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紫英,玄霄的小说叫什么?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09-18 11:26 /灵异悬疑 / 编辑:萧玉
主人公叫紫英,玄霄的小说叫《(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本小说的作者是kanatanohana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负责,我负责……你能走吗?不然我背你?”他说着直了直背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6.8万字

预计时间:约1天读完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在线阅读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试读

“我负责,我负责……你能走吗?不然我背你?”他说着直了直背,要来拉玄霄的手。

“算了~”玄霄倒是很高傲地推开,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帮我找根树枝当拐杖吧……我怎么能让我老婆背我~”

“谁是你老婆!玄霄你满口胡言、不可理喻!”紫英恼怒地一甩袖子,但看着他那一瘸一拐的模样又甚是心疼,皱皱眉,还是拉起他一只手臂来架在肩上,“先出了槐林到前面的村子看看吧,你累了我们就休息——什么人?!”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剑仙大人~”熟悉的声音,却想不起在何处听过,慢慢走入视野的人身着灰蓝色短装,微卷的头发也是灰蓝色,绿色的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敌意,“一百多年没见了,别来无恙吧?”

“你是……槐米?!”紫英惊诧,不过摇晃在灰蓝色卷发上的一抹莹绿却要将他拉回昔日的记忆里,所谓冤家路窄,看来今日的重逢也算冥冥中的安排。

“难得剑仙大人还记得在下,您的恩情咱们兄弟自然也不敢忘的~”他邪邪一笑,身后又闪闪出现了四双同样莹绿的眼睛,“所以日夜惦念着要报答您呢……”

看看玄霄受伤的腿,又看看那五双充满兴奋与期待的眼睛,紫英抿抿嘴,静静道:“当日确是我执念犯下的罪孽,你们要我如何偿还慕容紫英都无话可说,只是——”他一顿,有些无奈地看看玄霄,“他是天河的大哥,腿受了伤,你们看在昔日的情分上送他回青峦峰吧,还有山下的居民,不知现在情形如何,如有需要请你们施以援手。”他说得不卑不亢,丝毫没有企饶之意,“至于我,就随你们处置好了。”

槐米没料到他会表现得如此云淡风清,愣一愣,又觉是情理之中,所以轻轻一笑:“我们兄弟向来恩怨分明,你的仇要报,云天河的恩自然也不会忘记——好,弟弟们,把那个人送走,慕容紫英留下!”

他猫一样轻巧地走近紫英,尖长的指甲挑起他的下巴,莹绿的眼睛贴近了细细观察:“一百多年,除了头发白了,这张脸竟然没有一点儿变化,还是好看得不可思议——不过仇人长得这么好看真让人不能容忍呢!”略一用力,指甲就刺入了皮肤,“啪”的一声脆响,就着耳光的架势,一条长长的血痕已出现在紫英脸上,从颧骨到下巴,狰狞可怖,“嗯,这样看着就舒服多了~”他得意地点点头,舔着手指上仇人的血。

“哥哥小心!”话音未落,一股肃杀的剑气已擦着槐米的脖子倏然而过,带下了几缕头发和血丝。虽然使用的是魔剑,但那确是玄霄羲和斩的招式,槐米自然不认得,只是被那股凌厉的霸气摄住了。

“内息紊乱不等于使不出真气,我不杀你只是因为紫英不想杀你。”比自己更邪更冷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槐米慢慢回过头,魔正用火红的眼眸看着自己,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杀气,“给你个机会,留下伤他的那只手,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现在就走,否则——”玄霄嘲讽地笑笑,将魔剑指着倒在四周的槐家四个小弟,“就别怪我玄霄大开杀戒了!”

“玄霄?——就是一百年前强令琼华飞升、涂炭妖界的玄霄?!”槐米很吃惊,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今天真是好运,不过是出来走走就碰到了冤家和妖界的仇敌,难道是天要给咱们兄弟一个为民除害的机会?——玄霄,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不是你的!”

