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好看的小说 秦岭神脉精彩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梵狮子)

时间:2018-08-20 14:38 /灵异悬疑 / 编辑:薇拉
小说主人公是二胖,sheep的小说叫《秦岭神脉》,它的作者是梵狮子所编写的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中午时分走的热了,恰好遇到一片巨大的松林,遮天蔽日

秦岭神脉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5.9万字

预计时间:约4天零2小时读完

《秦岭神脉》在线阅读

《秦岭神脉》试读

中午时分走的热了,恰好遇到一片巨大的松林,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我们就在林中的山石上坐下休息,二胖将小趴交给我,独自盘腿坐到石头上闭目冥想。

我和sheep凑过去道:“你这是干什么呢?不要吓唬我们,我们是良民,和邪教组织木有关系啊。”

二胖闭目语带不屑道:“不懂了吧,本姑娘天人合一,正在和松林交换元气,排除毒素,一身轻松!”

我和sheep装作羡慕状道:“整天担惊受怕的,换了一点元气,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副身体!”二胖却不再理会,自己沉思去了。

过了许久二胖才恢复常态,再看她神色似乎确实好了一些,再不见疲惫和倦怠的影子。二胖随后给我和sheep上了一课。

她祖父是一个老中医,从小耳濡目染,讲起来头头是道:“中国古典哲学和西方不同,西方的重点在‘致知’,刻意去探索外部世界,而我国人民学习哲学是为了应用它,所以纯粹古典哲学是一种‘认知科学’。在于用自身的感受去探索外部世界,以达到天人合一。”

看到我们不耐烦的神情,二胖急忙道:“同学们别急,马上就到了有趣的部分了!”

“中医据说传自神农氏,所谓‘神农尝百草’之后,才理解了各种动植物的药性,将其应用到人体。但是,这里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世上的植物千百万种,神农难道要一一尝遍,退一步讲,即使完全尝遍,他也没有得过所有的病,又怎么知道什么药针对什么病呢?”

二胖问完后,认真看看我和sheep,我俩赶紧羞愧地低头,这问题太深奥了,不过确实也是,神农氏一个人哪来那么多精力和运气,恰好总结出药性和病理之间的关系?

二胖看到我们自惭形秽,得意地提高声音:“本人的祖父,一代名医王七味,已经揭开了这个千古之谜!”我和sheep不禁笑了出来,齐声道:“你祖父的名字真有意思。”

二胖道:“其实这只是他的外号,因为不管什么病,他所配的药不用超过七味,一般都能够解决!”解释完这个,二胖继续滔滔不绝。

“在中医中,有一本书叫做《黄帝内经》,这是所有中医理论的源头啊,那么为什么黄帝能够写出这本书呢?因为,黄帝具备了‘返观内视’的能力,也就是说,他对自己体内阴阳二气的转化和运用一目了然,何处该补,何处当疏自然明白。在《本草纲目》中也记载,惟有‘内视’之人,才能够将经络隧道和药物作用程度,说得清清楚楚。”

顿了一下,二胖继续道:“我祖父自己也有经验,当看到一味药时,只需要闻一下,这药的温寒凉热,作用部位,自己都有明显感觉。所以他才能够下药如神,医好那么多人。”

我和sheep越听越认真,忍不住问道:“你祖父是从哪儿学到这一手的?不可能跟神农一样到山上尝草吧?”

二胖横了我们一眼,恶狠狠道:“对我祖父尊重一些!”随后接着解释:“我祖父走上从医之路,说来也是一段神奇的经历,我也不知道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必然……”

第五章 生死期

王七味本来是叫做王临轩,为了叙述上的方便,我们就直接这样叫他吧。他真正的悲惨生活起始于十二岁,那年他母亲收到一封来自成都的远信,急忙让私塾何先生去念。

彼时何先生正坐在门槛上就着夕阳看《孙子兵法》,拿了这封信细细看罢,眯缝眼透过破眼镜闪闪看着王七味母亲,告诉她:“你男人死了!”

王七味母亲是个坚强的妇人,她没有哭,踩着厚厚的尘土就回家了,边走边想好久不下雨了,看来今年麦子又不成了。过了两天,王七味就不再去上学,去舅舅的挂面铺里,一直干到十九岁,风里来雨里去,都活得艰难。

农历二月的一天,杨树叶子还没有长全,王七味和往常一般,举着半箩筐挂面去送,四川人吃面较少,所以要好几天才送这一次,难得出来,他故意走的很慢,让初春的阳光与和风在身上吹拂,慢慢地,竟然有一股困意袭来……

王七味听到一阵嘈杂,一个破锣嗓子叫道:“砍脑壳的,踢了老子吃饭的家伙,打碎你龟儿子脑壳……”止住步子低头一看,地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正用黑手指着他怒气冲冲,那黄色的指甲里满是油泥,令人作呕,乞丐边上,也就是自己脚下,是摔成两半的破碗。

虽然心中不快,但是王七味毕竟也算半个生意场上的人,立刻赔笑着道:“对不住了大爷,一会我就给您送个好的碗来,你看得行不?”

