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克拉克/译者:邹运旗写的小说推荐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18-08-19 14:08 /灵异悬疑 / 编辑:紫轩
完结小说《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是阿瑟·克拉克/译者:邹运旗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什顿,朵卡丝,赫拉克勒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K15是个军事情报人员,许多缺乏想象力的人都叫他“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0.5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零2小时读完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在线阅读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试读

K15是个军事情报人员,许多缺乏想象力的人都叫他“间谍”,这让他很是苦恼,可眼下这件事才是真的让他叫苦不迭。近几天来,一艘速度超快的敌方巡洋舰正追在他的船后,距离已越来越近。那是一艘优良的舰艇,上面搭载着不少训练有素的士兵。被这么一支队伍盯上,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K15情愿放弃这份殊荣。

让形势更加恼人的是,十二小时后,他的朋友将与他在火星区域内见面,他将登上一艘飞船,到那时,区区一艘巡洋舰就不足挂齿了——由此可知,K15绝对不是一个寻常人物。不幸的是,哪怕最乐观的预计也表明,再过六个小时,他便会落入追击者的炮火范围之内。也就是说,六小时零五分钟之后,K15的血肉便极有可能弥散在太空当中,成为广阔无垠的宇宙的一部分。

他还是有机会及时降落到火星的,但那将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他会因此激怒严格保持中立的火星人,引发不愉快的政治纠纷。此外,如果他的朋友也降落到火星搭救他,那么,每一秒他们将损失足以飞行十公里的燃料——也就是大量的能源储备。

他只有一个优势,可这优势毫无把握。敌方巡洋舰指挥官也许会猜到他将直接飞往目的地,但他不知道距离还有多远,也不知道与他会合的飞船有多大。如果他能活着熬过十二个小时,他就安全了。这个“如果”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K15心烦意乱地看着航线图,心中盘算要不要冒险燃尽剩余的燃料做最后的加速。可他能加速去哪儿呢?这一下将会耗尽他的燃料,使他冲进茫茫的黑暗虚空,而追击者的燃料箱可是满满当当的,他们很快便会追上来,让他被营救的希望彻底落空——他的朋友正朝向太阳驶来,相对速度这么快,他们很有可能擦肩而过,无法对他施以援手。

对有些人来说,对生活的期待越低,精神上就越容易懈怠。当死亡临近时,他们很容易陷入一种催眠状态,会屈从于命运,逆来顺受,听之任之。而K15恰恰相反,越是到了紧急关头,他的精力越容易集中。这会儿,他平时不算活跃的头脑高速运转起来。

指挥官史密斯——这个名字倒是挺常见的——是巡洋舰剑鱼号的舰长,发现K15开始减速时并没有特别惊讶。本来他就预料到那个间谍有可能会降落到火星,按道理,做俘虏总比被消灭要强。可当绘图人员报告说小型侦察艇的目标是火卫一时,他彻底糊涂了。这颗近轨道卫星可谓一无是处,不过是块直径二十公里的石头,就连一向吝啬的火星人都没发现它有什么用途。如果K15认为它会有价值,那他一定是铤而走险,不顾一切了。

小型侦查艇几乎完全静止下来。在雷达中,它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火卫一。在减速过程中,K15那点儿微不足道的领先优势渐渐消失,剑鱼号距它只剩下几分钟的路程——这时剑鱼号也开始减速,免得超过对方。距离火卫一只有三千公里远时,巡洋舰完全停了下来,这时还是没有K15飞船的迹象。用望远镜应该很容易就能发现它,不过它有可能藏身在卫星的背面。

仅仅几分钟后,它又出现了,并以全速直直地朝太阳的反方向冲去。它正以五倍重力加速——这也打破了它的无线电静默状态。一台自动记录仪正在一遍又一遍地广播一条颇有意思的信息。

“我在火卫一上迫降,正遭到一艘Z级巡洋舰的袭击。我能坚持到你们来,但要快!”

