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已完结版 分类:古代

时间:2018-08-20 20:45 /灵异悬疑 / 编辑:素雪
主人公叫薛幽,幽昙,承沧,红月寒清的小说是《(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是作者枫林的竹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白寒露神情顿了一下,过了一会才从怀里拿出一颗珠子。将它放

(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2.1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读完

《(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在线阅读

《(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试读

白寒露神情顿了一下,过了一会才从怀里拿出一颗珠子。将它放在白清明的手心:“其实本来就是想给你的。只是上次还没有完全弄好。”这珠子算不上多精贵,只是看到的时候觉着很适合清明,就一直在打磨。

白清明看着手心的珠子,可以感觉到珠子透着的灵力,但却有些不明白寒露那样说的原因。拿近仔细看了一下,白清明的眸子睁大了一些,有些惊讶地看着白寒露。“寒露是怎么找到的?”这颗淡紫色的珠子,中间竟然是一株灵芝草。似乎曾经有谁将一株灵芝草封印进去的。

而白清明的灵魄就是灵芝草,对于这当然是很好奇了。也很惊讶寒露能找到这么一颗珠子。这可不是说要找就能找到的啊。

白寒露揉了揉他的头发,带着宠溺说道:“自己磨的。”其实开始看到的时候白寒露自己也是有些惊讶的,而那个时候就想着把它磨成一颗珠子。

白清明听到是他自己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温柔。“我很喜欢。”虽然说是借这样的方式让寒露拿了出来,但心里真的很高兴。这是寒露为自己磨的珠子,是寒露专门送给自己的。

“不生气就好。这次长溪来风临城其实还有一件事,他要去魔界。”同样是封魂师,白寒露知道的方法白清明也是知道的。但是,那个法术对于身体是有伤害的。所以白清明闻言很是不赞同地看着他。

看着白寒露琥珀色的眸子,白清明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我会帮寒露的。”那双眸子明明白白写着,他一定要做。既然寒露都那么坚定了,他还能怎么办呢。以他和寒露共同的法力,应该是完全可以的。

白寒露也不管周围是不是有外人,唇边带着温柔将人抱在怀里。就算有些事情是清明不愿意的,但他还是会为了自己退步。白寒露有的时候会在想,此生最幸福的事情到底是和清明的相遇,还是和清明在一起。或许,就是如今这般吧。

对于这两师兄弟的事情,长溪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白氏封魂师会出现两个,本就让人知道这两位关系不简单了。所以对于他们有着超远师兄弟的感情,也就不觉得太惊讶了。加上他跟幽昙的事情,长溪对这一方面很是能接受。

在接下来的这些日子,长溪也就先在锦棺坊住了下来。只是他没有想到承沧殿下竟然来了,而且是在他之前来的。只是那位不知道锦棺坊的白清明是封魂师,只知道和他一道的白寒露是。所以是在他们来了之后才知道这么个情况的。

承沧其实也很好奇为什么这次的白氏封魂师有两个。只是那是封魂师自己的事情,就算他是一界储君也没有权力干涉的。况且他这个时候还需要人家的帮忙,自然也就没有去多问了。

承沧跟长溪其实算不得很熟。虽然说长溪是冥界花神,但长溪跟昭辰的关系好一些。跟他的往来并不是很多。不过知道长溪也是要去魔界,而且同样的为了离魂珠,承沧觉得还是挺好的。虽然说长溪是为了幽昙,而他是为了薛幽。但终归目的还是一样的。

白寒露是完全没有兴趣去管他们两个到底是为了白日的那位还是夜晚的那位,反正他将人送到魔界,跟长溪的那桩生意也就结束了。至于那位的事情,那就是另外算了。他可不是那种会去巴结别人的性子。管他是冥界储君还是东离丞相,他都没得怕的。

白清明最近的日子过的挺悠闲的。因为九国之间的战争,近些日子上门找他做生意的鬼还是挺多人。因为这些日子不打算离开风临城,所以接的都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况且他的生意本来就多为在风临城就能解决的。

加上最近这次日子还能奴役一下师兄,让他帮忙做一些生意。师兄肯定是觉得他迟来了那么久有些愧疚才没多说什么就帮忙的。不过白清明让他帮忙的也不是什么多难的事情。毕竟他还要准备魔界入口开启的事情,也不好总是打扰。

