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YI,鹰熊的现代小说好看吗? 中国科幻大片全文列表阅读

时间:2019-11-08 22:33 /灵异悬疑 / 编辑:顾颜
主角是YI,鹰熊的书名叫《中国科幻大片》,它的作者是飞氘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

中国科幻大片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2.9万字

预计时间:约2天零1小时读完

《中国科幻大片》在线阅读

《中国科幻大片》试读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刹那间,身后已过去百年,他热爱过的东西皆已面目全非……且慢!他赶快闭上了眼。

那被追捧为伟大诗人的死者,倒是在辞赋里刻凿下几分故园的残迹,但就算有万千人的吟唱,难道就能召回往昔的旧梦吗?而在地府深处游荡的落魄大夫,倒成了真的幽灵,从今往后,他的爱又要寄托到哪里呢?

不过,未来既已成过往,也许就此可以踏实地睡觉了吧。

屈平转身,望着地核深处的太阳,再也写不出一句诗。

三《生化危机》ResidentEvil

大战来临之际,军中将士病倒的却越来越多,这让曹孟德心中颇有几分不安,他独自站在江边,望着被秋风扯动的千里江水,思绪万千。

几十年来,瘟疫十数次地席卷中原。百户人家只剩一二,繁华都市尽皆凋零,郊外遍地白骨,千里不闻鸡鸣,疲弱的朝廷却无力拯救苍生,于是世道愈乱。黄巾乱党借机作难,经受疾疫洗礼而发生突变的超能英雄们也纷纷崭露头角,一时间不知几人意欲称帝,又几人希图称王。美其名曰建功立业,却不过是生灵涂炭。每念及此,曹孟德便心中伤感,尽早完成统一大业的心意也愈发坚定。

他半生背负着骂名所做的一切,只为如今这一刻。不久以后,大地上将只有一个国,那时他愿意永不称帝,日夜操劳,使人们将安心地活着,不再恐惧。

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是将长江都抽干也无妨。

“丞相雄师,天下无敌,但东吴名将无数,关张等人更乃万人敌,强攻不若智取。”

于是,祭拜了河神屈子之后,一队潜艇便在黄盖的带领下,向着海底驶去。在那里,他们将开启传说中连接地府的“烈火之门”,反抗军依恃的天险便会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卷走不自量力的叛军和令人恼火的瘴气。浪花淘尽了英雄之后,在干燥舒适的新世界里,北国的骑兵将在古老的河床上纵横驰骋……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忽然刮起的东南风折断了一支军旗,江底喷出的黑色石油将战船层层包裹,一队快艇从对岸疾驰而来,漫天的火箭照亮了冬夜的星空,熊熊的烈火烤化了丞相的美梦。

残阳如血,青山依旧。

持续百年的乱世还要继续乱下去了,天下太平的良机失之交臂,不知何日再来。他们打败了他,却有更多人将要为此在以后的年月里毫无意义地死去。这些家伙为什么就不明白这道理呢?为什么连瘟神、火神、水神、风神也统统与他为难呢?或许这些神仙,本就是同一个吧,它根本就厌恶人的存在。就算没有中计,成了地上的王,他难道还有力气再与神明抗衡吗?神龟的寿命虽长,终究也有一死。这世界本就不是什么乐园,他的抱负又算得了什么呢?在华容道上,他心中的恼恨渐渐化作困意,头发也一夜尽白。

四《未来水世界》Waterworld

身为大隋的总工程师,宇文恺曾建造过无可匹敌的都城、奢华富丽的楼宇、庄严气派的皇陵、举世闻名的河渠、精巧妙绝的机械,令两位皇帝也叹服,使四方蛮夷都惊愕,但最让他心醉神迷的那个建筑,却至死也未能造出来。

他日渐对过去的创造感到淡漠。用土木砖石堆出来的玩意儿,再怎样高明,也迟早都要被无常的造化抹平。也许只有周公这样的大贤,才能窥见天道的奥秘,设计出永世不倒的事物吧。于是他翻遍经传子史,在逝去的世界里寻找着先哲的幽灵,在名与实、数与理、道与器缠绕着的万花筒中苦苦求索,终于找到了那比日月还要光辉的存在。