信息甚至没有加密,这让史密斯指挥官更加迷惑。如果K15还在船上,那么整件事作为策略来说未免过于幼稚了。不过这也可能是虚张声势,信息如此清晰,明显就是要让他收到并感到疑惑。如果K15真的已经在火卫一上降落,他就无需调整行动步调,也不用浪费燃料去追击侦察艇。很明显,对方的援军正在路上,他越早离开这里越好。那一句“我能坚持到你们来”似乎很莽撞,但也表明援军可能非常接近了。

K15的飞船停止了加速,显然它已耗光燃料,现在正以每秒钟六公里多一点儿的速度远离太阳。K15一定还在火卫一上,因为他的飞船正无力地向太阳系外围飞去。史密斯指挥官一点儿也不喜欢飞船广播的信息,并且猜测另外一艘正在接近的战舰已然接听到了信息,只是他对此无能为力。剑鱼号开始朝火卫一移动,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表面上看来,史密斯指挥官在形势上占据着主动。他的舰船装备了十二枚重型制导导弹,还有两门电磁炮。对手只是一个穿着太空服的人类,还被困在一颗直径只有二十公里的卫星上。可是,史密斯指挥官在不到一百公里远处第一眼看到火卫一后,这才意识到K15的袖子里藏了一手好牌。

刚才我们说过,火卫一的直径只有二十公里。天文学书籍总是充满误导性,“直径”一词一般用来表示均匀的规则球体,可这恰恰是火卫一缺少的特质。它更像一颗小行星,就是那种宇宙中的矿渣,一块漂浮在太空中的形状不规则的巨石。当然了,它的周围没有一丝大气,表面也没有多少吸引力。它每七小时零三十九分钟便绕轴旋转一圈,于是总有一面朝向火星——它离火星非常近,以至于将近一半的火星不在它的视野之内。卫星的两极处于地平线弧度之下。

除此以外,火卫一再无任何突出之处。

新月状的火星世界填满了头顶的天空,可K15没有时间欣赏这幅美景。他把能够随身携带的设备都从气密舱中扔出,设置好自动驾驶,然后跳出侦察艇。小型飞船喷吐着火焰冲向群星,他漠不关心地看着它飞走。他烧毁了自己的飞船,任由它空空如也地驶向虚空,只能寄希望于正在赶来的战舰能够截获无线电信息。他还有个渺茫的希望,但愿敌方巡洋舰能追上去,只是这个想法过于不切实际了。

他转过身来查看他的“新家”。此时,太阳已降到地平线之下,唯一的光源便是散发着暗红色光辉的火星,对他来说这已足够,他看得非常清楚。他正站在一块方圆不过两公里的不规则平原中间,四周是一座座小山,只要他愿意,随便一跳就能飞跃而过。他想起很久以前曾读过的一则故事,说有个人一不小心纵身一跃,结果飞出了火卫一。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就算在火卫二上也不行——因为这里的逃逸速度仍有十米每秒。不过,如果不小心,他会发现自己轻而易举就能跳上高空,落地就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了,这可就太危险了。K15的计划很简单,他必须尽量贴近火卫一的地表——并时刻处于巡洋舰的正对面。剑鱼号会把所有炮火倾泻到这颗直径二十公里的岩石上,而他藏到背面,就连震动都不会感觉得到。在这里只有两种危险,其中之一完全困扰不到他。

对外行人来说,如果不了解太空航天学的微妙细节,会认为这计划与自杀无异。剑鱼号装备着最先进的武器,况且,横在它和猎物中间的卫星只有二十公里长,剑鱼号在高速之下不足一秒便能飞跃。但史密斯指挥官对形势心知肚明,所以他的感觉很不愉快。他最清楚不过了,所有运输工具在设计上都有局限,太空巡洋舰在机动性上更是远远不足。他面临着一个简单的事实,在他操纵剑鱼号绕行卫星一周的时间里,K15却可以绕着这个小世界转上五六圈。