老乞丐得理不饶人,频频用破竹杆在他腿上敲敲打打,一阵阵酸麻的感觉令王七味怒火中烧,但一转念,想想老头孤苦伶仃乞讨为生,也就忍住了怒火。瞅了个机会跳起来,准备拔腿走开。

他刚双脚离地,那叫花子的竹杆恰似一条竹叶青蛇,嗖地蹿出在他脚心抽冷子一点,动作之快以至于王七味没有任何感觉,跳开在另一边,也不回头,急忙向街上去。

办完事情回家,就感觉身体不适,头昏脑胀的,舅舅以为他劳累过度,让他进房休息片刻。等到晚上,王七味已经面如金纸,不停地流汗。

家人急忙请了郎中来,那郎中把了把脉,说是乍逢春朝衣衫单薄,有点着凉而已,开了一剂温补的方子,不料这一剂药几乎要了王七味的命,服下之后刚开始感觉口干舌燥,上身的整个左边和右腿都变成了铁青色,后半夜开始咳血,咽喉肿痛不能说话,家人再叫郎中,那郎中干脆不肯前来,直叫准备后事。

好容易熬到天明,王七味疲惫之极,浅浅睡了一会,便被门外声音吵醒,原来是一群叫花子在唱喜歌,旧社会的乞丐,一般会在生意人店铺前唱歌,说好听一点是祝你财源广进日进斗金,说难听一点,就是在闹事,要你出钱打发,否则喜歌就会变成丧歌,让你落个晦气。

外甥病重不治,这帮人又在门前闹事,王七味的舅舅正有气没处撒,就冲出去轰这帮要饭的,这些家伙闹了一通也没捞到好处,就骂骂咧咧离开了,其中有一个年纪稍长的,看了看屋子,意味深长道:“家宅不安,火气还这么大!”

他舅舅知道话里有话,就忙请了这乞丐到家,乞丐一看王七味的架势,叹息道:“多亏早来一步,否则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了!”

说完取下肩上的布袋,拿出一杆竹子所制的水烟,这水烟看来有许多年头,早已经被磨得光滑温润古色古香。

乞丐揭开水烟上盖,用二指探进,从中夹出一只虎斑蜈蚣,放到王七味脚跟处,那蜈蚣张开一对钩子,钳住一处开始吸血,一会功夫变得又肥又大,身体发出奇异的五彩光泽,再看王七味铁青色的右脚已经有了血色。随后乞丐解释道:“家中土地不安,应该广修布施,赈济穷困,以积功德。”

一家人千恩万谢,拿出钱财布匹谢了乞丐,临走前,乞丐说此病如有反复,可到城隍庙附近找他,用不了两个月,定当痊愈。果然每过七天,病情就要加重,再请乞丐来如法炮制。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王七味已经面黄肌瘦有气无力,但是精神毕竟不错,家人不也再烦躁。转眼就快到了四月初八佛诞,一家人为了感谢菩萨保佑大病得愈,一起到金轮寺去进香。

当王七味在母亲搀扶下磕完头,缓缓走出殿门,正巧庙里的菜头和尚刚施粪完毕,带着一身新鲜的粪味路过,见状也过来扶住王七味道:“阿弥陀佛,小施主看起来身体似乎不适,还亲自来烧香拜佛,真是有心了,佛菩萨定会降福增寿,永葆安康。”

王七味母子急忙还礼,随后菜头和尚说:“现在正是饭时,不如到五观堂内,用一点素斋。”

母子二人坐定了,菜头和尚端来四碟小菜,凉拌菠菜、水豆腐、凊炒椿芽和醋白菜,交代说特意为小施主准备,女施主可到另一边女部用餐。和尚端来后,并不离开,站在一旁看这年轻人进食。

王七味看他盛情难却,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点菠菜,不料入口极为苦涩,好似用黄连泡过一般,正欲吐出,却看到和尚在一边,于是忍住强行咽下。

其余的几盘菜也是如此,大苦大酸,吃得王七味心中大大皱眉,却又不好表露,因为历来讲究,常驻庙里的物品一丝一线都不可浪费,否则要背因果,所以王七味咬牙吃完这几盘菜,已经是大汗淋漓,虚脱一般。