接近十月十五的那些日子,白清明也没有再接其人的生意了,锦棺坊外的灯笼都没点。而是协助白寒露准备需要做的事情。他说了要帮寒露的,况且他一点都不想寒露受伤。

十月十五的夜晚,魔界入口的开启到是没有出什么差错。只是白寒露法力消耗的有些太多,神情中带着疲惫而已。至于长溪和承沧,白寒露只能对他们说多保重了。要面对那么多的魔,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白清明却是完全没有管那两位,只是扶着白寒露去休息。感觉到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白清明还是忍不住责备:“明知道这样还去做。就算是生意也没有自个的身体重要啊!”他知道这是白寒露跟长溪的生意,但也不能什么生意都去接啊!

然而,白清明没有想到,几年之后他自己也接了一个相关的生意。只是找他的人是薛幽。

“该做的也做了,接下来怎样就看他们自己了。”白寒露到是有些想帮长溪的,毕竟先前相处的还不错,算是有些交情的。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得靠他们自己,他可帮不了。魔界那地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白清明虽然觉得有些不认同,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白寒露养神。这次若不是有他帮着,还不知会怎么样呢。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再去多想也没有什么用。还是想法子让寒露的法力尽快恢复吧。

体力恢复不是什么难事,但消耗的法力要恢复却是需要些日子的。白清明想着自己那里是否有从寒露那里搜刮来的可以恢复法力的珠子。白清明也不是很清楚寒露为什么那么喜欢珠子。搞的那些找他做生意的人都得用珠子来支付。

而在白清明想着的这些时间,白寒露已经拿出一颗珠子了,正念着咒语发挥珠子的作用让自己恢复呢。白清明觉得,白寒露收的那些珠子还是很有用处的。虽然有些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挥作用。

在长溪和承沧进入魔界的时候,澜沧帝都的薛幽却是收到了寒清让人寄来的信。红月寒清跟薛幽的通信其实并不算很多,因为那对于薛幽来说是一个很麻烦的事。他们毕竟不属于同一个国家,多了的话会让人觉得通敌。

红月寒清在信中提到了白氏封魂师,他觉得薛幽可以看看。而且还说道过年可能不去澜沧帝都的事情。说的大多都是生活的小事,而九国之间的国家大事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薛幽其实很清楚,以他们如今对立的情况来看,其实是不适合商讨国家大事的。所以这样的小事就好。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就在红月寒清的生活中。不曾离开,不曾对立,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就挺好的。

薛幽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承沧与长溪一起去了魔界。不过待他知道的时候,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魔界的时间和尘世是不一样的,长溪和承沧还在黑暗中寻找道路的时候,北夜和流苍的战争到了终结,而紫国和赤松的战争却是已经开始了。而战争的开始,也显露出红月寒清派出的那六个人的作用。

在战争开始之前,并不让人觉得他们做的有什么对紫国不利。但战争的开始就牵扯到很多人和事,他们所做的就发挥作用了。而红月寒清给他们的命令是,在过年之前必须撤出紫国,不然他也护不了他们。

东离祥安二十二年的冬季,九国仍旧处于动乱之中。这一年的冬季,薛幽未等到那个人。就算明明知道他不会来,却仍旧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希望那个人会像往年一样出现。

年关的澜沧帝都依旧繁华,依旧热闹,只是薛幽觉得自己的心是冷的。这一年,没有楚玹,没有清清,也没有寒清。以前会觉得自己和澜沧帝都的热闹没有关联,但有他们在却是不一样的。现在是真的没有关联了。

没有谁会细细记得给他送新年的礼物,没有谁会想着带他去看梅花解闷,也没有那个风尘仆仆赶来只为陪自己过年的人。这一年的金花茶,清清不曾看到,他特意去看了,却总觉得不如去年灿烂。

除夕的前一日,薛幽被召进了皇宫。在那里见到了四皇子楚霑。那人说起来还算是一个孩子,只是那些皇子中,也就他年长些了。东离的皇族这两年也是过的不算好吧,先是楚玹,后来二皇子病死,如今大皇子也不在了。

皇上让他见四皇子的用意,薛幽大概还是知道的。这东离,确实也是需要有一个继承人的。楚霑的聪明才智是够,但作为储君却还是太稚嫩了。他既然答应楚玹要护东离安稳,那么这件事情就必须做了。

