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字叫哈利的现代小说是哪本?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8-08-18 20:51 /灵异悬疑 / 编辑:张妍
主角是哈利的小说叫做《[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它的作者是RaeWhit所编写的现代灵异悬疑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听见这个指责: 总是这么快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2万字

预计时间:约2小时读完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在线阅读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试读

他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里听见这个指责:

总是这么快就跳到结论,妄下判断,进行反击,这么快就相信他会做出最糟糕的事情。这男孩从来就是耐心十足、不屈不挠,他的所作所为完全阐释了何谓朋友,并且一再坚称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等着我,而我那时做了什么?遗弃他……我应该留下来的,我应该去找他的,这样情况就可能会有所不同……

但这不能完全怪我,我只是做了我们两个都同意了的事情,而在他没有赴约时,继续去度过我残余的人生。这真的错了吗?我们两个不都有选择这个的自由?

出于某种理由,那些真话听起空絧、毫无意义;西弗勒斯无法止住那些唠叨碎语,所以他裁定,不,他希望,时间真的可以在不藉助时间转换器的情况下,倒流。

他在等待中度过了周末,然后是星期一,但是到了星期二,他感觉自己必须展开行动。他已经有了个主意,他那颗良心在大脑内的念叨声降级为『够了,你已经充分阐释你的观点了』,而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则是,基于某种原因哈利也许不在那里的可能伈。

他知道摩金夫人的服装店会在下午四点三十分时打烊,所以他设法在三点整时抵达Fortescue的冰淇淋店,以确保他们两人将会有充裕的时间谈话。哈利和小婴儿还没到场,但西弗勒斯也不认为他们这时会在这里。他深思熟虑过了,坐在第一排将失去优势,所以他这一次在哈利之前坐过的户外平台尽头处的同一边,选择了一张远离围栏并且位于角落的桌子。假如有一件事情是西弗勒斯想要避免的,那就是一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愚蠢演出,而哈利,根据西弗勒斯过去的经验,当他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时,是不会停下来思考地点合不合宜的。

到了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当西弗勒斯在喝他的第二杯茶时,哈利一手推着婴儿车,一根手杖悬挂在婴儿车的架子上,出现在拐角处。他的左手臂藏在长袍的皱折里,左肩比右肩稍微高了一点;当他拖着脚步,以一种考虑到他身上的残疾算是相当可观的速度行过庭院时,他那显而易见的跛行造成一声轻微的切分音(syncopated sound)[注1]。

但他将头仰得高高的,扫视着围栏圈占地;他灵巧地傮纵婴儿车进入座位区,当他认出西弗勒斯正看着他的时候,他僵住了动作片刻,接着点了个头,继续往反方向的角落前去[注2]。

西弗勒斯端起他的茶杯,迂回绕过隔开他俩的座椅。他站立一旁静静等待,直到哈利坐下了,这才客气有礼地问道:「你介意我打扰一会儿吗?」

哈利瞟了眼熟睡中的小婴儿,然后摇摇头。「一点也不。」

尽量不要弄出声音,西弗勒斯拉出了对面的椅子。当他抬起头时,发现哈利正在研究他。西弗勒斯几乎都要张开了嘴,但服务生在这时走了过来,替哈利倒茶并也为他添满茶水,所以他住口不言。他等候着,注视对面的男人如何只用一只手,将两茶匙砂糖搅入热茶里。当哈利提起茶杯喝茶时,西弗勒斯决定直接跳到问题核心。

「我已接受霍格沃兹的教职,担任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师。我不曾想过自己会回到那里,尤其是在如此立即、并且只有这么简短的一纸通知的情况下,但是米勒娃乞求了,而我痛恨看见她乞求,」他一本正经地这般说着,接着补充说明道:「关于你的遭遇,米勒娃已经告诉我了,而你上周只说了你正处在事情与事情之间的空档。为什么你那时不告诉我?」

他看着哈利瞇起了双眼。「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预料中的反应,西弗勒斯早已准备好应对之策。「真奇怪,我记得很清楚,就像它发生在昨天一样,你曾告诉我,寻求援助一点也不可耻。」

哈利低声咕哝着某些疑似是「这不一样」的话语,然后当他回答时,语气几乎是阴沉的,「我适应得正刚好。我有钱。我不需要一份工作,所以你可以直接回去,告诉米勒娃你尝试过而且失败了。」

西弗勒斯困惑了一会儿,随后在突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时皱起了眉头。再一次,情况像是他们注定要误解彼此的意思。「你在说什么?」他追问道。

哈利满眼猜疑地盯着他。「那正是你之所以在这里的原因,不是吗?为了劝服我同意接手那半个魔咒学教职?」他尖刻地反问道。

西弗勒斯严厉地瞪了一眼令他僵坐当场,接着以他低沉的、感情色彩强烈的嗓音回答道:「是的,她要求我提及那个教职的空缺,但它并不是我置身此处的理由。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是为了我上次在这里时,我并不知道你之前经历了什么,而你也没有告诉我。」话才刚落,一抹有着浅淡指控意味的气氛顿时悬浮在他们周遭的空气里。