此话一落,无数的树枝藤蔓都似听到号令一般疯长起来,在槐家小弟们和玄霄之间迅速形成一层厚厚的壁,又急速缠绕上玄霄的腿和手臂,怒放出万千朵米白、嫩黄的小花。

“可不只这样哦,这些小东西其实很嗜血的~”槐米笑着晃晃手指,起初柔嫩、一经拉扯就断裂的藤蔓瞬间变得坚韧异常,同时扬起无数半尺长的刺,对着玄霄周身一齐狠扎下去,贪婪地吮吸着,嫩绿的颜色立时灌满殷红。

“师叔!”紫英大惊,奋力挣脱缠绕自己的藤蔓,这些东西还没有变韧,但每次扯断后就会有更多的补充上来,沉沉坠坠的,严重阻碍他的行动,“槐米你住手!他已经不是昔日的魔了,何况他与你无怨无仇,你的仇人是我,有什么尽管冲我来!”

“吵吵闹闹的真是烦死了!”槐米一皱眉,藤蔓就迅速上爬,缠绕着封住了紫英的嘴,林中霎时安静下来。他依旧笑着审视玄霄,却不走近,只远远地站着挑衅,“看来他挺在乎你的,那我折磨你他也会心疼吧?”

“你真说对了~”玄霄冷笑道,他的腿骨折了,加之刚才的花刺,现在维持站立都有些勉强,“我是他师叔又是他的……哼哼,我讨厌妖类,百年前的事自然也是我吩咐他做的!”他看了看正在努力摇头的紫英,他身体刚有好转,再经不起这么折腾了,“他不过是听命而为,根本没有反抗的权力,所以你们找我才算是找对了人!”

“……是你……”槐米的眼中漫上一层忿恨的阴霾,他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扬起手凭空做了一个捏的动作,缠绕着玄霄腿的藤蔓骤然一紧,应时听到了“咔”的一声响,现在连另一条腿也骨折了,倒是那些坚韧的藤蔓支持着他依然站立。

“只是……这样吗?”玄霄抬起头,高傲而讽刺地望着槐米,“你的手段就只有这些?”

“这些?——当然不,我会一条条折断你的双腿和双手,然后挖出你的眼睛和肠子,让你慢慢死~”槐米恨恨地说,他扬起的手又要做那个捏的动作,然而这并没有成功,几乎是在他手指合拢的刹那,炙热的气焰已蒸腾出来,那些缠绕玄霄手脚的藤蔓骤然焦黑,化作粉末簌簌落了下来。他的双腿不能站立,但他并不需要站立,借由那环绕在四周的几乎看得见的真气悬浮在空中。

“我问你,就只有这些?”他俯视着槐米,好像在看一个行将死去的人,不过他看死人眼中同样没有怜悯,就像他看桌子看凳子一样,唯一可以在他眼中撩起波澜的人正被禁锢在一堆藤蔓中。

槐米很惊诧也很迷惑,他眯起双眼凝视着眼前强大的敌人,末了,他忽然灿然一笑:“我知道了~你很厉害,你不怕疼也不怕死,可是——”他扬起的手忽然指向相反的方向、被藤蔓缠绕着的紫英,“你怕他死,对不对?”

“不要!!!”

随着玄霄的怒吼,槐米的手狠狠地攥成了拳头,尖长的指甲陷入肉里,渗出的血有如百年前全族被灭的刻骨之痛。

然而令人目不忍视的惨烈情景并未出现,爬满四周的藤蔓忽然像害怕似的放开紫英、急速退去,悬浮在空的玄霄也像蓦地被抽离了力气、跌落下来。

就在这一刹那,大地又一次深沉地撼动起来。

“咳、咳、咳咳”从石土堆中勉力爬起又翻身坐下,玄霄才觉得断了腿又没有真气护体是一件多么郁闷的事。但郁闷也只是一瞬,下一刹那他便不顾一切地扑在乱石堆上开始疯狂挖掘,汗湿了头发,脸上沾满泥土,双手被石块划破变得鲜血淋漓,这些他统统顾不得了,因为紫英,紫英他还被埋在下面!

“唔……”睁开莹绿的眼睛,枝繁叶茂的槐林已然不见,四周尽是山上落下的碎石和土块,迎面一块巨石斜立着,恰好形成了一个“穹顶”挡住了大部分的落石。

所幸没有受伤……等等,这个家伙怎么——

瞳孔骤然紧缩,槐米恨恨地注视着趴在自己身上、保护自己没有受伤的人,凌乱的发如腊月飞雪,精致的脸庞不可方物、惊为天人,只是那一道长长的血痕从颧骨一直划到下巴,让人目不忍视。

为什么?既然你是我的仇人又为什么要救我?是想恕清自己的罪孽还是想将往日恩怨一笔勾销?——别做梦了!那根本不可能!就算你救了我又怎样?全族人的性命岂是这一次算得清的?就算把你千刀万剐、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足以泄愤!

