知道你能理解当初的事,可一个个愧疚的不敢来啊,庄里有人看到你的车从镇里穿过,见你不回新陈庄,那群老家伙躲在家喝闷酒呢……”

以最快的速度向陈皮弄清楚四家镇的情况,我走到一群人前,我不知道说什么,他们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突然一位老人抡起手,一巴掌扇在自己嘴巴上,跪在地上说:“陈先生,当初是我嘴无遮拦……”

啪啪!

跟比赛打嘴巴似的,几十个人有样学样,愧疚的自责起他们当初的行为,我好不容易让他们住手,表达自己根本没有介意,最后说:“我刚回来屋里连碗白开水都没有,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大伙先回吧。明天我去新陈庄摆酒,好好喝一顿,让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好不容易送走这群热情的乡亲,陈皮见车都走了,调侃着说:“被群众包围的感觉如何?爽吧?”我嘿嘿笑着说:“非常爽,羡慕吗?”

陈皮赶紧摆手,心有余悸的说:“回想当初强时人群激动的场面,如果不是人家忌讳守灵人的诡异,换成是我早被刚才这群哭鼻子的大爷乱刀砍死了。”又聊了一会,我说:“你不是跟赵佳堂妹搞在一起了吗?现在怎么样?”

陈皮愤怒的说:“她现在是四家镇的一把手,不过老子刚把她娶进了门,我结婚你都不来,这是你欠我的。”我一脚踹过去,意味深长的说:“到底谁欠谁很难说啊?老子白白错过了闹洞房的机会,那可是光明正大调戏人妻的大好机会。”

说笑一会,我们开车往镇里去,小狐狸像个人蹲在副驾驶上,懒洋洋的闭着眼睛,车开到半路,小猫女从后座冒出来,奶声奶气的说:“你们蛇鼠一窝,别想抛弃本姑奶奶。”我知道小黑猫藏在车里,故意说:“你不是去找你妈了吗?”

“她还在闭关呢。”小猫女躺在后座上生闷气,小狐狸不时回头看一眼,两个家伙这样玩了一路,经过一片花圃,花圃边有一家丧葬铺,我猛踩住刹车,陈皮的车停在前面,他下车走过来,说:“这就是我的铺子,怎么样?”

“很好的一间鬼屋,你小子招了多少只鬼回来?”

如果不是四家镇人气聚拢在新自治镇,鬼气有人气压着,棺材铺里的鬼绝对闹翻了天。陈皮吓的一哆嗦,说:“三哥,你别逗我了!店子生意挺不错,家里和庄里也没事发生,怎么可能有那东西?”

“我们先回庄里说一声,安排明天摆酒的事情,晚上再过来丧葬店住,把这里的问题解决了。”我可没功夫开玩笑,陈皮见我说的认真,偷瞄一眼巨大的门店,连打了好几个尿颤,说:“你这一说,我真感觉有些邪门了……”

第六十三章 欲审阴

我回到新陈庄与村长、陈皮父亲……等一众人刚见面,一个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鼻子发酸,陈皮父亲说:“三夜,吃了没?”说着,他扯着嗓子喊婶子给我弄吃的。

庄里人接连赶过来,也都没什么说的,就是问我吃了没,抢着让我去他们家吃饭,都鄙视陈皮母亲烧的不好,自家做的饭才香。

一群大老爷们差点没为这事打起来,我放松之极的跟他们随口胡扯,关于是否接少掌令的事,在这一刻彻底抛在了脑后。

等婶子做好宵夜,我和陈皮吃着,一大群人杵在旁边看着,陈皮被看的不自在,从屋里拖出两箱半啤酒,说:“各位叔伯都口渴吧?自个拿。”

于是一群人杵在院子里,喝着啤酒随便聊了起来,我和陈皮吃完面条,灌了两瓶啤酒,这才把恋恋不舍的庄里人赶走。

对,我就是用赶的,还砸了一只瓶子,这群死皮赖脸的人才肯滚蛋。好几个年纪大的还嚷着,明天摆酒绝对把我放倒。

人走干净之后,陈皮骂骂咧咧的说:“老子又不是美女,被这群老东西贼逛逛的盯了半天,鸡皮疙瘩都掉了几斤。”陈叔还是老样子,轮着竹条就要抽陈皮,吓的陈皮赶紧夺门而出。

离开前,我就跟离开自己家似的,喊:“叔,婶,我走了。”

两老站在门口目送两辆车离开,这才肯进屋,我看着后视镜,感叹说:“儿大都不由娘啊!”小猫女坐在后面,咬着手指头说:“你是爹,不是娘,我娘叫王曼。”

“老子不是猫。”

与小猫女吵架到丧葬铺前,我把车停下,说:“阿飘,晚上你老实点,千万别放厉鬼,也不要用玄猫的本能,惊吓了棺材铺里的鬼,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小猫女在正事上挺乖的,回到小黑猫体内,从车窗跳出去玩自己的去了。

我抱着小狐狸下车,站在店门前,看着朱红色大门前的小狮子,陈皮在旁边说:“三个,到底怎么回事?”

