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铁衣/月蚀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8-08-19 20:19 /灵异悬疑 / 编辑:沈晨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的小说,是作者铁衣/月蚀写的古代灵异悬疑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信我,我不会让妳受委曲的……」 低喃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4.7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零2小时读完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在线阅读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试读

「信我,我不会让妳受委曲的……」

低喃的声音,在她耳中萦回不去。

小手回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要哭尽了一世的泪似地。「别丢下我……抱我……抱我……牡丹──」

遥远记忆里的一页,写的是情。

如此模糊,又如此清晰。

同一株树下,她独立。

双手抱胸,泪从眼中溢出,缓缓滑下。

热泪,却暖不了心冷。

她闭了闭眼,置于发间的匕首一个使力,劘下了一束发,散落于树下。

弯身,她背起行囊,迈出了步伐,头也不回地……一切,她都将抛诸脑后。

──爱一个人,是傻吗?

END

《血成花》

黑暗中,一人独坐。

他身前跪了四十余人,全是黑衣蒙面,彼此眼神中皆有一股恨意,与一股惧意,只定定望着地下。

「他等明日必定会离去,」独坐那人说道,语气冰冷,「今夜,是我等最后的机会。」

「云爷,」跪地为首的微微抬头,心下还是有些不踏实,「这真是凌小姐的意思吗?」还是……还是分明就是云爷妄动?

闻言他有些不悦。「此人是镜潭监国,我破军人人见而诛之,或者,非要谁的意思你们才肯动?」

为首的迟疑着。果然如他所料,凌小姐还不知此事……但,他说的是事实,能一举铲除镜潭监国,不但立下大功,也将重挫大燕狗皇帝。听闻,此任监国是狗皇帝的亲信。「属下不敢。」他识相说着,迟疑一会,又道:「但……」

「嗯?」婆婆妈妈的性子,已有些令他不耐。

「青楼可还有其它人客、姑娘,」他是压低了声音道,「该当如何处置……?」

他并非没有想过这一层,可……冷哼了声,监国狗贼就在眼前,他是不会让到嘴边的鸭子飞了!思及此,他放沉声音道:「召集八大高手,午夜动手。」

为首的一凝眉,却也知孰轻孰重,当下令莫要伤及无辜便是。「是!」他领命,不再犹豫,其余众人也一同抱拳应道。

「那么,听我命令。」他满意地点点头,「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跟我,另一路带上杏儿,她见过那监国真面目,你等听她指认,千万不要任意出手,以免打草惊蛇。」

「是。」杏儿试图毒杀监国失手一事,他等有所听闻,不敢轻敌。

「此任监国狡诈,你我必要上下一心,方能得手。」独坐之人说着,抚了抚手边的玉饰,「一切按计划行事,明白吗?」他喝问。

「明白!」众人回应,眼中燃起深似海的恨意与势在必得的决心。

他挥退了众人,才缓缓从屋中步出。

皎洁月色,映出一张年轻的脸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轻抿的嘴角微微下垂。

他行至庭上中央,腕间忽地一掷,一个下腰,精钢打造的炼勾从手中射出,直直贯穿二十步外的一棵树。他迅速手中一拉,炼又收回手中,而那树应声倒地,断成了两截。

「霁月……」他喃着。眼中交错忿恨与难解的情绪。

一阵风拂来,吹起了他腰间玉饰,叮叮作响,他将之收进佩带之中。

抬眼,黑云蔽月。

风起风止,他的身影已然消失无踪。

一抹白影靠在屋檐阴影处,闭目养神……顺道听着窗里传来的对话。

「……现在几更了,妳猜?」淡淡的讽意,出自不高不低,毫无起伏的男声。

「三更啦。」刻意压抑尖锐的声音说道。

「可妳昨夜二更才睡,」解决了百花楼邵秀才一案,录了些经过准备隔日交予潇潇传回镜潭,方才写完,正要就寝这小妮子便门也不敲闯了进来。蔺春旅轻问,「不累?」

「不累。」喜鹊诚实回道,黝黑面上一对大眼好比天上星星。离开此地前,她不打算卸了那易容。

……看来她是不会罢休了。

认清了事实,蔺春旅暗自叹了口气,给彼此斟了杯冷茶。

喜鹊见状,明白是小春默许两人夜谈,欣喜问:「小春,你摸着良心说,不能让凶手伏法,你恼不恼?」

「唔……」这应当是这世上最不让他恼的事了……蔺春旅搔搔头。说白了,与他何干?

