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和老齐宋天明谢天师蛇从革齐哥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

时间:2019-12-01 12:09 /灵异悬疑 / 编辑:宁夏
小说主人公是和老齐,宋天明,谢天师,蛇从革,齐哥的小说是《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本小说的作者是荒客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体内的热血渐冷,过了大半会儿,我感觉自己恢复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6.3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零2小时读完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在线阅读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试读

我体内的热血渐冷,过了大半会儿,我感觉自己恢复了正常,但明显也感觉到身体一下子虚弱了不少,站直身体都需要费力。

眼前忽然一黑,我昏了过去。

灵魂似乎走在漫长的黑暗之中,我孤独无依,想要呼唤,声音传出即被黑暗吞没。

我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打坐在地上,抬头是庙前的大佛。供台被蛇从革移开,与大佛保持大约七尺的距离,供台上放在水果、烧鸡等祭拜品。三柱清香在吹进来的风中轻轻摇曳,蛇从革背对着我伫立在佛像下方,双手合十拨动佛珠。

门外呼呼刮进一阵烈风,吹得供台上的物品摇摇晃晃。

眼睛余角看外面的天气,我猜想应该是第二日了,此刻的时间还未到正午。

这一夜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全然不知,而蛇从革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猛然发现自己的身躯动弹不了,仅仅一双眼睛可以转来转去。我体内并无不适,从心间还会隐隐浮现温馨的感觉。

过了许久,蛇从革都是纹丝不动,我在后面只能听到从他嘴中不断念出的佛语。

不知为何,听到佛语我很有安全感。

一直持续到了夕阳落山,金色的余辉照进庙内,为一切披上一层金色的外衣,特别是那尊佛像,在余辉甚显光彩。

忽而,一阵狂风携带冰雪扑进,我陡然感觉身体一寒,狂风之后是无比地沉静。仿佛在这片雪地上从未有过的人迹,阴气阵阵,直到天边的最后一丝光芒消失,大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呔!”蛇从革一声大喝,举手取下佛像手中琉璃瓶,转身过来,完全换了一副模样,他的眼神不再是浑浊,而是清澈透明,他往前一步走到我身边,只见他单手竖在胸前,对着琉璃瓶不断颂佛号,跟着,他从腰间掏出一根枯败的树枝,沾着琉璃瓶中的圣水,绕着我挥洒。

我的手指动了一下,马上我就意识到自己恢复了自由活动。

蛇从革边洒边道:“万事皆有因缘,有因有果,种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救世上之大难,百年前曾降临本庙,发愿普度众生,为记下菩萨功德,特建此庙,供后世瞻仰……”

我抬头望向佛像,想到观音大士原本男子身,在封神榜中号慈航道人,后来经过历代更替,在唐朝被演变成了女子,结合蛇从革所言,他就是慈航道人了!

冰凉的水滴落在我身上,没有任何不适。蛇从革绕着我转了一圈又一圈,我虽然不明白他的做法,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是在救我。

在我转头的一瞬,只见烛光照不到的角落里,有个模模糊糊的黑影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眼花,定眼看去时,似乎她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光芒,张牙舞爪想朝我们冲来。

蛇从革继续道:“菩萨在此施法,万般恶魔鬼怪消退,早日投入往生之门,方可解脱一身罪恶。”

☆、052 老蛇变异

看不清黑暗之中的黑影如何反应,但我能感觉到它听懂了蛇从革的话,过了一会我再望去时,黑影已然不见。

法事持续了半个钟头,蛇从革才慢慢停了下来,很费力地把琉璃瓶重新插入慈航道人手中,突然,他两手撑在供台上,身体剧烈颤抖。

我慌忙站起身从侧面扶住他,烛光中他的脸色苍白如霜,他闭眼深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蛇哥,你怎么了?”我吃惊道。

蛇从革朝我摆摆手,虚弱道:“我没大碍,施解尸咒必须以体内的阳气为引子,我是阳气大耗才致以此的,休息几天就会没事。”

我搀扶着他走进内屋,蛇从革过了半晌对我叹道:“等四日我那朋友若准时到来,他出手你或许有一救。你体内的尸毒太深,以我的功力无法断根除去,目前只是暂时性压制住了,明日有空,我将你大腿上的腐肉剔去,以免再次感染。”

他后来说的话我没有仔细去听,我在听到暂时性压制住的时候就懵住了,我本兴高采烈地以为他解除了我体内的尸毒,如今担忧,天下何人还能解此毒呢?