没有必要追究技术细节,不过,不相信的人可以考虑如下一些基本常识。显然,靠火箭驱动的太空飞船只能沿着它的长轴加速——也就是说,只能“向前”,想要偏离这条直线,需要飞船本身先行转向,这样,发动机点火后才能驶向另一个方向。人人都知道内部陀螺仪或切线转向喷口可以控制转向,但鲜有人知这种简单的操作需要耗时多久。普通巡洋舰装满燃料后,质量可达两千到三千吨,这样的设计不可能用来灵活走位。更糟的不是质量,而是这些质量带来的惯性力矩——由于巡洋舰的形状又细又长,所以它的惯性力矩相当大。这个悲哀的事实(却很少被太空航天学工程师们提及),使得一艘太空飞船转向一百八十度需耗时整整十分钟,不管它的陀螺仪尺寸有多合理。用控制喷口也快不了多少,而且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喷口都会受到限制,因为它们造成的转向是永久性的,很容易让飞船原地打转,就像一只慢动作的轮转焰火,让飞船里的人叫苦连连。

在一般情况下,这些不利因素可以忽略不计。宇宙飞船的活动范围往往在百万公里以上,每次任务时间动辄几百个小时,可它从未绕着这么小的目标旋转过。绕着十公里半径的圆转圈,明显不符合飞船的运动规律,剑鱼号指挥官为此感到愤愤不平,K15这么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与此同时,那个狡猾的人类也在审时度势,反正形势已然差得不能更差了。他连着三个起落,跳到小山之间,这下不像在开阔的空地上那么无遮无挡了。他把从飞船上带来的食物和设备藏了起来,希望以后还能找到,只是这身太空服仅能让他存活一天,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那个让他陷入麻烦的小包裹还带在身上,一套精心设计的太空服里有很多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山中的宁静给人一种莫名的孤寂感,只是K15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孤独。永远笼罩在天空中的火星渐渐变小,但依然清晰可见,此时的火卫一正在掠过火星的背阳面。他能看到某些火星城市的灯光,它们如闪闪发光的大头针,标出了无形的火星运河的连接点。他还能看到闪亮的群星、寂静的夜空,以及长长的锯齿状的群峰,近得仿佛触手可及。至于剑鱼号,还是不见踪影。或许他们还在用望远镜仔细地检查着火卫一的向阳面。

火星就像一块精准的手表,当它只剩一半时,就是太阳升起的时刻,同样升上天空的还有剑鱼号。不过剑鱼号也有可能从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向出现,它甚至有可能——这才是真正的危险——让一支搜索队从天而降。

其实,就在史密斯指挥官看清眼前的形势时,便马上有了这种打算。可他随后意识到,火卫一的表面积超过一千平方公里,而他最多只能从船员中抽调十个人搜索这片蛮荒之地。再说了,K15肯定会携带武器。

考虑到剑鱼号上携带的武器装备,就连反对意见也变得毫无意义了。事实上还不止于此。在执行普通任务时,太空巡洋舰上配备的随身武器通常只有短刀和十字弩。而剑鱼号呢,很不巧——尽管违反了规定——船上也只有一把自动手枪和一百多发子弹。哪怕派出搜索队,队员也等于是手无寸铁,对手却隐匿行踪,孤注一掷,随心所欲就能将他们一一放倒。K15又一次破坏了游戏规则。

火星的明暗分界线化作一条完美的直线,几乎是同时,太阳露出了头,刺眼的强光仿佛原子弹爆炸,只是没有隐隐的雷声。K15调整好头盔上的滤光镜,决定动身离开。还是避开阳光比较安全。一方面,躲在阴影里不容易被敌人发现;另一方面,在太阳下眼睛很容易受伤。他只带了一只双筒望远镜,可剑鱼号上的至少也是二十厘米光圈的电子望远镜。

K15决定,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探明巡洋舰的位置。这么做有些鲁莽,但他若能发现巡洋舰的确切位置及其下一步的动向,他会很开心的。这样他就能躲在地平线以外,不管巡洋舰往哪个方向移动,火箭驱动器的火光都会向他发出警告。于是他小心地贴着近乎水平的路线前进,开始了他的“环球之旅”。

狭长的火星月牙沉到地平线以下,只剩一条巨大的“牛角”点缀在群星之间。K15有些担心了,他还是找不到剑鱼号的行踪。但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因为巡洋舰的舰身呈黑色,与夜空融为一体,或许它还在距火卫一一百公里的太空中。他停下脚步,心中暗想自己的决定究竟是否正确。这时,他发现有个巨大的东西遮住了头顶的星星,抬头看时又迅速飞走了。他的心脏停滞了一阵子,稍后才缓过神来。他飞快地分析形势,暗恨自己为什么会犯下如此大的错误。

