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块佛骨(玉小溪)目录精彩阅读 钟子贤,颜月儿

时间:2019-09-08 12:01 /灵异悬疑 / 编辑:云曦
《第八块佛骨》是玉小溪所著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第八块佛骨》精彩节选: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众人根本就来不及防备,一时间也慌

第八块佛骨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7.9万字

预计时间:约10天零2小时读完

《第八块佛骨》在线阅读

《第八块佛骨》试读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众人根本就来不及防备,一时间也慌了神。黑暗中更传来颜月儿熟悉的尖叫声和钟子贤痛苦的惨叫声,随即又是一声“咔嚓”的门窗破碎的声音震动众人的耳鼓。玉溪然虽惊不乱,立时拿出打火机来拨出火苗,重新点燃了另一盏烛火。屋子里这才逐渐亮了起来,光亮在驱走了黑暗的同时也驱走了众人心中的慌乱与惊惧。

颜月儿惊得花容失色,双手死死地掐在钟子贤的脖子上,修长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了肉里。钟子贤乖乖的任她宰割,丝毫不敢反抗,表情痛苦的正自翻着白眼。待看清了状况之后,她才松开了那双魔抓。脸上一红,满含歉意的替他揉一揉脖子上那被掐出的红印。

“对不起啊,阿贤!痛不痛?”柔声软语,温情无限的眼眸又把钟子贤哄得醉醺醺了。

弘文法师看了看那扇被撞得七零八落的纱窗,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来江雨已经从那里跳窗逃走了。他摇了摇头,浅浅的道了一声佛号说道:“此人心怀奸险,狡诈异常,且不思悔改。若是让他逃走了,难免又要祸害众生,所以一定要把他抓住!”说罢便带着身后的武僧们出门追赶。颜月儿和钟子贤一向正义感都极强,一闻此言当下想也不想,也跟着跑了出去。留下玉含笑和一脸淡然的黛莎,两人相视一笑微觉有些尴尬,随后也相继走出了这间藏书室。

屋子里立时又安静了下来,只有一盏如豆的烛火还在颤颤的摇曳着。待确信了人都走光以后,江雨才缓缓的从一个书架后面露出身来。他冷哼一声,十指捏得啪啪作响,冰冷的脸上挂着轻蔑的笑意。一方面为自己再一次的蒙蔽众人而欣喜,另一方面也为极度的不甘心而恼怒。

“原来你果真还在这!”一声清丽而冷艳的言语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心下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素装美颜的白衣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藏书室的门前,一双美丽而冰冷的眸子正紧紧的盯着他。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传说中的冰魄美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你以为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抓得住我?”在看清了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江雨很快便定下了心神。

黛莎面容一动,但冷艳之色丝毫不减。的确,凭她一个弱女子的力量确实很难对付对面的那个男子,看来场面不容乐观。

“那再加上我呢?”又一个平淡而熟悉的声音传来,定睛一看,手握长伞的玉溪然已经走到了黛莎的身边。“我刚刚到窗户的外面去看了看,虽然满地都是掉落的碎木屑,但松软的泥土上却没有一个人的脚印,因此我猜到这又是你的金蝉脱壳计了。”他与黛莎对望了一眼之后,她那原本还有些担忧的眼神里立马充满了坚定,她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给了她无限的勇气与信心。

江雨顿时恼羞成怒,随手便抓过一个供盘向两人掷去。玉溪然见来势迅猛突然,躲闪已是不及,情急之下一把搂住身边的黛莎,反身一挡。“啪”!他顿感后背一阵剧痛,那个供盘便硬生生的打在他的身上。待缓过神来一看,江雨已经从他的眼皮子底下跳窗而去。

可恶!他在心里面暗暗咒骂了一声,与此同时身上柔软温润的触感让他意识到还有什么“意外”没有处理,原来她还被他抱在怀里面呢!