事情总有两面性,强行让山里人搬出山坳聚集在一起,确实好处多多,但在阴影处免不了有被忽视的东西。新建自治镇,动土扰灵是难免的,拆迁中难免有人因为这事送命,一群老鬼和一些新鬼都聚集在丧葬铺,导致整个铺子罩在一层厚重的鬼气里。

还好当初搬迁产生的民怨因为事后生活状态变好,被善良的民愿冲的一丝不剩,如果新镇的生活没有变好,这群鬼会有多猛?我想都不赶想。

给陈皮讲清楚里面的道道,我看着漆黑的夜空,说:“民以食为天,有好的生活,一切也就好了。”陈皮丢掉嘴里的烟头说:“我又没找它们,它们干嘛躲我开的店铺里来?”

“谁让你姓陈?谁让你媳妇是一把手?你媳妇有官气附体,它们只能来找你咯。外加你整出了一件丧葬店,人家不在这里安家,去哪儿?”我开着玩笑,陈皮说:“干嘛不去找你,它们明白着柿子捡软的捏。”

不再开玩笑,陈皮用打火机照亮,开到朱红色的大门,一百多平方的内部空间分成三隔,一间放着样板棺材、一间放着寿衣纸扎等、最后一间放着元宝蜡烛鞭炮,最后面还靠着一只花圈……

我站在放花圈的隔间里,看着花圈后面挂着我的照片,我黑着脸说:“你搞什么东西?”陈皮赶紧跑过去,取下了照片说:“这不是把你供起来,用来镇宅吗?”

经过陈皮的详细解释,我有点哭笑不得,镇里现在多了这样一个谣言,方圆百里的鬼都怕陈先生,只要在家里供奉守灵人的长生牌位,那样万邪不侵,家宅平安,而我家对面新盖的平房,是一间生祠里面供着我爸和我。

难怪陈大胆突破府级后魂力还在猛增,听说陈判官在江城阴阳路上可牛逼的狠。我不孝的暗骂陈大胆这个抢劫犯,居然打劫我的香火,脑子里灵光一闪,说:“等这事忙完了,你把我家门前的祠堂改一下,挂上幽冥殿的牌匾,上面供奉三夜圣君,号阴司守灵人五棺掌令圣君。左边供奉陈判官,手拿生死簿,右边供奉白无常,一,小王曼,二龚文画……”

脑洞大开的快速说着,陈皮愣愣的听着,等我说完,他古怪的说:“兄弟,你脑子没病吧?我怎么觉得这是在立阎罗殿?”

阳间造化不够,但阴间还有不是?抢阴间的就行了,现在唯一的麻烦是怎么才能把阴间的造化引过来,要娶秦姬借用的就是她阳间主角的身份,用来聚集造化。

脑洞这一开,我也有了处理丧葬铺群鬼的办法,让他们到跟小王曼和龚文化混,让它们来监督四家镇,进行赏善罚恶。

心里有了定计,我伸着懒腰说:“小子,你上次不是说要学守灵吗?哥今天心情好,教你几招。”说着,我让他摆了一对童男女的纸扎放在门口,拿着毛笔沾着店里现成的朱砂,给纸扎开了眼、耳、口、鼻、舌,放下手中的笔,我含着铜板,说:“子时快到了,等会有街坊邻居过来,记得好好迎接。”

说着,我拿了一张黄纸贴在两个纸扎头顶,陈皮惊悚的看着,说:“你不是说有鬼住在店子里吗?”

“之前路过店子,我确实看到了鬼,但它们也看到了我,等我们再来,它们都跑了。”我尴尬的摸着鼻子,不好意思明说,曾经在四家镇和县里弄出的坏名声连鬼都怕啊!

如果真要解决这些鬼,只要我动用神级无常烙印,两队无常鬼分分钟就能扫荡四家镇;如果要屠鬼,回以前的陈庄,问住在后山的蔡道士借来杏黄旗,让陈武横扫一遍,什么鬼都没有了;再有地灵棺可是挨着四家镇,只要我一句话,关总裁下面的鬼出马,也能分分钟搞定……还有很多种方法,但是这群鬼都是受害者,自然不能使用暴力。

在门前摆好了纸人,在门槛后面用转头当桌子,石头当凳子,摆了十几桌,陈皮老实的拿着香,每桌旁边点上八柱香,又在旁边烧起了冥币。

他抱着一箱子纸钱,蹲在火堆边慢慢往火里丢着,熊熊光光照在脸上,被热气袭得直偏头。我悠闲的坐在旁边抽烟,说:“记得把钱都烧透了,如果钱中间没有烧透,是只鬼拿到有窟窿的钱都会郁闷的,人家一郁闷你就会倒霉了。”

“三哥,这不是有你吗?”

“我不是说教你守灵吗?一法通万法通,你把我做的事情都记在心里,根据习俗来就行了。”我认真讲着,找了一件寿衣套在外面,站到店外,看了看天色,发动神无常烙印召唤小王曼和龚文画。

没一刻,两鬼慌忙的飘过来,小王曼热情的跳到我身上,双腿夹着我的腰,胳膊勾着我的脖子,说:“老大,听说你要当五棺掌令了,看以后谁敢不听我的。”

(651 / 707)
阴司守灵人

阴司守灵人

作者:疯狂的和尚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黑岩VIP完结 推荐:35736 文案 养父说我是吃鬼奶活过来的。 爸爸死后,子承父职,我去给人守灵堂, 亡者做模特的儿媳妇横死,给看阴墓风水先生突然重病…… 提醒:专业鬼故事,揭露民间术法,非专业人士,请勿模仿。 原文地址:www.mozhua.app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