这些日子相处以来,她已多少能猜测,眼前小春这反应,肯定是不想说出来浇她冷水。

可,为何呢?若她研究一种药物,必要试验到成功才甘心。小春精于验尸审案,没可能甘于纵放人犯才是。

「定一个人罪是很容易的,」瞄了眼纸窗外,仍是一片黑暗,看来有望在日出前窝回床上小憩一阵,蔺春旅说道,「但我在公堂上见多了被定了罪,却依然理直气壮、毫无悔意的人犯。押赴刑场斩首时,仰天大笑大呼『一命换十命,值得』的人也不是没有。」

「……」的确,寡廉鲜耻之人,她在江湖上见多了。

「杀人放火都不放在心上了,又怎会在意他人眼光。因此,定罪与否,处刑与否,都只是方便那人控制百官万民……」扯远了。他打住,啜了口茶,「总而言之,能让犯人打从心底承认自己做错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人,最拿手的便是找借口让自己好过。

喜鹊听着小春十分难得的侃侃而谈有问必答,良久,才道,「所以,你让牡丹最在意之人来定她的罪。然而,痛苦的却不只她,还有桂香啊。」人都说戏子无义,婊子无情,今日一见却不是如此,她听闻桂香已连夜离去,牡丹是留不住心底之人……她无法不同情牡丹与桂香。

(57 / 68)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

春旅+夏抚(蔺公案系列)

作者:铁衣/月蚀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目录: 第一部《春旅》: 《戏说从头》《新硎初试》《甘棠遗爱》《再登程》 恶搞番外《尊姓大名》后话《入红尘》 第二部《夏抚》: 《飞雁杳》《牡丹花下》《血成花》《萤火碧》 文案: 出尘快剑 快剑、快剑。 少年剑快,剑不轻易出鞘,一旦出鞘,绝不拖泥带水,剑身亦从不沾血。鲜少人知道他轻功也是一流,风吹草动蜻蜓点水,步不留印、无声无息。 出尘、出尘。 少年是传说中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唯一传人,三岁入山习武,弱冠出师,御前演武,名震江湖。没见过他的人,以为出尘喻他初出江湖便不负师恩众望,见过他的人,方知其气度脱俗、容貌出尘。 蜜色的肌肤,清磊细腻的五官。灵秀的眼眉,略带英气,挺鼻樱唇,一张看似较他实际年龄还轻上一些的娃娃脸,因此轻瞧、戏弄他的人不少,领教过他快剑而敢造次的人却不多……天下只得一人,是他跟得心不甘情不愿的主子。 他不懂,男子油嘴滑舌,不要脸至极,怎么竟是上天注定他得跟一世的主子? 少年武功高强,还未闯荡江湖,就被师父指派到男子身边,做为下山的条件。若是男子是个德高望重的人物,他便死心塌地跟了,以报师恩,怎知竟是贪官污吏一名。敢情是师父他老人家痴……胡涂了不成,明明看破红尘隐居不再过问世事,却因一封书信挖出深埋地下的宝剑,赠授予他,要他立誓一辈子对男子不离不弃…… 不是吧,这是哪门子男人与男人的山盟海誓? 然,沥血以誓那时,贴着他热烫的血自温凉的肌肤溢出,少年感到有什么,混着鲜血流进了他体内。 数年后方知,当时同信一起送来的还有三斤稀珍美酒……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以物易物给卖了,还替人数银票。 男子恬不知耻亲昵地乱唤他的名,好好一个名字该死的给他唤得像女人。男子夺他的吻,而他分明在他眼中见到一丝情愫,眨眼,只剩可恨戏谑的笑。 是否,一个吻将成为他俩最贴近亦无言的接触,齿唇相依却划开了一条防线,谁都不能跨越……谁也都不愿! 该要责备男子行事作风,一点一滴看在眼里,忽觉刺眼,和……心痛。 ……会心痛,代表什么了? 少年二十有二,江湖人称──出尘快剑晏白河。 藏龙先生 藏龙者,潜藏之人才也。 习武者若为掩其锋芒,少有出招惹事;智深者若为掩其锋芒,多有遁世隐居。关于此人传说,众说纷纭,最多人谣传的一则已成说书人的段子: 京城中,老者的出身无人知晓,只知他急欲成名,多年前参加京试,却因前一夜酗酒误了时辰。当晚,便在酒馆豪饮。 老者武功半桶水,酒醉之后却当众打起醉拳,远远看来,倒像杂耍。众人问他的名,他自称藏龙,众人再问,他便答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