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部小说是h·g·威尔斯写的? 时间机器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20 18:25 /灵异悬疑 / 编辑:宁夏
小说主人公是威娜,莫洛克的小说是《时间机器》,本小说的作者是h·g·威尔斯写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想跑过去玩火。要不是我及时制止,我相信她会冲到火

时间机器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5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读完

《时间机器》在线阅读

《时间机器》试读

“她想跑过去玩火。要不是我及时制止,我相信她会冲到火里去的。但我一把抓起她,不顾她的挣扎,大胆地朝身前的树林深处走去。我点燃的火堆照了我们一小段路。不一会儿,我回头张望,透过茂密的树干,我看见火焰从柴堆上烧到了附近的灌木丛,一条弯曲的火龙正朝山上的野草爬去。我望着火龙放声大笑,接着又转身朝我身前漆黑的树林里走去。真是天昏地暗,威娜发狂似地紧贴着我,可当我的双眼从黑暗中适应过来后,我仍可以借助微弱的亮光避开树干。头顶上也是漆黑一团,只是透过偶而出现的树枝间的缝隙才能看到遥远的夜空。路上我一根火柴也没点,因为腾不出手,我左手抱着我的小宝贝,右手摸着铁棒。

“一段路走下来,我什么动静也没听到,只听到脚踩树枝发出的劈啪声,头上微风的沙沙声,自己的呼吸声和脉博的跳动声。这时,好像觉得四周有啪啪的声响,我继续勇敢地向前走去,啪啪声越来越清晰,接着我听到了我在地下世界听到的那种古怪声音。显然有几个莫洛克人就在附近,并且正在向我靠拢。果然,没过多久我感到有东西使劲拉了拉我的外套,随后又碰了下我的手臂。威娜浑身发抖,紧接着又静止不动了。

“是划火柴的时候了。但要掏火柴我就必须把威娜放下来。我放下威娜,伸手到口袋里摸火柴。就在这时,我膝盖旁的一场争斗在黑暗中开始了,威娜一声不吭,莫洛克人还是发着那种奇怪的咕咕声。柔软的小手也伸到我的外套和后背上,甚至摸到我的脖子上。这时火柴亮了,发出嘶嘶的声响。我举起点亮的火柴,看见了莫洛克人在树林中逃窜的白色背影。我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樟脑,准备在火柴熄灭前把它点燃。接着我看了看威娜,她脸朝地躺着,双手紧拉着我的脚,一动也不动。我猛然一惊,弯下腰去,她好像已经停止呼吸。我点燃手中的樟脑,把它扔到地上。火劈劈啪啪越烧越旺,赶跑了莫洛克人和所有的黑影,我跪下去把威娜抱起来。身后的树林里好像到处都是骚动声和低语声!

“她好像是晕了过去。我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上我的肩膀,站起身继续朝前走。这时,我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在掏火柴点火以及把威娜抱上抱下的时候,我转了几个身,现在我根本搞不清该朝哪个方向走了。谁知道呢,也许现在又转过身面朝青瓷殿了。我吓得直冒冷汗,我必须拿定主意该怎么办,决定生堆火在原地扎营。我把仍然一动不动的威娜放到了一块泥炭似的地上。第一块樟脑快要烧完了,我急忙开始收集枯枝落叶。在四周的黑暗中,莫洛克人的眼睛像红宝石一样忽闪忽闪。

“樟脑的火光闪了几下终于灭了。我划亮一根火柴,这时两个正在靠近威娜的白色身影拔腿就跑。其中一个被火光照花了眼,竟直冲我来。我挥拳打去,只觉他的头盖骨嘎嘎作响。他发出一声惊叫,摇晃几步后倒下了。我又点燃一块樟脑、继续收集柴火。这时我注意到头顶上有些树叶非常干燥,因为自从我坐时间机器来到这里,大约一个星期吧,老天没有下过雨。于是,我不再去搜寻掉下来的枯枝,而是跳起来拉树叶。一会功夫,我就用绿叶和干树枝燃起了一堆呛人的烟火,这样可以节约我的樟脑。接着,我转身望了望躺在铁棒边上的威娜。我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弄醒,可她躺在那里像个死人,我甚至搞不清楚她是否已经断气。