28

寒清,我想见你,只是见到也好。——薛幽

祥安二十三,赤松和紫国的战争愈渐激烈,其他各国却是没有精力在加入到这场战争之中了。

正月,长溪和承沧遇到到不少的魔,却只是低级的,仍旧未找到十一魔君。这一年,东离四皇子楚霑由左相薛幽教导。澜沧帝都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这一月的紫国,独孤清清的日子过的也不是很好。

战争对于皇室的生活影响不算很大,但身为紫国的皇后,她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自己的夫君,不可能不担心。红月寒清,如今是她的敌人。曾经还说若是寒清欺负了薛幽,定要找他算账的。但是如今,却感觉那些日子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明明才过了一年不到。

相比起其他地方的混乱,风临城锦棺坊的白清明和白寒露日子却是过得不错。他们都是见识过战争的人,所以对于九国的战争并不过多在意。正如清明以前说的,有钱赚就可以了。

东离自从和雁丘休战之后,一直都是很安定。独孤家是国之栋梁,不过在如今比较安定的时间,柳非银的日子还是过的不错的。他依旧向往常一般经常去锦棺坊,却是一点都没有伙计的自觉。

白清明是早就习惯了,白寒露也完全没有要管的意思。柳非银虽然说不如两位封魂师那般淡定,但身为城灵也是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所以只要他的城没事,他并不过多担忧什么。至于他的家人,只要东离不是太过动乱,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寒露,你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长溪和承沧进入魔界已经好几个月了,但是入口却一直都没有动静。白寒露之所以没有带着白清明去瑶仙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还要看着魔界入口,到时候可以接应一下那两位。

白寒露放下手上的书,应道:“据说魔界的时间和尘世是不一样的。或许在魔界那边,才过了几天也说不定。”具体时间的差异是多少白寒露也不清楚,只是以前在书上看到过,两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白清明眸子里露出一丝讶异:“这样的话,他们回来之后会不会来不及?”若是他们拿到离魂珠回来,而薛幽和幽昙却是已经融为一体了,那也没有什么用了啊!虽然说白清明也不是很清楚薛幽和幽昙是个什么情况,但也有这样的可能啊。

“若是如此,天命不可违。”白寒露自己是不信命的,但不代表命运不存在。有的时候可以去努力,但努力不一定都是有用的。就如他和清明的曾经,分离是天命如此,但从新在一起却是努力的结果。

白清明似乎感觉到他的想法,走近抱着他。就算是天命,也不可以再将他们分开。若是那般,他不介意逆天。白寒露将手上的书放下,揉了揉他的头发,带着安抚的意味。清明其实有时候也是会脆弱的,只是更多的时候却是很坚强的。

然而,长溪和承沧没有回来,赤松那边却出事了。薛幽的生辰过去还没有多久,九国的春风还未吹到东离,而红月寒清战死沙场的消息却是传到了澜沧帝都。

那是紫国和赤松战争的最后一日,红月寒清依旧是战争的指挥者,然而紫国的败势已定。或许是因为已经死心,却又不甘心。紫国的将士只存了一个念头:杀了红月寒清。就算国家已经败了,只要杀了那个人才能甘心一些。

或许夏兰泉也是任性了一次,紫国的暗卫除了保护安全的,全部都被派了出去。然而,红月寒清不是可以小觑之人,赤松的士兵也不是无用的。只是,红月寒清依旧受了伤,箭伤。

(25 / 30)
(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

(BL-九国夜雪同人)[九国夜雪]东离丞相日记

作者:枫林的竹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那个俊美无双,冷若冰霜的少年丞相, 幽昙自认自己是最了解他的。 明明是另一个自己, 幽昙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不想他消失了。 神界幽昙花神,被冤枉打下诛仙台。魂魄一分为二,白日是东离丞相薛幽,夜晚是花神幽昙。少年丞相冷若冰霜,才华无双。幽昙花神是懂人心的花,他一直看着另一个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 此文乃是幽昙眼中的薛幽。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幽,承沧,幽昙,红月寒清 ┃ 配角:楚玹,长溪,独孤清清 ┃ 其它:九国夜雪,耽美少年向,平淡温馨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