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我的中国胆xdw类作品 六指凶岛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18-09-25 09:26 /灵异悬疑 / 编辑:乐瑶
甜宠新书《六指凶岛》是我的中国胆xdw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沙丽丽,严震寰,胡鹏,内容主要讲述:沙丽丽疑惑地看着胡鹏,居然把胡鹏看出

六指凶岛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51.1万字

预计时间:约9天零1小时读完

《六指凶岛》在线阅读

《六指凶岛》试读

沙丽丽疑惑地看着胡鹏,居然把胡鹏看出了一头冷汗。路宽在下面轻轻捏了沙丽丽一把,沙丽丽这才不动声色。

“嗯,”陈公达用笔点着桌子,“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大致也能听明白了。咳,姚金顶这人我是清楚的,即便现在有个几百万资产了,可本质上还是一个标准的无赖。这么说他是在调戏沙小姐,遇到这种事情,难怪刚才沙小姐不愿意在楼下直接说出来。对不起,我事先并不知情,还请沙丽丽小姐原谅。”

沙丽丽摆摆手:“不用了,您能理解就好。再说您也是为了工作。”沙丽丽就是这样的性格,谁要是对她专横跋扈,她就会愈加不驯服;但是只要对方流露出一点点歉意,她立马又会对对方好感大增,在她善良与单纯的外表下,也跳动着一颗倔强叛逆的心。

胡鹏又不失时机地问道:“对了陈队,那个姚金顶,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陈公达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在座三人的嫌疑是否能真正洗脱,现在说出来是否欠妥。不过他还是说了出来:“今晚姚金顶喝了三瓶啤酒,还有一小听铁罐白兰地。被他打开的电视一直播放的是中央五台体育频道的足球联赛,声音很大,也掩盖他坠崖的声音。尸体刚刚运走,由于从纳闷高的地方跌落下来,所以现场取样相当困难,很费时间。具体的死因现在仍不好说,还得等详细的验尸报告出来后综合分析再作结论,如果查出胃里面有毒素,就有可能是食物或者饮料中毒而死。但现场的检验,表面看上去确实是因为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才在经过窗前时失足落下。不过根据姚金顶公司的三个职员说,姚金顶酒量很好,一口气连喝四瓶啤酒脸也不会见红。但说是这么说,连喝三瓶啤酒再加上一听白兰地,一般人也都会醉。就算他酒量大,怎么说也该跟完全清醒没喝酒的时候两样吧。估计他当时意识并未模糊,思考个简单的事儿或者聊天拉寡,也都可以照常进行,可脚下的步履却真未必稳健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当晚有没有人进入过他的房间,我们还并不知道,我们没有取到指纹,并不代表没有人进去过,很可能也是很老道的惯犯所为。总而言之,一切皆有可能。好了,各位请回吧,我们会进一步取证的,如果有新的消息,我们会及早通知你们的。”

“新消息?”沙丽丽听到这话,心里又是一紧:“新消息就不必了,事情真的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很讨厌这个死者,也不想听到任何与他有关的消息。”

第二十一章 真凶是他? [本章字数:2950 最新更新时间:2012-05-21 21:30:24.0]

----------------------------------------------------

“您又误会我了。”陈公达严肃地说,“我们在案发后四十五分钟内赶到了现场,别说那个时辰根本就没有船往返于内陆与月岛,就算是逃到西南端偷偷用私船出海也没那么快,即便他们使用的是快艇,但要在杀完人后离开听潮崖去南岸,也要穿越那片浓密的森林,而且是在晚上,要想那么快走出去更难。因此假如证实了他确实是被人谋杀的,那就等同于说明,凶手仍然在这座岛上,也许就是在这三十多名房客中间??本地村民如果想当凶手,也得同样要花费时间穿越森林,尽管他们对路线熟悉。在尚未弄清凶手杀害姚金顶的真正意图前,你们始终处在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境地。所以我劝你们要注意保护自己。当案件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后,我们完全排除了你们杀人的可能性之后??我是说从理论上排除,那时就请你们及早离开为妙。”