“火堆上的烟直往我这边吹,一下子呛得我昏昏沉沉。此外,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樟脑昧。火堆1小时内不需添加燃料。经过这段时间的劳顿,我感到很累很困,于是坐了下来。树林里还是充满了我听不懂的那种让人昏昏欲睡的低语声。我好像刚要打脑就把眼睛睁开了,可周围已是一片漆黑。莫洛克人的手摸到了我的身上,我甩开他们抓着我的手指,匆忙到口袋里去摸火柴盒,糟了——火柴盒不见了!这时他们抓住我,又把我团团围住。我顿时意识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睡着了,然后火灭了,然后死亡的痛苦向我袭来。树林里似乎弥漫着木头燃烧的气味。我的脖子、头发、双臂都被抓住了,随后我被拉倒在地。黑暗中我感到这些软绵绵的东西都压到了我的身上,我害怕极了。我感到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巨蛛蛛网里。我支撑不住了,垮了下来。我感到有小牙齿在咬我的脖子。我在地上翻了个身,这下我的手拿到了铁棒,我的勇气上来了,我挣扎着站起来,抖掉身上的这种人鼠,猛地举起铁棒,朝我估计是他们的脸的地方桶过去。我感到他们在铁棒的挥打下血肉横飞,我一下子摆脱了他们,又获得了自由。

“人们在进行艰巨的斗争时好像常常会有一种奇特的欣喜,我此刻也感受到了这份欣喜。我知道我和威娜都成了迷路人,但我决心要让莫洛克人为他们所吃的肉付出应有的代价。我背靠一棵树站着,手中的铁捧在挥舞。树林里到处都是骚动声和他们的叫喊声。1分钟过去了,他们的声音似乎变成了激动的尖叫,他们的行动也越来越快。可是他们谁也没有进入我的铁棒够得着的地方。我站在那里,双目注视着眼前的黑暗。这时希望突然出现了。要是莫洛克人害怕了又会怎么样呢?紧接着发生了一桩怪事。黑暗中好像出现了光亮,依稀看到了我周围的莫洛克人,三个被打烂的就躺在我脚边。接着我大吃一惊,发现其他的莫洛克人都在跑,好似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从我身后流到了身前的树林远处。他们的背影好像不再是白色的,而是变成了红色。当我站着发愣时,我看见一点火星飘过树枝间的星光又消失了。我这才明白了燃烧的木头发出的气味,明白了为什么催眠似的低语正在变为一阵阵吼叫,明白了红火星,明白了莫洛克人为什么落荒而逃。

“我从靠着的树后跑出来,从近处黑乎乎的树干间看到整个树林在燃烧。原来是我起先点的那堆火在朝我烧过来。我借着火光寻找威娜,可是威娜不见了。身后传来了嘶嘶声、劈啪声以及每一棵树着火时发出的爆裂声,这使我没有时间多作考虑。我手摄铁棒,沿着莫洛克人的路走去。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赛跑。火焰一度飞速向我右侧漫延,烧到我的前边,我只得赶紧让到左边。但我最终跑到了一小块空旷地上,这时一个莫洛克人跌跌撞撞朝我走来,从我身旁经过,一直冲到了火海里!

“我想,接下去我要看到的是我在未来时代里见到的最不可思议最可怕的事。整片空旷地被火光照得如同白昼。空地中央是一个小丘或者是一座古坟,顶上是一棵烧焦了的山楂树。空地那边也是一片着火的树林,烈火熊熊,火墙把整个空地围得严严实实。山腰里大约有三四十个莫洛克人,他们被火焰和热浪搞得晕头转向,相互在慌乱中乱模乱撞。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们在亮光下什么也看不见,见他们靠近时我惊恐不已,挥动铁棒,朝他们狠敲过去,打死一个,打伤了几个。但是现在,在火光映红的天空下我注意到一个莫洛克人在山植树下瞎摸,并且还听到了他们的呻吟声,我这才断定他们在眩目的光亮下肯定无可奈何,痛苦不堪,于是我停止了敲打。

“但不时还有莫洛克人朝我冲过来,看到他们令人战栗的神情,我只得躲到一边。大火一度莫名其妙地小了下来。我担心这些可恶的东西随即会发现我,甚至考虑到先下手打死他们几个。可是火又旺了起来,我放下手里的铁棒,绕开他们,在山上走来走去,寻找威娜的踪影,但是威娜不见了。