图纸上的明堂让皇帝的眼睛亮了,但后来总是遇到这样那样的阻隔。不是迂腐老头子的非议,便是圣上心血来潮的远征。大概那些腐儒根本害怕看见真正的道,而这位心比天高、性比怒涛的君王在乎的只是浮云般的荣耀吧。为了满足那变本加厉的虚荣心,宇文恺不得不一再挑战自己:能容纳万人的军中大帐、装着车轮在大地上行进的宫殿、可以无限组合拆解的都城……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让蛮族一次次坐立不安,自惭形秽。

然而,大地变幻莫测的形状终究限制了神器的威武,接二连三的征讨都无功而返,龙颜震怒了。

修筑一条通天渠,打开传说中泰山之巅上的“苍穹之眼”,将滚滚的天河之水引到尘世,恼人的山川险要将被填平。在那光滑的海面上,大隋的舰队畅行无阻,来去自如地播撒着浩荡皇恩,只剩下一些小岛的夷狄鞑虏们无不臣服……

在花团锦簇的大厅里,皇帝亢奋不已,宇文恺无言以对。运河托着巍峨的龙舟,在他年轻时代开凿的河道里缓缓前行,从雕饰繁复的窗棂送来了一丝夏日的腥臭。他不得不承认,在想象的狂放方面,皇帝比自己更像个艺术家。这位疯狂的统治者已经对大地失去了耐心,但未来就一定是海洋的天下吗?谁敢保证,将来不会有更聪明的人造出能平地如飞的事物呢?如此说来,圣上的目光也有点太短浅了。

在自己的房间,他静静地搭着积木。近来,他开始相信,事物的奥秘就藏在那微妙的结构之中,无关规模。只要精准地遵守比例,便可化凡俗为神奇。到那时,他或许还会找到一种办法,造出一个微型的自己,在那真正的安乐所在,逃避掉世上的一切荒唐。

五《2012》

黄河之水天上来。

这样雄奇的景象,杜子美只在年少时见过。那时候,历经几代君王的文治武功,大唐的版图前所未有地辽阔,生产丰收,科技进步,文艺繁荣,军事强大,山河锦绣,四方的胡虏都倾心中原,连海下的鱼国都不远万里派来使者。而那在天地间盘旋的水龙,正是这盛世的象征。

通天渠才露雏形,前朝便在战乱中覆灭,却给后来者留下一份厚礼。则天顺圣皇后将其改造为“天枢”,并在承露盘上亲手打开“苍穹之眼”。世界并没有像隋炀帝设想的那样变成一片汪洋。天河经由黄河与大地勾连,新的水系在大气压力和重力的相互作用下获得了巧妙的平衡:干旱时节,黄河便从天而降,奔流入海;洪灾时候,黄河就逆流而上,飞腾入天。顺流逆涌之间,天下英豪尽折腰。

然而,也就是在那时,一个流言开始在不满乾坤颠倒的人们中传播:在十进制纪元的二零一二年,将有末日降临人间。据说,几千年前,当人们开始用全新的进制来理解宇宙时,天地的格局便澄明起来,而洞察了玄机的先人就将这神秘的预言刻凿在兽骨上,埋在古老的殷墟里。

天后传续正统,玄宗皇帝励精图治,开辟了盛世,谣言一度被人遗忘,却在暗地里悄然滋长。天河不再稳定,黄河在泛滥后又遇到海水的大回灌。皇帝却已失掉了年轻时的气魄,迷醉在温柔乡里,对那一天天迫近的期限毫无知觉。古人究竟看到了天河的溃败还是瘟疫的肆虐,是大地的摇晃还是天外的飞星?人心惶惶,猜测着会有怎样的浩劫。

最后,却是边境的铁骑,践踏起的一片烟火。

满目荒夷之后的太平世界里,废弃的天枢被盘旋而上的藤蔓覆盖,曾在空渠中躲避战乱的人们化作了冤魂,却再也找不到已对尘世关闭的“苍穹之眼”,只能在腐烂腥臭的管道里日夜徘徊,在尸骨和荒草中哀鸣不已。每当听见这运数已尽的王朝挽歌,工部尚书杜子美便老泪纵横。