“对……对不起,刚才我……”他立马松开双手,下意识的倒退一步,那张算不上英俊的脸上不争气的涨的通红。

她就比他好多了,粉白的面上没有羞涩女儿应有的大片红晕,却也难以控制的微微浮现一层淡淡的云霞。如冬天雪地里点缀的一朵梅花,欺霜胜雪中带着一股动人心魄的娇媚。

“你还好吧?”她很快又恢复了往日那凄美不可逼视的表情。

“呵呵,还死不了人。”他伸手揉了揉脊背,强自的挤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女子面前,他总是会无形中产生一种拘束感。

她冷笑了一下,也不知是什么意味。她没有说话。

“哦,对了!你暂时先呆在这里别乱跑,等阿贤和月儿他们回来之后,就把这里的情况和他们说说。我现在就去追那个江雨,希望能赶得上!”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转身向外面跑去,实际上他倒不是想真的去追那个什么逃跑的江雨,他只是想尽快的逃离这个让他忍不住心慌意乱的地方,尽快的逃离她。

他跑出房门,借着月光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见不远处有道黑影渐行渐远,正是往后山的方向而去的。他心想那个黑影定是江雨无疑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握紧手中的长伞,放开脚步就往那个黑影追去。

本章完

☆、第六十三章:幽冥山洞

哀莫大于心死,怕莫大于绝望,怒莫大于要挟。

夜,仍肆无忌惮的笼罩这片天空,压迫着这块土地。

耳边呼呼的山风如黑暗的使者一样,摧动着草木脆弱的身体,如鬼魅般摇摆着可怖的身姿。四周无尽的黑暗看不到边,处在其中仿佛置身在没有方向的黑色空间里。只有天上那一轮吞吐着惨白光亮的月,似一盏指向灯,给黑暗中奔跑的人心中增添了几分安慰。

玉溪然追逐那个黑影,没有方向的乱跑一气,等他停下脚步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已经身处何地了。周边除了包围的群山之外,就只有沙沙的婆娑树影。糟糕,刚才跑得太急竟然迷路了,他在心里面暗自叫苦。

周围漆黑一片,要想在黑暗中辨清方向找到回去的道路谈何容易。可那个黑影就是追到这附近才突然消失不见的,他去了哪里,难道躲在草丛里了吗?还是……他在一个幽深的山洞前驻足片刻,看来他多半是逃进那个山洞里面去了。

漆黑幽深的山洞,不断向外辐射着恐怖的气息,如恶魔邪恶的独眼,窥视着人内心处的颤栗。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胆子一横,抬脚就要往里面跨去。

“你追到他了吗?”寂静的黑暗中,突然一个柔美圆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几分断断续续的气喘之音。

但是他并没有被吓到,但是他还是惊讶了。他立马转过头去,月光之下,一身白衣的俏丽身影向他缓缓走来。山风抚起她洁白的衣角,冉冉飘动。长发轻舞,如临凡的九天仙子,凄冷绝世。

来人正是黛莎。

“你……你怎么跟过来了!”他惊讶之余,语气中竟带有几分的埋怨,他是在担心她吗?应该是吧。

黑暗中看不出她面上表情的变化,只能看见她一手轻抚着胸口,听到她微微娇喘的声音,她刚才追他一定追的很急吧。

“我一直都跟在你后面,你没发觉吗?”一声不冷不热的回答立马让他语塞。

“他可能逃进这个山洞里了,我想进去查看一下,你……你快点回去吧,这里很危险!”看着她慢慢的走进,那种莫名的慌乱感觉又在他的心里陡然而生。这种类似的慌乱感觉他以前是有过的,就是在颜月儿伏在他怀里面撒娇的时候。

“这里乌漆麻黑的,来时的路又七拐八折,你让我怎么回去?”她的语气中自然也带着埋怨,不过听起来却另有一番女性娇声软语的味道,这与她平时一贯冷漠平淡的语气格格不入。

“那……那你就呆在这里别乱动,我一个人进去看一看,等到天亮了你再找路回去。”是呀,这怎么能怪她呢?毕竟连自己都在匆忙中迷了路,不过他还是不想让她进到山洞里冒险。

“好啊!那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吧,若是有什么豺狼猛虎的,你在山洞里面也不用担心,最好是那个偷书的人也突然跳出来,就让他一刀把我杀了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反抗不了!”她语调轻缓,平淡至极。却每一个字都让他听起来是那般的不自然。就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始乱终弃的无耻之徒,好端端的就抛下一个柔弱的女子,不理不问,独自逃生一样。