“最后我在小丘顶上坐下来,注视着这群奇怪又让人难以相信的瞎子在火光下模来摸去,彼此发出神秘的叫声。潦绕而上的烟雾飘过天空,遥远得仿佛属于另一个宇宙的小星星在红色的苍穹下闪烁。两三个莫洛克人撞到我身上,我挥拳把他们打跑,打的时候我自己也在发抖。

“这一夜的大半部分时间里,我都相信这是一场恶梦。我咬着自己的嘴唇,还拼命叫喊,想弄醒自己。我用手捶地,起身又坐下,从这里荡到那里,随后又坐了下来。我开始用手揉我的双眼,祈求上帝让我醒过来。我几次看见莫洛克人痛苦地低下头冲进了火焰‘但是,在渐渐熄去的红色火焰的上空,在飘摇的浓烟和黑白相间的树桩的上空,在这些越来越少的莫洛克人的头顶上,终于出现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

“我再次寻找威娜,却不见她的踪影。很明显,他们把她可怜的尸体留在树林里了。我无法描述,想到她逃脱了似乎是命中注定的厄运,我有多么宽慰。不过想到这事,我几乎就忍不住想把我身边的这些无能为力的东西斩尽杀绝,可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我说过,那小丘像是树林里的一个小岛。我现在站在小丘顶上可以透过烟雾辨认出青瓷殿了,从那里我就能找到白色斯芬克斯雕像的方向。于是,当天色渐渐亮起来的时候,我丢下这些残存下来的该死的鬼魂——他们仍然在东奔西撞,呜咽哀号——在脚上绑了些草,一瘸一拐地穿过烟雾腾腾的灰烬和里边还跳动着火焰的黑色树干,向藏着时间机器的地方走去。我走得很慢,因为我几乎已经精疲力竭,而且脚也破了。我为小威娜的惨死感到无限的悲伤,这好像是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坐在这间熟悉的老屋里,它倒更像是梦中的悲痛,而不像是真的失去了亲人。但是那天早上,它再次使我感到极度孤独,孤独得叫我害怕。我开始思念我这间房子,这壁炉,思念你们几个人,伴随这思念之情而来的是一种痛苦的渴望。

“可是,当我在早晨明朗的天空下走过余烟袅袅的灰烬时,我发现我的裤袋里还有几根零散的火柴。火柴盒肯定在丢失之前就已经漏了。”

《时间机器》作者:[美] H·G·威尔斯

第十章    

“上午八九点钟时,我来到那张黄色金属做的椅子旁,我刚到的那天晚上曾坐在上面眺望这个世界。我想起那天晚上匆忙做出的结论,不禁对我的自信发出苦笑。这里的景色还是那般美丽,绿叶郁郁葱葱,宫殿辉煌壮丽,废墟广阔动人,银色的长河在肥沃的两岸间奔流不息。那些美丽的小人身穿鲜艳的饱子在树林里闪动,有的正在我救威娜的地方沐浴,这使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心痛。通往地下世界的深井上盖着一个个圆顶,看上去就像这幅风景画上的斑斑污渍。我现在明白了这些地上人的美丽所掩盖的一切。他们在白天犹如田野里的牲口非常快乐,他们和牲口一样,不知道有敌人,并且没有任何应急措施,他们的结局也是一样的。

“我一想到人类的智慧之梦是多么短促就十分悲伤。这梦自杀了,它不停地追求舒适和安逸,追求一个把安全与永恒当作口号的平衡的社会,它实现了它的希望,终于实现了这个希望。生命和财产曾一度处于几乎是绝对的安全之中,富人的财富和舒适得到了保障,劳苦者的生活和工作也得到了保障。毫无疑问,在那个完美的世界里,没有失业问题,没有尚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于是世界就变得太平无事。

“我们忽视了一条自然法则,即多方面的才智是随变化、危险和麻烦之后而来的补偿。一只同环比完奖他协调的动物就是一台完美的机器,它只在习忱和本能变得无用的时候才求助于智慧。没有变化和不需变化的地方就不会有智慧,只有那些要遭遇千难万险的动物才能拥有智慧。