沙丽丽打了个寒噤,顿时觉得异常可怖。

陈公达打开房门,缓步走了下去。楼梯上传来了那单调的脚步声,像是世界末日的秒针的倒计时一般。沙丽丽突然很怀念童年美好纯洁的时光,那脚步声的渐渐远去,就像是强行带走了她永远不会复返的青春年华。

三个人对视良久,却都没有作声。过了一会儿,胡鹏率先打破了沉寂,极不自然地说:“真可怕……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路宽伸出食指说:“你们说,如果姚金顶是被人谋杀的,你们说会是什么样的人?我认为吧,肯定是黑吃黑。除了警察这样的执法机关,一般来讲只有坏人杀害好人,好人是不会杀坏人的。所以我觉得,就是跟姚金顶有仇的另一帮流氓团伙派人干的。”

胡鹏只当听了句笑话:“咱们这个岛上,除了姚金顶这帮人,还有哪个流氓?哪儿来的流氓团伙?”

路宽很不服气地反驳道:“外边没有,本地有啊!甚至比流氓还可怕!你比方说那帮村民……”

沙丽丽吓了一跳,一个激灵,想要阻止路宽,胡鹏却抢先一步问道:“村民怎么啦?”声音同目光一样阴沉。

路宽也察觉到自己说漏了嘴,便很拙劣地纠正道:“那些村民……都是野蛮人,不是你告诉我们的吗?他们肯定是认为姚金顶这种低素质的人渣来到岛上……大煞风景,污染环境,……所以,所以就替天行道,半夜里把他推下悬崖……”

胡鹏淡淡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沙丽丽怕胡鹏起疑,便转移话题说:“我认为那个鲁西明最可疑。你们说说看,他为什么不揭穿我们?很明显他看到了我们在宴席,他也完全知道宽姐不是胡总的外甥女。你们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压根就不像个好人。如果说这座岛上还有人像坏人的话,也就他符合标准了。”

沙丽丽一向说话辩证,很少这样辛辣的批判某人,这反倒令胡鹏多少有些诧异,不明白她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他是这样理解的:鲁西明看起来像个坏人,而自己看上去不像,但内心中却酝酿着夺取严震寰财产的阴谋,是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想到这里,他便依旧保持着笑容说道:“丽丽,你也别太损人家鲁老板,你们忘了,金田一耕助和布朗神父也都是其貌不扬,在还没出场之前也都被当成是重点嫌疑犯之一,最后真相大白时不也摇身一变成了大侦探了?鲁老板这人我跟他认识了两三年了,他是个什么人我很清楚,绝对不会是你们想的那样。”

路宽想你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说好的人难道还能好?但她嘴上却说:“胡总,丽丽说的很在理儿啊!你还记得我们姐妹俩跟你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么?那个鲁西明在门外獐头鼠脑地偷听,你们说这家伙难道不是心里有鬼吗?而且借送饭为名??对了,就是送饭,他是整个宾馆唯一可以以送饭为借口,自由出入每个房客房间的人。他既然是个医生,完全可以弄点儿什么无色无味的化学药品,放进饭菜里让姚金顶吃下去,将他毒死……”

胡鹏站起身:“好了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俩也都回去睡吧,明早丽丽就不要去跑步了,休息好最重要,况且崖下沙滩尸体落地的那一片地方一时半会儿也不允许外人进入,也不吉利。”

沙丽丽点点头,两人说了声晚安,就离开了胡鹏的房间。

随后,沙丽丽一直尾随路宽进了她的房间,路宽愣了:“干嘛?又睡不着啊?没事了,都过去了,警察一直都在呢,到明天早上之前……难道那个坏蛋还敢一晚上连杀两个人?……早就逃跑了也说不定呢,现在没准在那片森林里走迷了路,被那帮野蛮的村民逮住烤着吃呢……”猛地,她发现沙丽丽那丰满的胸脯在剧烈地起伏,全身抖个不停,有些不对劲,便抓住沙丽丽的胳膊,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问:“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怕成这个样子?……其实我也很怕……你放心啦,他就算化成了鬼,那也害不着咱们,他那样的恶鬼,早给阎王打进十八层地狱里,上刀山下油锅永不超生了!”