我转而黯然神伤,扶着他进卧室休息。蛇从革倒在床上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我则睡在他旁边辗转反侧,一直到二更天都没有睡着,蛇从革的呼吸声这时非常地细微。

屋外的风呼声越来越大,我能想象到此刻大雪漫天飞舞,明天怕又是一个雪天!

清晨醒来时,床边已经空空,蛇从革比我先起床。我坐起身看着空床,摸摸脑袋,感觉昏沉无比,我微微合眼把昨夜的梦回想了一遍。

梦中,我睡在床上,蛇从革推门进来,由于天黑我不能看见他的脸庞,只能凭感觉认出是他,他走到床边叫醒了我。

我怔怔望着他,不知为何心底特别难受,如同刀绞。

蛇从革哀伤地叹息一声,也同样望着我,我们一同沉默,过了好久好久,我都感觉院子里的公鸡要起鸣了,蛇从革从怀中掏出一个铃铛放在我的枕头下。

我很想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喉咙间像被东西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我想抬手,可是脑袋昏沉沉地根本使不上力气。蛇从革起身往门外走,边走边呼喊:“小芸,你在哪呢?爷爷我来了……”

一遍又一遍,凄凉的呼喊声回荡着黑暗的雪夜中。

……

之后的梦境我再也想不起来了,我想那都无关重要了,只是我很奇怪,这个梦非常真实,真的就像昨晚发生过一样。我翻开了枕头,令人惊奇地是当真有个铃铛藏在下来。

我把铃铛收好放入口袋,走出卧室。

蛇从革背对着我蹲在院子里,手中抓着一只鸡,一声不吭看着它足有十来分钟。不是我特意计算时间的,因为我洗脸刷牙之前看他蹲在地上看鸡,洗漱之后他仍然还保持着同样的动作。

我甚至有一瞬间察觉他是老年痴呆症犯了,我轻轻走到他身后,没想到还没有靠近,他就听到了我的脚步声,猛然转过头,用一双近是仇恨的目光瞪向我。

我心中一咯噔,料想他不会真的神经上出问题了吧?那我的责任就大了,他为救我至此的,我还得一辈子伺候报答他。

蛇从革却忽然朝我露出了一个笑脸,抓起鸡越过我身旁往厨房走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走路时屁股一扭一扭的,老腰像一条水蛇般跟随扭动,我暗骂这老家伙老不正经。

我在院里开始忙活喂食鸡鸭,不知为何,我一想到刚刚蛇从革的举动我就心中发毛,直觉在告诉我有地方不对劲!喂食完鸡鸭,我就在院子中发呆,筹划拯救老齐和谢天师。不知不觉中,太阳从东南方向照进了院内。

今天的早饭特别迟,到了十点多钟,饭菜才上桌,令人惊奇的是,饭桌上只摆了一只完完整整的烧鸡,我这才恍然大悟为何早饭推迟了这么久。

烧鸡对我没有任何诱惑力,我早晨根本就吃不下油腻的东西,转身我进厨房,想打碗稀饭就着腌菜吃,可是我进厨房揭开锅,根本就没有看到稀饭,我不信邪又揭开其他锅,依旧是同样的情况。蛇从革没煮稀饭,我真想把他骂一顿!

但他是病人,我必须得忍着。

只见此刻的蛇从革用筷子拨动了一下鸡头,用力一夹,鸡皮脱了一块,露出猩红的鸡肉。

“我靠!”我惊呼一声,不可置信道,“蛇哥,你这只鸡没有烧好啊!”

他抬头流露出好奇地眼神看了我一眼,紧紧只是一眼,我就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我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的确有隐隐约约的鸡肉香味,我才放心下来,这不是祭奠用的食物。

蛇从革这么一弄,我再联想到以前的事情,全无胃口地走出了庙,在雪地里散心,天空边出着太阳边下着小雪,我拉紧了衣服看着满大地的皑皑白雪,感到很迷茫,我该何去何从呢?

没有人告诉我,我只能闷着自己想。

(36 / 103)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

盗尸者的惊恐:诡尸夜行

作者:荒客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否

凤凰午夜盗尸,我不慎被阴魂缠绕,几欲命休,为求生奔往南巫极阴之地,错入平行空间,遇见死去的人,故去的物,看似温馨,实乃凶险,明代古墓贯穿了前世今生之道,古墓中竟然还有另一种人类存在——五行尸。他们长生不死,嗜血凶残,却又藏于众人之中,狡猾又睿智的智慧,为此我们远逃他地,到往可怖而又神奇的风门村,身负重伤的我们一边要应对五行尸一边面对死亡,由此却在无意中,揭开了风门村之谜……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