“因此,就像我所看到的,地上人慢慢变得纤弱美丽,地下世界走向单纯的机械工业。但是,这种完美的状态即使对完美的机械来说也缺少一样东西——绝对的永恒。显而易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下人的吃饭问题,不管是如何解决的,反正已逐渐脱节。被挡驾了几千年的‘需求之母’又回来啦,它首先来到地下。地下人整天和机器打交道,这些机器无论有多完美,它们仍旧需要地下人除了保持习惯外再要稍稍动点脑筋,这就很可能促使他们保留了更多的主动性,如果他们的其余人性都不如地上人的话。当他们没有别的肉可吃时,他们便转向了老习惯一直禁止的东西。所以我说我在802701年的世界里看到了这一情景。我的解释或许是凡人都可能设想的一种错误解释。不过事情就是这样在我眼前出现的,我如实告诉了你们。

“经过几天的劳累、激动和惊吓,并且尽管我很悲伤,这张椅子、这宁静的风景和温暖的阳光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我很累很困,思索了不久就打起磕睡来。发现自己昏昏欲睡,我便任其自然,干脆在草地上伸开四肢,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

“太阳快要下山时我醒了过来。我现在感到即使莫洛克人发现我在睡觉也没什么不安全的。我伸了个懒腰,下山朝白色斯芬克斯像走去。我一只手握着铁挺,另一只手在裤袋里抚弄火柴。

“这时,一件根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走近斯芬克斯像的底座时,发现铜门都开着,门全都滑进了门槽。

“见此情景,我走到门前又突然停住脚步,犹豫要不要进去。

“里面是一个小房间,时间机器就在一个角落的高处。我口袋里装着小操纵杆。就此,我做好了攻打白色斯芬克斯像的准备之后,这边却老老实实地投降了。我扔下手中的铁棒,没派上用场真有点遗憾。

“当我弯腰准备进门时,头脑里突然闪现出一个想法,觉得至少这次我是把握住了莫洛克人的内心活动。我抑制住想放声大笑的强烈冲动,跨进门框,走到时间机器前。我吃惊地发现机器被小心地上过油,还擦得干干净净。因此,我一直怀疑莫洛克人因稀里糊涂想掌握机器的用途甚至把部分装置拆开过。

“我站在那里端详着这台机器,连用手摸摸心里都是乐滋滋的。可就在这时,我预料中的事情发生了。铜门突然滑出门槽,砰的一声同门框合拢了。我站在黑暗中,陷入了圈套。莫洛克人是这样想的。对此我乐得暗暗发笑。

“我已经能够听到他们朝我走来时发出的轻笑。我镇定自若,准备划亮火柴。我只要装上操纵杆就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离去。可我疏忽了一件小事,我的火柴是那种只能在火柴盒上划亮的可恶货色。

“你们也许可以想象到我是多么惊惶失措。那些小畜生已靠近我,其中一个碰到了我。黑暗中,我用操纵杆朝他们挥打,同时迅速爬上时间机器的鞍座。这时一只手摸到我身上,紧接着又是一只手。现在我要打开他们不断抓过来的手,保住我的操纵杆,同时摸到装操纵杆的螺栓。果然,有一根操纵杆差点让他们抢走。当它从我手里脱落时,我只得用自己的头在黑暗中顶撞他们以夺回操纵杆。我听到了莫洛克人的头颅骨格格作响。我想,这最后一次争夺战真是短兵相接,比树林里的那一战更加激烈。

“终于操纵杆装好了,推动了。抓着我的那些手纷纷脱开。黑暗立即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我描述过的那种灰光和混乱中。”

《时间机器》作者:[美] H·G·威尔斯

第十一章    

“我已经对你们讲过我在时间旅行中遇到的恶心和混乱的情景。这次我在鞍座上姿势没坐对,斜着身体并且没有坐稳。有一阵子,时间机器摇摇摆摆,上下颠簸,我贴紧机器,根本没留意我是怎样飞远的。当我定下神来再次观察刻度表时,我吃惊地发现我又到了别处。一个表记录单日,一个记录千日,一个记录百万日,还有一个记录10亿日。这下我没有开倒档,而是推动操纵杆向前飞进。当我注意这些指示器时,我发现千日的指针像手表的秒针一样在飞转,在飞向未来。