“我……你……”他哑口无言,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两个字。

“噗嗤!”他这一举动倒把一向冷若冰霜的她给逗笑了,她虽不是花枝招展,娇躯乱颤的笑,却足有倾国倾城的危险。若是在白天,纵是心如磐石的他恐怕也难免心旌摇摇了。

“好啦!让我跟你一块去吧,若是遇到什么状况,互相也有个照应。”她终于放了他一马,从身上掏出来一个微型的照明筒,打开开关,一道明亮的光束就射了出来。她把照明筒递给他,并示意他接过去。他见她是铁了心的要跟自己进山洞了,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知道多说也是无益了,当下便勉强的接过来。

“那你就紧跟在我的后面,不要和我走散了!”他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一旦前方出现什么危险,我立马替你挡在前面,你就赶紧借机逃走。

“嗯!”她微微的点了点头,脸上有一丝的浅笑。

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打着照明筒当先走进山洞,她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这个山洞很深,越往里走空间就越大,空气也越潮湿。不时可以听到凝集在洞上方的小水珠滴落的声响,使这里越发显得寂静和恐怖。照明筒的微弱光束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仿佛就如一道可怜的细线一样,照不得多远就被可怕的黑暗给吞噬掉了。约摸走到距离原先的洞口只有二三十米远的时候,洞口处的月光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陪着两人的只有这一道狭小的光束和无边无际可怕的黑暗。

走着走着,她的脚下一滑,身子就势倾倒下去。他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扶住她的手臂,她才不至于跌倒。就在这小小的动静之间,洞上方突然有无数个小东西如雨点般下落,扑搧着翅膀,发出一阵阵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在这些像恶魔一样的小东西从两人面前划过的同时,他的手臂上顿感一阵刺痛,原来她的一双手已经死死地扣上了他的臂膀,尖尖的指甲生生压进他的皮肉里。他用光束照了照她,只见她原本清丽的脸上此刻已经蒙上了一层惊惧之色,呼吸也明显的急促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她因极度紧张而加快的心跳声。胆小是女人的天性,在这种突发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她能不尖叫出来已实属不易了。要是换成颜月儿,此刻不钻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才怪呢!他不禁佩服起眼前这位女子过人的胆色和镇静。

“别怕,是蝙蝠。”他安慰似的朝她笑了笑,而那条被她死死抓住的手臂却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这才平缓过来,呼吸也渐渐地稳定,当发现自己的失态之举后,立马松开了紧扣在他身上的双手。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上有没有羞怯的神色。

“我们继续走吧!”他向她招了招手,转身继续前行。她没有说话,赶紧跟了上去,不过这次和他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黑暗是考验人心理承受能力的最有力工具,在微弱光束的引领下,两个人亦步亦趋的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总感觉这是个无底洞一样,越走越深,越深越恐怖。阴森未解,神秘难测。此时他们似乎已经忘了进入这个山洞时的最初目的了,或许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的走出这个如恶魔大嘴一样的恐怖山洞。

寂静是可怕的,尤其是黑暗中的寂静,无形中总会给人一种窒息和逼人发疯的错觉。两人甚至希望此时会突然发生点什么,哪怕是可怖的山崩地裂,也好过在这无边的沉寂中体会那种被世界遗弃一般的孤独感。

“我们走了多远了,我……我有点……害怕,你……你不会突然间就从我的眼前消失吧!”她终于被这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恐怖气氛给逼迫的,露出了女儿家内心深处的弱点。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女性都会胡思乱想吧,不管她表面上装得有多么勇敢。

“怎么会呢?我又不是神仙鬼怪,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嘛!你要是不放心就抓住我的袖子好了。”他尽量用平和委婉的语气去抚平她胡乱跳动的心弦,他知道女人在这个时候是十分脆弱的,也是十分需要安慰的。

(41 / 108)
第八块佛骨

第八块佛骨

作者:玉小溪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佛家的慈悲,道家的智慧,佛道两家传承千百年的历史谜题,到底谁是谁非?佛家始祖释迦牟尼圆寂之后,其法身被焚作八颗舍利子,那么这八颗舍利子究竟归于何方?当年老子费尽一生探寻出了”道是万物的本源“,那么“道的本源”指的又是什么呢?哼哼,不要命的你就来呀!你以为自己很聪明是不是,我就不信绕不死你!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