吃完后休息片刻,王七味腹中绞痛,忙问菜头和尚茅房何在,菜头指了,王七味强打精神快步走去,古人说“屋漏偏逢连夜雨”,王七味急急忙忙蹲下,感觉大腿上猛然一阵刺痛,原来是被一根凸出的硬木刺破,流出汩汩黑血。

方便完毕,和尚为他包了伤口,母子二人便往家走去,一路二人都说这和尚奇怪的紧,平时从不理人,今天却如此客气,只是饭菜味道稍微差了一点。

这回去后过了十几天,王七味的病再也没有反复,慢慢身体强壮起来。其间乞丐来过一次,看了王七味的状况一开始极为不解,马上便又笑道:“吉人天相,这好的快!”

春去冬来,铺天盖地的大雪覆盖全镇,蜀地素来少雪,所以孩童们欣喜异常,走街串巷打雪仗,王七味送面回来,遇到隔壁小孩,大惊失色告诉他:“在柴禾堆上发现一个冻死的人!”王七味跟去瞧了,果然有个身着褐衣的人抱腿而坐,头顶斗笠上堆满积雪。

王七味心道这人迂腐的紧,敲门取个暖又有何难?看外乡人孤苦伶仃客死他乡,心中也是不忍,便去了斗笠,准备将这人就近葬了。

摘下斗笠一看,却是金轮寺的菜头和尚,身体也不似冻死之人,冰冷但是柔软。王七味想或者是刚冻死吧,便弯腰想托起和尚。这一托却吓了一大跳,那和尚猛然睁眼,双目闪闪,看来十分精神。

王七味合十问道:“师父怎么在此处休息?”和尚摇头叹道:“一言难尽呐!”毕竟有过一面之缘,况且母亲素来敬重出家人,所以王七味将和尚带回家中供养。喝了姜汤后,和尚苍白的脸上略有血色,告诉了众人他来这里的缘由。

原来庙里以前有个小沙弥,平时不守戒律,偷拿功德箱里的供养,遭到方丈的责打。按说方丈也是好心,偷拿居士的供养,是犯了五逆重罪的,甚至于不通忏悔,方丈这样对他,也是为了帮他消除罪障。

不料小沙弥怀恨在心,悄悄离寺,在外面混了几年,做了日本人的走狗,特地回来将方丈打个半死,一把火烧了寺院,其他僧人眼看无处栖身,各自投奔他方,菜头和尚平时无有交流,当然不知道去向何处,就在这街上游荡。

听了这话,王七味母亲表态说,师父不如就在家里住下,在面店搭一把手如何,和尚想想道:“目下正是乱世,在这暂时安顿也好。”于是每天和尚就在店里帮助磨面,有时也在厨房帮忙,日子凑合着也过得飞快。

很快就到了年关,除夕晚上王七味在朋友家饮酒归来,刚一进入街道便感觉不对,总以为背后有人,应该说喝酒之后人比较迟钝而且胆大,他就是频频回头,却看不到任何异样。一直走到家门口了,拍响门环后,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全身仿佛掉进冰窟一样冰冷透骨!

这一路没有灯光,为什么他却清清楚楚看得见门上的对联?再一回头,发现屋檐上悬有一血红的大灯笼,心想家里并没有挂灯笼啊,借着红光再往上看,一张纸糊的巨大白脸正俯身看他,带着令人心寒的笑意飘下来……

(15 / 62)
秦岭神脉

秦岭神脉

作者:梵狮子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我,一个供职于清水衙门,胸无大志的胖子,只盼望过上小富即安的生活,无意间却被祖父――一个普通乡村木匠的两件遗物所牵引,一步一步走向一个千古之迷…… 秦岭腹地的明代山妖,神秘蛊术的哀牢扈七娘,邪教云罗门教主,喜欢玩弄腐尸的薛青尸…… 他们是敌是友,是正是邪? 我与美丽的心理学学生二胖,电子学博士SHEEP、《国家地理》摄影师木偶一道,出生入死,历尽艰难,方才明白五行蛊人、安史之乱、契丹狼母、闯王后嗣、太平天国、日寇侵华……这些令百万生灵涂炭的历史事件,背后是这样的关联…… 这些纠结了千年的势力,溯过时光的长河,在现代社会重新展开翅翼……法埃落定之后,方才明白万物有常道,豹子须回头。每当巨龙发出嘶鸣,总有忠烈勇健之士挺身而出,龙魂不灭,浩气长存! 本文所写皆脱胎于典籍与现实,其真实感令你不由不信,其构思文笔令你不由不叹……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