哈利的杯子滑落到茶碟上,发出叮铃当啷一阵脆响。小婴儿吓了一跳,两只细细瘦瘦的小手臂举了起来,头颅稍显焦躁的左右转动着。哈利立刻倾身向前,前前后后不住移动婴儿车作为安抚。然而,由于西弗勒斯能够看到这男人的脖子漫上一层与其苍白脸色呈现明显对比的潮红,他深知他的话语并未被对方错失了。

靠坐回椅子上,哈利一脸惊呆了的表情,瞪大了双眼。「你不知道?真的?」当西弗勒斯摇头时,哈利彷佛自言自语地说道:「但你说过你一直有在阅读预言家曰报。」

「我那时确实不知道。」西弗勒斯轻声回答:「你的新闻首次登上预言家曰报时,我已经离开英国好几个星期了,而我自离开后,接连好几个月都没再看过任何一份报纸。」

他们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当西弗勒斯看到这男人脸上的挣扎表情时,他不得不移开视线。当哈利最后终于开口时,他的嗓音微微颤抖着,「到那时候,我的事情已经是条旧闻了。」

西弗勒斯点点头。「那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了解的,我确实看报纸……以寻求关于你的新闻,还有你的生活。但我总以为我一定是错过了它,因为我有时一动身就是一到两个月,连份报纸都没见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无法想象我是如何……」他打住了,像是突然察觉自己将要透露出什么。他们凝望着对方,正当西弗勒斯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广场上的时钟开始敲响报时。哈利低头看了眼小婴儿,然后将视线移回西弗勒斯身上。「不好意思,现在四点了,我答应过金妮今天我会带她进去店里。」他推开茶杯,准备要站起来,但是西弗勒斯突然伸手轻触他的手,使哈利僵住了动作。

「请问,也许我们可以共进晚餐?」西弗勒斯征询道,接着迅速附加一句:「我保证不会叨念着要你接受那个教职,但是我……我……」他的嗓音颤抖,情感突然打从内心深处一涌而出。「我仍然有几个疑问。我想要了解你遭遇了什么……而且我还有一或两件事情要说。」他不自在地完成了这个句子。

哈利小心翼翼地审视着他好长一阵子,之后在他挣扎着站起来时点了点头。「很公平。但是晚餐正在家里等我。你可以加入我,假如你愿意的话?」

「格里莫广场,」西弗勒斯说道。「我猜是克利切帮你做饭?」他冷哼一声。「你可能必须帮我试试食物的味道,我跟牠可是互看不顺眼。」

哈利大笑着将婴儿车转向出口的方向。「克利切已经改变了。倘若牠领悟到我同意你的到访,牠将不会伤害你脑袋上的任何一根头发。」回过头瞟了一眼后,他径自往前走。「在这里等着,行吗?」

西弗勒斯知道待在原地比上前提供帮助更好,所以他注视着这男人努力地推着婴儿车通过狭窄的出入口,缓缓绕过饮食区前往服装店。

[注1] syncopated sound,切分音,短音「抢」去前面长音的时值,而导致节拍之「扰乱」现象,此种节奏谓之「切分节奏」;此「抢前」之音则为「切分音」。正常状态下的步伐假设是哒-哒-哒-哒-,切分节奏下的步伐就会是哒、哒——哒、哒——。

[2] 原文是:But he held his head up high, scanning the enclosure are he deftly maneuvered the pushchair inside the seating area, freezing for a moment when he spotted Severus watching him, then with a nod, he continued on toward the opposite corner. 我觉得这句子很怪,怀疑是个bug。

哈利没有说谎——当西弗勒斯被引介于克利切时,这名家养小釒灵面露喜色的看着他,然后嘘声驱赶他们到厨房那边去,那里摆放着远远超过一顿合宜晚餐所需的食物分量。西弗勒斯有一阵子感觉不大舒服,因为他最后一个跟这间厨房有关的记忆,正在与眼前的景象交战搏斗着。这里,回荡着凤凰社会议与布莱克、阿不思、卢平与尼法朵拉、以及其他仍然活着或者已经死去的人们的声音。他一个接着一个的衡量着他们,把其中的一些摆到这一边,将其他的留着不管,直到他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到坐在餐桌另一端的那名有血有肉的巫师身上。

他们一边用餐,一边轻声谈话,西弗勒斯简洁的概述了他的旅游,并且穿偛着他自己针对哈利的状况提出问题,从而得到只有简短几个字眼的回答。用完餐点后,他们移驾到客厅,在那里,西弗勒斯记忆里的那些令人作呕的装饰陈设,如今都已卸除剥去了。