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划过天空的黑影不是巡洋舰,而是别的同样致命的家伙。那东西比巡洋舰小得多,也更贴近地面。为了找到他,剑鱼号发射了视频监控制导导弹。

除了巡洋舰本身,这是令他畏惧的第二件东西。而他除了小心谨慎,不引起对方注意以外,别无他法。这下剑鱼号多了好几双搜寻他的眼睛,可这些辅助设备仍存有非常严重的缺陷——制导导弹能在群星背景之下发现反射阳光的太空飞船,却很难找到藏身在乱石阴影中的人类。他们的视频监控系统的清晰度也很低,且只能看到正前方的目标。

棋盘上的棋子增加了,棋局变得更加血腥,但他依然占有优势。

导弹在夜空中消失不见。在这个低重力的环境下近乎笔直地飞行,它很快便会转到火卫一的背面去,K15在等待一件预料之中的事。几分钟后,他看到一段短短的火箭废气,猜想这发导弹也摇摇晃晃地飞上了轨道。几乎是同时,另一团火焰在天空中正对面的一角闪现。他想知道,如今已有多少枚死亡机器在空中就位?根据他对Z级巡洋舰的了解——他了解得肯定不够多——那上面有四座导弹控制平台,想必每一个都派上了用场。

他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他甚至怀疑这么高明的想法会不会真的起作用。他太空服里的无线电是可谐调的,可以覆盖相当广的波段。在不远处徘徊的剑鱼号开足马力后,会发出一千兆周以上的信号。他打开接收器,开始探查。

立刻便收到回应——不远处一台脉冲发射器发出刺耳的哀鸣。或许他只是收到了一个次谐波,但这已经足够了。信号非常清晰,K15终于可以作出长远规划了。剑鱼号暴露了自己——只要它还在操纵导弹,他就能查到它的确切位置。

他小心地朝发射源靠近。让他惊讶的是,信号突然减弱,然后又迅速回升。他有些迷惑,随后意识到自己一定穿过了一个衍射区。如果他是个足够优秀的物理学家,或许会从衍射区的宽度中得到某些启示,可他想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剑鱼号在距离地面五公里高处悬浮着,暴露在日光之下。它的“不反射”涂层已然过期,需要修复,所以K15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他还躲藏在黑暗之中,光与影的界限离他越来越远,他断定目前的位置非常安全。他舒服地坐下来,这样就能继续观察巡洋舰,他等待着,心中十分确定,没有一枚制导导弹会离母船如此之近。到目前为止,他心中猜测,剑鱼号的指挥官一定是暴跳如雷。他想得太对了。

一个小时后,巡洋舰开始爬升、旋转,动作优雅得就像一只陷入泥潭的河马。K15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史密斯指挥官打算去卫星正对面看看,正准备开始这段凶险的五十公里航程。K15仔细观察飞船调整的方向,当它再次停下,他感到一阵轻松,飞船几乎完全侧对着他。然后,飞船一阵抽搐,船里乘客的感觉一定很不舒服,巡洋舰向地平线驶去,渐渐消失。K15闲庭信步般跟在它身后——如果可以这么形容的话——那轻盈的步法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的。他一步就能滑出一公里,所以特意留心,免得不小心超过巡洋舰,还得密切关注导弹的行踪,当心它们在船尾出现。

剑鱼号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绕过这五十公里。K15算了一下,结果被逗笑了,这速度还不如它常速的千分之一。有一次,飞船差一点儿沿着切线方向飞向太空,它只好浪费时间一次又一次地转向,船身上喷口齐射,这才把速度降下来。最后,它终于赶到目的地。K15躲进另一个隐蔽之处,藏身在两块岩石中间,在这里他能看到巡洋舰,对方却肯定看不到他。K15心想,这一下,史密斯指挥官会不会严重怀疑他已经不在火卫一上了?他真想发射一枚信号弹,告诉对方“我还在这儿”。最终,他拒绝了这份诱惑。