妖的爪子覆上紫英白皙的脖颈,现在只要稍一用力便可以将他扼死,没有丝毫的痛苦、无知无觉地送往冥府,他的命就掌握在他手里,可以手刃仇人的快感与兴奋交织在一起,让槐米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慢慢收紧手,他要慢慢地动手,以便自己充分体会这种奇异的快乐……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在按紧喉骨之后便再也无法加力了?习惯了争斗与杀戮的利爪此时却像有千斤重,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再收紧一分……为什么,为什么面对屠戮全族的仇人都要心软?

为什么……

“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清清冷冷的声音忽然想起,一如既往地泰然自若、处变不惊,紫英静静地睁开眼看着槐米,寂蓝色的眸子像一潭深泓,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底。

“你没有昏迷?——你骗我!哼,好笑了!你居然装晕来骗我?——我槐米什么时候轮到仇人来可怜了?!”他狠狠地抽回手,怒气冲冲地瞪着紫英,后者却只是静静回视,淡淡回答。

“我不想骗你……只是我欠你们太多,要是用这种方法能弥补的话……或许就这么死了也好。”

或许就这么死了也好,他说,平平淡淡的,好像在说这茶味道还不错。

然而这么平静的一句话却令槐米怒不可遏地拎起他的衣领,他本想再重重给他一记耳光,可是那消瘦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脸色和那一道深深的血痕却阻止了他那样做,所以他只是拎起紫英的衣领,愤恨地注视着他的眼睛,缓慢地几乎一字一顿说道:“今天我无力杀你,总有一天还是要杀,不过无论何时,我要杀你都是堂堂正正的,不需要你可怜!”

“无论何时……吗?”轻声重复,紫英忽然露出了浅浅一笑,看得槐米也呆了,他从没想到自己的仇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剑仙,居然还有如此可爱的表情,正诧异时不攥衣领的手已被人握住,擎在脸旁,仿佛在诉说什么誓言。

“……也好。”紫英说,依然带着那铅华拂御却倾倒众生的浅淡笑容,旋即又敛笑,正色道,“慕容紫英欠槐氏一家的此生无法还清,任由杀剐,决无怨言,苍天在上,盟此立誓,绝不背弃!”

这就是所谓的承君此诺、必守一生么?槐米心中隐隐地痛……为什么,你竟是我的敌人……

“好了,我的命是你的,随时可以来取——不过现在先想办法出去吧,不知师叔还有你的弟弟们怎么样了……”忧心地看着斜挡在头顶上方的巨石,紫英喃喃道。

(大家原谅我就不详写搜救过程了啊,各位直接去网上查相关报道就是了……这篇番外真是太长了,远远超乎我的意料b)

一个月后,夜晚。

“差不多过一个月了吧,不知道槐米和弟弟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回巢湖……”喝着“怀朔”准备的安神茶,紫英的视线不经意地瞥向窗外,“他说过要来取我性命的……”

“哼!”玄霄不以为意地冷笑一声,“他敢来?!——现在不是地震,我保证他来一次死一次!”

“是吗……你现在神气了,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一脸灰泥满手血污地抱着我哭呢~”紫英轻哼一声,难得的戏谑道,他不知道,他轻笑着嘲讽别人的时候比菱纱更具破坏力。

“我哭?我玄霄什么时候哭过?!要不是我和天河、‘怀朔’把你们从乱石堆里挖出来,你们早就——”

“——嘘!”紫英忽然竖起食指,做了一个收声的手势,“门外有人。”他拿起外衣罩在肩上,静静地走去打开房门,外面月色正好,却不见什么人的身影。

(21 / 22)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

(仙四同人)落英.自在歌

作者:kanatanohana 类型:灵异悬疑 完结: 是

文案: 我和你的世界,本没有交集。 一个人,一柄剑,却将你我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于是忽然之间,责任,道义,连十几年坚守的信念也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荡然无存,还有什么是永恒? ——再多的纠缠也不过是缘起缘灭,过眼云烟,转瞬之间已百年。 然而我却始终无法放下,亦如你始终无法释然。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紫英 ┃ 配角:玄霄,云天河,五毒兽,未央,满城 ┃ 其它:微虐,HE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