“我继续向前行进,周围的一切慢慢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突突跳动的灰色变得更略了,接着——虽然我仍以高速在行驶——昼夜眨眼般的交过又出现了,这通常表明飞行速度较慢,而且越来越明显。起初我真给弄糊涂了。昼夜的变化越来越慢,太阳通过天空也越来越慢,最后它们好像要用上几个世纪的时间。终于一片稳定的暮色出现在大地上,只有著星闪过阴沉的天空时才不时地将它划破。表示太阳的光带早已消失,因为太阳已停止落山。它只在西方上上下下,而且变得更大更红。月亮已跑得无影无踪。星星的旋转也逐渐变慢,成了蠕动的光点。终于,在我停机前不久,又红又大的太阳在地平线上静止不动了,像散发着闷热的一个巨大穹窿,还不时地隐去一会儿。它一度再次明亮起来,但迅速又回到了阴沉的赤热状态。我通过太阳起旺速度的减慢,发觉潮汐的涨落作用结束了.地球只有一面朝着太阳,就像我们自己的时代里月亮只有一面地向地球。我小心翼翼地开始倒转行驶方向,我这样小心是因为我上次摔的倒栽葱还历历在目。旋转的指针越来越慢,千日针似乎不动了,单日针在刻度盘上也不再是一片模糊。指针继续放慢速度,荒凉海滩的,朦胧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我轻轻地停下时间机器,坐在上面眺望四方。天空不再是蓝色的,东北方向墨黑一片,苍白的星星在黑暗中不停地闪耀。头顶上是一片深印度红,没有星星。东南方向渐渐发亮,地平线上成了一片鲜艳夺目的猩红色,太阳巨大的躯体躺在那里,红彤彤的,一动不动。我周围的岩石都呈刺眼的红色,我最初能够看到的全部生命迹象是翠绿的植物,它们覆盖了东南面的每一个凸现的地方。这是人们在森林里的青苔或岩洞里的地衣上看到的那种浓绿,这类植物一年四季都生长在缺乏阳光的阴暗处。

“时间机器就停在一个倾斜的海滩上。大海向西南方向伸展,汇进了苍白天空下清晰明亮的地平线。没有激浪,也没有波涛。因为天空中连一丝风也不吹。海上只有像呼吸般轻柔的细浪微微起伏,显示这永恒的大海仍然在运动。海岸把海水撕开,海岸边是一层厚厚的盐霜,在惨淡的天空下呈粉红色。我感到一阵头闷,注意到自己呼吸非常急促。这感觉使我想起了我唯一的一次登山经历,我由此判断空气比我们现在要稀薄。

“远处荒凉的斜坡上传来一声尖叫,我看到像是一只巨大的白蝴蝶,斜着身体,拍翅飞上天空,又盘旋着在斜坡那边的小山丘上消失了。它凄凉的叫声吓得我浑身哆啸,我在机器上更加坐稳了身体。再一次举目四望,看到不远处我原以为是一块红岩石的东西正在向我缓缓靠过来。这时我看清这东西其实是一只巨蟹一样的怪兽。你们能想象出和那边桌子一样大的巨蟹吗?它的许多腿缓慢又不稳地爬动着,大螫摇摇晃晃,长长的触须像赶车人的鞭子晃悠着在探路,凸出的双眼在金属似的面孔两侧向你闪烁。它的背上皱痕条条,上面长着难看的节疤,布满了硬壳。我可以看到它爬行时,结构复杂的嘴里伸出许多触须在摇曳探索。

“我注视着正在朝我爬来的这个凶神恶煞,感到脸上像栖着苍蝇一样有东西在弄我痒痒。我想用手把它拂去,可它立刻又回来了,几乎与此同时我的耳边也有东西伸了上来。我挥手打去,抓到了像线一样的东西,它正迅速从我手里脱出去。我感到一阵可怕的恶心,转过身来,发现我抓住了正爬在我身后的另一只巨蟹的触须。它罪恶的眼珠在打转,嘴巴馋涎欲滴,难看的大钳上盖着粘乎乎的海藻,正朝我落下来。我立即抓住操纵杆,把自己开到距离这些怪兽1个月的时间里。不过我仍然在同一个海滩上,并且刚停下来就清楚地看到了它们。昏暗的天色下,好像有几十只蟹怪在翠绿的叶片中爬来爬去。