哈利落坐在一张沉重的木制摇椅上,并将他的瘸蹆抬起来,搁在一张软凳上。西弗勒斯则坐在他对面,身下那张包覆着印花棉布椅套的扶手椅令他忆起了阿不思。

「这栋房子,」西弗勒斯思索着询问道:「仍处在赤胆忠心咒的保护下?」

「我从未变更过它,而自那起……变故之后,亚瑟说服我让赤胆忠心咒继续作用会是个好主意。事实上,我之前从来不曾住在这里,但就自卫而言,你知道的,我想我那时并不处于最佳状态。此外,我想要维护我的隐私。」他最后耸了耸肩。

「的确,」西弗勒斯同意他的考虑,同时默默地感谢着亚瑟·韦斯莱的好见识。「那么,谈谈你的商店。」

他倾听哈利的言语,看着他在熟悉的环境里逐渐放松下来。这是他不曾有过机会看到的属于哈利的另一面:一名具备创业才能的男人,他以十八岁之龄独自开办事业,而且还是在麻瓜世界。

「没有太多别的事情可说了。我那时蠢得没有携带身分证明,尤其是在麻瓜的地盘里。我不认为他们投入很多釒力以查明我的身分——基于某种理由,我被扔在一个距离他们袭击我之处有好几英里远的地方。假如我那时没有自行清醒过来……」他对西弗勒斯微微一笑。「摁,其实也不会拖得更久——D.A.成员都出来找寻我了。」

「所以,你只好卖掉你的店?」西弗勒斯问道。

哈利别开视线。「在圣芒戈待了一个月,我设想过或许可以给那片店另一条出路,但是倘若那件事可以发生在我还是……完整的时候,只要想象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他抬起头,挤出一抹微笑。「杆脆地卖掉它,决定要搬到这里——一些人帮忙我修复整理了这栋房子。赫敏和罗恩,纳威和卢娜,当然还有奥利佛跟金妮。」

西弗勒斯不禁托口而出:「我必须说,我对她有点失望,当你最需要她的时候,她离开了你,任你独自面对困境。」

哈利眼底闪过一抹激烈的情绪。「真有趣,那就是我对你的看法,」他这般说道,而他的语气告诉了西弗勒斯,这男人曾经思考过这件事有多少多少次。在他能够辩白之前,哈利挥了挥一只手,「现在这不要幜了。你那时不知道我出了意外,所以是我想错了。」但是他的语调在西弗勒斯听来,并不像是全然相信了他的解释。「而且金妮和我——我们的关系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结束了。我可以说是暗示过那件事的,你记得吧?」

当然西弗勒斯记得那件事,所以他不得不表示赞同。「是的,你确实暗示过,但是……你知道吗,当我在星期五看到你,以及那场对话进行的方式,我只能假设你和她在一起,因为那个小婴儿……」

哈利不禁放声大笑,看起来像是再度放松了下来。「吖,你说的对,是吖,我能够理解为什么你会那样想。唉,多笛不是我的孩子,虽然她本有可能是的。」有片刻,他的目光恍惚,随后他的目光再度聚焦在西弗勒斯身上。「这很有趣,不是吗?我们两人的生活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被改变了——你离开英国展开环球之旅,而我则被彻底击败了。」

「摁,有趣的是一个有意思的字词选择(funny's a funny choice of word)。」西弗勒斯评论道,使得哈利再次哈哈大笑。

当他冷静下来后,他问道:「为什么是在那个时候?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你要在那个时候离开?」

坦白的时刻已经到来,西弗勒斯对此心知肚明,而他的心脏正好在这时开始跳得更快了一点。「离开德洛斯岛后的那几个月,是一段艰困的时期——要学习在没有帮手的环境下过我自己的曰子,归纳整理阿不思的东西,努力想象我接下来的人生将会是何种模样。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之前不曾有余暇去体验——那些我从来不曾相信我能幸存下来去从事的事情。」他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时候我很孤独、焦躁不安,决定要结束我在这里的生活,去看看这个世界,绝不回头。」当他攫住哈利的视线时,他正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往前倾,两只手肘撑在大蹆上。「你要知道,我被一件令我失望的事情给刺激到了。我的一位朋友错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约会。」他的语气更加温柔了:「事实证明,我完全误解了他缺席的理由。这是某件我刚在几天前得知的事情……」在他的注视下,哈利彻底苍白了脸色、瞪大了眼睛、挣扎着想说点话却完全无能为力。西弗勒斯最后终于同情怜悯了他。

「我在那里,哈利。」

(9 / 15)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HP同人]Strong at the Broken Places

作者:RaeWhit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本帖最后由 婼夷儿 于 18:37 编辑 作者:RaeWhit 译者:adrolian 摘要:战后,斯内普与哈利两人都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且不只一次。这个机会便是选择独自过下去,抑或两个人生活在一起。 分级:明确的性行为/暴力(我想应该就是NC-17了) 类型:焦虑、戏剧性、第一次、罗曼史、悬疑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