“宽姐!我们走吧!”

路宽讶然,仔细审视着沙丽丽的眼睛,问:“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丽丽?你不是认真地吧?这么点小事就把你吓回去了?四亿……”

“这是小事吗?这不是小事……不是!”

“好好,好吧,你先别那么激动,小点声……有人死了,这的确是件大事。咱们都是女孩子,你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的,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当时也是吓得魂飞魄散啊。幸亏我们没亲眼见到那具尸体,你没听陈队说,那具尸体血肉模糊吗?可能真的死得很惨,都摔烂了……不过,这件事决不能影响到我们的大计!四亿人民币呵!丽丽,这世界上除了咱亲爹亲娘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比这四亿人民币更好呢?”

“宽姐……你先坐下,认真听我说,在我没说完之前,不要打断我的思路,好吗?”沙丽丽不等路宽回答,就开始说起来:“你知道吗,其实我真正怀疑的人并不是鲁西明,坏人决不会把坏写在脸上。你还记得今天上午我跟姚金顶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吗?当时胡鹏很明显地认识姚金顶,并且很自信地要求他放了我,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最后他却要求跟姚金顶单独谈谈。他那天上午的解释是:他说了一些相关的法律条文,很明显这是在应付我们,不想让我们知道他跟姚金顶谈话的真相??说法律条文就能吓退坏人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世界岂不早就太平了?而同样的一句话,他对警察为什么不这么说呢?答案很简单,警察办案经验多丰富啊,逻辑思维很强,根本不会吃他这一套。而且更关键的是我们追问胡鹏的话,胡鹏完全可以不回答,但是警察如果问他同样的问题,就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强制他解释清楚,他敢不说实话吗?所以他又编出一套新理论说给警察听。当时之所以他跟我们说的那些完全经不起推敲的荒诞理由,也并非出于他的本意,而是时间太有限根本不允许他多想。就算法律条文或者是以公安局长的名义进行恐吓取得成功的效果,那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完的。而我尽管上崖时忧心忡忡没有走多快,可是到了宾馆内我就很快地跑上二楼阳台去向下张望,那时候却已经看不到他们了。而等我再跑下楼,他却已经离我不到五十步远了!因此我认为,他是急匆匆地跑上来的。他跟姚金顶最多说了一两句话,而这一两句话是很有实际意义的,能一下子解决这场冲突带来的矛盾,而且不外带任何用来缓冲的相互威胁之类的废话。因为他拖不起这个时间,否则我会告诉严震寰??也许严震寰本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只是受到了蒙蔽。而胡鹏更害怕的事我们报警,由此可以看来,他和姚金顶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像他跟我们之间的秘密一样,都是拿不到桌面上的。也许这两种关系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可起码说明胡鹏着人的为人有多么地阴险狡诈。……所以,综上所述,我个人认为,最有可能杀人的……就是胡鹏!”

路宽被彻底惊呆了,久久不能言语,半天才哆嗦着问:“你……你有证据吗?确凿证据?你……你……你打算揭发他吗?”

第二十二章 噩魇再度袭来 [本章字数:2574 最新更新时间:2012-05-22 08:34:05.0]

----------------------------------------------------

“现在不会,我还没什么头绪。我也不会去告诉严先生,因为一是我们还需要得到那笔钱,关于这点我也用不着避讳。另一个原因是对于胡鹏来说,严先生还有利用价值,而且需要他的亲笔遗嘱,故而胡鹏不会过早地轻易对严先生不利。你觉得呢?”