“我无法向你们表达笼罩着世界的那种可恶的荒凉感。东方红色的天空,北方的漆黑,咸水的死海,爬着这些缓慢、令人作呕的怪兽的石滩,地衣植物令人难受的绿色,所有这一切促成了这种叫人毛骨悚然的效果。我又向前开了100年,还是那个红太阳,只是大了点暗了点,还是那片奄奄一息的大海,还是那种阴冷的空气,还是那群陆地甲壳动物在绿草和红岩中爬进爬出。而在西边的天空中,我看到一条淡淡的弧线,像一轮巨大的新月。

“我就这样旅行着。由于地球命运的变幻莫测,我每飞越1000年左右的时光便要停下来,怀着一腔奇特的迷恋之情眺望西天的太阳,看着它越变越大,越变越暗,望着古老的地球上的生命渐渐逝去。终于,在3000多万年以后,太阳这个巨大的赤热的穹窿遮住了将近十分之一的阴沉的天空。接着我又停住时间机器。因为成群爬行的巨蟹消失了,红色的海滩除了青灰色的叶苔和地农好像已没有生命,现在这海滩上出现了斑驳的白色。一股寒气向我袭来。白得罕见的雪花旋转着一阵阵落下。东北方黑暗的星空下,雪光融融,我可以看到白里透红的山峰绵延起伏。海边结着冰,海面上漂着冰块,但是盐海的主海面仍然没有结冰,辽阔的大海在不朽的夕照下泛起一片血红。

“我朝四周张望,想看看是否有动物留下的痕迹。一种莫名的恐惧使我始终没有离开时间机器。但是,地上、空中、海里我都没看见有什么在活动。只有岩石上的绿色粘液表明生命还没有灭绝。海里出现了一道浅浅的沙坝,海水从海滩上退了下去。我仿佛看到一个黑东西在这沙坝上扑扑地跳动,可当我定神细看时,它又静止不动了。我断定我是看花了眼,坚信那黑东西只是一块岩石。天上的星星耀眼夺目,可我好像觉得它们不在闪烁。

“突然间,我注意到太阳西侧的圆弧发生了变化,弧线上出现了一个凹角,一个小湾。小湾越变越大,我目瞪口呆地望着渐渐暗下来的白天,随即认识到日食开始了。不是月亮就是木星正从地球和太阳之间穿过。很自然,我起先以为是月亮,可有许多迹象使我相信真正看到的是一颗内圈行星在离地球很近的地方经过。

“天色迅速转黑。起风了,冷风从东方吹来阵阵凉爽,空中缤纷的雪花越飘越密,海边传来了大海的混通低语。除了这些没有生命的声音,世界寂静无声。寂静无声?要描述这种寂静是不容易的。所有的人声、羊叫声、鸟叫声、虫鸣声,一切构成我们生活背景的骚动声全都结束了。天色越来越黑,旋转的雪花也更密了,在我眼前飞舞,空中的寒气更加强烈了。终于,远处白色的山峰,一个紧挨着一个消失在黑暗之中。微风转成了萧萧寒风。我看见日食中心的黑影向我袭来。顷刻间,只能看到苍白的星星了,其他的一切都处在昏暗的瞟陇中,天空一片漆黑。

“面对茫茫的黑暗,我胆战心惊。刺骨的寒冷和呼吸时感到的疼痛都使我支撑不住了。我浑身颤栗,恶心得要命。这时,太阳的边缘上又出现了一个赤热的圆弧。我走下机器想休整一下,我感到晕头晕脑,无法面对自己的归途,站在那里,心里又恶心又烦乱。这时候,我又看到了沙坝上的那东西在动,这下可以肯定它是会动的东西,后面是一片红红的海水。这是个圆溜溜的东西,可能和足球差不多大小,或许还要大点,触须拖了下来。在滚滚血红色波涛的映衬下,这东西看上去似乎是黑色的,并且一阵阵地到处乱跳。接着,我感到自己简直要晕过去了。但是,我极其害怕倒下来,害怕一个人无依无靠地躺在这还远而恐怖的昏暗中。我强打精神,爬上了鞍座。”

《时间机器》作者:[美] H·G·威尔斯

第十二章    

“我就这样回来了。我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坐在机器上失去了知觉。昼夜眨眼般地交替恢复了,天空是蓝色的,太阳又成了金黄色。我的呼吸舒畅多了。起伏绵延的陆地轮廓时隐时现,刻度盘上的指针飞速回转。终于我又看到了房屋模糊的影子,这表明我已飞到人类的没落时期。这些景色变化着从我眼前消失,新的景色随之出现。不一会儿,百万日刻度盘上的指针指到零上,我放慢速度,认出了我们自己时代的熟悉的小型建筑。千日指针回到了起点,昼夜的变换越来越慢。接着,我的周围出现了我实验室的熟悉的墙壁,于是我非常轻缓地放慢了机器的速度。