接下来的十个小时就没必要细说了,反正和之前的情形差不多。剑鱼号又移动了三次,K15尾随其后,就像追逐猎物的猎手,紧紧跟在巨兽的脚步之后。飞船曾经差点儿把他带到日照之下,他只好等着它沉到地平线另一侧,仅靠无线电信号跟踪。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他都能亲眼看到飞船,一般他只要躲到近处的小山背后就可以了。

还有一次,一枚导弹在几公里外爆炸。K15猜测是某个火气上升的操作员发现了他不喜欢的影子——不然就是技术员忘记了切断引线。除此以外,再没有可以活跃气氛的事情发生。实际上,整个过程已经变得乏味至极。他甚至期待制导导弹偶尔会好奇地从头顶掠过,但只要他静止不动,适当隐藏一下,相信对方不可能会看到他。如果他待在火卫一的另一侧,正对着巡洋舰,或许会比现在更安全,因为他意识到,那边属于卫星的无线电盲区,飞船监控不到那里。但他又一想,那样做并不可靠,一旦巡洋舰再次移动,那边就算不上真正的安全区域了。

整个行动突然之间就落幕了。巡洋舰的转向喷口突然发出一阵巨响,主驱动器全功率运转,尾焰光华夺目。几秒钟后,剑鱼号瞄准太阳全速前进,脱离了这颗卫星。谢天谢地,他们终于走了。这颗贫瘠的太空岩石可恼地横在巡洋舰和它的猎物中间,最终挫败了他们。K15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阵强烈的平静与放松之情拂过他的全身。在巡洋舰的雷达室里,某个士兵必定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巨大物体正在高速靠近。现在,K15只要打开太空服上的信号灯,坐等援军到来就行了,他甚至可以舒舒服服地抽上一根香烟。

“真是个有趣的故事。”我说,“现在我明白它跟松鼠有什么关联了。但我还有一两个问题。”

“什么问题?”鲁伯特・金曼客气地问道。

我一向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我也知道,这位主人曾参加过木星战争,但他很少提及此事。我决定以此为契机,一探究竟。

“这是一次非常规的军事行动,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呢?要我说,难不成你就是K15?”

卡森从喉咙里挤出一阵尴尬的咳嗽声。然后,金曼平静地说:“不,我不是。”

他站起身,朝枪械室走去。

“恕我失陪一会儿,我打算再去找找那只树鼠,也许这一次我能打中它。”说着,他便离开了。

卡森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没有人再会邀请你来这儿了。等到主人走远,不会再听到我们的谈话,他用一种愤愤不平的语气冷冷地说:“瞧你干的好事!你干吗要说这种话?”

“呃,我这么猜也是有道理的。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10 / 23)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出书版)

作者:阿瑟·克拉克/译者:邹运旗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书名: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作者:(英)阿瑟·克拉克(著),邹运旗(译)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所属分类:文艺>小说>科幻/魔幻 简介 上帝、耶和华、安拉……这些都是人造的符号,神真正的名字是不可呼唤的…… 一位西藏喇嘛向瓦格纳博士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请求,他需要雇佣两名工程师,将一台自动序列计算机运送到圣地香格里拉。工程师们不远万里来到高山之巅的寺庙中,确保计算机不出故障地日夜运作。3个月之后,计算机将打印出九十亿种不同字母排列,里面隐藏着至高之神真正的名字。一旦名录完成,真正的神明便会降临世间…… 英国科幻小说大师阿瑟·克拉克是20世纪最伟大的先知,是用科幻预言未来最成功的小说家。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阿瑟·克拉克经典科幻小说》收录了克拉克一生创作的近100部科幻作品中最精彩的18篇。他在这些才华横溢的杰作中,对宇宙争霸、地心危机、太空缆车、人工智能、星际通讯、冰河纪降临、外星人入侵、核能浩劫等科幻母题逐一进行了深刻的阐释。克拉克用钟表般精确的科幻道具和庞大壮阔的时空尺度,赋予读者无尽的使命感与苍凉的宿命感,并对后世的科幻小说、电影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