但堂堂天朝,怎可就此沦落呢?皇帝们又奋发了,打算再来一次中兴,修建“广厦”的方案便就此通过了。

“爱卿游历甚广,见识颇多,知民间疾苦,有圣贤胸怀,此民生工程,关系重大,望卿多加用心,切莫辜负朕托。”年轻的天子满含期望地握着老杜的手。

从此,老杜便不怎么吟诗了。他战战兢兢地钻研着,宇文安乐的笔记给了他灵感,天后时代打造的明堂残骸给了他启发。每当疲倦时,他便想起在风雨中忍饥受冻的百姓和圣上的恳切眼神,于是日夜操劳,指挥着这项浩大的工程。渐渐地,他感受到,建造广厦也正如锤炼诗句,成败全在材质的精良和结构的巧妙,而最终则是心中的境界。既然他能写出自信能流传千古的诗篇,则也一样可以为天下寒士筑起一个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乐园。

黄河偶尔泛滥着,边境时常鼓噪着,人民还是焦虑着,末日的流言又有了新的说法,老杜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日以继夜地用心血浇灌着那能容纳一百万人的大厦,看着它一草一木地生长起来,便觉得累死也是值得的,所以连觉都舍不得睡,只是偶尔打一个盹。

“老弟,你真是愚啊。”已经仙逝的老友,便抓着短暂的机会,来梦里拜会他了。“不老老实实写诗,在这里自找苦吃。”

“要是能选择,我情愿世上永远和平安乐,哪怕因此断绝了写诗的灵感。”老杜望着挚友,许多年来的思念之情,化作浑浊的热泪。

“可尘世里怎么造得出天堂呢?”年长他许多、生前即名声万里的大诗人最喜欢调侃自己的小老弟,“我早就说过,就算有什么仙境,那入口也只能是在这杯中啊。”说着,诗仙便为老杜斟满一杯酒。

于是,两位好友,便隔着阴阳举杯。琼浆玉液一路奔流,消弭了胸中的万古忧愁。

六《X战警》X-Men

要把梁山学院里的一百零七位超能战士团结在一起,带领他们为了共同的事业而奋斗,这于任何人都绝非易事。宋公明院长常常为此焦头烂额。

兄弟们来自五湖四海,出身三教九流,特异功能更是五花八门,各自的癖好也千奇百怪,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由于天赋异秉,而不见容于这个社会了。

其实,变种人并不新鲜,武王伐纣时代的神兵天将,东汉末年崛起的各路英豪,都有案可查。而超能力的出现,又往往与王朝的兴废有关,圣书上便说:“国家将亡,必有妖孽。”所以朝廷对此一向是非常敏感的。大宋王朝延续了一百多年,表面上挺欢腾,实则内忧外患,人们便将民间出现的大批变种人视为不祥之兆,被佞臣们把持的朝廷却昏招频出,饱受歧视和压迫的好汉们一个个被逼上绝境,纷纷走上了造反的道路。

宋公明本来是大宋的一名底层公务员,朝政的败坏和百姓苦乐虽然都看在眼里,可临到灾祸降临自己身上之前,还是觉得这社会是有救的。照他的意思,我们这位皇帝虽然有点昏聩,但本质上还是好的,而且在艺术上有不俗的造诣,恐怕还不至于到扶不上墙的地步,所以只能是廷臣太坏。谁料,莫名其妙地,自己竟也上了山,又莫名其妙地,就当上了院长。

起初他不是很有信心。和其他兄弟比起来,他总觉得自己太平凡了,只配在太平年代里过点庸俗的小日子罢了。可既然做了这工作,就得为大伙负责。那些身怀绝技、骄傲到骨子里、彼此不太服气的男女们,竟都甘心认他这个凡人做大哥,倒让他有点意外。跟官军以及其他的变种人集团战斗得太疲乏时,他也想过退休算了,但还有谁能管束这一群豺狼虎豹呢?一个齐心协力的梁山学院,起码还可以做些铲奸除恶、劫富济贫的事,这于他也算是一种安慰吧。后来,在位子上坐得久了,自信也就慢慢地有了,他开始相信,自己其实也有超能力的:不论是谁,都能在他那里找到父兄般的信赖,这大概是一种对人的心灵进行控制和安抚的特别能力吧。