“我看到的一件小事使我觉得很奇怪。我想我已对你们讲过,我刚出发时,也就是在我加速前,瓦切特夫人正巧走过实验室,我觉得她的速度快得就像火箭。回来的时候,我又经过了她穿过房间的那分钟。可这时她的每个动作好像就是她上次动作的倒转。通花园的门开了,她悄然无声地回到实验室里,背朝前面,在她上次进来的那扇门后消失了。在这之前,我似乎看到了希尔叶,但他随即一闪而过。

“于是我停下时间机器,我又在身旁看到了原先熟悉的实验室、我的工具、我的各种设备,它们和我离开时没什么两样。我摇摇晃晃地跨下那玩意儿,坐到长凳上。有一阵子,我浑身科得很厉害,之后渐渐平静下来。我周围是原先的车间,它和以前一模一样。我可能在那里睡着了,整个事情简直就是一场梦。

“不,不完全如此!那玩意儿是从实验室的东南角出发的,它回来时却又停在了你们当初看到它时的那个西北方向的靠墙处。两地的间距恰巧是我登陆的小草坪到莫洛克人摆弄我机器的白色斯芬克斯像座基的距离。

(6 / 7)
时间机器

时间机器

作者:h·g·威尔斯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时间机器》 作者:[美] h·g·威尔斯 时间游客(这样称呼他是为了方便起见)正在给我们讲解一个深奥难懂的问题。他灰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炯炯有神,往常苍白的面孔此刻红光焕发。壁炉里炉火熊熊,白炽灯在银制百合花灯盘里射出柔和的光亮,照在我们玻璃杯里跳动的气泡上。我们坐的椅子,只有他才有,它们与其说是供我们坐的,不如说是在拥抱我们,抚慰我们。晚饭后的气氛舒适惬意,人们的思绪在这时候往往会不求精确,从容地驰骋奔流。他就这样一边用纤细的食指划着要点,一边在向我们讲述这个深奥的问题,我们都懒洋洋地坐着,钦佩他在这个新谬论上(我们是这样认为的)表现出的认真态度和丰富的创造力。 “你们一定要仔细听我讲。我要反驳一两个几乎是公认的观点。比如,你们在学校里学的几何就是建立在错误的概念上的。” “要我们从这里听起,范围不免大了点吧?”菲尔比说。他头上长着红头发,喜欢与人争辩。 “我不是要你们接受什么无稽之谈。你们很快会承认我需要你们承认的内容的。你们自然知道,数学上所谓的一条线,一条宽度为零的线其实并不存在。这个你们在学校是学过的吧?数学上所说的平面也是没有的,这些纯粹是抽象的东西。” “不错。”心理学家说。 “仅有长、宽、高的立方体实际上也不可能存在。” “我反对这种提法,”菲尔比说,“固体当然可以存在。一切实在的东西。。。” “多数人是这样认为的。可你听我说,一个瞬时的立方体能存在吗?” “不懂你的意思。”菲尔比说。 “一个根本没有持续时间的立方体能够真正存在吗?” 菲尔比陷入了沉思。“很清楚”,时间游客继续道,“任何一个实在的物体都必须向四个方向伸展:它必须有长度、宽度、高度和时间持续度。但由于人类天生的缺陷,这点我待会儿再解释,我们往往忽视这个事实。实际上有四维,其中三维我们称作空间的三个平面,第四维就是时间。然而,人们现在总喜欢在前三者和后者之间划上一条实际并不存在的区分线,因为我们的意识从生命的开始到结束正是沿着时间的同一方向断断续续朝前运动的。” “这,”一个年轻人说着,哆哆嗦嗦地在灯火上重新点燃了他的雪茄烟。“这。。。一点确实很清楚。” “是啊,许多人都忽视了这一点,真是不可思议。”时间游客继续说道,他的兴致更浓了。“实际上这就是第四维的内涵,虽然有些人谈论第四维时并不知道他们指的就是这个意思。这其实只是看待时间的另一种方式。时间和空间三维的任何一维之间都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只是我们的意识是沿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