路宽痴痴地点点头,局促不安地说:“丽丽,你……你也不要多想,胡鹏就像他重视金钱那样重视名誉,应该不会蠢到在这里杀人,他要杀姚金顶,回到市里照样有机会……”

沙丽丽叹了口气:“当然,我也不能完全肯定,杀姚金顶的就一定是胡鹏。关键是这太巧合了,胡鹏白天和他密谈,按说晚上杀他灭口也是很符合逻辑的。不过毕竟站在陈队长的角度上讲,我也是具备跟胡鹏一样的动机和条件,并且就单说势力背景和来历而言,我反倒还不如胡鹏有利。……但也可能是他的仇人蓄意报复杀人,也许……也许他真的是喝醉失足摔下去的?不管怎么说,我之所以说出来,就是为了告诉你,宽姐,咱们从今晚起开始,就要严格防范胡鹏,尤其是严震寰立下了遗嘱之后。我们两个要尽可能地住在一起……但是,今晚我也只有说说的胆量,不管你怎么撵我走,我都要赖在你这里睡。”

????????????????????????????????

沙丽丽缓步进入那个已经相当熟悉的茅屋内,一个女人在背对着自己,搂着小孩说话。沙丽丽完全可以想象那孩子发现了自己并指给那女人看,而那女人便会一转身,露出狰狞可怖的鬼脸,向她伸出恶魔般的六根手指。然而这本来不出所料的常规剧情竟然还没来得及发生,眼前的一切就开始变得通红。沙丽丽的周围一片灼热,那女人正抱着小孩四下突围,却始终也找不到出口。那小孩这才发现了沙丽丽,尖声叫道:“姐姐,救命!姐姐!”沙丽丽心里一颤,感到灵魂最深处的心弦被拨动,便毫不犹豫地跨上前一步。

须臾之间却听到那标志性的公鸭嗓狂笑,姚金顶不知什么时候从地面一下子直挺挺地弹起身,仿佛是被人为压制很久的不倒翁。他的半边脸已经完全变成一团浆肉,硕大的眼珠子像碎裂的生鸡蛋一样向下淌着液体,更令人惊悚的是那张脸上仍与地面连着三根坚韧如蛛丝般的筋,一直没有绷断,如一块溅满了番茄酱的拔丝土豆。沙丽丽知道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几乎等于是嵌进了地面。而她仍然抑制不住极度的毛骨悚然,不由用尽全身的力气嚎叫起来,就像夏日的知了以全身的震动来发出巨大的声响,发泄着心中的激动。这间叫声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打破梦境与现实的间隔,将她从无尽无垠的暗夜中拯救出来。

待她彻底清醒过来,贴身的内衣早已经被大量的汗水浸透。她用力拉开窗帘,任凭夏季烈日的光芒肆虐无忌地倾泻进来。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她有些着急,怕严震寰对她没有坚持早起而产生反感。她迅速给自己穿好衣服,简单地梳洗一番,咚咚咚跑下楼。

当她来到一楼,经过餐厅时,却听到路宽的声音:“丽丽,快过来!大家都在等你呢!你刚才在喊什么啊?又做噩梦了?”

沙丽丽回过头,见已经没几个人的餐厅里面,严震寰、胡鹏和路宽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桌旁。严震寰正冲着她微笑。沙丽丽满心疑窦地走过去,路宽向她百无聊赖地耸耸肩,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可算是醒过来了,现在总可以开饭了吧?”