因为领导有方、众志成城、战法卓绝,梁山军攻无不克,威风八面,震动朝野,着实过了一段痛快淋漓的好日子,每当回忆起这段时光,总觉得过去的酒肉都格外的香。

但当朝廷送来的蓝色小药丸和方腊军送来的书信同时摆在忠义厅上,分裂的气息便在学院里弥散开来,众人吵斗不休。院长头疼得紧,喝罢了酒,独自上了龙船。

晚风清凉,湖水剔透,倘若酒醉,兴许会有打捞湖底月亮的冲动。但院长却无此等雅兴,只是烦乱地想着心事。吃了药丸,大家就都变回常人,朝廷便可安心地给他们加官进爵,从此为国效劳,名正言顺。跟方腊集团合作,则彻底断了后路。联合战线?超能英雄主导的新纪元?这厮也有点太天真了吧。倘若成功了,谁来做皇帝呢?他宋江就不信,谁就能保证比徽宗做得更好。何况,如此惊世骇俗、有悖伦常的事,根本不是他的风格。若失败了,则要以叛贼之身被千刀万剐,还要在史书里遗臭万年,就更不对他的胃口了。所以,思来想去,到底还是归顺的好。只是,手下定然有反对的声音。连像李逵这样大哥叫他去死,他都一样会快活着地自尽的小弟,不都放肆地说“招安招安,招甚鸟安!”了吗?莫非是自己老了,超能力也跟着衰弱了吗?看来很有必要搞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教育了。梁山学院的利器,乃是凝聚力,必须让他们明白这道理。

一阵呜咽的箫声传来,不知是谁在芦荡深处吹奏着伤心的曲调。梁山虽美,终究不是他们的故乡。天地虽广,也不能一直这么飘来荡去。总该有个着落才好。然而,宋公明的心思却在如诉衷肠的箫声中有些动摇了。除了变种人,今日的世界确乎还有许多不寻常的地方。他闲时喜欢翻阅的《梦溪笔谈》,便列举了许多新玩意儿:活字印刷,指南针,格术光学,会圆术……这些闻所未闻的东西,令他隐约觉悟到什么。最使人亢奋的,则莫过于黑火药了。那能够绽放出似幻似真的绚烂烟火的黑色粉末,如今开始被用来打仗了。新型兵器尽管还有诸种缺陷,身为军事家的宋江却已预感到它将会催生一种全新的战法,甚至就此改变世界的格局。

总之,若说是一个新时代在孕育着,也并无不可。那么,他真的不要带领弟兄们抓住时机,干上一番大事业吗?说不定革命才是真正的替天行道呢。那么,方腊或许是对的?据说他手下也是人才济济……宋江开始在心中盘算起两军合并的可能。

(21 / 26)
中国科幻大片

中国科幻大片

作者:飞氘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出版时间: 《低俗小说》是部好电影,《中国科幻大片》是本好小说! 媒体评论 飞氘是一名卓越的科幻诗人,他的作品想象华美,涵义深邃,意象丰富,在文学和科幻两个维度上,都拓展了更深更广的新意境和新空间,这些作品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诗意,使得科幻小说拥有了全新的魅力。 ------刘慈欣 穿梭过去与未来,杂糅壮丽与诙谐------《中国科幻大片》既能叫好,也能叫座! ------王德威 古今混杂一体的奇想,青铜时代式的故事新编,简直就是一个时空紊乱的文学黑洞。 ------马伯庸 飞氘的故事中洋溢着千古的愁绪,他更像个忧郁的诗人,他似乎总在一个人自言自语,嘀咕着 作为中国人活下去有没有意义 的问题,这是一个奢侈的问题,他甚至是在控诉,但这中间又横陈了一种气壮山河,要去抗争那根本不可能扭转的五千年大风车。 ------韩松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六个故事组成的书,作者从科幻角度切入,以现代文学手法,改写中国上古神话,立意奇妙,想象狂野,风格独树一帜。 盘古开天,打开的不是天地而是收缩的宇宙; 后羿弯弓射月,舍身造日; 夸父逐日,却被爱情追逐,整个世界都为他而折叠,奔向光速; 孔夫子登泰山,却登上了天空,发觉列国不过是第二百七十一个未来的梦; 当《超人》、《X战警》和《弗兰肯斯坦》都用中国历史来书写,鲁迅在矩阵之中开始游走; 或许,世界不过是一个城堡,囚徒和狱卒一心两面...... 作者介绍 飞氘,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清华大学中文系在读博士生。 以发表科幻小说出道,在《科幻世界》、《奇幻世界》、《星云》、《天南》、《文艺风赏》等杂志发表多部科幻、奇幻作品,代表作《去死的漫漫旅途》(中篇)。作品被译成意大利文、英文,短篇小说《一个末世的故事》被收录世界科幻奇幻年选《ALIA》。曾入围第十届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 。 除了写小说,亦在《当代作家评论》、《南方文坛》、《读书》等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