沙丽丽脸上一红,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严震寰特意把早饭拖到自己醒过来以后才正式开始,同时体谅自己昨夜受了惊吓,因此也就不打扰自己休息。吃饭的时候大家的话变得特别多,但都是扯东扯西,好像昨夜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都在尽量避免提及不愉快的事。沙丽丽依旧陪着严震寰聊天,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无所不谈,从星座血型喜欢吃的食物到毛主席指挥数次成功的反围剿,可以看得出,严震寰对两人的交谈了在其中,感到特别享受。沙丽丽也回想起昨天晚上刚刚听到路宽说有人死了的时候,第一个担心的人居然是严震寰,心里不由在隐约盘问自己怎么了。每每到这时,她娇嫩可人的脸庞总会不自觉地泛起一股晕红,而严震寰似乎非常喜欢她这种表现,愈发认为她单纯可爱。

尽管姚金顶的死所带来的恐怖潮汐还未完全消退,但好在大家也都在那里淡忘这个不愉快的插曲。没多久,验尸报告出来了,腹腔内没有发现任何毒素,果然是因为饮酒过量而导致意外身亡的。当沙丽丽和路宽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终于可以长长地释一口气了。鲁西明被罚了两千块钱,还被责令加强旅店的安全措施,冤的直叫屈,连声骂姚金顶,说恶人死了还作恶害他。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走得很快,严震寰已经有些离不开沙丽丽了。胡鹏几次三番地加以提醒严震寰,是时候该走了,以试探严震寰的反应如何,而严震寰都充耳不闻,依旧打算继续呆下去,而不再像过去那样任何事情都有条不紊地统筹安排,现在的他仍没有做好对最近未来日子的打算。旅游旺季一过,岛上的富翁显贵们也都渐渐地陆续离开,回市里照看他们的生意,剩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可严震寰仍没有要走的意思。

????????????????????????

一天午餐时,严震寰突然很庄重地说道:“二位,你们来这个岛上已经一个多月了,我跟你们相处的日子也不算短,却还一直没有送你们什么东西,这显然不合礼仪。”他的眸子微微颤动,示意胡鹏,胡鹏便从桌底拿上来一只鼓鼓的大袋子。

路宽笑逐颜开,喜形于色地朝沙丽丽挤眉弄眼。胡鹏拉开袋子,指着里面的三只盒子说:“这是一整套安娜苏的女式秋装外套、靴子和化妆品,还有一款万宝龙皮包,是送给路宽小姐这样时尚的女士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去试试看好吗?”

路宽满心欢喜,她了解行情,知道这一整套最少价值上万元,比自己苦干一年的工资还多得多。而以她的精明乖巧,也完全清楚严震寰的真正用意是为了向沙丽丽赠送礼物,献给自己也无非是个幌子,面上显得公正些,同时也把自己支开,以便单独向沙丽丽表白心迹。她并不嫉妒沙丽丽与自己在严震寰眼中地位的不同,也不会在意究竟严震寰给谁的礼物更贵重些。她甚至替沙丽丽高兴,只要能把这个老头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就等于四亿人民币到手了,谁还会在乎区区几万块的衣服呢。

沙丽丽却望着路宽远走的身影,半晌才回过头,一脸正色地对严震寰说道:“严先生,这些日子在岛上住着,本来就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而且我们的吃住花销已经是胡总无偿支付了,我们还能再要求什么呢?宽姐是胡总的亲戚,这无可厚非;我却是在这里白吃白喝,这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您要是再送给我什么礼物,那就真的让我无地自容了。”

“丽丽,别说得那么严重。”胡鹏笑着说,“我们董事长可不是轻易送给别人礼物的,尤其是女士。”

(11 / 108)
六指凶岛

六指凶岛

作者:我的中国胆xdw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17k完结 内容介绍 美丽打工妹因多生出的第六根手指而屡屡恋爱失败,偶然发现一则诡谲的征婚启事,自己却正巧符合要求,便毅然前往这乌云密布的神秘孤岛,等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还有机会回头吗……? 一个饱受欺凌的少年终于忍无可忍,挥刀反抗复仇杀戮,最终等待着他的是称霸一方的黑道未来,还是背负血债亡命天涯的不归路……? 中篇合集,大家解闷用。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